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規進一步指引上市公司履行社會責任 環境保護與安全生產“兩手抓”



《金證研》法庫中心 肖直/作者 幽樹/作者

企業社會責任,是指企業在創造利潤、對股東和員工承擔法律責任的同時,還要承擔對消費者、社羣和社會環境的應肩負的責任。而上市公司作為國內經濟的支柱力量,在履行社會責任方面應當作出表率。

隨著社會責任的重要性日益凸顯,越來越多法規出臺對企業應履行的社會責任應作出規定,但仍有部分上市公司卻“反其道而行之”。回溯資本市場的發展,上市公司履行社會責任,系促進企業自身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一環。

一、證監會修訂半年報與年報內容格式準則,新增了環境和社會責任章節

2021年6月28日,證監會公佈了《公開發行證券的公司資訊披露內容與格式準則第3號-半年度報告的內容與格式(2021年修訂)》和《公開發行證券的公司資訊披露內容與格式準則第2號—年度報告的內容與格式(2021年修訂)》(以下合稱“《半年報與年報內容格式準則》”)。

《半年報與年報內容格式準則》中新增了環境和社會責任章節,要求全部上市公司需披露報告期內因環境問題受到行政處罰的情況。不僅如此,證監會還鼓勵公司自願披露為減少其碳排放所採取的措施及效果,以及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鄉村振興等工作情況。

需要指出的是,早前,深圳證券交易所和上海證券交易所就已為上市公司履行社會責任工作,作出了指引。

2006年9月25日,深圳證券交易所釋出《上市公司社會責任指引》,將社會責任引入上市公司,鼓勵上市公司積極履行社會責任,自願披露社會責任的相關建設情況。

其中,該指引指出,上市公司作為社會成員之一,應對職工、股東、債權人、供應商及消費者等利益相關方,承擔起應盡的責任。為此,上市公司在經營活動中應當遵紀守法,遵守商業道德,維護消費者的合法權益,保障勞動者的健康和安全,並積極承擔保護環境和節約資源的責任,參與社會捐獻、贊助等各種社會公益事業。還有,深交所鼓勵上市公司根據指引要求建立社會責任制度,定期檢查和評價公司社會責任制度的執行情況和存在的問題,形成社會責任報告,並與年度報告同時披露。

與此同時,上海證券交易所同樣對上市公司的社會責任承擔工作提出了要求。

2008年5月14日,上海證券交易所釋出了“關於加強上市公司社會責任承擔工作暨釋出《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環境資訊披露指引》(以下簡稱《環境資訊披露指引》)的通知”。

上述通知指出,各上市公司應重視對利益相關者、社會、環境保護、資源利用等方面的非商業貢獻,根據行業及自身經營特點形成符合本公司實際的社會責任戰略規劃及工作機制。同時,上交所鼓勵公司按規定及時披露公司在承擔社會責任方面的特色做法及取得的成績,並在披露公司年度報告的同時,在上交所網站上披露公司的年度社會責任報告。

通過上交所網站公示的“年度社會責任報告”可知,上市公司可以在其中披露社會貢獻值。可以根據自身特點擬定年度社會責任報告的具體內容,但至少得包括公司在促進社會、環境及生態、經濟可持續發展等方面的工作。

因而,上交所根據市場發展需要,適時制定公司社會責任承擔的具體資訊披露指引。為了引導上市公司積極履行保護環境的社會責任,促進上市公司重視並改進環境保護工作,加強對上市公司環境保護工作的社會監督,指定《環境資訊披露指引》。

不難發現,近年來,證監會、上交所、深交所等監管機構對上市公司履行社會責任的指引逐步細化,鼓勵在履行社會責任方面卓有成效的公司對其措施和效果進行披露,並且著重強調了生態環境保護的相關事項。

除了A股上市公司外,對於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的公司而言,香港交易所對上市公司履行社會責任的要求更為嚴格。

