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那場第二人生


這篇文章完成於兩個月前,一直未釋出,本意是為讀者們提供一些新發現的元宇宙資訊,但經過兩個月,現在這些內容新資訊量有限,只能算是梳理。我們採訪到了一些相關人士,希望這些觀點,可以為大家提供到些新思路。

把你們絕望的人,你們迷茫的人

把你們渴望看到勝利之光的畏懼徘徊的人都給我

把那些精神失落、是魂在流浪的人都送來:

在這金色的信念旁,我要為他們把燈舉起。

劉慈欣 《三體Ⅱ黑暗森林 信念中心門前雕塑基座題詞》

科幻小說《三體》中的這段話改編自紐約自由女神像基座上的詩,其原文為:把你們疲憊的人,你們貧窮的人,你們渴望呼吸自由空氣的擠在一堆的人都給我/把那些無家可歸、飽經風浪的人都送來/在這金色的大門旁,我要為他們把燈舉起。

15 世紀末期,義大利航海家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從而開闢了後來延續幾個世紀的歐洲探險和殖民海外領地的大時代。美洲的發現在當時已經略顯沉悶且固化的西方世界中投下一顆「石子」,盪開的漣漪中盡是未知、冒險與興奮的味道。伴隨著工業革命和資訊革命轟轟烈烈的歷史齒輪,其影響的餘波一直持續到 20 世紀,正如自由女神像的詩中所說,當時全世界的「失落者」將「美利堅」視為展開新生活、實現人生夢想的新領地。在那裡,彷彿無限可能,無限希望。

時間轉到當下,新冠疫情蔓延的勢頭難以好轉,低利率成為全球主要國家的金融常態,政治「民粹化」和保守主義也在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抬頭,移動網際網路高速狂奔的平滑跑道開始出現顛簸,巨頭壟斷、大公司病、個人權利被摧殘的案例屢見不鮮。打一份工,維持生活,保持「小確幸」成為大部分人的目標。

舉目四望,三維的物理世界裡似乎已經沒有了讓人興奮和憧憬的新希望,人們的生活被侷限在樓房、格子間和一塊塊大大小小的熒幕之上。而希望和冒險,恰恰是驅動人類不斷向前的原動力。在疲軟的現實面前,我們不禁要問,難道這就是未來?接下來會怎樣?

劉慈欣曾說,《三體》並不是一種幻想,在人類的面前有兩條路:一條向外,通往星辰大海,一條對內,通往虛擬現實。他認為,人類的未來在於前一條路,而後一條將會帶來內卷,這讓他感到焦慮。

然而全球頂級的科技公司和投資人似乎已經用他們的行動和資本投了票,探索外太空的空中競賽畢竟只是大國和金字塔頂端人士的競爭遊戲,大部分科技公司看到的未來仍是:元宇宙(Metaverse)。

每一篇談論元宇宙的文章都會提到,這個詞最初來自 1992 年科幻作家 Neal Stephenson 的作品《雪崩》。目前關於它最普遍和具像的想象,是好萊塢電影《頭號玩家》或者美劇《西部世界》,人們在一個完全虛擬、包羅永珍的數字平行世界體會到現實甚至超越現實的全真體驗,這些想象離不開對未來虛擬現實的預測,逃不開遊戲的框架和外衣。

或許我們的想象仍不夠大。

文娛行業知名風投、元宇宙領域當前最受推崇的意見領袖 Matthew Ball 認為,應該將元宇宙視為移動網際網路的一種繼承狀態,我們無法預測它的具體形態,但它將會給社會執行和思維方式帶來巨大的變化,就像電力革命不僅僅點亮了電燈,資訊革命也不僅僅改變了我們的交流方式。元宇宙將徹底改變從醫療保健到支付、消費、娛樂、鐘點工等所有行業。此外,全新的行業、市場和資源將被創造出來,新型別的技能、職業也將誕生。這些變化的綜合價值或將達到數萬億。

如果把元宇宙看作是一座高懸於現實世界之上的「空島」,我們都聽過它的傳說,卻還沒有人知道它的樣子。目前大陸上已經有多方勢力發起了尋找「空島」的航海大冒險,包括以 Axie Infinity、Decentraland、The Sandbox 為首的加密行業原生的元宇宙概念遊戲;有 Facebook、英偉達、騰訊等全球科技巨頭早早佈局;更有元宇宙概念股 Roblox、發行《堡壘之夜》的美國遊戲公司 Epic、中國沙盒移動平臺 MetaApp、推出《原神》的遊戲公司米哈遊等新銳勢力在深度試水。

