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千多名年輕求職者被黑中介“殺豬”誘騙


https://kknews.xyz/wp-content/uploads/2019/07/1562565533_56_641.jpeg

2018年11月23日,該公司的尹春(化名)等19人詐騙罪、尋釁滋事罪惡勢力犯罪集團一審分別被判處六年五個月至七個月不等有期徒刑。部分被告人不服,提起上訴。今年1月11日,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蘇州虎丘區人民檢察院提供的信息顯示,從尹某手中查獲的賬本可以看出,這些來自全國各地的求職者中,35歲以下的佔比高達93.6%,28歲以下的佔比85.3%。

2000多名求職者被“殺豬”

2017年春節後,蘇州又一次迎來年後的返工潮。有2000多名求職者從全國各地奔赴蘇州高新區馬運路298號,他們沒想到的是,等待他們的是一張精心布下的“獵殺”網。

“直接去體檢嗎?”小周問。他剛剛通過面試,還有點興奮。一旁的壯漢看了他一眼,說了一句:直接去車站。還沒等小周反應過來,他已被身邊的兩個壯漢推搡到車上。

後來小周發現有點不對勁,想要回5900元的體檢費用和押金,但對方只答應返還200元。一番爭執後,小周被抽了兩個耳光,在車站附近被趕下車。

同一天來求職的陳磊(化名)更不走運。 “我來應聘商務司機,中介就以體檢費、餐卡費、服務費、油卡費為由向我要了4000多元。”

陳磊付完錢,過了幾天都沒安排工作。他感覺被騙了,於是來到中介公司要求退款。隨後他被帶著二樓休息區等著經理簽字退錢,沒想到卻等來兩個壯漢。對方逼他簽一份自願放棄工作的協議,陳磊不服氣,當場要報警,卻換來一陣拳打腳踢。

“哐當”一聲,門被推開,一個女人從隔壁屋跑過來:“動靜那麼大,隔壁還有人面試呢,不行就拖出去打死算了。”陳磊被拖上車,眼看汽車越開越偏僻,他只得同意拿20%的退款。

一個壯漢奪走他的手機,刪掉了裡面的通話、付款、導航等記錄。車子停在偏僻的半山腰,“我們掌握了你的個人信息,要是想讓家人出事你就報警吧”。對方說完,就將陳磊一腳踹下車。

短短4個月,像陳磊、小周這樣被“殺豬”的求職者多達2000餘人。這些被誘騙來的年輕人,不僅沒有找到心儀的工作,還被中介以各種理由收取幾百元到幾千元不等的費用,上當受騙後被連哄帶嚇,甚至拳打腳踢。有人忍氣吞聲、有人伺機報警。

一時間,警情不斷,矛頭直指這家名叫“蘇躍”的人力資源公司。這家公司的法人叫尹春,2017年春節前,這家中介公司業務“很正常”,“靠著拿用人單位的返費,公司一直是虧本狀態”,為了改善經營狀況,尹春找來吳飛(化名)謀劃出路。

黑中介公司如何壯大

早在2015年12月,吳飛就在蘇躍擔任面試官。因為業績差,他被尹春安排在業務部工作,負責對外發布招聘信息。

一個月的無底薪考驗期裡,吳飛絞盡腦汁想要“翻身”。他發現,一種外掛軟件可以連續在網絡上發布招聘帖子,再冠以“高薪、直聘、包吃住”等字眼,就能將天南海北的求職者騙來。

