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徐直軍:做好兩大作業系統,警惕炒作鴻蒙尤拉概念股


在手機業務發展受阻後,華為明確了公司未來五年的戰略目標,即通過為客戶及夥伴創造價值,“有質量地活下來”。在很早就預見到數字化轉型的強大需求時,華為重點投入作業系統、雲服務、AI等關鍵數字技術。9月24日,在“華為全聯接2021”(以下簡稱“HC 2021”)期間,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接受了包括讀創/深圳商報記者在內的媒體採訪,暢談了華為在上述領域的思考。


HC2021

尤拉和鴻蒙是“鑄魂”工程

華為CEO任正非此前在中央研究院創新先鋒座談會上提出,“未來軟體將吞噬一切,說明未來資訊社會的數字化基礎架構核心是軟體。鴻蒙、尤拉任重道遠。”他的這番表態,讓華為作業系統尤拉(openEuler)”出圈”。徐直軍在9月24日的採訪中表示,華為要打造好尤拉和鴻蒙兩個作業系統,這是華為的“鑄魂”工程。

9月25日,華為在HC2021上正式釋出尤拉作業系統。“尤拉其實早就有了”,徐直軍向記者表示,2019年7月華為釋出鯤鵬時,就已推出尤拉開源計劃。據公開資訊顯示,openEuler是一個開源、免費的Linux發行版平臺,通過開放的社羣形式與全球的開發者共同構建一個開放、多元和架構包容的軟體生態體系。2019年底,openEuler開原始碼上線。2020年3月openEuler開源社羣正式釋出新版本,成熟規模商用。


任正非此前表示,尤拉的定位是瞄準國家數字基礎設施的作業系統,承擔著支撐構建領先、可靠、安全的數字基礎的歷史使命。徐直軍稱,華為現在將尤拉重新進行了定位,它是一個數字基礎設施的作業系統,不僅服務鯤鵬,也支援X86;不僅支援伺服器,也支援邊緣計算、雲、嵌入式系統等各種場景。

“未來華為要打造兩個作業系統,一是尤拉,二是鴻蒙”,徐直軍稱,鴻蒙則是服務智慧終端、物聯網和工業終端。最新資料顯示,HarmonyOS2升級使用者數已經突破了1.2億,平均每天有超100萬使用者升級到鴻蒙。

徐直軍形容,做好尤拉和鴻蒙如同“鑄魂”工程。“過去一直說中國‘缺芯少魂’,我們要通過尤拉和鴻蒙把這個‘魂’打造出來”,他說,打造出來之後全部開源,讓產業界參與進來,把它做得更好,釋放更多場景。未來,華為會把鴻蒙最優勢的分散式軟匯流排能力遷移到尤拉里面,所有用了尤拉的裝置,只要旁邊有鴻蒙裝置,就可以自動連線起來,“只要產業界積極支援,共同努力,‘鑄魂’工程就能夠真正實現”。

不過徐直軍也強調,只有基於開源做作業系統發行版本的公司才能夠從尤拉獲取收入。他也提醒業內,要謹慎對待炒作鴻蒙概念股的現象,“我看到有些鴻蒙概念股股價翻了好幾倍,有些單獨做鴻蒙軟體的公司,我都不知道它怎麼通過鴻蒙帶來增長?大家要把眼睛擦亮一點。”

HC2021

公有云是未來大趨勢

9月23日,徐直軍在HC2021主題演講中,從四個方面分享了華為的創新進展和產業思考,他第一個提到的就是雲服務。在9月24日採訪中,徐直軍表示,走向公有云是未來的大趨勢,華為在此過程中也經歷了組織調整,走得很辛苦。

延伸閱讀  山西強降雨影響還在持續,偏遠山區村鎮經濟面臨重構

最新資料顯示,華為雲已經聚合了超過230萬開發者、1.4萬多個諮詢夥伴、6000多個技術夥伴、雲市場商品超過4500個。在全球,華為雲與夥伴公有云覆蓋了27個區域,為170多個國家的客戶提供服務。根據Gartner2020年研究,華為雲是IaaS市場增速最快的雲,已經成長為中國第二、全球前五的雲服務提供商。

在中國的政務雲市場,華為做得尤其成功。

徐直軍在分析其中原因時稱,這得益於華為一直堅持的“不投資、不入股、不成立公司,堅定不移地賣雲服務”,他說,其它IT公司賣裝置賣軟體,賣完沒人管。華為只賣服務,配了團隊持續服務,讓政府應用一點點遷移到雲上,政府看到了價值,華為也得到可持續的收入。

“華為雲現在是虧損的,但也是快速增長的”,徐直軍在採訪中表示,他認同華為雲CEO張平安此前的觀點,雲服務商要繼續不斷創新,要努力證明安全可信。他在採訪中強調,華為雲沒有任何上市、出售和剝離計劃,“華為要打造面向數字社會的‘黑土地’,如果土地沒了,我們的樹在哪裡?”

HC2021

AI進展超預期

在HC主題演講中,徐直軍重點談到了AI。從戰略決策開始,四年多來,他參與了華為AI解決方案打造的全過程。他認為,華為在AI的程序上超過預期。

2018年10月的HC,華為釋出了華為全棧全場景AI解決方案;

2019年8在深圳正式宣佈了AI計算框架MindSpore開源計劃。

2019年HC首次釋出了Atlas900叢集,

經過兩年的努力,Atlas900單叢集

已經能夠支援4096顆昇騰910,

在全無阻塞網路下進行高速計算,

延伸閱讀  蔚來、小鵬9月銷量破萬,理想跌出前三,晶片短缺“壓力山大”

提供每秒100億億次浮點運算的強大算力。

目前Atlas900叢集和基於Atlas900叢集的雲服務已經服務於300多企業客戶,廣泛應用於各個行業,支撐眾多企業、科研單位系列大模型的開發訓練,並已成功訓練出了一系列大模型,包括華為雲盤古NLP中文大模型、鵬城盤古NLP中文大模型等。

華為為何要“死磕”大模型?

徐直軍表示,AI用於各行各業時,資料並不多,如果基於一點資料來做訓練,訓練出來的模型精度很低,根本達不到需求。有了大模型以後,資料少也能夠訓練出高精度的模型。“大模型是各行各業真正把AI用起來解決問題,降本增效的關鍵所在”。

“AI是徹底擺脫了美國技術的”,徐直軍說,我們提供的整個AI基礎設施能夠全面支援在國內進行研究、應用開發和商業實踐。最近,華為也在跟全國二十幾個城市合作,打造一個AI算力網路,然後基於這個公共基礎設施來支援我國在AI上的研究、應用開和創新創業,“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我對我們國家這個AI的發展,技術的進步充滿信心”。

本文內容不代表本號觀點

讀創/深圳商報記者 陳姝

圖片由華為提供

編輯 孫雯錦

監製 舒桂林

延伸閱讀  百億級新風口,能否逃脫困境?嚴查嚴管來了

校審 孫世建

點選在看,讓更多朋友看到!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