然而,來自不同領域背景的公司對元宇宙的理解和設想存在著差異,其進軍元宇宙「新大陸」的技術和概念抓手也各有不同。在多方勢力角逐和交織之下,真正的元宇宙究竟是什麼樣子?科技巨頭和加密公司要通向的元宇宙是否一致?身在加密行業的我們,最關心的問題是,Crypto 究竟在元宇宙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本文將試圖一一理清。

當虛擬照進現實

你可以將 Axie 視為一個擁有實體經濟的國家。

Axie 開發方 Sky Mavis

在加密世界談起元宇宙,人們首先想到的是爆火的 NFT 頭像、Play-to-Earn 模式、虛擬土地以及畫素風格的虛擬世界。當然最重要的,是 NFT 頭像和虛擬世界 token 背後的價值增長和財富效應。

當前,以 Axie Infinity、Decentraland、 The Sandbox、CryptoVoxels 為首的虛擬世界和鏈遊已經初現元宇宙的雛形,並在今年走到了聚光燈下,成為加密行業無可置疑的熱門話題。

TokenInsight 資料顯示,在 2021 年第二季度,元宇宙成為最火熱的賽道之一。第二季度銷售總額達到 3,881 萬美元,相對於第一季度銷售額增長 56.05%。相比 2020 年全年元宇宙銷售額來說,增幅達到 140%。

其中最亮眼的專案,莫過於 Axie Infinity。

這個於 2018 年初次發售的越南線上虛擬鏈遊,已經悄悄改變了很多人的真實線下生活。

2017 年底,Sky Mavis 創始人兼 CEO Trung Thanh Nguyen 受 Pokémon 和 CryptoKitties (加密貓) 的啟發,通過可愛的 Axies 打造了一個玩家們可以戰鬥、收集、飼養寵物的遊戲王國。在這個國度裡,玩家不僅僅可以持有 NFTs 形式的 Axies,還可以賺取 ERC-20 代幣 AXS(Axie Infinity Shards)和 SLP(Smooth Love Potion),從而與法幣進行直接兌換獲得收入,而不僅僅只是持有 NFT 等升值。

正如 Axie 聯合創始人 Jeff Zirlin 所說,「通過一些有趣、熟悉和懷舊的東西,引入一些新的、有點可怕的東西 (加密貨幣)。然後,加上財產權和經濟自由,讓這款遊戲變得非常特別。」

2021 年,是 Axie 的井噴之年。今年 5 月 Axie 團隊將遊戲遷移到自主搭建的 Ronin 側鏈之後,協議收入從 5 月的 300 萬美元,增長到 7 月的 1.662 億美元,而 8 月的收入更是超 2 億美金,創下單月曆史新高,成為行業中「Play to Earn」的典範。

延伸閱讀  或面臨500億美元繳稅,馬斯克轉發曹植“七步詩”

在遊戲模式創新之外,Axie 還有著一個非常大膽的計劃,就是通過人們在「元宇宙」中工作來重塑經濟政策和本地治理。

在越南和菲律賓等地,旅遊業和國際務工業務受疫情影響而停擺,很多居民的生活陷入停滯狀態,但這也給了 Axie Infinity 快速傳播的契機。一部名為《Play-to-Earn》的紀錄片,就展示了在一個叫 Cabanatuan 的菲律賓小鎮,當地居民如何通過玩 Axie 遊戲獲得收入補貼日常家用和醫療費用,這其中包括經營便利店的老年夫婦、單親媽媽等對區塊鏈技術一無所知的最普通的人。


玩 Axie Infinity 的菲律賓老年夫婦

Axie 之外,同樣隸屬於元宇宙概念的區塊鏈遊戲還有以 Decentraland、Cryptovoxels 和 The Sandbox 為代表的沙盒類遊戲,其原型就是大火的沙盒類遊戲 Minecraft(我的世界)和 Second Life(第二人生)。這類遊戲中,玩家可以創造自己的虛擬身份,圍繞開放的虛擬土地進行商業買賣、藝術創造和社交,在全新的開放平臺中搭建自己理想中的世界。

