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AI救不了流利說,上市第二年,淨虧近6億


流利說,2019流年不利

連續四年虧損,上市第二年淨虧近6億元

流利說成立於2012年9月,由王翌、胡哲人和林暉三人聯合創辦。流利說以英語教育為突破口,採用自主研發的AI技術,為用戶提供定制化、高效學習體驗。 2018年9月,流利說正式在紐交所掛牌上市,每股發行價為12.5美元。作為國內“AI+教育”的第一股,流利說自上市以來這一路走得卻並不“流利”。

4月16日,據流利說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的2019年審計後的年度報告顯示,公司2019年淨虧損5.748億元,創下自2016財年以來的淨虧損額最高值。據公司年度財報披露,公司在2016至2018財年分別虧損8917萬元、2.4276億元、4.881億元。截至發稿前,流利說的股價已經跌倒了每股3.29美元。

AI救不了流利說,上市第二年,淨虧近6億 1

拉新受限,用戶增長放緩

自2019年第一季度開始,流利說的新增付費用戶數量持續下滑。在此之前,流利說用戶數量增長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藉助微信朋友圈傳播,拉新。

2019年5月13日,微信安全中心官方公眾號發布《關於利誘分享朋友圈打卡的處理公告》,對流利閱讀、薄荷閱讀、潘多拉英語、火箭單詞等在朋友圈“打卡”的誘導分享產品進行了治理。此外,一些用戶在使用流利說移動應用程序時可能會遇到技術問題,例如其移動應用程序無法正確識別和記錄語音,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新用戶增長。

經營支出大幅增加

由於平台用戶流量很大一部分來自第三方渠道,所以流利說在品牌和營銷活動方面投入了大量財力和資源。據財報顯示,2017年流利說的品牌和營銷費用為1.651億元;2018年為3.507億元人民幣,2019年為5.197億元。

此外,技術的更迭日新月異,作為一家主打“AI+教育”的新型AI技術驅動英語機構,每年水漲船高的研發費用也讓流利說“苦不堪言”。從財報可見,流利說的研發費用由2017年的5320萬元上漲至2018年的1.55億元,漲幅達191.9%,其中,研發人員的薪金福利由2017年的4350萬元增加至2018年的1.076億元。

AI救不了流利說,上市第二年,淨虧近6億 2

收入不夠多樣化

目前,流利說主要依靠AI老師提供的懂你英語課程產生收入。除了標準課程外,還提供了一些相關的優質服務,包括合同製人工教師。 2019年8月,流利說推出了“達爾文英語”。此外,流利說還從“流利閱讀”中獲得收益,該課程是一項付費課程,允許用戶閱讀來自知名海外出版商的文章,並提供學習技巧和測驗。除了個人用戶,流利說還為企業客戶提供企業服務,包括還在探索兒童英語學習市場。

這些收入可能還不夠多樣化,擴展收入來源又並非易事,並不是每個企業都有動機培訓以提高員工的英語水平,企業客戶增長可能會成為瓶頸。在英語學習以外的領域,流利說提供的新產品可能無法滿足用戶需求和喜好。如果無法成功實現收入來源的多元化,那麼未來增長將受到阻礙。

AI不是萬能藥

2018年9月28日,英語流利說正式在紐交所掛牌上市,當時被譽為是“AI+教育”的第一股。

一直以來,英語流利說主打自己在AI方面的技術實力,自主研發了英語語音識別引擎、精準寫作打分引擎和深度自適應英語學習系統。首創的 AI 英語老師就是基於這三項技術,AI 英語老師可以根據用戶的基礎水平和學習軌跡為每一位用戶提供個性化的學習課程,可 24 小時全勤在線,並同時服務上萬學員。

根據流利說最新提交的財報,“風險因素”模塊也提到了對這種AI+教育模式的看法。

在迅速發展的AI技術和教育行業,流利說的運營歷史並不算長,英語流利說的應用程序誕生於2013年,懂你英語誕生於2016年,二者還處在發展階段,這種模式也尚處在市場驗證中。

AI救不了流利說,上市第二年,淨虧近6億 3

教育行業的慣例是親自面對面教學,公眾可能並不能接受在移動應用程序上而不是從人類老師那裡學習。考慮到這種商業模式是相對較新的,公眾可能會擔心AI老師以及產品服務的可行性和有效性。如果用戶在與AI老師呆了一段合理的時間後無法體驗到英語水平的實際提高,他們可能會認為這種教育方法無效。

由於上述原因,公眾可能不會選擇這類產品和服務,並可能堅持傳統的面對面教學。如果我們未能向用戶介紹創新方法的價值和有效性,以及進一步推廣產品和服務,增長將受到限制,業務,財務業績和前景可能會受到影響。

長期以來,AI是流利說的標籤之一,這對流利說的業務增長至關重要。流利說依靠數據和AI技術來構建和維護現有平台和基礎架構,但不能保證可以跟上技術行業的快速發展。尤其是,人工智能技術在教育中的應用仍處於早期探索階段。市面上已經有不少競爭對手開發和引入新解決方案和技術,這可能會對流利說的技術先進性有影響,畢竟將新技術開發並集成到程序和算法中可能既昂貴又耗時,或者無法成功開發和整合新技術。

AI+教育還有機會嗎?

所謂智能教育可不是讓機器人站在你身邊講課,如此教育,學生仍舊處於被動學習的狀態。

中國一直以來都推崇“因材施教”,然而由於教育資源的不平等,這一點其實很難做到,AI+ 教育要做的第一點就是為了解決因材施教的問題。

AI救不了流利說,上市第二年,淨虧近6億 4

自適應學習是AI 教育領域比較火熱的一個概念,簡單來說:通過抓取學生的學習數據,分析其在這一階段的學習情況,通過分析結果判斷目前的學習進度,以此來推薦該學生下一階段應該學習哪些方面的課程或者哪一重點。同時,系統還會通過學生的學習情況評估某一門課程的質量,並做出評價,以此可以改善教學的方法。

不僅如此,AI 還可以協助教師進行班級管理和課堂秩序的維護。如果說 AI 完全代替教師,目前看來還是有些誇張,大部分技術人和教育工作者更希望 AI 以一種“潤物細無聲”的方式貫穿在教學工作中。

智能教育雖然可以做到因材施教,但是 AI 目前所面臨的問題仍然不容樂觀。

AI 在大數據和算法上的優勢,僅僅只適用於有標準答案的客觀題,而人文類課程則大多屬於無標準答案、需要靈活處理的主觀題,對此按照設定程序運行的AI 則會顯得無所適從。尤其像語文、政治等等這樣以論述為主的學科,語義理解的短板可能會導致 AI 在這些學科上的教育存在問題。

此外,教育資源不平均等問題仍然是教育行業的首要問題,而這個問題卻是 AI 很難彌補的。

剛剛過去的2019 年,伴隨著監管趨嚴、准入門檻提高、資本市場更加謹慎等因素,在線教育行業度過了一個嚴峻的寒冬,2020 年剛開年突發的疫情似乎讓在線教育看到了“春天”的希望,但距離行業的春天真正到來,或許還得一些時日。

2019年流利說全年財務報告鏈接: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42056/000119312520109297/d875621d20f.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