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得隴”就能“望蜀”,兩者有何關係?


為什麼“得隴”就能“望蜀”,兩者有何關係?的頭圖

為什麼“得隴”就能“望蜀”,兩者有何關係?

在中國西北,有一條橫貫陝甘寧三省的山脈,平均海拔2500米以上,山勢東陡西緩,有“山高太華三千丈,險居秦關二百重”之譽。由於山高坡陡,需要六重盤道才能登頂,故此得名“六盤山”,又稱“隴山”。地處六盤山東西兩麓的隴地和蜀地,原本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因為東漢劉秀的“得隴望蜀”傳出了緋聞,那麼這一說法靠譜嗎?

上圖_東漢版圖

“得隴望蜀”的由來

公元25年8月5日,劉秀稱帝,建立東漢。漢軍問鼎中原後,實力與日俱增。隨著盤據河西的竇融不戰而降,唯有龜縮隴右的隗囂和據險蜀地的公孫述一息尚存。建武八年(公元32年),漢軍兵分兩路,分別由來歙和吳漢、岑彭率領,試圖一舉剿滅隗囂。

在漢軍凌厲的攻勢下,隗囂所屬十三名大將、十多萬軍隊以及天水郡大部歸降東漢。來歙順勢佔據略陽,吳漢、岑彭圍攻西城和上邽。隗囂元氣大傷,軍無鬥志。劉秀親臨略陽,犒勞來歙。他寫信給正在作戰的吳漢和岑彭,稱:“兩城若下,便可將兵南擊蜀虜。人苦不知足,既平隴,复望蜀。”這就是“得隴望蜀”的由來。

上圖_諸葛亮(181年-234年),字孔明

隴蜀之間的交通聯繫

蜀地山險環伺,道路崎嶇,易守難攻,三國時期諸葛亮稱其為“益州險塞”。按理說,平時出入蜀地尚且不便,行軍作戰更是難上加難,事實並非如此,自古以來,針對蜀地的軍事行動不下二十次,其中佔領全蜀的行動有13次。

隴地的軍隊自位於“金牛道”西側的道路攻入蜀地,能夠達到避實擊虛、出奇不意的效果,取得了軍事上的勝利。這條道路起於甘肅文縣5 公里處的鴣衣壩。三國時期,曹操為了鞏​​固西北邊防,在文縣設置了陰平郡,此道故名“陰平道”。

《三國志》記載:鄧艾“自陰平道行無人之地七百餘里,鑿山通道,造作橋閣。山高谷深,至為艱險。”其實,陰平道自鴣衣壩經陰平橋,翻越摩天嶺,進入蜀境的青川,再經唐家河、落衣溝、陰平山、馬轉關、靖軍山、清道口,至江油關(今四川平武南壩鄉),全程700餘里。這一長度與史實描述相同,印證了鄧艾伐蜀的險絕大膽。

上圖_鐘會偷渡陰平

与剑阁道、金牛道官方认证不同,阴平道并非主干道。它紧邻西北蛮夷之地,道路狭窄陡峭,两侧群山耸峙,数百里荒芜人烟,商人樵夫避之不及,只有匪人私贩经常出没,有“邪径”的恶名。阴平道最险恶的地段当属陇蜀边境海据2227米的摩天岭。此地北坡较缓,南临峭壁,以“山高如云表,玄鹤尚怯飞”闻名于世。当年,邓艾率军到此,无路可走,只得“以氈自裹,推转而下”,方才翻越摩天岭,创造了军事史上的奇迹。

《魏書》中,鄧艾諫言:“今賊摧折, 宜遂乘之。從陰平由邪徑經漢德陽亭趣涪, 出劍閣西百里, 去成都三百餘里, 奇兵衝其腹心。”與其他蜀道相比,陰平道行軍距離最短,對成都威脅最大。在13次軍事行動中,三國鄧艾、蒙古窩端和明初傅友德經此入蜀,在戰術上起到了奇襲的目的。劉秀提出“得隴望蜀”的戰略規劃,確實具有很強的可行性。

