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5 位 40 歲技術人告訴你,他們如何解決「中年危機」


30 歲以上的程序員好像普遍都比較焦慮,原因主要有以下幾點:一是擔心未來能不能繼續保持現有收入,害怕 40 歲之後薪資會不會下降,甚至失業;

二是大家普遍有房貸或者車貸,這本身也是一種精神壓力。

三是身邊的某某所在的公司要上市了,某某在大廠又升職了,對比產生了落差。

為了幫助各位焦慮的程序員回答,程序員這行到底能幹多久;40 多歲還能不能寫代碼等問題,本文作者講述了身邊 5 位 40 歲程序員朋友的故事。

沉迷是一種力量

第一次見 A 君是 10 年前參加人人網的面試,他是面試官,那個時候 A 君 35 歲,擔任後端 Leader。入職後,我發現,他用於做管理的時間不多,90% 時間在瘋狂編碼。

A 君基本沒有社交,上班就是擼代碼,下班就是回家帶孩子。他對優秀的工程師容忍度極高,對差一點的完全沒耐心。

偶爾能聽見他訓斥下屬的吵鬧聲:“這個類寫成這樣,你沒看代碼規範嗎?”“這個線程池不能這麼用,給你說多少次了!”“是你沒聽清楚還是我沒講清楚?不能這麼幹!”

一次下班,和他一起回家,一路上給我講各種編程技巧和方法論,我聽的津津有味。聊了差不多半小時,心想可以換個話題了,於是我問:“您週末娛樂都乾些什麼呢?”

他的回答是:“我會去看些開源代碼,自己改著玩很有趣。”

那一刻,空氣都凝固了,這話我實在沒法接下去了。

後來有一天,A 君上班拍桌子,暴怒之後衝了出去。大家一臉懵逼,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大 Boss 批評他不懂管理,只知道埋頭寫代碼。

幾年前,和他在微信聊了一次。他去了一家創業公司做技術負責人,我很好奇,很想知道這次他是怎麼做管理的。

我問他:“您現在是怎麼帶團隊的?”

這一問不要緊,聊了半小時。從 Flutter 的優越性到微服務的落地,再到 Google 出了什麼新技術,順帶鄙視了一些還在用落後技術的公司。一頓硬核技術科普下來,收穫挺大,但是管理這兩個字?嗯,不存在的。

我現在理解了,他壓根就不關心管理,聚集一幫極客跟他一起成長戰鬥才是最開心的事情。

A 君今年快 50 了,前不久和其他人聊起他,大家都感嘆,這老哥戰鬥力太強了,真是那種一頂十的程序員。

有時候,沉迷是一種力量。焦慮?不存在的…

想起 A 君給我說的那句:“我要開心 Coding 到 80!”

我真心相信他能做到。

5 位 40 歲技術人告訴你,他們如何解決「中年危機」 1

不服就是乾

接下來,說說我的好朋友 B 君,今年 40 歲,曾經鵝廠的高級工程師。7 年前,晉升失敗一怒之下開啟了創業之路。

我們是在 CSDN 論壇上認識的,他幫我解決了一個底層操作系統級的防劫持問題。後來經常問他一些排查線上故障的方法論、微服務怎麼拆分、如何做出能抗更高並發的架構,他都非常耐心的指導我,他還有句口頭禪:不服就是乾!

B 君出來創業沒拿融資,自己投了 100 萬。團隊 5 個人,擠在一個很小的民房。創業期間找他喝酒,他告訴我:“我一定要改變世界,否則我會被世界改變。”

一年後,再次去找他喝酒,這次他臉色灰暗,人也非常低迷。原來前期 100 萬燒完,又投入了 50 萬積蓄,項目還是沒有做成。酒過半巡,他突然抱著我哭了起來,我這才得知因為積蓄全部燒完,他女朋友已經和他分手了。

再後來,他回到大廠當程序員,級別薪資跟創業前相差無幾。談起創業經歷,我為他惋惜,而他並不後悔。

兩年前,他開始炒比特幣,炒著炒著嫌這些交易平台做得都不夠好,於是空餘時間動手做了一個交易平台。

去年,B 君告訴我,他的交易平台融資 500 萬,再次出來創業。第二次創業,他已平和很多,沒有豪言壯語,讓公司活下去是最大目標。

今年聽說 B 君的公司已經快 30 人了,為他祝福,相信他一定能改變世界。

有時候,我們需要點不服就是乾的精神!

5 位 40 歲技術人告訴你,他們如何解決「中年危機」 2

反焦慮

這次上場的是 C 君,碩士師兄,40 歲。C 君是一名大廠總監,他花了四年時間跳了三次才來到當下的這家大廠紮根下來,帶100 人團隊,每個月安安穩穩拿高薪,不用擔心公司倒閉的風險。

以 C 君的專業技能和學歷背景、工作經歷,其實完全不需要擔心沒工作。可他總是莫名擔憂,害怕自己沒有創造更多價值。

100 人的團隊不是那麼好帶,除了技術之外,還需要精通業務產品、組織流程,掌握良好的溝通推動技巧,以及時刻解決大廠裡的明爭暗鬥。

一次和 C 君聊天,他感嘆到:“還是寫代碼有安全感,做管理不僅心累還覺得自己沒創造價值。”

