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二手市場繁榮


日本二手市場繁榮的頭圖

日本二手市場繁榮

近半年來,日本二手市場交易十分紅火。

二手交易公司Buysell Technologies表示,今年10月份的上門回收服務次數達20990次,同比增加31%,賣家大多賣的是和服、名牌包和珠寶;最火的線上二手交易市場Mercari也報告稱,今年7月至9月的銷售額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52%。簡直令人驚訝。

主要經營二手和服的店鋪

業務分類很清晰

(圖片:Shadowgate/wikipedia)▼

所以,發生了什麼呢?

來這裡買賣二手

日本的二手商品市場發展比較成熟,目前已經形成中古店、跳蚤市場以及二手電商三足鼎立的局面。

日本中古店就是買賣二手的實體商店,代表有“大黑屋”這樣的知名大型店。

這家公司在1947年就已經創立,從事寶石、貴重金屬、鐘錶以及品牌包等奢侈品的典當、收購和銷售,經營的品類很齊全,至今已年過70,算是日本歷史最悠久的大型中古品牌了,尤其是其名牌包,被認為是“口碑之王”。

大黑屋的開設時間和主營業務

也和當時人們對於二手商品的認知有關

普遍認為只有貨幣價值高的商品才容易轉賣

(圖片:Vassamon Anansukkasem/shutterstock)▼

雖然看起來高端大氣,但其實人人都可以成為大黑屋的供貨商,只要你有閒置的奢侈品就可以拿去出售。在經過鑑定、檢測、定價後,物品只需經過清潔和翻新等工序,便能擺上貨架。

大黑屋的常客不僅是日本人,由於對外國遊客實施免稅(還配備了中文服務員),外國人也常常去逛。

主要是開在商業集中區,面對的人群也算高收入者了

(2020/8/12 東京銀座)

(圖片:Ned Snowman/shutterstock)▼

除了大黑屋,Brand Off、Komehyo、Ragtag、Favorite Stone、龜吉都是口碑不錯的中古店,有些主營鞋包,有些偏向珠寶首飾腕錶、有些則更加生活化。

二手不代表不時尚

有些商品的設計和質量完全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二手店不僅有優越的位置,也不缺優質的服務

(圖片:Morumotto /快門)▼

C2C模式的老傳統——跳蚤市場,也一直是日本二手交易的場景。在東京,比較有名的代代木公園跳蚤市場、赤坂跳蚤市場、明治公園跳蚤市場、大井賽馬場跳蚤市場、世田谷舊貨市場等。

四大天王寺的跳蚤市場

(圖片:Walaiporn Paysawat /快門)▼

很多跳蚤市場會定期開放,方便人們安排時間。比如大井賽馬場在沒有賽事的周末會舉辦,屆時通常會有300到600家攤販來此設店。

相比於奢侈品古著店,跳蚤市場面向的群體更廣泛

這是靈活度最高的平民化二手交易方式

(圖片:waranon8327/shutterstock)▼

跟中古店一樣,跳蚤市場上的物品也是應有盡有,家具、電器、衣物、舊書,以及動漫周邊都能找到。不過相比商業與金錢氣息濃厚的中古店,跳蚤市場更俱生活氣息,由於多設在公園和居民聚集場所,來訪者一邊逛,一邊還能和當地人嘮嗑,感受日本地道的市井文化。

能用不多的零花錢淘到喜歡的玩具

那可太令人開心了

(圖片:waranon8327/shutterstock)▼

除了前二者外,電商荒漠日本近些年也搞起了自己的二手線上平台,最著名就是日本最大閒置交易平台Mercari。

Mercari在2013年才創立,但發展勢頭停不下來,在2016年時就已經成為日本第一個獨角獸公司。它的特色在於方便易用,不收取上架費,而是抽取百分之十的交易費作為主要盈利來源。更深得用戶好評的是它覆蓋的種類全面,甚至連離婚證書、非流通貨幣和電腦病毒(非法)都有賣的,異常神奇。

根據Mercari最新發布的報告

累計上架貨品已經達到了20億件

(圖片:https://about.mercari.com/)▼

但越神奇,平台就越火。 Mercari月均活躍用戶可達1000萬人,這對於總人口約1.2億的日本來說,已相當驚人。

断捨離

在疫情封鎖這段時間內,日本政府號召人們在家閒來無事時可以重新規整自己的家,東京都知事甚至在宣傳視頻中請出了著名“整理達人”近藤麻理恵,呼籲大家參與到整理家中物品的事務中來。

