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Linus Torvalds:我们都老了,但Linux维护后继无人


Linux之父非常担忧没人继续维护内核:“真的很难找到维护者!”

在本周召开的线上开源峰会与嵌入式Linux大会上,Linux缔造者Linus Torvalds谈到了为开源操作系统寻找未来维护者时的种种挑战。Torvalds近年来已经不再发表主题演讲,但这一次他与VMware公司首席开源官Dirk Hohndel展开了远程对话。

这次讨论很快就涉及到了一个令人不安的问题:在目前这一代维护者逐渐老去之后,Linux项目将走向何处?面对Torvalds等这批五零后、六零后项目管理者,Hohndel提到:“我们这个社区终归要考虑代际变更的问题。到那时,我们该怎么办?”

Linus Torvalds:我们都老了,但Linux维护后继无人 1

VMware公司的Dirk Hohndel(图左)在本届线上开源峰会中与Linus Torvalds进行了对话。

Torvalds的回应是,Linux内核社区的参与者们年纪不算太大。他表示,“很多新人都在50岁以下,他们才是目前开发工作的主力。当然,跟那些30岁上下的人们相比,我们确实是越来越老了。好在我们这些长期参与项目的早期成员还能做做维护与管理工作。”

维护者在社区内建立信任需要花费不少时间,Torvalds指出,“这种信任不仅来自其他维护者,同时也来自所有代码贡献者……这肯定需要时间。”Torvalds强调,“事实证明,维护者真的不好找。只要开始接管内核维护工作,就得一直坚持下去。每天都不能放松。我们得阅读电子邮件、做出回复,总之得一直待在那儿。而且维护工作属于那种要求不低但却需求面不大的小众岗位。”

“我们的维护者确实不够。能编写代码的人很多,能处理一部分维护工作的也不少,但很难找到那种可以吸纳他人代码贡献并立足上游将一切整合起来的人才。这也是我们目前面临的一大主要问题。”

另外,Linux内核大部分是由C语言编写的。为此,Hohndel问道:“C语言是否会被GO及Rust语言取代,我们这些用C的人有没有可能在二十年后变得像现在的COBOL程序员一样?”Torvalds的回应是,“C语言目前仍是全球十大人气语言之一。但对语言的具体选择并不会对内核造成太大的影响。与驱动程序因此,内核团队正在研究多种语言接口,相信不久之后就能实现。总而言之,我们必将使用不同的模型编写Linux代码,而C绝对不会是其中唯一的模型选项。”

顶尖Linux开发者们已至暮年

上一代顶级程序员们确实在逐渐老去,Linus Torvalds本人今年也超过了50岁。

Linux社区需要新鲜血液,这也是事实。根据Linux基金会营销与开发人员计划副总裁Amanda McPherson所言,“目前Linux项目的参与者数量已经达到历史最高点。而且自2005年以来,已经有超过8000人为Linux内核做出贡献。”但从参与者数字来看,老一辈Linux程序员仍然是项目的主力。

软件开发分析公司Bitergia创始者之一Jesús M González-Barahona就发现,在以“参与项目的时间”作为“年龄”指标对Linux内核开发者进行统计时,可以看到新生代程序员的占比一直在逐年下降。目前占比最高的参与者们,一般是十多年前就加入了Linux社区,之后几代的比例则呈现出下降趋势。

Linux社区当然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2010年,资深Linux开发者兼Linux Driver项目负责人Greg Kroah-Harman就在Linux基金会协作峰会的内核小组讨论上指出,“项目高层的更迭一直没能成功完成。”

Parallels公司服务器虚拟化CTO James Bottomley也表示,“老一辈贡献者仍是项目主力。Linux内核开发工作一直无法接棒,几年之后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早期成员。”

谷歌软件工程师兼高级Linux内核开发者Andrew Morton则总结道,“没错,我们正在变老,精力也越来越差。从现在来看,年轻一代也不像当初的贡献者们那样对内核开发充满热情。”

从多年前开始,Linux基金会就一直试图解决问题。作为思路之一,Linux基金会正努力吸引更多业余程序员加入进来。McPherson补充道,“虽然Linux项目的参与者数量创下历史新高,但我们一直在努力吸引更多新的人才。而且大家基本达成了共识,人才匮乏已经成为Linux实现进一步增长的最大障碍。我们希望通过LinuxCon在新生代程序员中建立影响力,但目前看来这张网撒得太大,导致很多人搞不清LinuxCon到底是以开发者为中心、还是以系统管理员/架构师为中心。”

“怼天怼地怼空气”的Linus

尽管Linus Torvalds 有着无可置疑的天赋,但他对待社区参与者的方式使他成为一个极具争议性的人物。

对他行为的相关抱怨可以追溯到多年前。 2013 年,Intel公司的内核开发人员 Sarah Sharp 称 Torvalds 的行为是不专业的,称 Torvalds“主张进行人身恐吓和暴力行为。”Torvalds 随后指责 Sharp 把自己描述成受害者博取同情,不接受任何劝他应该改变的建议。

在 2015 年发表演讲说到英伟达时,Torvalds 还曾转向一台摄像机说“so Nvidia fuck you”并竖起了中指。

2015年底,Sarah Sharp宣布退出(Closing a door)内核社区。Sarah Sharp当时说道,过去一年多时间她已经逐步终止了手中的各项社区工作,转交了USB 3.0主控制器驱动的维护工作,不再担任开源会议的内核协调员。她不再递交任何补丁和bug报告,不再向内核邮件列表写任何的建议。她声称,Linux内核社区的互动是一种“潜在有毒的背景辐射”,充满了性别歧视、语言暴力和不尊重人。

Torvalds最终也意识到他的言行会伤害到社区发展。2018年,他决定休假并反思自己的行为,在 4.19-rc4 版本发布公告中他写道:“我将抽出时间休息并寻求一些帮助,了解如何理解他人的情绪并做出适当的反应…我不是一个能对他人的感受感同身受的人,很多人对此也并不惊讶。 多年来,我误解了很多人,而我自己并没有意识到我对某些情况的判断有多么糟糕,这样造成了一种不专业的环境,这样不太好。”

写在最后

去年8月7日,首个专注于报道 Linux 内核及其发行版的杂志 Linux Journal 宣布停刊。杂志主编在官网公告上表示,因资金断裂,永久关停,并解雇了所有员工。很多人选择 Linux,是因为 Linux 开源免费。免费使用,但是又不愿意花钱或参与贡献。当时有人评论说:“今天死的是一个 Linux 杂志,明天就可能就是 Linux Mint 或者 LibreOffice。”

如今,Linux作为最流行的操作系统,在超过20亿的设备上运行,已经成为人类技术发展中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难以想象无人维护的后果会是什么样。

参考链接:

https://www.zdnet.com/article/graying-linux-developers-look-for-new-blood/

https://www.theregister.com/2020/06/30/hard_to_find_linux_maintainers_says_torval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