二、ESG關注環境、社會責任及企業管治,港交所實行強制性披露規定

2020年12月,香港交易所釋出的《邁向良好的企業管治及ESG管理》中提到,企業管治與ESG十分重要。企業管治指的是,專注上市公司的內部程式及領導模式,涵蓋操守準則、稽覈及內部監控、股東權益等範疇,也包含有助上市公司管理財務、信譽或營運風險的制度與程式。

而ESG指的是,環境、社會及管治事宜,涉及上市公司的可持續發展,以及它對營運環境以至整體社會所產生的影響,是上市公司實踐良好企業管治時必須履行的重要責任。ESG越益獲持份者(尤其是投資者)重視,這促使企業努力成為迴圈經濟體系中的一員,並審視如何管理與僱員、供貨商、客戶,以及營商環境中不同社群的關係。隨著越來越多投資者因應企業的整體表現、長期可持續性,以及對社會構成的影響對其進行評估,ESG的重要性不容忽視。因此,企業現時必須評估其業務對社會及環境的影響。

關於企業管治與ESG之間的聯絡,香港交易所表示,由於企業管治必然涉及恰當管理環境及社會事項,企業管治與ESG是相輔相成的。從日常營運到影響經營能力的各種因素,公司的一切事務都跟企業管治及ESG有關。

此外,企業如何與環境、員工和社會各界互動,皆受前者的管治模式影響。整體而言,企業管治與ESG展示企業應該採用的管理和營運模式以考慮環境及社會風險或影響。良好的企業管治,不僅是有效管理ESG事宜的先決條件,也提供了管理環境及社會風險所需的基石,確保企業最高層重視並履行這方面的責任。

並且,香港交易所的《上市規則》載有上市公司在企業管治及ESG方面必須履行的彙報規定。上市公司董事會須對企業的ESG策略、彙報和管理決策承擔全部責任。

據香港交易所頒佈的《主機板ESG附錄二十七-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指引》(以下簡稱“《主機板ESG指引》”),涵蓋了兩個層次的披露責任。

《主機板ESG指引》顯示,強制性披露規定主要對擬上市公司披露特定環境、社會及管治方面的資料的管治架構、彙報原則、彙報範圍進行規定;不遵守就解釋條文主要就排放物、資源使用、環境及天然資源、氣候變化等環境範疇,僱傭及勞工常規、營運慣例、社羣等社會範疇的一般披露內容及關鍵績效進行規定。

可見,證監會、深交所、上交所、港交所同樣關注上市公司履行社會責任的情況,尤其是港交所對於企業社會責任履行情況更為關注。

延伸閱讀  貨物堆積成山,港口排起長隊!美國港口加徵滯留費,中遠海控迴應了

三、對危險廢物的收集、貯存、利用、處置,實行許可證管理制度

生態環境保護是企業在社會責任履行中重要的一環。而在環境保護中,對危險廢物的處理具有一定特殊性,企業需委託有專業處理資質的公司對其進行處理。

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的《國家危險廢物名錄(2021年版)》(以下簡稱“《危廢名錄》”),共計收錄了467種危險廢物,較2016年版減少了12種。在附錄中,新增豁免16個種類危險廢物,豁免的危險廢物共計為32個種類。

對於467種危險廢物,《危廢名錄》通過廢物類別、行業來源、廢物程式碼、危險廢物、危險特性等維度對其進行分類。

值得一提的是,豁免的危險廢物,其豁免的範圍並非無限的。

在《危險名錄》的附錄《危險廢物豁免管理清單》中,詳細規定了豁免的危險廢物的豁免環節、條件、內容。而在非豁免的環節,豁免危險廢物仍應該按危險廢物管理的內容處理。

不僅如此,對於這些危險廢物的收集、貯存、利用、處置,則需要有相應的許可證。

據2020年9月1日起施行的《固體廢物汙染環境防治法》(以下簡稱“《固體廢物防治法》”)第一百一十四條規定,無許可證從事收集、貯存、利用、處置危險廢物經營活動的,由生態環境主管部門責令改正,處一百萬元以上五百萬元以下的罰款,並報經有批准權的人民政府批准,責令停業或者關閉;對法定代表人、主要負責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責任人員,處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

