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戰砲彈橫飛?風帆時代日本朝鮮水軍箭如飛蝗!他們為…


海戰砲彈橫飛?風帆時代日本朝鮮水軍箭如飛蝗!他們為何只愛銃箭?的頭圖

海戰砲彈橫飛?風帆時代日本朝鮮水軍箭如飛蝗!他們為何只愛銃箭?

作者|冷研作者團隊-寄生蟹子

字數:2359,閱讀時間:約15分鐘

編者按:一提起風帆時代的海戰,我們主要想到的,側舷火砲射擊,彈丸橫飛,不過,這種場景在東亞,只有明代水師能夠上演,其餘的諸如朝鮮和日本等國,可能很難上演這樣的場景,這倒不是因為他們的大砲不多,而是大砲發射的東西有點不同。

▲名場面,“黑珍珠”和“飛翔的荷蘭人”夾擊“無畏”號

早期管型火器發射的大型彈藥主要是石彈,所以有些西方文獻也稱這些火器為射石炮,日本人自己對於早期火砲也稱為石火矢,當然筆者還是更喜歡大友宗麟的稱呼“國崩” 。由於早期火器的火藥水準不高,而且石彈的表面光滑性也不好,遊隙很大,為了提高火器威力,永樂年間明軍開始大量採用可以發射箭矢的手銃——神槍。央視《古兵器大揭秘》曾經研究過這個東西,雖然這個紀錄片槽點滿滿,但是至少對於神槍這種火器還是能給觀眾一個大概的印象的。相比於當時疲軟的球形彈丸,箭矢的威力更大,不過隨著明代火器製造技術的進步,尤其是佛朗機、發熕和鳥銃的大量仿製應用,中國的管型火器基本上不再發射箭矢了。

▲神槍,注意身管內裝填了一隻箭矢

不過中國人不用,並不等於外國人也不用了。日本和朝鮮半島就堅持使用銃箭,而且還使用重型銃箭。比較有意思的是,重型銃箭在兩國的水戰中運用比較廣泛。這可能與兩國造船技術都不強大有關。

▲日本安宅船,看著挺威風,實際上很脆弱

16-17世紀的日本船隻主要是小早、關船、安宅這三種。需要說明的是,主要是這三種,並不是說沒有別的了。這三種船隻很多讀者非常熟悉,網上有高手考證認為其造船水平大體維持在魏晉南北朝時期。這些船隻船體結構非常脆弱,再加上一個脆弱的箱型結構,使得這些船隻非常類似於後世的硬式飛艇,看起來威風凜凜,其實極為脆弱。

▲朝鮮板屋船,這個比日本船要好些

同一時期的朝鮮的主要戰艦板屋船比日本人的船隻水平要高一些,大體維持在唐宋時代,板屋船的結構其實有點類似唐代的海鶻戰船。龜船其實就是艨艟化的板屋船,技術水平也高不到哪裡去。這些船隻與明代的福船相比,差了不是一星半點。當然不可否認,這一時期西方的蓋倫船性能已經逐步超越中國船隻,更不用提羸弱的日本和朝鮮船隻了。

▲D-25T砲膛,初速不夠,彈重來湊

熟悉二戰史的讀者都知道“虎王”和“IS-2”重型坦克,虎王的71倍口徑88炮發射穿甲彈時初速1000~1130米/秒,而IS-2的D-2​​5T炮發射穿甲彈時初速只有780米/秒,兩者在2000米距離上的穿甲威力分別是約140毫米和120毫米,差距不是特別大,之所以如此,蘇聯火砲較大的彈丸重量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初速的劣勢。重型銃箭也是類似情況。由於當時朝鮮和日本的火砲威力並不大,發射球形彈丸的力不如發射重型箭矢,所以在海戰中,重型箭矢對於戰船的毀傷能力要大於疲軟的球形彈丸。

▲可以發射重型銃箭(棒火矢)的大筒

戰國時代的日本雖然大量裝備火繩槍(鐵炮),但是對於火砲的裝備數量很少,因此為了攻城和水戰需要,日本人創造性的發明了大筒——一種重型火繩槍(有大佬考證過,“大筒”這個稱呼其實可以代指好幾種火器),重型銃箭主要就是用這種火器發射,當然也有用小型火砲發射的,日本人稱這種銃箭為“棒火矢”。日本常見的棒火矢箭身木製,箭頭和箭羽是鐵質的。筆者發現在日本網站上還介紹一種重型銃箭,卻是使用大型火砲發射,銃箭本身也帶有燃燒和爆炸功能,不過只有三維示意圖,筆者比較懷疑這個東西的真實性,有了解日本史的朋友可以介紹一下。

▲日本銃箭(棒火矢)也可以使用小型火砲發射

日本戰船的水準普遍不高,在瀨戶內海爭鬥的日本海盜,或者我們也稱其為水軍,使用大筒發射的棒火矢就足夠給對手的戰船以重創了,在輔以鐵炮齊射和投擲焙烙玉,足夠將敵軍徹底擊潰。不過日本水軍到了朝鮮,才發現自己的大型火器實際上比朝鮮還是有差距的。

▲日本網站上的重型攻城銃箭

雖然說都是重型銃箭,朝鮮方面的銃箭可比日本的要“重”多了。朝鮮的重型銃箭使用標準火砲,也就是所謂“銃筒”來發射。朝鮮的重型銃箭採用木桿、鐵頭,鐵質或者皮質箭羽,輕者在六七斤,重者在50斤上下,如此大型銃箭對於日本像薄板一般的戰船有強大的毀傷效果。朝鮮軍隊受明軍影響程度比日軍更深,朝鮮軍隊裝備過大小不同,體系完善的銃箭。

▲圖中三種朝鮮手銃,銃箭就有兩種

▲使用大型銃箭的銃筒才是朝鮮戰船的主力武器

▲朝鮮的銃筒可以發射小型銃箭

▲也可以發射重型銃箭

剛才說朝鮮火器強,那得分跟誰比。在萬曆朝鮮戰爭中,當明軍馳援朝鮮時,發現朝鮮軍隊的“大銃以木箭放之”,“見而笑”,這種感覺很可能與我們現在發現有人還在使用T34坦克的感覺是一樣吧,畢竟萬曆朝鮮戰爭的時候,明軍的戰艦上可是裝備有大發熕的。

▲這樣的大型長炮,明朝仿製後稱為“大發熕”威力自不是銃筒、鐵炮之流可比

關於明軍和朝日軍隊火器差距的直觀描述,恐怕朝鮮《宣祖實錄》種記載的最為傳神。當時朝鮮宣祖李昖問臣子李德馨:“銃筒(指日本鐵炮)之聲不與天兵(指明軍)之火砲同耶?”李德馨回答說:“倭銃之聲,雖四面俱發,而聲聲各聞。天兵之炮,如山崩地裂,山源震盪,不可狀言”,李昖感嘆道:“軍勢如此,可不戰而勝矣”。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編原廓、作者寄生蟹子,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部分圖片來源網絡,如有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