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寶可夢:水晶》中找到“少女心”


編者按:電子遊戲能夠為玩家帶來近乎無限的可能性。在遊戲世界裡,我們可以上天入地、穿越時空,既可以扮演拯救世界的超級英雄,也有機會一天干一行,像個普通人那樣打工。對某些人來說,遊戲還能幫助他們發現自己內心深處的秘密……

在模糊的童年記憶裡,我記得從一本雜誌或網上的某篇文章中讀過這麼一句話:“在《寶可夢:水晶》裡,你可以扮演一個女孩。”

這些普普通通的文字為我打開了一個新世界。那時候(2000年)我年齡還小,在所有人眼中都是個男孩。當然,我也不會和他們爭辯,因為我還沒有作為女孩的任何自我意識。儘管如此,那篇介紹《寶可夢:水晶》的文章仍然帶來了一種無法理解的巨大興奮感,以至於許多年後,我已經忘記了兒時的大部分記憶,但那短暫的一瞬間卻終生難忘。

然而沒過多久,現實讓我陷入了悲傷之中。當時我住在泰國,我是“寶可夢”的一名忠實粉絲,聽說過關於“寶可夢”的很多神奇周邊,卻根本沒有渠道購買。其他國家的玩家可以去影院觀看“寶可夢”電影《The Power of One》,獲得集換式卡牌Ancient Mew,但那部影片沒有在泰國上映。當時,我覺得自己可能永遠無法入手《寶可夢:水晶》了,我非常失望,並試圖忘記這件事。

某一天,我在家鄉的一家百貨商店裡偶然發現了一盒《寶可夢:水晶》卡帶,立即興奮地央求外婆將它買下來,回到家後就開始玩。遊戲讓我輸入玩家名,我沒有任何想法,所以直接使用了女性主角的默認名字“克麗絲”(クリス)。

那個名字對我來說意味著一切,我可以選擇做一個女孩。

我選擇了成為“克麗絲”,成為真正的自己

《寶可夢:水晶》改變了我的人生。我對它如此著迷,深深沉浸於遊戲世界中。雖然我只能通過GBC掌機小小的像素化屏幕看到女主角,但我感覺她比現實世界中的自己更真實,也更有活力。

主線劇情結束後,我還在繼續遊玩,甚至當我已經探索了遊戲世界的每個角落,所有NPC角色只剩下完全相同的對話時,我還想玩下去。只要看到那小小的角色在遊戲裡跑來跑去,我就感覺心滿意足。 “我是克麗絲,我是個女孩。”

延伸閱讀  動漫閨蜜頭像/生活的目標不是愛情是快樂

《寶可夢:水晶》喚醒了我內心深處的“少女心”。時至今日,每當看到克麗絲的角色設計時,我依然會感慨萬千。另外,我還很喜歡水君,它是《寶可夢:水晶》裡的明星,也是我在異世界裡最值得信賴的伙伴。

動畫中的水君形象

許多跨性別人士都會從藝術作品中尋找慰藉,那麼《寶可夢:水晶》有什麼特別之處?

就個人而言,它是我玩過的第一款允許玩家選擇女性的遊戲。即便不考慮這一點,我認為也有個簡單的理由:“寶可夢”實在太火了。 “寶可夢”系列掀起了一股席捲全球的文化浪潮,如今仍然有許多狂熱粉絲。畢竟,它是全世界影響力最大的媒體品牌之一。

很多人傾向於從獨立媒體作品中尋找更多元化的角色,因為在那些作品中,來自不同背景的創作者用自己的聲音講述自己的故事。作為一名獨立創作者,我也試圖用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來創作故事。然而,在我發現《寶可夢:水晶》的本世紀初,情況與現在完全不同。

在那個年代,我是一個被邊緣化的泰國孩子,對世界幾乎一無所知。如果你和我談論獨立遊戲,我會問,那是什麼?能吃嗎?味道怎麼樣?我對遊戲的了解不多。後來當我可以上網之後,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在網上做什麼。

在《寶可夢:心金·魂銀》中,女主角更換為了琴音

當時,由於我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是跨性別者,所以也不會主動尋找面向跨性別人群的作品。我知道自己跟其他男孩不太一樣,內心有某種想法在萌動,卻無法將它表達出來。

有人曾經告訴我,由於泰國以擁有大量跨性別女性而在國際上聞名,他們以為泰國是一個開放、包容度很高的國家。然而在我看來,這種想法完全錯了。在世紀之交,我通過泰語中的一個術語隱約“聽說”過跨性別女性,但那個詞太髒,我不想讓它在這裡出現……當我的家人在街上看到跨性別女性時,偶爾會提到它——她們不會被人看成女性,甚至在大多數時候不會被視為人類,而是某種令人噁心的東西。

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我在精神上與她們之間沒有任何联系,更不知道變性的概念意味著什麼。因此,我的少女心被封閉了起來,就連自己也沒能發現。

我通常不太願意接近和嘗試自己不熟悉的東西,但“寶可夢”本身就讓我感興趣,也只有這個系列的遊戲才能讓我舒舒服服地沉浸其中,傾聽內心深處的聲音。直到在《寶可夢:水晶》中扮演克麗絲之後,我才知道自己想要成為一個女孩。

“寶可夢”中的部分女性形象

作為《寶可夢:水晶》的製作方,當任天堂和Game Freak允許玩家扮演女孩時,他們很可能只是為了吸引女性,從來沒有考慮過跨性別的那些人。儘管如此,我仍然對開發商心存感激,因為這個設定就像閃閃發光的水晶那樣,照亮了我的生活。

我知道我既不是第一個,也肯定不會是最後一個通過遊戲或書籍發現自我的跨性別人士。如今,擁有角色編輯功能的遊戲已經變得非常普遍,它們允許玩家按照自己的想法來創造角色,但我們仍然應該鼓勵大型開發商、發行商和創作者在遊戲中構建更具包容性,能夠代表更多不同人群的敘事,並通過這種方法喚醒人們對背景、經歷與自己不同的同理心。

另外,這些遊戲也許——僅僅是也許——可以接觸到對世界仍然一無所知的孩子,讓他們第一次發現真正的自己。

延伸閱讀  迪迦:大古很奇怪,幾集就懷疑自己一次,做這件事卻沒有猶豫過

 

本文編譯自:wired.com

原文標題:《Pokémon Crystal Unlocked My Trans Girl Heart》

原作者:ANYA L. ARCHER

* 本文係作者投稿,不代表觸樂網站觀點。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