同時,未按照許可證規定從事收集、貯存、利用、處置危險廢物經營活動的,由生態環境主管部門責令改正,限制生產、停產整治,處五十萬元以上二百萬元以下的罰款;對法定代表人、主要負責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責任人員,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報經有批准權的人民政府批准,責令停業或者關閉,還可以由發證機關吊銷許可證。

危險廢物的處理通常伴隨著危險性,對此,企業需要給予重視。同時,上市公司也應當重點關注安全生產問題。無論是危險廢物的處理亦或是企業安全生產,都是社會責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四、隱患排查和安全事故防範反映企業安全生產狀況,是社會責任的重要一環

安全生產是經濟社會文明程度的重要標誌。企業作為生產經營活動的組織者,是經濟效益的受益者。承擔安全生產主體責任,不僅是企業管理經營的題中應有之義、義利對等的具體體現,也是企業的法定義務、法定責任,是企業不可推卸的重要社會責任。

通過安全監察部門對企業的安全隱患排查情況,以及企業是否發生安全事故,都能較為直觀地反映出企業在安全生產方面是否充分履行了責任。

據2021年9月1日起施行的《安全生產法》生產經營單位若是存在重大隱患且一百八十日內三次或者一年內四次受到本法規定的行政處罰的,或是不具備法律、行政法規和國家標準或者行業標準規定的安全生產條件,導致發生重大、特別重大生產安全事故等情形,將被有關部門依法吊銷有關證照,生產經營單位主要負責人五年內不得擔任任何生產經營單位的主要負責人;情節嚴重的,終身不得擔任本行業生產經營單位的主要負責人。

2015年5月1日起《生產安全事故罰款處罰規定(試行)》(以下簡稱“《安全事故罰款處罰規定》”)施行。

《安全事故罰款處罰規定》第十四條顯示,事故發生單位對造成3人以下死亡,或者3人以上10人以下重傷(包括急性工業中毒,下同),或者300萬元以上1000萬元以下直接經濟損失的一般事故負有責任的,處20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的罰款。事故發生單位有本條第一款規定的行為且有謊報或者瞞報事故情節的,處50萬元的罰款。

第十五條規定,事故發生單位對較大事故發生負有責任的,依照下列規定處以罰款:(一)造成3人以上6人以下死亡,或者10人以上30人以下重傷,或者1000萬元以上3000萬元以下直接經濟損失的,處50萬元以上70萬元以下的罰款;(二)造成6人以上10人以下死亡,或者30人以上50人以下重傷,或者3000萬元以上5000萬元以下直接經濟損失的,處7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的罰款。事故發生單位對較大事故發生負有責任且有謊報或者瞞報情節的,處100萬元的罰款。

第十六條規定,事故發生單位對重大事故發生負有責任的,依照下列規定處以罰款:(一)造成10人以上15人以下死亡,或者50人以上70人以下重傷,或者5000萬元以上7000萬元以下直接經濟損失的,處100萬元以上300萬元以下的罰款;(二)造成15人以上30人以下死亡,或者70人以上100人以下重傷,或者7000萬元以上1億元以下直接經濟損失的,處300萬元以上500萬元以下的罰款。事故發生單位對重大事故發生負有責任且有謊報或者瞞報情節的,處500萬元的罰款。

第十七條規定,事故發生單位對特別重大事故發生負有責任的,依照下列規定處以罰款:(一)造成30人以上40人以下死亡,或者100人以上120人以下重傷,或者1億元以上1.2億元以下直接經濟損失的,處500萬元以上1000萬元以下的罰款;(二)造成40人以上50人以下死亡,或者120人以上150人以下重傷,或者1.2億元以上1.5億元以下直接經濟損失的,處1000萬元以上1500萬元以下的罰款;(三)造成50人以上死亡,或者150人以上重傷,或者1.5億元以上直接經濟損失的,處1500萬元以上2000萬元以下的罰款。

