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玩家即將告別《爐石傳說》?


11月6日,玩家“鮮魚紅爽”在B站發布了一條《爐石傳說》遊戲視頻。視頻中,他流暢地過牌、跳費、解場,最終贏得了這場天梯排位比賽的勝利。表面看來,這只是一局普通的遊戲,但背景中接連不斷的讀屏聲提醒著觀眾:視頻主人公是一位視障玩家。

在這之後,對方選擇了投降

近些年來,遊戲行業中的無障礙設計逐漸走入人們的視野。微軟在2018年推出了面向殘障玩家的硬件設備Xbox Adaptive Controller,《最後生還者:第二部》《極限競速:地平線》等遊戲中添加了無障礙模式;在國內,也有創作團隊專為視障玩家開發遊戲。對大部分《爐石傳說》視障玩家而言,能順暢地進行遊戲,主要得益於一位外國玩家、程序員Guide Dev開發的插件“HearthstoneAccess”。憑著這款插件的幫助,視障玩家們可以藉助屏幕閱讀軟件NVDA讀取遊戲中出現的文本,了解場上的具體情況,並通過鍵盤上的快捷鍵完成出牌、選中目標等遊戲操作。即便在有一定時間限制的場合下,熟練的視障玩家也能從容不迫地打出精彩對局。

但在11月5日,隨著最新版本的輔助插件發布,開發者Guide Dev宣布,HearthstoneAccess將停止更新。這對《爐石傳說》的視障玩家而言是一個噩耗:它意味著《爐石傳說》大型資料片《巫妖王的進軍》在12月7日更新之後,HearthstoneAccess將無法適配新版本遊戲。這一個月的時間可能是視障玩家們遊玩《爐石傳說》的最後機會。

1

為了應對即將到來的版本更新,國內外的視障玩家們行動了起來。他們在社交媒體與論壇中四處呼籲,希望能引起運營商和其他技術人員的重視,鮮魚正是其中之一。

鮮魚加過一些無障礙遊戲交流群,在群裡聊到《爐石傳說》與HearthstoneAccess插件時,他想號召那些有一定粉絲基礎的視障主播發布視頻,為玩家群體發聲,但鮮有回應。於是他“腦子一熱”,錄下了自己使用“超凡德”卡組的一局遊戲視頻,沒有經過後期處理,直接上傳了B站。僅僅幾天后,視頻獲得了40萬以上的播放量,來加入他創建的“《爐石傳說》無障礙交流群”的玩家也超過了500人。

鮮魚未曾預料到這個視頻能收穫這麼多關注。向我提及自己上傳視頻的經歷時,他顯得很輕鬆。一般來說,視障用戶學習使用屏幕捕捉軟件OBS、錄製遊戲,再成功上傳B站,是一件相當複雜的事,但鮮魚說他學得很快——短短幾天內,他使用起B站的功能已經得心應手。他甚至完成了繁瑣的直播身份認證,借助OBS進行推流,短暫地進行了幾場遊戲直播。

鮮魚從2014年開始接觸電腦,至今已有8年的網齡,玩遊戲的時間也不算短。他嘗試過一些專為視障玩家做的遊戲,例如一部分“圈內大佬”利用zMUD與易語言編寫的文字遊戲,也聽說過有人模仿《植物大戰殭屍》而編寫了“視障玩家版本”。近幾年,更多遊戲加入了無障礙功能支持,例如《節奏醫生》《我的世界》《月圓之夜》《星露穀物語》《最後生還者:第二部》等。與此同時,即便是不具備無障礙功能的遊戲,在輔助插件的幫助下,視障玩家也能順利地去玩《黑帝斯》《拳皇14》《戰國無雙4-2》等遊戲。

《黑帝斯》遊戲本身就帶有瞄準輔助功能

一位視障主播曾經展示過自己借助輔助插件遊玩《黑帝斯》的過程:安裝插件後,NVDA等讀屏軟件可以直接讀取遊戲中的各項文本,插件可以通過瞬移的方式讓玩家選擇前往哪個房間。得益於遊戲的輔助瞄準模式,玩家只需要按下鼠標左鍵就可以自動瞄準敵人攻擊。除此之外,可以通過音效判斷對手位置的“街霸”系列也有不少視障玩家;在《星露穀物語》中,視障玩家可以與非視障玩家一同聯機,“最大的區別是我可以不用插火把”,一位視障玩家這樣開玩笑說。

即便如此,對視障玩家而言,現在市面上的大多數遊戲還是有不低的門檻。除了無障礙適配,一旦涉及網絡遊戲,如何保證“公平競爭”也是難點之一。格鬥遊戲和FPS遊戲要求玩家能對屏幕上的信息做出快速反應,一部分熟練的視障玩家或許可以通過音效判斷對手的出招與位置,但這些“遊戲大神”們的操作終究不是每一位玩家都能做到的。支持在《黑帝斯》裡瞬移的那些輔助插件,放在網絡遊戲中顯然不太合適——它對於不使用輔助插件的玩家並不公平。