眼睛會了,手不會…

(圖片:Marie Kondo / youtube)▼

於是日本人真的遵從號召,能扔的扔、不能扔的賣,只求對多餘物品眼不見為淨,這才有了各大二手平台銷售和搜索數據的暴漲。

卖卖卖的背后,往深了说是风行日本的danshari(断捨離)文化体现。

簡約風,不斷排除生活中的負擔

只留下必需的生活所需物品

(圖片:FunboxPhoto / Shutterstock)▼

而這種概念,是在日本泡沫經濟之後逐漸興起的。

本來,由於國土面積狹小、耕地少、資源匱乏,日本人從骨子裡就早已養成了“絕對不能浪費”的觀念,孩子們從小也會受到“決不浪費食物和水、小心使用學習用品”等節約教育。在生活中,日本人對食物和工具也都努力物盡其用、杜絕浪費,生產的物品也以經久耐用質量高為特點。

大雄可以算反面教材了..

(圖片:deposit / shutterstock)▼

但金錢往往能刺激慾望。從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日本經濟持續高速增長起,日本民眾開始擁有大量財富,消費欲大爆發,日本人到處買,尤其是大量購入奢侈品、珠寶來彰顯身份。

結果是,大家購入了大量用不著的、或者相當佔地方的物件。本著日本人骨子裡“絕對不能浪費”的精神,這些東西並不會被扔掉,而是一直在家存著,久而久之,人人家中都堆滿了擠占空間的無用之物。

有100多年曆史的矢口書店

有大量的二手或者多手的書籍,大多是孤本

這就不只是二手書店了,成了人類文化的一個小集散地

(圖片:gary yim/shutterstock)▼

直到八九十年代,泡沫經濟破滅、經濟陷入長期停滯後,日本民眾不得不開始勒緊腰帶過日子,順便重新思考、調整自己的消費與生活方式。

正是這時候,“斷捨離”漸漸形成一種文化潮流。

斷,就是斷絕不需要的;舍,就是捨去多餘的、不合適的、不愉快的;離,即脫離執念,在復“斷”“舍”的實踐中昇華到“自在” 的境界。踐行到生活中,便是絕對不買沒有用的東西,同時將家中沒用的物品扔掉或者二次交易掉,簡化自己的生活、簡化慾望。

很多東西只在特定時刻需要

低使用率的物品的結局一般是被丟棄或者二手交易

HA圖片:NORHAFIS MOHD AMIN / Shutterstock)▼

越來越多的日本人認可這種觀念,變得低慾望起來,這也少不了背後資深斷捨離行家總結出的理論支撐:

我們多數人之所以捨不得扔,是認為這個東西還能用,扔掉太浪費,這實際上是以“物”為中心來考慮;而我們本該從“人”的角度思考,根據自身需不需要來決定此物品有沒有價值。如果自己不用,即便物品全新也並無意義。

很多人都有過想要發展新興趣或者新才能的時候

但大多是突發奇想的衝動,興頭過去,也就只能閒置

(圖片:Takamex / Shutterstock)▼

“斷捨離”一方面幫助人們擺脫了對現實雜物的執念,同時也在悄悄打掃心中雜物,讓人們自在地過好當下,另一方面,也刺激了二手交易市場的迅速發展。

與此同時,它也帶來了一些負面效應。斷捨離本是經濟低迷的“果”,如今又成了經濟停滯的“因”——1995年日本奢侈品消費占到全球份額的68%,而到了2015年就只剩下10%了。日本青年人不僅厭惡過度消費,日本整體也已進入明顯的低慾望狀態,指望消費大幅拉動日本經濟是不太現實了。

年輕人習慣了二手交易

不僅賣掉不需要的東西,購物需求也會在二手市場解決

真的是相當物盡其用且個性化的共享經濟了

(圖片:Kuang888/shutterstock)▼

不斷向外

二手平台已經搭好,加上斷捨離等極簡理念的普及,2018年時日本國內二手交易市場規模正式突破了2兆日元(不包含二手汽車交易額),如果將二手汽車的交易額也加上的話,二手交易市場規模將突破4兆日元。

