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進化論是對的,為什麼植物不進化得很難吃?


如果進化論是對的,為什麼植物不進化得很難吃?的頭圖

如果進化論是對的,為什麼植物不進化得很難吃?

我們知道在動物界中,動物們在面對自己天敵捕殺的時候,會進化出應對策略,以保持自己種群的穩定,例如食草動物更寬廣的視野、敏銳的聽覺、更快的奔跑速度等等。

那植物呢?植物在面對食草動物吃自己的時候,威脅自己利益生命的時候,為什麼不進化得特別難吃,讓所有的食草動物都難以下嚥?

而且更加奇怪的是,植物的果實竟然還是香甜可口的,根莖上還儲存了大量的碳水化合物,供動物們食用,這是為何?

如果進化論是正確的,為何植物沒有對抗動物?這是很多人看到自己碗裡的飯菜會想到的問題。

但真實的情況是,自古以來植物和動物們之間的軍備競爭,互相適應,互相利用就沒有停止過。

進化的讓自己難吃

植物為了防止自己最為重要的莖葉被吃掉,已經進化得相當難以咀嚼和消化了。在人類的食譜裡其實真正能吃的植物葉子少之又少,我們的食物還是大部分以植物的果實為主。

而且植物的葉子,以及青草味道也很難吃,口感也很差。

因為絕大部分植物葉子的纖維非常粗糙,細胞壁非常厚,不僅在嘴裡嚼起來困難, 而且難以消化。例如我們吃的韭菜,基本上沒有嚼爛的進去啥樣子,出來還是啥樣子。

上圖是食草動物的磨牙,非常的長,稱為高冠牙,不懼怕磨損,是吃草必備武器。

所以植物非常難以消化,它需要更強的研磨工具、更長的腸道、大量的微生物群的配合。這就是為何食肉動物無法吃草的原因。

但是食草動物們為了吃植物也進化出了應對策略,例如平而長的磨牙專門就是為了咀嚼植物,將它們磨碎,方便消化。

更長的腸道增加了細菌分解、發酵的時間,專門就是為了消化、破壞植物難以攻破的細胞壁。人類就是這樣吃素食的,但是人類依然吃不了草,因為草太難消化了。

為了吃草有些食草動物進化出了反芻,例如牛它有四個胃,先簡單咀嚼一下快速地把草吃下去,儲存在瘤胃裡,先讓細菌發酵上幾個小時,草變得柔軟了,然後再反芻出來再次的咀嚼嚥下,進入重瓣胃再次發酵消化。

這樣做可以快速地吃很多的草,不耽擱時間,經過反复的咀嚼研磨、長時間的發酵才會把草慢慢地消化掉。

所以植物再怎麼進化的難吃、難消化、難咀嚼,都抗不住長時間的細菌分解和發酵。所以食草動物還是獲勝了。

除了難以消化以外,植物還進化的全副武裝。包括了機械防禦和化學防禦。

機械防禦

植物也會進化的讓吃草動物把它難以吃到嘴裡。

物理防禦是植物在被吃進去前的第一道防線,植物的莖稈有厚厚的樹皮、有些還有堅硬的刺,例如棗樹、花椒樹、玫瑰花的莖稈等等。

葉子有蠟質角質層、還有細小的毛刺以及邊緣還會出現角質化的勾刺。例如我們在地裡常見的刺角,小時候拔草最怕這種草,太紮手了。

而且有些植物的尖刺不僅僅是刺傷動物,還會注射組織胺和其他化學物質,從而產生灼熱的刺痛感覺。

有些植物還和螞蟻發展成了互惠關係,例如合歡樹,它們進化出中空的刺球為螞蟻提供庇護所,以換取螞蟻對它樹葉的保護,吃金合歡樹葉的主要就是長頸鹿,它們兩個互相在進化上競爭了數万年的時間。

但是就算長滿了尖刺,依然擋不住食草動物長長、且靈巧的舌頭,它們還輕巧地把葉子捲進嘴裡吃掉,最極端的例子就是駱駝和仙人掌了,仙人掌耐旱,駱駝為了補充水分就只能吃仙人掌了。

但仙人掌這玩意看起來感覺能把任何肉長的生物扎死。但是駱駝依然把仙人掌連刺帶肉嚼爛了。它如何做到的?

這時駱駝的嘴巴,佈滿了角質化的尖刺,這些刺比仙人掌硬得多,而且皮糙肉厚,這是它們能咀嚼仙人掌的原因。

很明顯物理防御也防不住食草動物。

化學防禦

這是植物最後的殺手鐧,在自然界很多植物不能吃,不是因為消化不了、也不是因為有刺,而是因為它們有毒。

這是植物在被突破了第一道防線以後進化出了的最後的應對策略,非常的有效。

有些植物會散發出令生物厭惡的味道來趕走天敵,有些植物會直接產生有毒素的代謝產物來使得動物中毒,例如木薯根中的乙二醇氰化物在食草動物攝入時才會釋放氰化物。

這種防禦策略在植物界非常普遍,能普遍到我們去野外,隨便地吃一些未知的植物,都有可能出現中毒現象。

那麼為了應對植物的這種防禦,絕大部分的食草動物就沒辦法了,它們只能總結經驗,告訴後代哪些植物能吃、哪些不能吃。

所以在植物與動物的對抗中,自然界中的每一個食草動物都變成了博物家,它們能根據經驗分辨出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

在化學防禦這一點上,植物略佔上風。

但是也有特例,有些動物為了吃某些植物,專門近乎出了解藥。

如長頸鹿和金合歡樹,曾經的長頸鹿並不長,金合歡樹並不高,但是金合歡樹為了不讓長頸鹿吃自己,就越長越高,長頸鹿為了吃金合歡樹,脖子就越變越長;

金合歡樹一看比高不行了,就進化出了尖刺,長頸鹿就進化出了修長靈活的舌頭,金合歡樹進化出了毒素,長頸鹿就進化出了專門的酶來解毒…,現在長頸鹿還在吃金合歡樹。

澳洲的桉樹它們的樹葉有毒,而且沒營養,沒有動物願意吃它,但是考拉就整天騎在桉樹上吃桉樹的葉子,

雖然身體裡有解毒的酶,但桉樹實在是太毒了,為了不被毒死,考拉會控制進食的量,也就是保證服毒在安全範圍內。

所以千百萬年來,植物一直在對抗動物,它們不喜歡動物把自己吃掉,而且植物也沒有義務來給動物提供食物。

但是動物們想活下去,就進化出了應對植物防禦的策略,總體上來說動物進化的進攻優勢更大。

那為什麼植物的果實確實甜的,美味的、富含更多營養的、相對葉子容易消化的?

植物肯定不笨,就拿蘋果來說,造個蘋果會消耗大量的能量,難道就為了給動物品嚐,表現自己:看我多牛,長的果子這麼甜,快誇我。

肯定不是這樣的,植物長出甘甜的果實的目的就是為了吸引動物來採摘、食用,因為果實裡有它的種子,動物吃了果肉以後會把種子帶到更遠的地方,也會播撒出更多的種子,這樣植物的目的就達到了,利用果子吸引動物來給自己傳播後代。

很多植物的根莖裡儲存著大量的能量,例如土豆、紅薯,這其實就是它的種子,肯定富含營養。動物們的搬遷也會讓他們的種子到處發芽。

所以植物並不會介意我們吃它的果實、種子,這對它的繁衍是有好處的,但是植物很介意動物吃它的葉子、根莖,所以它就會對抗動物,不惜任何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