為了讓視障玩家和非視障玩家共同遊玩,一款對局時間限制不那麼緊張,又可以靠詳細的文字說明補足視覺信息的遊戲無疑是更加合適的——2020年,程序員Guide Dev想到了《爐石傳說》。

2

Guide Dev並不是視障玩家。但因為一場交通事故,他的視力曾經短暫地受到過影響。也是因為這段經歷,Guide Dev在養病中開始關注是否有適合視障群體的遊戲,結果並不能讓他滿意——在他看來,很多標榜支持視障玩家體驗的遊戲只是“為了完成工作而創建的腳本或模組”,並不完全是為視障玩家考慮。

“在這件事之前,我一直對無障礙功能有所了解。”Guide Dev在接受遊戲媒體EuroGamer採訪時說,“但你只有在更密切地體驗過視力障礙的感覺之後,才能真正深入研究視障群體的需求,並嘗試為他們提供幫助。”

在《爐石傳說》與《萬智牌》之間,Guide Dev最後選擇了《爐石傳說》。一方面,《爐石傳說》擁有豐富的單人冒險內容,適合那些不喜歡與人對戰的玩家,這也是他開發的插件最先實現的功能;另一方面,Guide Dev本人是一位《爐石傳說》老玩家,對遊戲內容比較熟悉。確定目標之後,Guide Dev開始了漫長的“肝代碼”之路。

延伸閱讀  海賊王1031話情報:山治破壞戰鬥服,怕失去自我,讓索隆幹掉自己

最初版本的HearthstoneAccess有接近3萬行代碼,全都由Guide Dev在養病時與其他業餘時間裡一人編寫。巧合的是,2021年7月,一位專注於宣傳視障遊戲的全盲玩家在Reddit的《爐石傳說》社區裡發帖問:“盲人玩家可以玩到《爐石傳說》嗎?”玩家們在回复裡提出了諸多設想,也有人對可行性提出質疑,例如,需要把所有鼠標操作轉換為鍵盤操作——鼠標可能不太適合視障玩家,還有不可避免的對局時間問題——視障玩家是否能在遊戲中與非視障玩家公平地一決高下?

當Guide Dev注意到這個帖子時,HearthstoneAccess的開發已經接近尾聲,他在帖子里分享了自己的思路,並宣布:你們質疑的這些事,我已經解決了。幾天后,Guide Dev發布了HearthstoneAccess的第一個版本,為視障玩家們在遊戲領域打開了一扇新的窗戶。

為了展示自己的成果,Guide Dev戴上眼罩,親自示範了一局遊戲

從項目公開的網站上免費下載20MB左右的補丁包,解壓後放進《爐石傳說》的安裝目錄,事先安裝在電腦上的屏幕閱讀工具NVDA就可以讀取遊戲中的信息了。在操作方面,Guide Dev事無鉅細地為各式各樣的功能增加了快捷鍵,對遊玩方法的介紹也簡潔地記錄在遊戲說明文檔與教學模式中。

HearthstoneAccess發布後,許多視障玩家對Guide Dev表達了發自內心的感謝。有的人曾是《爐石傳說》的死忠粉絲,卻因為疾病而喪失視力,不得不告別自己最愛的遊戲;有的人先天性失明,只能當自己哥哥遊玩《爐石傳說》時在一旁傾聽。現在,輔助插件給予了他們親手敲開酒館大門的機會。

“我剛剛完成了6年以來的第一場練習賽,這是我失明以來的第一次!”一位玩家這樣回复,“感謝你所做的一切。”

3

HearthstoneAccess發布的消息很快傳遍了視障玩家社群。鮮魚在去年8月左右第一次接觸到了《爐石傳說》和這個輔助插件。鮮魚說,自己對感興趣的內容上手很快,成功地下載、安裝插件,簡單讀了兩遍說明之後,他就了解了插件的用法。試玩幾次之後,他很快便沉浸在《爐石傳說》的氛圍中。

“這個遊戲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公平對戰。”鮮魚說,“雖然有些卡牌的效果很超模,但遊戲在對局中總能給你一種期待感,哪怕你現在處於劣勢,萬一抽到下一張牌就翻盤了呢?”

