從古希臘就歐洲,中國難見槳帆船?


從古希臘就歐洲,中國難見槳帆船?的頭圖

從古希臘就歐洲,中國難見槳帆船?

作者|冷研作者團隊-寄生蟹子

字數:2633,閱讀時間:約11分鐘

編者按:一提起槳帆船,人們往往首先想到的是希臘三槳座戰船,以及衍生出來的羅馬戰船,相信看過美國電影《賓虛》和《埃及豔后》的讀者對此並不陌生。而中國似乎就跟槳帆船關係不大了,相關影視作品裡也沒有槳帆船的身影。那麼歷史上,中國歷史上真的沒有槳帆船嗎?

▲電影《埃及豔后》中亞克興海角之戰時安東尼的座艦

▲電影《賓虛》中的海戰場景

中國人用槳的時間並不算晚,但是智慧的中國人發明出了更具有效率的櫓。俗話說,好事不能讓你一個人全佔了呀,推進效率高的櫓,要付出了操作空間大的代價。加之作戰環境、戰略戰術思想以及中國的槳手資源相對較弱(從這點上說,古代西方可比中國有低人權優勢)的因素,中國水師對於戰船速度的追求也就沒有那麼強烈。因此雖然中國戰船中有槳船,也有槳帆船,但是似乎並未成為主流,櫓帆船相對比較多見。

▲席龍飛等專家複製的唐代的“海鶻”船就是一種櫓帆船,注意那時候的船還在使用拖舵

不過,明代中後期,一種槳帆船卻出現在了中華大地上,當時它沒有引起什麼波瀾,但是它激起的水花在300多年後卻掀起了巨浪。 16世紀初,葡萄牙人來華,並與明朝發生了衝突,最著名的是1521年的屯門海戰,在與葡萄牙人的戰爭中,明朝學到了三樣東西——鳥銃、佛朗機和蜈蚣船。

▲佛郎機銃

中國古船有個很大的特點,就是名稱比較雜亂。甚至同一種船型也有好多叫法,例如廣船也被叫做烏槽,福船下面還有海滄、蒼山、開浪、同安梭等等。但是蜈蚣船卻只此一家,別無分號,原因當然很簡單,那就是明代仿製出蜈蚣船以後,很快就裁撤了。而後在歷史的長河中蜈蚣船杳無音信,直到鴉片戰爭之前,廣東沿海突然大量出現了一種叫做“快蟹”的船隻。

▲中國史書上的蜈蚣船

蜈蚣和螃蟹都有很多腿,因此不難想像這兩種船應該是槳船或者槳帆船。蜈蚣船仿製自葡萄牙,因此槳帆船的概率比較大,而現今流傳下來的圖畫可以證實,“快蟹”也是槳帆船。

▲歷史課本中出現的“快蟹”船圖

由於蜈蚣船是仿製葡萄牙戰船,因此過去大部分專家認為蜈蚣船是仿製的加萊船型,但是最新研究表明,蜈蚣船實際上仿製的是東南亞蘭卡槳帆船。這一類船隻16世紀時被葡萄牙殖民者大量徵用,這也就很容易理解為什麼蜈蚣船會被很快裁撤了。當時東南亞的造船技術無論如何是超不過明朝的,葡萄牙人的蜈蚣船之所以威力大,是因為上面有火砲。現在明朝成功的仿製了佛朗機,並應用於自身的戰船上,蜈蚣船的優勢不復存在,裁撤成為必然。

▲東南亞國家常見的蘭卡槳帆船

槳帆船獨特的速度優勢在300年以後被重新發掘出來。速戰速決是海盜的打法,“鼠輸送”是走私的不二法門。這些特點跟清代非法鴉片貿易結合,就催生了中國新一代蜈蚣船——“快蟹”的重新興起。海盜和走私者的“快蟹”船結構比老式的“蜈蚣船”要強很多,有的甚至裝備了火砲,無論走私還是搶劫,都是迅即而來,飛馳而去,如遇水師攔截,也可開砲拒捕,真是進退自如,隨心所欲。從目前現有的資料來看,“快蟹”船長13-20米左右,長寬比在5-7左右,這遠比中國傳統的帆船要大,同時採用尖艏,也說明該船對速度的追求。 “快蟹”船內部結構與中國傳統船隻類似,一般分為兩層,底層放置壓艙土石,上層為住艙和貨艙;船體內部也有水密隔艙結構;雖然有虛梢,但是沒有完整的尾樓;有的設置有戰棚;船首設置有火砲平台,裝備1-2門火砲,一般是500-800斤普通長炮;船身遍布船槳,數量在16-40之間;絕大部分配備雙桅,但基本沒有望鬥。

▲英國人繪製的快蟹船,不難想像帆槳並用能達到何種速度

對於這種船隻,清朝水師最初也沒有什麼好的應對辦法。廣東地方政府最後實在是沒有辦法了,乾脆“師賊長技以製賊”,直接仿製了“快蟹”船,並配置更強火力,作為戰船緝私捕盜。這批軍用“快蟹”由粵海關撥款建造,共7艘,船長18.6米,寬3.1米,設槳40支,每艘造價約500兩。建成後交付廣東水師,佈置於各點間巡察緝捕,效果不錯,走私船及海盜一時斂跡。還繳獲海盜快蟹船6只。

▲范岱克教授专著中采用的西洋人绘制的快蟹船

太平天國時期,在老家辦團練的曾國藩看中了“快蟹”的優良性能,尤其是速度快,能夠在與太平軍水營的交戰中進退自如,因此命人仿製。但經過試驗後發現,這種船在長江中使用還是有點偏大,因此對其進行改進,縮小後稱為“長龍”,成為湘軍水師主力。太平天國水營本來也不是獨立作戰部隊,主要是憑“船海戰術”取勝,這總不是長久之計,所以在湖口大捷之後,翼王石達開敏銳的發覺了湘軍水師的潛在優勢,也仿製了“長龍”船30艘,加上太平軍原有的各類雜用槳帆船,一時間長江之上槳帆並用,炮聲震天,中國似乎也進入了“槳帆船時代”。不過到了太平天國時期,火砲已經可以決定戰爭的勝負了,湘軍可以獲得“洋裝”(進口的洋砲),並且裝備到戰船上,太平軍的“洋裝”可得先緊著陸軍用,水營乾瞪眼也沒轍,因此中國的“槳帆船時代”隨著翼王石達開的出走和水營的覆滅很快結束了。但是“長龍”、“快蟹”戰船卻在太平天國失敗後,依然常年裝備湘軍水師以及後來的長江水師,直至舊式水師改編為水警後,還存在了很長一段時間。

▲泉州的海外交通史博物館製作的快蟹船模型

由於很多外國人繪製了“快蟹”船外形,許多博物館便據此製作了模型。以筆者所見,當以泉州的海外交通史博物館製作的模型最為準確。 1997年由著名導演謝晉指導的歷史影片《鴉片戰爭》,拍攝過程中也複製了一艘“快蟹”船,總體比較準確,我們可以在電影中一睹中國最好的槳帆船航行的雄姿。

▲謝晉導演的《鴉片戰爭》中出現的“快蟹”船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編原廓、作者寄生蟹子,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部分圖片來源網絡,如有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