遊戲行業資深設計與開發人士洛神告訴律動,目前區塊鏈遊戲還是處於對網際網路遊戲的模仿階段,「如果只是看這些遊戲的製作,還達不到網際網路遊戲的精良標準,例如現在很火的 Axie,它的經濟系統可能只是夢幻西遊的一個子集,夢幻西遊早就這麼做了。但是他們的優勢就是去中心化的區塊鏈技術,以及流通性非常強的代幣流轉,可以讓遊戲玩家真正擁有虛擬資產的主權,並有非常便捷的變現渠道。」

「最重要的一點,我覺得 NFT 和 GameFi 給了加密行業一個新的方向,就是大家的共識不僅僅停留在 token 上,也可以聚集在 NFT 和遊戲上。元宇宙本來就是個虛擬世界,這說明我們在虛擬世界構築共識所產生的價值,與現實世界的價值其實沒什麼兩樣。有錢人在現實世界炒名畫,也可以在虛擬世界炒 NFT,通過區塊鏈技術,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的界限開始模糊了。」洛神說。

條條大路通 Metaverse?

虛擬世界和真實世界的大門已經開啟,無論是從虛到實,還是由實入虛,都在致力於幫助使用者實現更真實的體驗。

騰訊 CEO 馬化騰

讓我們暫時先把鏡頭拉遠,離開充滿數位和畫素的加密世界,回到大家熟悉的網際網路行業。

在網際網路世界,元宇宙同樣是當下最炙手可熱的「風口」概念。目前旗幟鮮明亮出「元宇宙」大旗的公司中,既有有 Facebook、蘋果、騰訊、位元組跳動和英偉達等全球科技巨頭,也有 Roblox、MetaApp、Epic 等新銳遊戲勢力。這些公司分明以不同的路徑和理念為抓手,向著未知的山頂攀登。

今年 3 月,UGC 遊戲創作平臺 Roblox 於美股上市,公司估值超過 400 億美金。僅僅在一年前,Roblox 的估值不過 40 億美元。這個受美國中小學生歡迎的社交遊戲,因兼具平臺、開發工具和使用者生態的獨特模式,受到玩家好評和業界關注。懷著打造虛擬王國的野心,Roblx 也在招股書中引入了「元宇宙」的概念。因此,Roblox 成為正式向全世界資本市場吹響「元宇宙」概念的第一股。

同年 4 月,美國遊戲開發公司 Epic 宣佈獲得 10 億美金融資,估值達到 287 億美元,相較於去年八月 173 億美元的估值上漲 65.9%。Epic 方面表示,本次融資的資金將主要用於開發元宇宙業務。這絕非只是喊口號。2020 年 4 月,美國饒舌歌手 Travis Scott 在 Epic 公司開發的沙盒遊戲《堡壘之夜》中,舉辦了一場線上虛擬演唱會。短短 10 分鐘的線上演出,卻給世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玩家跟著歌手一起在陸地、深海、太空暢遊,絕美驚豔的場景和新奇的體驗吸引了超過 1200 萬人參加,創造了遊戲史上音樂現場最高同時線上觀看人數記錄。

在國內,沙盒平臺研發商 MetaApp 在今年 3 月宣佈完成 C 輪融資,數額達到 1 億美元,由 SIG 海納亞洲資本領投,老股東創世夥伴 CCV、雲九資本跟投,光源資本擔任獨家財務顧問,被稱為「國內元宇宙行業的最大單筆融資」。

細數這些元宇宙遊戲公司的背後,很難忽略一位巨頭的身影:騰訊。

2020 年年底,騰訊 CEO 馬化騰在內部年度特刊《三觀》中寫道:「現在,一個令人興奮的機會正在到來,移動網際網路十年發展,即將迎來下一波升級,我們稱之為『全真網際網路』……虛擬世界和真實世界的大門已經開啟,無論是從虛到實,還是由實入虛,都在致力於幫助使用者實現更真實的體驗。」從概念來看,「全真網際網路」和元宇宙異曲同工。