上圖_東漢光武帝劉秀(公元前5年1月15日-57年3月29日),字文叔

隴地的戰略資源

軍事作戰僅靠交通是不夠的,需要充足的資源儲備。馬匹,在古代是非常重要的戰略資源。隴地水草豐美,草原空曠,非常適合馬匹的生長繁衍。早周朝始,秦人始祖贏非子在此為周王室牧馬。 《史記·貨殖列傳》指出:隴地“畜牧為天下饒”。出於戰爭和客觀條件的需要,養馬業在隴地畜牧業中佔有極其重要的地位。

西漢時期,漢武帝對隴地出產的馬匹給予充分肯定,他曾坦言:“神馬當從西北來。”受此影響,養馬業成為隴地的支柱產業。 《漢書·食貨志》稱:“眾庶街巷有馬阡陌之間成群。”可見馬匹之多。在朝廷的大力扶持下,隴地逐漸成為國家的養馬基地。

上圖_劉徹(公元前156年-前87年),即​​漢武帝

這一傳統在歷代得以傳承。東漢永元五年(公元93年),隴地的馬匹多達30餘萬匹。北魏時期,當地“馬乃至200萬匹”,馬匹數量相當可觀。時至隋唐,“吐谷渾曾得波斯草馬,放入青海,因產強駒,能日行千里,時稱青海驄。” 吐谷渾手中的波斯草馬,就是從隋唐隴地軍馬牧場偷盜的,說明當地馬匹質量也有長足進步。

南宋端平三年(公元1236年)八月,窩端率領蒙古軍隊經陰平道,突破宋軍防禦,攻取廣元。十月八日,蒙軍騎兵攻入成都。宋蒙激戰四川,蒙軍先後三次攻占成都,南宋被迫退守川南,修築釣魚城、青居、大獲、雲頂等十餘座山城,構成複雜防禦體系,以此遏制蒙軍騎兵進襲。由此可見,使用騎兵伐蜀的重要性。隴地豐富的馬匹資源為攻蜀提供了可靠的戰略保障。

上圖_ 蒙古騎兵

蜀地的“短板效應”

一隻木桶能裝多少,不是長的木闆說了算,而是短的木板決定的,這就是“短板效應”。蜀地儘管坐擁地利,自身卻存在著短板。細數建立在蜀地的7個政權,統統是割據一方的短命王朝,反映出當地資源、道路和人才的不足。

首先,資源的局限性不足支撐蜀地的發展。以戰略角度考量,蜀地有著“天府之國”的光環,相較全國,仍然有很大的差距。當中原政權局勢稍定,就會著手水陸並進,大舉攻蜀。蜀地政權只得分兵布防,進行被動防禦。一旦山險被突破,蜀地的防禦形同虛設了。

上圖_魏滅蜀形勢

其次,蜀道難以承載軍需物資供應。李白有“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的感嘆,高度概括了蜀道的惡劣狀況。這無疑提升了外敵入侵的難度,同時也增加自身用兵的難度。兵少,物流負擔減小,易被外敵擊敗。兵多,物資供應困難,同樣難以成事。

最後,人才短缺拖了蜀地發展的後腿。蜀地交通閉塞,資源有限,人力資源顯得尤為寶貴。戰爭帶來的兵員損失,蜀地並不能給予持續補充。而蜀人安於現狀,缺乏進取心,造成優秀人才的短缺。 7個蜀漢政權中,有6個是由外地人建立的。蜀漢政權外強中乾,為“望蜀”創造了有利條件。

綜上所述,隴地以馬見長,蜀地山險拱衛,陰平道將兩者緊密相繫。根據劉秀豐富的作戰經驗,“得隴”是前提,陰平道是必要條件,指派優秀將領完成“望蜀”的目標。

作者:計白當黑校正/編輯:莉莉絲

參考資料:《漢書食貨志》《史記貨殖列傳》《魏書》《三國志》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