可不是,這種焦慮幾年前我也感同深受。

大廠的高 P 看起來風光無比,其實要跳槽也不容易,畢竟中小公司能接得住大廠高 P 薪資期權總包的,並不多。

有時候,不是現在取得了成就就會開心,決定因素是你未來會不會更好,如果答案是否定的,不僅不會開心還有可能帶來焦慮。

C 君就陷入這種焦慮當中,總是擔心未來的上升空間和 40 歲以後的收入。特別是大廠還有年齡線的要求,到一定年齡不能晉升就有可能被淘汰。

有一段時間,公司領導層波動,他面臨被連帶的危險,甚至需要依靠抗抑鬱的藥物。但是,最終他依靠持續有規律的運動和學習新領域克服過來。

C 君給我提的最多的話:“反焦慮很重要。”

是啊,真的重要,從 C 君身上我真正學到了一點:無論你是否能成功,首先要反焦慮。

5 位 40 歲技術人告訴你,他們如何解決「中年危機」 3

捨命狂奔

這次要說的是清華 MBA 同學 D 君,39 歲。他在通訊行業乾了 10 多年,超級專家那種,帶 10 個人的團隊。

問起他讀 MBA 的原因,他很堅定的說:“我對投資非常感興趣,就是為了轉行投資才這麼大年紀了還選擇讀書。”

清華 MBA 課程安排的很緊張,我們都是六日班,也就週六半天週日全天,而他公司的工作非常忙,幾乎 996,但從沒見過他遲到過一次。

三年時光,D 君在跟時間賽跑,小組討論、企業訪談、課程作業,他都完成的堪稱完美。有一次我問他,你為什麼這麼拼?他說,當你篤定一件事,確定一個目標,那剩下的只有捨命狂奔。

畢業後,D 君如願以償加入一家投行,當上了投資人。有一次很好奇的問他投資人的收入,他告訴我剛入行薪資很低,只有之前做架構師帶團隊的 1/3。但他說這話的時候,一臉幸福感。

去年 D 君已經晉升為所在機構的合夥人級別,為他感到開心。

5 位 40 歲技術人告訴你,他們如何解決「中年危機」 4

接受現實

最後上場的是老同事 E 君,41 歲。他是那種職場老黃牛。屬於領導讓做什麼就做什麼的人,任勞任怨勤勤懇懇,但個人成長一直比較緩慢。

前幾年開始 E 君就不太順了,因為編碼能力一直沒有達到高級或者架構師水平。他其實一直在跟年輕人拼體力,而隨著年齡增大,是真拼不過了。我和他經常討論的話題是頸椎病如何康復。

去年 E 君所在公司效益不太好,領導決定裁員,他進入了優化名單。被優化後,他休息整頓了好久,將原來 90kg 的體重減到現在的 75kg,頸椎病也恢復不少。再開始找工作,大概花了幾個月時間,他終於找到了一個不那麼滿意的 Offer。

聽到他找到下家的消息,我還挺為他開心的,因為這個過程我也幫他各種投簡歷,但大佬朋友們一聽說41 歲還是中級水平,都不太願意給面試機會。

沒想到過了半年,我和他吃飯,他對我說:“洋哥,我沒有入職這家公司,我想明白了,繼續做程序員對我來說沒意義。我拿積蓄開了個小店。”

剛聽到消息,我非常惋惜,編碼十多年最後卻去做小生意,在我眼裡就是逃兵。

直到最近去他小店玩,我才發現,這也是另一種好的生活。他開的是一個小型親子遊樂園,帶上小孩,一邊陪小孩一邊工作,月收入也不差,養家完全沒問題。這一瞬間,我產生了一種羨慕的情緒。

有時候,接受現實然後重新出發,未嘗不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5 位 40 歲技術人告訴你,他們如何解決「中年危機」 5

最後的話

程序員不是一個「銀髮職業」,但也絕不是如某些販賣焦慮的自媒體宣傳的那樣:35 歲危機,40 歲失業。

40 歲的程序員有的做了大廠中高管,有的成了小公司聯創,有的成了連續創業者;還有的轉行投資金融、也有人繼續堅持寫代碼戰斗在一線。

不可否認,有一部分人會被行業淘汰出局,但互聯網的老年人在其他行業恐怕還是年輕人,接受現實,人生再起航完全沒問題。

最重要的是,我們不能因為年紀的增長而焦慮,因為焦慮本身除了乾擾我們成長,沒有任何意義。

盡最大努力,做最好打算,但接受最壞的結果。在這個複雜多變的社會,反焦慮、不斷提升認知,不斷充實自己的專業技能將永遠重要。

作者簡介

findyi,騰訊、360 碼農,前噠噠少兒英語技術 VP,現任土豆教育 CTO。

特別提示

技術人的「中年危機」不難解決,與一線大咖面對面交流,找到危機的關鍵答案。

7 月 17-18 日,2020 年 GTLC 全球技術領導力峰會·全球站(北京)將邀請 20+ 位大咖講師,為你現場解答。

掃描下方二維碼,立即了解詳情! (PS.7 折優惠倒計時,最低折扣時期,等你來!)


TGO鯤鵬會,是極客邦科技旗下高端技術人聚集和交流的組織,旨在組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科技領導者社交網絡,線上線下相結合,為會員提供專享服務。目前,TGO鯤鵬會已在北京、上海、杭州、廣州、深圳、成都、矽谷、台灣、南京、廈門、武漢、蘇州十二個城市設立分會。現在全球擁有在冊會員 800+ 名,60% 為 CTO、技術 VP、技術合夥人。

會員覆蓋了 BATJ 等互聯網巨頭公司技術領導者,同時,阿里巴巴王堅博士、同程藝龍技術委員會主任張海龍、蘇寧易購 IT 總部執行副總裁喬新亮已經受邀,成為 TGO 鯤鵬會榮譽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