騰訊是這樣說的,也早就這樣做了。

其元宇宙佈局最早可以追溯到 2012 年,騰訊以 3.3 億美元收購了 Epic Games 48.4% 的股份,通過切入遊戲產業底層核心技術,來彌補遊戲底層開發的軟肋。

延伸閱讀  AQUOS zero6幽默釋出!最輕的5G手機?外觀喜感,回憶滿滿

2019 年 5 月,騰訊正式宣佈將與 Roblox 合作成立中國公司,並推出中國版「羅布樂思」。2020 年 2 月,Roblox 1.5 億美元 的 G 輪融資中,騰訊已經參投,並獨家代理 Roblox 中國區產品發行。

此外,騰訊還投資了虛擬音樂會運營商 Wave,併成為進軍 AR 領域的社交巨頭 Snap 的大股東。表情工具 Bitmoji、攝像頭 Kit、社交軟體 Discord、流媒體音樂服務商 Spotify 等社交和娛樂黑馬的背後,皆有騰訊的身影。

全球範圍掃貨搭建生態的同時,騰訊也在內部進行資源整合。

今年 4 月,騰訊進行了第五次組織架構調整,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調整,莫過於打造了《王者榮耀》的天美工作室負責人姚曉光兼任 PCG 社交平臺業務負責人,主管 QQ。姚有光還將親自帶隊,開發一款對標《頭號玩家》中虛擬世界「綠洲」的遊戲大作,「遊戲按照 3A 標準開發,用虛幻引擎 5,多平臺同步上線」。

某位接近騰訊的知情人士告訴律動,「其實騰訊內部有很多關於元宇宙的資料和討論。馬化騰提出的全真網際網路,有點像國家層面的三年、五年規劃,這一定是騰訊未來發展的重中之重。我把它理解為微信之後,騰訊試圖抓住未來世界的一張船票。」

這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人士認為,「姚曉光負責 QQ 業務也頗有深意。其實 QQ 可以說是早期的虛擬 ID,QQ 空間就是個人的虛擬空間,在網際網路時代這個賬號大家只在 QQ 系統內部使用,但是未來的元宇宙中,這個身份有更多更大的可能性,騰訊自己可能也是看到了這一點。」

如果說騰訊進軍元宇宙的主要抓手是遊戲,那麼 Facebook 和英偉達則主攻硬體技術,並在這個夏天都因為「元宇宙」而刷了屏。

今年六月末,Facebook CEO 馬克·扎克伯格向全世界介紹了 Facebook 的一個新目標:打造元宇宙世界。

「今天在人們眼中,我們是一家主要做社交媒體的公司,未來,我們將有效地轉型為一家元宇宙公司」,扎克伯格這樣說。

繼 2014 年以 23 億美元收購「元宇宙入口」虛擬裝置製造商 Oculus 後,Facebook 已經把全公司五分之一的人力投入在了 AR/VR 業務上,近年推出的 Quest 系列更是以超過半數的市場份額稱霸 VR 裝置市場。2021Q1Facebook 非廣告業務收入為 7.32 億美元,其中 Oculus 居功甚偉。在 2021 年 Q2 財報電話會上,Facebook 管理層表示,未來將以每年投入數十億美元的力度加快佈局元宇宙。

扎克伯格決心以 VR/AR 為入口開啟元宇宙大門,英偉達 CEO 黃仁勳則重度加碼 Omniverse 虛擬世界。

就在上週,「真假黃老闆」的話題在業內刷屏,但是英偉達在釋出會視訊中,利用圖形計算技術偷偷換上了 14 秒的「黃老闆」虛擬人形象卻是不爭的事實。這個以假亂真的虛擬人形象,就是通過 Omniverse 技術製作的。

Omniverse 中文可譯為「全宇宙」,本質上就是基於真實世界的各種物理特性,建立的虛擬世界,同屬於元宇宙範疇。在今年的 GTC 大會上,英偉達推出面向企業的實時模擬和協作平臺 Omniverse。黃仁勳對 Omniverse 的形容是,「一款將 3D 世界連線至共享虛擬世界的平臺」。

對於 Omniverse 在元宇宙中的角色,黃仁勳想的預想是,「未來有很多的設計者、創造者,在虛擬現實 Metaverse 中設計數字事物;然後才在現實世界中去完成設計包括汽車、包、鞋子等等產品。我相信這會是個更大的市場、更大的領域。可能 Metaverse 裡的世界會比我們現實世界大上百倍。」