像鮮魚一樣熱愛《爐石傳說》,並樂於參與討論的視障玩家不在少數。在屏幕閱讀工具NVDA的幫助下,視障玩家可以在短短數秒內讀出屏幕中滾過的信息並做出回應。我與鮮魚在同一個群裡聊天,從群聊內容來看,除了偶爾的錯字和使用表情包的習慣差異,我幾乎無法分辨視障玩家與非視障玩家的發言——非視障玩家的錯字也不少。

在鮮魚的視頻中,許多觀眾感慨:讀屏的語速也太快了吧?光是聽清手牌和場上單位的描述就要花上許多功夫,還要在短短數十秒之內理解局勢、決定出牌,鮮魚的操作在他們看來幾乎不可思議,但視障玩家們早已習以為常。為了讓視頻中的語音能被觀眾聽清,鮮魚甚至專門調慢了讀屏速度,他們平時聽的讀屏速度是視頻中的兩倍。

得益於熟練使用讀屏軟件的經驗,再加上輔助插件的鍵盤快捷鍵,視障和非視障玩家之間的差異明顯縮小了。在工作之餘,鮮魚每天至少會在《爐石傳說》上投入3個小時。起初,輔助插件還沒有中文,也只能打冒險模式的英雄之書和練習模式。隨著插件不斷更新,國內玩家“老男人”與“藍疆帝月”跟開發者Guide Dev取得了聯繫,很快在去年8月完成了輔助插件的中文本地化。在Guide Dev的不懈努力下,隨著2021年10月的遊戲更新,HearthstoneAccess的使用者們可以在解鎖所有職業後進行天梯排名、休閒與友誼賽。

世界各地的眾多玩家為插件的本地化做出了貢獻

對使用輔助插件的玩家來說,這無疑是個劃時代的好消息:視障玩家擁有了與非視障玩家共同享受遊戲的舞台。在這之後,視障玩家開始在排位中展現出不錯的實力。在自己的《爐石傳說》經歷中,鮮魚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第一次用“海盜戰”卡組登上天梯的“傳說”等級。

鮮魚告訴我:“那時候特別高興,我也能和那些看得到的玩家一樣,在遊戲中登上最高段位。”

4

儘管收到了玩家們數不清的感謝,但作為開發者,Guide Dev漸漸意識到,維持一個插件的長久更新並不容易。

延伸閱讀  葉羅麗:冰公主不小心被官方欺負了,與顏爵站在一起,真的很矮

Guide Dev將維護HearthstoneAccess比喻成“修車”:“想像一下,假如《爐石傳說》是一輛汽車,需要用一個方向盤和一個踏板來駕駛這輛車。方向盤和踏板就像遊戲的用戶界面,引擎蓋下的一切則是遊戲的內部構造。如果想要改造這輛汽車,用輔助插件來控制這輛車,一種方法是製造一對機械手和機械腿,焊在方向盤和踏板上,利用輔助插件控制它們;另一種方法是讓輔助插件直接與引擎建立聯繫,繞過方向盤與踏板,直接控制引擎。”

第一種方法就是依靠OCR(光學字符識別)直接對屏幕上的信息進行文字識別,再轉換成語音輸出給玩家。這種做法看似簡單明了,實則會出現識別時間長、錯字率高等各類問題。權衡再三,Guide Dev選擇了第二種方法:直接讓輔助插件讀取遊戲內部信息。要做到這一點,他必須在每次版本更新後對遊戲客戶端進行逆向分析,直接找到遊戲文本內容所在的位置,並交付給屏幕閱讀軟件NVDA。

Guide Dev說,第一種方法確實能更方便地更新與維護插件,卻永遠無法像第二種方法一樣給視障玩家帶來最接近原生的遊戲體驗。對玩家來說,這是“識別內容並模擬鼠標點擊一張牌”和“直接用鍵盤選中一張牌”之間的區別,二者的流暢度完全不同。在他的努力下,HearthstoneAccess確實為玩家們帶來了無可比擬的操作體驗,它對遊戲的適配幾乎就像《爐石傳說》原生的無障礙功能一樣。

可是,另一方面,這意味著Guide Dev要承擔龐大的工作量。像《爐石傳說》這樣不斷更新的遊戲是一輛不斷改變的“汽車”。有時候,汽車外殼看起來變了不少,但引擎並沒有變動;有時候,外殼看起來沒什麼變化,引擎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動。每當看見測試程序頻頻報錯,Guide Dev就不得不硬著頭皮慢慢手動查找、修正問題。

一旦遊戲更新,上一個版本的輔助程序便無法繼續使用。 《爐石傳說》的項目成員在得知了這件事後,為了讓Guide Dev能趕上更新,每次更新前都會將新版本提前發送給他。即便如此,要在更新第一天就讓視障玩家們同步玩上游戲也並不容易。每次遊戲更新,他都要抽出10多個小時調試新版本的輔助插件。如果是大型更新,他甚至要花30個小時以上——15個月以來,HearthstoneAccess已經發布了41次更新,Guide Dev的辛苦可想而知。

