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B站,用爱发电是不可能的


6月26日,B站11周年了。从跨年晚会到《后浪》刷屏,B站真正跨入了“三次元”的世界。

B站变了

“虽然B站在各个方面已经非常克制了,但是B站确实不再是那个只属于ACG爱好者的圣地了。这么多年一路走过来,B站在资本注入后变得越来越成熟,也变味了;我自己也在步入社会后变得越来越成熟,对于ACG的爱好也变味了。或许这就是走向成熟的标志,或者说是为了变成熟而必须迈出的一步吧。”这是一位网友对B站近几年发展作出的感叹。

尤其在今年,B站一系列破圈行动后,“B站变了”的声音越来越多。

在B站十一周年演讲上,陈睿并没有否认B站在变化的事实。“如果B站不是向前发展,那么他一定会越来越衰弱,直至灭亡。他永远不可能停留在那个大家认为的不大不小刚刚好的阶段。”陈睿说到。

他总结了B站的三个变化:用户变多了、up主变多了、内容品类变多了。目前1.72亿的月活是3年前的3倍、5年前的10倍,全国40%的年轻人至少一个月上一次B站。同时,每个月活跃up主人数达180万,每天有几十万的视频稿件,涵盖几千个品类。

陈睿认为,这些变化背后的核心并没有变。在他看来,过去三年,B站新用户的平均年龄是21岁左右,B站的主流用户仍然是年轻人,用户属性没有变。此外,陈睿还给出了一组十年前注册的用户留存现状的数据:2009年、2010年和2011年注册的用户到现在的留存率分别为65%、62%和68%。数据显示,B站近8个季度的平均留存率在80%以上。

B站,用爱发电是不可能的 1

bilibili十年前用户留存,来源:bilibili

陈睿表示,从去年到今年,B站月活用户增长70%,月活up主增长了146%,而用户点赞量增长了364%。这侧面说明了up主增多的同时,视频质量并没有降低,用户对up主作品的满意度反而越来越高。

最关键的,同样是从去年到今年,番剧观看人数增长87%,二次元(ACG)类内容增长108%,这些都超过了用户增长。上市以来,B站海内外版权动画新增超过1680部,陈睿认为,这说明随着内容品类增多,B站的核心内容优势并没有被稀释,反而在增长。

在陈睿演讲时的弹幕上,也有很多用户对B站的变化表示理解。

“就好像我们每个人都不是原来的自己了,谁都是会变的,没办法。假如有一天B站因为自己坚持二次元、小众文化,最后倒闭了,不就完全没得看了么。”资深B站用户小浩对InfoQ说道:“作为企业无可厚非;作为用户,满意就用,不满意就别用。对我个人来说,暂时影响不算太大。”

虽然陈睿给出了一组很漂亮的数据,B站也得到了部分用户的理解,但现实中,一些变化还是悄无声息地发生了。

“随着B站加注直播领域,一些漫评up主会被拉去直播王者荣耀,视频更新频率变低。”小浩表示,而以弹幕为代表的社区氛围也没有以前那样纯粹了。

“‘你指尖跃动的电光,是我此生不灭的信仰’这种十分中二的弹幕越来越少了,越来越多的是什么‘武当王也拜见老天师’。我就喜欢看看炮姐、saber的刷屏,甚至有的视频因为弹幕都看不见视频了,我也高兴。”

破圈后,B站用户来迎来了大幅增长。今年第一季度,B站平均月度活跃用户人数(MAU)达到1.724亿人,移动月度活跃用户人数达到1.564亿人,分别同比增长70%、77%;每日活跃用户人数(DAU)达到5058万人,同比增长69%。

可以看出,B站对这组增长数据十分满意。但随着新用户的涌入,流量和社区氛围的平衡成了摆在B站面前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用游戏给自己“充电”

视频网站不赚钱是众所周知的事情。“爱腾优”三大视频网站已经连续多年亏损,B站自然也无法幸免。

财报显示,B站第一季度总净营收达人民币23.16亿元(约合3.270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69%,但净亏损人民币5.39亿元(约合7610万美元)。

与“爱腾优”不同的是,这三家背靠BAT大树“好乘凉”,而“小破站”只有自己。加上之前创始人徐逸曾公开表态B站正版番剧永远不添加贴片广告,彼时充满情怀的B站要商业化必须另辟蹊径。

一直以来给B站底气的就是游戏。B站当前有超过30款代理的游戏储备,其中8款已经拿到版权。在今年一季度,游戏为B站贡献了50%的收入,之前的占比更多。

“B站是一家游戏公司”,这是很多业内人士对B站的评价。

小浩告诉InfoQ,动漫真爱粉的粘性和消费能力真的很强,用爱发电,很多人就愿意把大部分消费花在游戏上面。

“那些手游说多好玩其实没有,就像《公主连结》的机制很像国内好多年前的游戏《刀塔传奇》。那个游戏当时创造了国内游戏的一个小巅峰,月流水过亿。不过,因为版权问题被国外刀塔官方告了,死了好久,现在的年轻玩家根本没玩过。现在,只要游戏里有一个点让我特别满意,我就愿意去花钱。”小浩说道。