黃仁勳認為,這樣的虛擬世界需要一個能夠渲染高保真音像的引擎,並需要符合粒子物理、引力、電磁波、光、壓力等物理定律。其次,這個世界必須是開放的,「所以我們選擇了 Pixar 發明的 USD(universal scene description)語言。有了 USD,AI 本體(AI agent)穿越蟲洞就能通過 AR/VR 的方式進出。」

延伸閱讀  中國移動楊傑:明年底全國鄉鎮5G覆蓋,實施數智生活+計劃

「最重要的是,我們的 Omniverse 在雲上也是可擴充套件的。」在這樣巨集大的設想和三年打磨後,Omniverse 問世,成為打造元宇宙的重要力量之一。

元宇宙需要 Crypto 嗎?

2007-2010 年,我玩《魔獸世界》玩得很開心,但有一天暴雪刪除了我心愛魔法師 Siphon 生命法術的傷害成分。我哭著睡著了,那天我意識到中心化平臺服務會帶來多麼可怕的後果。我很快決定離開遊戲。2011 年,在尋找生活的新目標時,我發現了比特幣。

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粗略盤點了向元宇宙進軍的公司之後,我們發現,加密行業與網際網路行業打造元宇宙的入口和模式完全不同。以騰訊、Facebook 等科技公司為首的巨頭更傾向於從遊戲生態和硬體技術入手,其佈局中很難窺到 Crypto 的身影。

那麼,元宇宙真的需要 Crypto 嗎?

要回答這個問題,或許我們可以先理清元宇宙的概念。Matthew Ball 在今年年初的一篇文章中,明確了元宇宙的關鍵特徵,包括:它必須跨越物理世界和虛擬世界;必須包含一整套完備的經濟;並提供「前所未有的互操作性」,意思是使用者要能將他們的虛擬形象和物品從元宇宙的一個地點遷移至另一個地點,不論每個地點由誰運營;至關重要的一點是,元宇宙不會由單一公司運營,而會由眾多不同的參與方以去中心化的方式運營。

「關注這個行業久了以後,會發現行業內其實已經達成了共識,元宇宙的世界需要三大技術支撐,分別是 VR/AR、AI 和區塊鏈,而 crypto 在其中的作用,除了充當數字虛擬世界的原生貨幣之外,就是要讓元宇宙成為一個去中心化、不被某一方控制的世界。」洛神告訴律動。

NFT(非同質化通證)概念的誕生與成熟,給元宇宙提供了重要的技術階梯。NFT 主要保證了使用者對各種虛擬資產(包括資料和作品等)的絕對控制權,讓使用者能夠公平、透明和安全地進行虛擬資產的發行、儲存、抵押和轉讓。

目前 NFT 已經被廣泛應用於多種領域的虛擬資產和虛擬權益的標記和交易。在元宇宙和遊戲的世界中,NFT 可以保證使用者的資產獨立性和自主性,而不需擔心中心化的管理者會輕易剝奪使用者的權利,讓 V 神玩《魔獸世界》的悲劇再現。

「此外,加密技術最重要的作用之一,就是確保元宇宙各個不同的世界之間可以穩定平滑連線起來,因為我相信,未來的元宇宙一定不是像《頭號玩家》裡的《綠洲》那樣,只有一個巨集大的、保羅萬物的虛擬世界,而是由多個不同型別的世界組成的。」談到未來的元宇宙時,洛神這樣認為。

對於元宇宙並非只有一個世界的觀點,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董事總經理曹寅表示認同。他認為,「騰訊等網際網路公司,其實是想把自己所有的產品線在元宇宙裡打通,就是把原來的入口網站變成是一個門戶元宇宙。進入他們的元宇宙之後,使用者肯定可以通過 3D/VR/AR 等技術實現感官增強,有真實的沉浸感,但是使用者還是隻在它控制的世界裡,這是非常中心化的。」

如果把元宇宙比作一片尚未開發的新大陸,現在所有的公司就在同一個起跑線上。「開發美國新大陸時,英國、法國等歐洲的殖民者肯定比美國原住民的優勢更大,但最終英國官方的殖民地還是被美國清教徒的民間殖民地所兼併。元宇宙的開發更重要的是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的新探索,誰能擊中使用者的心,誰才能贏。」曹寅說。