據吳飛供述,他當月的業績突飛猛進,尹春改口稱他“吳經理”,並讓他負責培訓業務員。吳飛也毫不保留地把“撒手鐧”教給業務員:外掛軟件持續發帖、高薪吸引人。

很快,該公司的規模越來越大,吳飛培訓的十餘名業務員,通過58同城、趕集網、百姓網等網絡求職平台,發布虛假招聘信息。

“商務司機、貨車司機、生產部主管、人力主管、木工、油漆工、廚師……”業務員可以胡編亂造職位信息和薪資待遇,只要能把人吸引過來就算業績。

尹春定期會親自給業務員培訓,教他們如何發帖子、使用話術、虛構收費項目等,所有的培訓都是為了提高信息的可信度。有時,尹春對業績不好的員工還會單獨進行培訓。

“我編了一個招聘司機的信息,月工資一萬八,五險一金加雙休。”這個連業務員自己都不相信的求職信息,還真的吸引了大把求職者。

“(求職者)發現工作與實際不相符,我們有時也會介紹他們去企業做普工,他們嫌工資低又不肯去。”業務員曾某也曾是受害者,後來他選擇加入這個黑中介團隊。

徐某某和曾某的遭遇一樣,他最終也選擇加入蘇躍公司,“因為我塊頭比較大,老闆把我放在安置部,讓我嚇唬退費的人”。

據辦案人員介紹,徐某某的紋身和高大彪悍的體型,確實讓求職者見了“心驚膽戰”,曾二進班房的徐某某很快成為尹春的“得力干將”。尹春對“安置部”的要求是:錢能不退則不退,能少退就少退,遇見強行要求退費或想要報警的,可以狠一點、兇一點,必要時抓衣領、打嘴巴。有時,遇見個別“硬骨頭”,尹春也會親自出馬。

一段時間之後,中介公司的“殺豬遊戲”成為一條龍服務:用虛假帖子騙來求職者,登記個人信息後收取簡歷和拍照工本費20元;面試官以收取服裝費、伙食費、押金等各種名目收取幾百元到數千元不等;當求職者發現遲遲沒有安排工作或安排的崗位與招聘信息不符,要求退款時,安置部會及時“約談”,逼迫他們簽訂退費協議,威脅、恐嚇或者毆打求職者,不退錢或少退錢。

據蘇州市虎丘區人民檢察院承辦檢察官介紹,不到4個月,中介非法獲利近24萬元。

高薪背後的招工騙局值得警惕

2017年12月19日,檢察機關對尹春等19人以涉嫌詐騙罪提起公訴。

“這些招聘信息打著其他公司名義,聲稱與這些企業有直接或間接合作委託關係,經過逐一調查核實,發現所謂的中介委託是子虛烏有。”前述檢察官介紹。

該中介招工騙局呈現運作模式公司化、作案時間持續性、作案手段擴散性等特點,檢察機關結合違法犯罪次數、被害人數、非法獲利金額、人力市場秩序擾亂程度等多個維度,有力地揭露了該惡勢力犯罪集團的社會危害性。 2018年11月23日,檢察機關以惡勢力犯罪集團變更起訴意見決定。一審法院採納了檢察機關意見。

此外,蘇州虎丘區人民檢察院在辦案中發現,涉黑涉惡呈現向網絡空間延伸、向民生領域延伸的趨勢。為此,他們開展調研,全面梳理了近年來辦理的招工詐騙類案件5件60人,發現當地某區域招工詐騙高發等特點,以涉事公司為重點加強類案調研。 2018年12月初,向當地人社部門及相關網絡平台管理方發出檢察建議。

隨後,當地政府成立整治專項行動領導小組,整治中介亂象。僅2018年就開展中介整治25次、檢查120餘戶、取締或關閉非法中介機構32戶。

檢察官建議,求職者在篩選招聘信息時,一旦發現薪資待遇與學歷背景、工作內容等明顯不符時,要格外警惕,高薪的背後往往是精心的騙局。如遇招聘信息真假難辨時,可以繞開中介機構,直接電話諮詢用人企業人力資源部門進行核實。

檢察官還表示,正常的企業招聘不會產生額外的收費,如果在應聘過程中,一旦出現對方以“改頭換面”的押金等名義收取費用,可以選擇合適時機,收集固定相關證據(招聘信息界面、通話記錄、付款憑證等),及時報警或者向有關行業主管部門投訴。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