儘管如此,Guide Dev並不希望為輔助插件加入付費選項。確實有一些玩家想要在經濟上支持這個項目,但他認為這種狀態很難持續下去。 “這個插件肯定是全部免費的,我沒法為付過錢的用戶提供更多的功能。”

輔助插件帶來的負擔變得愈發沉重。 Guide Dev是兼職製作和維護HearthstoneAccess,平均兩週一次更新,對他來說已經遠遠不止“業餘時間的公益項目”這麼簡單。他也曾尋找過能夠接手這個項目的人,但在知曉了項目背後要付出的代價後,20多位慕名而來的程序員都選擇了放棄。

百般無奈,在30小時的疲憊工作之後,Guide Dev完成了《爐石傳說》24.6版本的輔助插件更新,並發布了公告:“自此,HearthstoneAccess輔助插件即將停止更新。”

5

《爐石傳說》更新的日期越來越近了。

這並不是視障玩家們第一次玩不到《爐石傳說》。在今年8月左右,HearthstoneAccess的更新曾經一度停滯,玩家們只能另尋他法。比如,回去玩《黑帝斯》和《星露穀物語》。對於這類公益性質的插件,玩家們沒法對開發者的更新速度做出過多要求,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

好在到了9月,Guide Dev重新開始更新。玩家們一度十分欣喜,那時誰也沒有想到,HearthstoneAccess將在兩個月後徹底與他們告別。

延伸閱讀  電次想要的只是kiss而已,沒想到得到的卻是:親吻後的嘔吐物

“……意識到還是要回去玩那些盲人遊戲,覺得盲人始終無法融入社會這個大家庭,突然非常失落。”一位玩家在交流群裡說,“盲人這個群體,從小就上著盲人專門的學校,做著只能盲人做的工作,找著同樣是盲人的對象,玩著只有盲人可以玩的遊戲,被圈在一個框框裡始終無法出來。”

消息剛剛宣布的那幾天裡,鮮魚還在盡可能多地玩《爐石傳說》、做直播。他也曾想過,如果《爐石傳說》不能玩了,之後該直播什麼。他不太熟悉《星露穀物語》,也還沒弄懂遊戲有什麼好玩的地方。視障玩家們能玩、能直播的遊戲相當有限,哪怕那些遊戲並不是他們真正感興趣的類型,至少可以作為與更多人溝通交流的渠道。為了之後的直播,鮮魚在群裡詢問其他人:“如果要播’星露谷’,是不是要裝上能發光的光輝戒指,觀眾才能看得清畫面?”

一位主播在演示如何使用輔助插件遊玩《星露穀物語》

不過,最近這兩天鮮魚沒有開直播。一方面是網絡問題,寬帶還沒辦好,他只能先用流量卡頂上,這幾次直播推流已經消耗了幾十GB。另一方面,他確實也不打算將直播作為主業。他在群裡呼籲:“我看也有很多學生黨,沒有穩定收入的,就不要送禮物了。”

對那條視頻帶來的熱度,鮮魚顯得相當冷靜:“這不代表啥,為盲人’爐石’玩家發聲的不止我一個。現在回頭去看我那個視頻,操作也不算好。只能證明我站出來了。”

事情在11月9日迎來了轉機:暴雪就此事發布了公告,表示開發團隊從很早之前就開始嘗試改進《爐石傳說》的音頻系統,也與Guide Dev保持著聯繫。這次,他們注意到了《爐石傳說》輔助模組即將停止更新的消息,決定將工作重心轉移至《爐石傳說》原生無障礙功能的開發中。

暴雪的發聲給視障玩家們帶去希望

這無疑是個好消息。看到自己的發聲有了結果,鮮魚也很激動:“很高興,很激動。我們的呼籲沒有浪費。”

根據暴雪在公告中的說法,功能開發需要時間,他們對於這段時間內無法遊玩《爐石傳說》的玩家們表示歉意。在理想的情況下,即使《爐石傳說》能在下一個大版本更新原生無障礙功能,也要過幾個月的時間。

即便如此,許多玩家還是對此滿懷期待:“那就再等幾個月吧,重要的是,官方決定接手了,意味著我們之後的更新都有保障了。”

鮮魚這兩天正在忙著裝寬帶。等寬帶裝好之後,他打算繼續直播玩遊戲。並非為了賺錢,而是為了與人交流。他在一家醫療機構工作,每天下班之後往往在小說與聊天中度過,直播帶來的體驗讓他感到很新奇,有人看他玩遊戲,還會有彈幕與他互動。

“等’爐石’不能玩了之後,我應該會播一些其他遊戲吧,估計看的人會很少。”他補了一句,“不過我也不靠直播吃飯。”

“主要是,玩遊戲、做直播,不再像之前那樣無聊了。”

(應受訪者要求,鮮魚紅爽為化名。)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