加密行業的元宇宙遊戲,雖然在技術投入、資金支援上無法與網際網路巨頭們比拼,「但是他們最大的優勢就是開放。」在騰訊的世界中,我們可以想象,使用者還是通過微信或者 QQ 賬號作為 ID 體驗騰訊的生態,很難想象騰訊的元宇宙中使用者可以享受其他公司的服務。「但在加密原生的元宇宙中,使用者可以建立全新的身份,建立全新的社交關係,穿梭在不同的虛擬宇宙中,獲得新的人生體驗。」

扎克伯格也曾指出,元宇宙必須具有互通性和可移植性,「你有自己的虛擬化身以及虛擬物品,可以瞬間移動到任何地方,而不是被困在某家公司的產品中。

在這樣的前提下,如同全球資訊網標準協議,元宇宙也需要構建一個通用的協議讓每家公司在共同且互通的宇宙進行開發。「加密技術和 DeFi 的出現,讓行業看到了這種希望。只有通過區塊鏈技術,才能既能實現分散式、去中心化,又可以實現各個宇宙之間的無縫銜接。從而搭建起一個真正的屬於所有人的元宇宙。」洛神這樣評價 Crypto 在元宇宙中的作用。

Avatar:讓普通人成為「神」

為了拯救凡人,毗溼奴化作人形,成為了阿約迪亞的王子,羅摩。在年僅 16 歲的時候,他就已經成為了凡人的楷模。他強壯、謙遜、英俊、冷靜、虔誠,他是人類爭相效仿的榜樣,但由於種種人性的缺陷,誰又都無法真正變成他。」

遊戲《神之浩劫》角色羅摩介紹

好萊塢科幻大片《阿凡達》讓很多人記住了 avatar 這個英語單詞。不過,很少有人知道,這個單詞來自梵文,是印度教中的一個重要術語,字面意思是「下凡」,在印度教中,特指主神毗溼奴 (VISHNU) 下凡化作人形或者獸形的狀態,拯救人間的化身。

在網路時代,avatar 又有了一個新的意思——個人在網路虛擬環境中的化身,代表使用者形象的影象,即我們常說的「頭像」。

將要來臨的元宇宙中,avatar 將指代每個人獨有的虛擬 ID,讓每個人可以建立一個全新的、充滿想象力的身份,讓每個人有機會成為自己的「神」。

新冠疫情後,人們生活的方式慢慢發生改變。「很多人開始想,自己是誰,想要幹什麼。元宇宙給人們一個全新的機會,讓他們可以重新定義自己,獲得新的身份,構建一個與現實世界無關的社交關係。」談到人們進入元宇宙最重要的需求時,曹寅這樣認為。

以目前加密行業最受關注的 NFT 藝術領域為例,以加密技術為依託,藝術行業中已經不再只有名校畢業、開過個展的藝術家才能受認可。理論上來講,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藝術家,通過 NFT 線上展示和出售自己的作品,接受市場的公開評審。

「目前 Decentraland 或者 CryptoVoxels 中,已經有很多鏈上受歡迎的加密藝術家,在鏈下是一位牙醫、一位演員,甚至是一位修車工人。但是在加密藝術社羣中,他們是非常受歡迎的藝術家。這在現實世界是不可能的,在網際網路巨頭的元宇宙中也不可能,在有著完整經濟系統的系統中,巨頭們一定會設定嚴格的 KYC 政策。」

洛神認為,在 AR/VR、AI、區塊鏈、5G 等技術手段等基礎上,藉助於加密貨幣、NFT 等數字經濟系統和價值鏈條,元宇宙要提供給大眾的,不過是一片平行於現實,又超越現實的去中心化虛擬新大陸。那裡每個人會有屬於自己的全新虛擬 ID,可以搭建新的社交關係,建立全新的營收模式,體驗超感官、沉浸式的娛樂和休閒活動。「只要想到的,都可以實現。」

「元宇宙,其實給了每個人第二次人生,第二次開始的機會。」曹寅說。這就是它帶來的希望。

*律動 BlockBeats 提示各位投資者防範追高風險,本文所提觀點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更多區塊鏈行業資訊,歡迎掃碼訪問官網–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