B站,用爱发电是不可能的 2

bilibili各类业务收入占比变化,数据来源:bilibili

但很明显,B站近几年也在努力拓展游戏之外的业务,从其增长了234%的营销费用上就可以看出。

B站目前的第二大收入来源是以付费用户为主的增值服务。第一季度,B站增值服务(VAS)收入为人民币7.936亿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172%。在付费用户增加的带动下,B站付费会员计划、直播服务和其他增值服务的变现能力增强。

但对比爱奇艺1.19亿的会员规模和腾讯视频1.12亿的订购账户数,B站的会员数才达到8200万,而平均月度付费用户人数(MPU)也仅为1340万。

此外,B站还在低调布局直播带货。6月中旬,有UP主透露。B站已收集粉丝数在1万以上、有带货意向和淘宝店铺的UP主相关信息,后续将在B站进行直播带货。

陈睿对B站的商业变现很乐观,“我们的商业化本质上是提供给用户更高质量的服务,而这个过程是有利于我们的用户体验和内容生态的,越到后面,越能体现出我们这个模式的强劲。”陈睿在Q1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

为了获得更多“电量”,B站在往主流市场走,也在努力适应资本市场的玩法。

“用爱发电,真心累”

当被问到B站是一家怎样的公司时,很多人会用四个字来调侃:用爱发电。B站很多员工都是其深度用户,很多毕业生也会因为“情怀”慕名而来,即使薪资待遇可能不如人意。

B站薪资低,似乎已经成为行业内的共识。

一位即将入职B站的程序员,本科985学校、两年工作经验,去B站薪资是23K,他在脉脉上问到这是什么水平?底下评论区有位B站员工的回答引起了大家的共鸣:三年老员工没你高,不过马上就跑路了,用爱发电,真心累。

有一个17年硕士毕业的程序员表示,B站压薪也很严重。“去年面试,一面给到了20-25k的区间,二面总监直接压到了17-20k。”他表示最后拒绝了B站的offer。

而被吐槽更多的是B站的HR和面试流程。

“HR极其傲慢且不专业,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守时,也不知道什么叫尊重面试者。”一个面试过B站直播部门的人在脉脉上如此评价。

一位校招拿到offer的程序员在知乎上表示,自己因为HR而拒绝了B站的offer。跟他对接的HR到了约定谈薪的时间后,没有电话、微信不回,他只好通过其他HR联系上。来来回回几次不靠谱的事儿后,他对这个HR的信任也没有了,好不容易面谈时HR态度也不好。

“上脉脉查了下,居然在B站至今有四年工作经验,顿时心里觉得B站也就这水平了。”这位匿名用户写到。

进B站难吗?他表示不难。“计算机基础、操作系统、计算机网络这种哪家面试都会问的当然都得了解,专业方向的知识要懂底层实现,操作系统了解到内存置换算法就可以了,最后就是就是开放性很大的脑筋急转弯类问题。”

还有一些同时拿到B站和其他如美团等企业offer的程序员在脉脉上发帖寻问如何选择时,大部分人给出的建议是:去美团,毫不犹豫。“情怀只可远观,实在想的话,冲个大会员好了。”

在很多程序员眼中,B站就是一个游戏公司。在B站内部,工资高的也就是游戏研发部门,主要是绩效好。主站则以内容和运营为主,对于程序员的职业生涯来说,并没有明显的加分。

“用爱”留不住up主

除了正式员工,up主也算得上B站的半个员工了,很多人因为喜爱B站内容而变成up主,甚至签约成专职up主。

目前,up主在B站的收入来源大概分为三类:视频激励、直播礼物和广告。

当up主粉丝量超过1000或视频播放量超过10万时可以申请创造激励,成功之后,每1000播放量可以带来大约3元的收入。实际情况如何呢?B站上一位粉丝没有过百但视频播放量超过11万的up主在视频里表示,他参加激励计划的两个月里,一共收入了0.17元。

粉丝为up主“充电”也是up主直接获得收益的一种方式,这部分收入平台会抽成30%。对于up主而言,这部分收入并不重要。20万粉丝的up主通过“充电”一年也就收入1万左右。

up主直播收到粉丝的礼物可以转换成现金后与平台五五分成,接广告是可以获得较高收入的方式,但需要up主有一定的粉丝量,小up主接单很难。

“大主播靠签约,小主播靠礼物,腰部up主直播等于乞讨。”一位拥有30多万粉丝的up主表示。

拥有865.9万粉丝的up主敬汉卿此前曾透露,在2017年,除去平台分成,粉丝数9万的他在B站完全没有收入,而当粉丝数达到180多万时,每个月收入可以达到约30万。

据此推算,此前闹得满城风雨的up主“巫师财经”在B站拥有307.0万粉丝月收入至少50万起步。而据Tech星球报道,巫师财经在西瓜视频仅签约费就有1000万,连B站高层都表示:字节很能给。

谈钱,的确伤感情。

结束语

作为为数不多还有情怀在的视频网站,B站承载了很多人的情感。但单纯用爱发电是远远不够的,对于B站不够,对于有志进入B站的人也不够。

或许真正牵动人们的并不是B站变没变,而是B站如何处理这场情怀和资本之间的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