而針對《生產安全條例》中的事故分類,《安全生產法》對生產經營單位違規情形所需要承擔的法律責任作出了規定。

《安全生產法》第九十五條規定,生產經營單位的主要負責人未履行本法規定的安全生產管理職責,導致發生生產安全事故的,由應急管理部門依照下列規定處以罰款:發生一般事故的,處上一年年收入百分之四十的罰款;發生較大事故的,處上一年年收入百分之六十的罰款;發生重大事故的,處上一年年收入百分之八十的罰款;發生特別重大事故的,處上一年年收入百分之一百的罰款。

值得一提的是,若上市公司構成欺詐發行、重大資訊披露違法或者其他涉及國家安全、公共安全、生態安全、生產安全和公眾健康安全等領域的重大違法行為,證券交易所應當嚴格依法作出暫停、終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的決定的基本制度要求。

安全生產對上市公司及擬上市公司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事實上,除了在生產經營過程中排查隱患和避免安全事故,從而保障企業職工的人身安全之外,上市公司還應依法繳納社會保險,以保障企業職工在工作和生活中具有規避風險的能力。

五、依法繳納社保是企業應盡義務,不能根據職工個人意願而免除

眾所周知,社會保障制度的建立和完善,旨在幫助人們防範和弱化勞動及社會風險。

早在1995年1月1日起施行,2018年12月29日最新修正的《勞動法》,就對社會保險制度做出規定。

延伸閱讀  俄羅斯又加息!俄副外長:若歐盟拿歐元施壓 俄將採取類似去美元化行動

《勞動法》第七十條規定,國家發展社會保險事業,建立社會保險制度,設立社會保險基金,使勞動者在年老、患病、工傷、失業、生育等情況下獲得幫助和補償。

《勞動法》第七十二條規定,社會保險基金按照保險型別確定資金來源,逐步實行社會統籌。用人單位和勞動者必須依法參加社會保險,繳納社會保險費。

不止於此。據2011年7月1日起施行的《社會保險法》第六十條,用人單位應當自行申報、按時足額繳納社會保險費,非因不可抗力等法定事由不得緩繳、減免。

顯然,為員工及時、足額繳納社保,是上市公司應盡的責任與義務。

需要指出的是,2020年7月3日,人社部發表名為《員工自願放棄社保單位不能免責》的文章,文章指出: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用人單位和職工應當參加基本養老保險制度並按時足額繳納基本養老保險費,這既是用人單位和職工的合法權利,也是用人單位和職工的應盡義務,不能根據職工或者用人單位意願而免除,否則將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換言之,對於上市公司及擬上市公司而言,不能因員工個人意願便放棄繳納社保。而是應當積極鼓勵和引導員工進行社會保險的繳納。

六、泰和科技安全環保“兩手拋”,寶丰能源淨利潤15億元卻欠繳員工社保

歷史上,在社會責任履行方面“碰壁”的企業不在少數。

據《金證研》南方資本中心於2019年10月21日釋出的《泰和科技安全環保“兩手拋”,“守門人”連吃罰單或難勤勉盡責》一文,作為一家規模化水處理藥劑專業生產商,成立13年的山東泰和水處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泰和科技”)稱,已按照有關法規制度,結合企業實際生產情況,建立了安全生產的相關制度和措施。然而卻被頻發的事故“打臉”。

其中,據山東省環境保護廳公開資訊,2014年3月26日,泰和科技老廠區發生一起雙氧水爆炸事故。

據(市中)安監管罰告[2015]3001號檔案,2015年1月13日,泰和科技因老廠區聚合物車間發生一起一般反應釜物理爆炸事故,造成1人死亡,被棗莊市市中區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處以20萬元罰款。