重型機械二手交易市場

(圖片:Fahroni/shutterstock)▼

而全日本的酒店加起來一年的營業額也不過3兆7千萬日元。

同時,根據日本Recycle通信公司的預測,2025年日本的二手交易市場的市場規模(加上二手汽車交易額)會達到5兆日元以上,真是天大的數字。

那些賺得流油的二手公司並不滿足於此,並敏銳地嗅出了更大商機——愛買二手貨的肯定不僅僅是日本人。

泰國二手市場

(圖片:Killua X/shutterstock)▼

近幾年,日本二手企業在努力向國外拓展業務,主要目標是東南亞。有20多家日本二手公司在東南亞各地開設了60多個零售點或分銷網點,大部分集中在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

漂洋過海的日本二手商品

在東南亞又再次被需要

(圖片:水彩/快門)▼

吉隆坡郊區就有這麼一家。這家叫做Jalan Jalan Japan的店是日本連鎖二手書店Bookoff(在日本有832 家)的海外分支,但它並不只賣書,還包括玩具、女性服飾、餐具、嬰兒車、汽車座椅、腰帶、手袋、鞋子等等。

談及做出口的考慮,該企業表示日本人口未來是會下降的,消費者肯定會更少,做出口是處理多餘貨品的需要。

包括Bookoff在內的這些合法公司的二手貨品出口總額每年超過10億美元,加上黑市買賣的那些還會更多。

Bookoff在東京葛西地區的分店

(圖片:Ned Snowman/shutterstock)▼

另一種出海方式是,日本二手商將境內二手貨轉給中間商,中間商再將他們投放到東南亞市場。二手商品出口公司浜屋就做出過統計,2017年時該公司出口海外大約2500個集裝箱,目的地主要在東南亞。

馬來西亞的市場上,很容易就可以買到來自日本的舊衣物

(圖片:Lano Lan / shutterstock)▼

而他們之所以選擇東南亞,原因一是東南亞比較近,二是這些新興市場對二手商品的需求相當旺盛——並不是因為他們窮,反而是他們更富裕了。

根據IMF的數據,2000年至2015年期間,全球經濟增長有約70%來自新興市場經濟體,除了最明顯的中國外,東南亞如馬來西亞,越南和菲律賓等國家也是增長重點。有了點錢、但還不夠有錢的事實讓這些國家的消費者紛紛選擇性價比更高的二手寶貝。

新興經濟體接收了一些落後的製造業

民眾的日子是好了一些,剛好夠買日本的二手

(這裡的二手不包括奢侈品等單價較高物品)

(圖片:Koy_Hipster / Shutterstock)▼

除了企業,個人代購也企圖分一杯羹。通過線下實體店代購是一個方式,網購渠道也常常提供中古品代購選項,長期從事代購行業的個人早已抓住機會,乃至於我國的橙色購物軟件也能搜索到日本二手的相關物品。

鄰國二手市場已經發展成熟,而我國,雖然普遍處於消費慾望爆發期,但理性的聲音其實也越來越響,認為用二手貨“丟人”的聲音漸漸變小,購入二手物品“省錢”、“循環利用環保”等觀點逐漸進入主流。

商品從來都只是為人而服務的

而不該成為消費者的負擔

(圖片:Ned Snowman/shutterstock)▼

這也能解釋閒魚這樣的二手平台交易數據連年增長的現象吧。

參考資料:

1.https://www.keguanjp.com/kgjp_shehui/kgjp_sh_yishi/pt20190214060000.html

2.https://www.japantimes.co.jp/news/2020/12/14/business/economy-business/japan-second-hand-goods-market-booms/

3.http://www.xinhuanet.com/globe/2019-05/01/c_138021556.htm

4. https://www.tmtpost.com/4226221.html

5.https://www.afr.com/policy/energy-and-climate/inside-the-global-trade-in-japan-s-second-hand-goods-20200305-p547cx

6.https://zh.wikipedia.org/wiki/Mercari

7.https://financialpost.com/pmn/business-pmn/as-pandemic-spurs-a-tidying-up-frenzy-japans-market-for-second-hand-goods-booms

8.https://www.japantimes.co.jp/opinion/2017/07/08/commentary/japan-commentary/japans-used-goods-sell-big-southeast-asia/

*本文內容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識局立場

封面:[email protected]

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