在發生了安全事故後,泰和科技因造成的環境影響而被群眾多次上訪投訴。

據山東省環境保護廳公開資訊,2015-2017年,群眾孫某某一家,曾多次上訪,因泰和科技排汙及兩次爆炸,導致其果園絕產、損失很重,要求泰和科技作出經濟賠償。而該案件被列入市中區重點環境信訪案件,受到中央環保督察組的關注。因雙方各持己見,此項環保投訴案件一直懸而未決。

此外,據棗環現違改字[2018]第28號檔案,在山東省環保督察組的執法檢查中,泰和科技存在單位汙水處理站曝氣風機未執行、異味處理設施未執行的違規情況,被棗莊市環境保護局責令立即改正。

而據《安全生產法》第二十一條,生產經營單位的主要負責人需要組織建立安全風險管控和隱患排查治理雙重預防工作機制,督促、檢查本單位的安全生產工作,消除安全事故隱患。

可見,泰和科技不僅“踩雷”環保問題,還視安全生產於不顧,令人唏噓,而寶丰能源則是未足額繳納社保的“代表”。

據《金證研》南方資本中心於2019年5月7日釋出的《寶丰能源:淨利潤15億元卻欠繳員工社保,糾紛不斷顯隱憂》一文,寧夏寶丰能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寶丰能源”)或存在欠繳所有員工的養老、失業保險費用的情形。

其中,據(2016)寧0181民初2160號檔案,2017年5月27日,寶丰能源因欠繳失業保險,導致原告魏軍強離職時無法正常領取失業金,而被寧夏回族自治區靈武市人民法院判決,被告寶丰能源於本判決生效後三日內,向原告魏軍強支付失業保險金損失13,560元。

據上述檔案,寶丰能源辯稱,因經濟困難,欠繳所有員工2015年1月後的養老、失業保險費用。但公開資料顯示,2015年,寶丰能源的營業收入為70.81億元,同比增長105.28%,淨利潤為15.15億元,同比增長1222.52%。

據《金證研》南方資本中心於2020年4月30日釋出的《錦盛新材與“傳銷客戶”合作恐失社會責任,採購資料真實性存疑》一文,浙江錦盛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錦盛新材”)的客戶被曝涉嫌傳銷,且產品質量“踩雷”,錦盛新材與之合作恐失社會責任。

據招股書,2016-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天津市康婷生物工程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康婷生物”)分別是錦盛新材乳液瓶的第三、第二、第四、第二大客戶,錦盛新材對其的銷售金額分別為1,066.6萬元、1,724.57萬元、1,405.7萬元、858.97萬元,佔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3.69%、5.74%、3.9%、5.01%。

而康婷生物是一家獲得直銷資格的公司,卻頻頻被曝光涉嫌傳銷。

據商務部直銷行業管理網站資料,康婷生物於2013年3月14日取得直銷資格,直銷服務網點共有六個,且均在天津市。

據《直銷管理條例》第十條規定,直銷企業在其從事直銷活動的地區應當建立便於並滿足消費者、直銷員瞭解產品價格、退換貨及企業依法提供其他服務的服務網點。

也就是,說康婷生物僅在天津市具有直銷資格,其他地區並未獲得直銷資格。但公開資訊顯示,在山東青島市、浙江台州市等多地都曾出現康婷生物涉嫌傳銷的事件。

2019年5月,天津市西青區市場監管局表示已經專門成立了專案組,針對康婷生物涉嫌傳銷進行調查。

除此之外,康婷生物還捲入四起傳銷案件中。

延伸閱讀  偉思醫療:2021年前三季度淨利潤約1.08億元,同比增長25.66%

據(2019)豫1202刑初279號檔案,自2017年以來,被告人趙某以康婷生物的名義在三門峽市區組織、領導傳銷活動,期間,被告人趙某通過直接下線趙之和、趙洪玉、端華麗發展下線人數達120人以上,涉案金額達300萬元以上。2019年11月11日,被告人趙某被宣判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及罰款,並繼續追繳其違法所得,予以沒收。

據(2016)魯09刑終233號檔案,被告人安春燕等八人以推銷康婷生物瑞倪維兒系列化妝品為名,要求參加者購買產品獲得加入資格,並按照一定順序組成層級,直接或間接以發展人員的數量作為計酬或返利依據,引誘參加者繼續發展他人蔘加,騙取財物,擾亂經濟與社會秩序,其行為均構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2016年12月9日,上述八個被告人被判處相應量刑的有期徒刑和罰款。

據(2015)蚌刑終字第00319號檔案,自2013年起,被告人楊某甲等八人以康婷生物生產的瑞倪維爾產品為依託,以購買產品為名,要求參加者以繳納加盟費的方式獲得會員資格,並按照一定順序組成層級,直接或間接以發展人員的數量作為返利依據,引誘參加者繼續發展他人蔘加,騙取財物,擾亂經濟社會秩序,其行為均已構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2015年11月30日,上述八位被告人被判決相應量刑的有期徒刑和罰款,並追繳違法所得,上繳國庫。

據慶市監案〔2018〕127號檔案,自2013年11月起,周顯聰在未取得直銷員證且明知浙江地區不屬於該直銷企業許可區域的情況下,在康婷生物開設的康婷商城網站,下單以產品標價的2折或5折購入康婷生物瑞倪維兒產品後,在固定場所之外以產品標價或產品標價的5折的價格通過上門推銷、聚會推銷、講座等直銷的形式推銷該直銷企業的產品。另外也通過給予一定報酬讓客戶推薦或介紹其他消費者購買康婷瑞倪維爾產品。周顯聰通過其銷售業績獲得康婷生物發放的獎勵及銷售差價獲利。2018年8月17日,周顯聰被慶元縣市場監督管理局處以沒收違法銷售收入161.25萬元以及罰款8萬元的處罰。

不僅如此,“直銷同城網”康婷品牌的直銷平臺顯示,“直銷人”有來自南陽市、錦陽市、北京市豐臺區、北京市大興區、深圳市、福州市等多個城市地區,而非上述康婷生物取得直銷資格網點所在地的天津市,上述“直銷人”是否涉嫌違規直銷?尚未可知。

雪上加霜的是,康婷生物曾多次因產品不符合標準規定而被開“罰單”。

據津市場監管青稽罰〔2018〕9號檔案,2018年8月10日,康婷生物曾因生產、銷售不符合《化妝品衛生標準》的化妝品瑞倪維兒水潤保溼霜,被天津市西青區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局處以罰款20.63萬元,並沒收8.25萬元。

據(津市場監管青)藥藥罰〔2015〕14號檔案,2016年5月16日,康婷生物因生產的“痘麗淨點塗水”(生產日期:20141124)氯黴素項不符合標準規定,而被天津市西青區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局處以罰款並沒收違法所得的行政處罰。

據(津西)食藥監稽化罰〔2015〕3號檔案,2015年7月21日,康婷生物曾因生產的2014/04/30批次“瑞倪維兒痘立淨點塗水”檢出氯黴素,不符合標準規定,而被天津市西青區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局處以罰款並沒收違法所得的行政處罰。

而錦盛新材表示,經過二十多年的積累,公司與康婷生物等具有較大影響力的化妝品知名企業建立了良好的長期穩定的合作關係,並藉助自身良好產品形象,不斷的開拓新的優質客戶。

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社會責任指引第二十三條指出,公司應敦促客戶和供應商遵守商業道德和社會公德,對拒不改進的客戶或供應商應拒絕向其出售產品或使用其產品。而錦盛新材選擇與如此客戶建立長期穩定的合作關係,其社會責任是否存缺失?

切實履行社會責任並不是“表面文章”,而是企業持續經營長久發展的“生死線”。在2021年兩會上,碳達峰、碳中和、智慧化等詞彙被首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這也意味著包括環境保護、社會責任以及企業管治在內的ESG的重要性將愈加凸顯。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