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營商造血能力下降 或將影響5G快速部署


一、流量收入增長或將顯拐點

影響流量收入的兩個重要因素,一個是流量單價,另外一個是流量使用量。在監管層持續強力推進提速降費和行業內部靠競相降價獲客雙重因素影響下,流量單價越來越低早已是不爭的事實。

隨著固網家寬、企業專線等的低價廣泛普及,各種WIFI信號已經在很大程度上對手機無線上網產生了替代作用。明顯的結果就是,一方面是手機上網用戶規模的持續攀升,另外一方面是移動寬帶(3/4G)用戶滲透率的提升,最終卻並未實現預期的流量使用量暴增。

流量單價不斷下掉,流量業務量同比增速持續走低,最終的結果必然是流量業務收入的增長乏力。工業和信息化部的數據顯示,2019年1-5月,三家基礎電信企業完成移動數據及互聯網業務收入2574億元,同比增長1.2%。

今年的累計1.2%和去年同期的13.2%,這其中的差距實在令人不寒而栗。一年內下降了十二個百分點,平均到每個月正好下降一個百分點。照此推斷,流量業務收入或許於7月份進入負增長通道。

即便流量沒有出現同比負增長,現在的這種微增長也需要通信行業從業者認真反思。畢竟當前還是運營商苦苦追尋的流量經營時代。

二、家寬業務並沒有想像中的美好

從整體來看,固網家寬業務仍然處於高速增長階段。然而與全國家庭4.6億左右的總數相比,固網家寬的天花板已經臨近,甚至已經被突破。這也就意味著未來的固網家寬將必可避免地進入低速增長階段。

三家基礎電信企業的固定互聯網寬帶接入用戶總數達4.31億戶,1-5月淨增2412萬戶。考慮到其他寬帶運營企業的固網家寬用戶,實際上我國的寬帶用戶總數已經超過4.9億戶。

固網家寬的用戶規模在持續增長,其延伸業務自然也在持續增長中。截至2019年5月底,三家基礎電信企業發展IPTV(網絡電視)用戶達2.78億戶,滲透率為64.5%。其中中國移動的魔百盒電視滲透率早已超過70%。

然而即便有延伸業務量的不斷擴大,但是固網家寬的用戶ARPU值仍然是下降中。公開的財報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中國移動固網寬帶業務綜合ARPU從去年同期的31.5元下降到30.8元。

考慮到網絡電視的單價較低而且多為贈送的現實,未來固網家寬業務收入增長還需求其他高價值業務來進一步刺激。否則運營商大筆的固網家寬投資將難以收回。

三、短信的小馬拉不動營收的大車

工業和信息化部的數據顯示,在服務登錄和身份認證等服務普及帶動下,短信業務的業務量和收入保持同步增長。 1-5月,全國移動短信業務量同比增長32.4%,移動短信業務收入完成165.7億元,同比增長7.1%。

囿於短信業務的較小體量,較高的收入同比增長並不能有效拉動整體收入的增長。靠短信的小馬拉動整個營收增長的大車必然是不可能實現的。

雖然體量不大,但是相對於語音對整體營收的純粹負增長拉動,短信業務依然值得運營商開發。未來隨著監管層對垃圾短信治理的不斷深入,運營商的短信業務增長是不是會收到影響,這個還是個未知數。

四、運營商亟需拓寬業務邊界找錢

存量業務已經難以變現,即便有各種刺激。 5G雖然是巨大的機會,但是在風口尚未到來之前,運營商還必須通過努力最大的限度變現現有資源,從要素競爭轉向要素+能力的競爭。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內容已經越來越處於資源分配中心位置。用戶的需求早已在語音和寬帶業務的基礎上向更貼近通過互聯網服務生活的轉變。面對未來如此多的不確定性,運營商亟需拉動收入穩定增長的新引擎。

運營商公佈的2019年前5月數據顯示,固定增值及其他收入出現了高速增長,是電信業務收入增長的主要拉動力之一。 1-5月,三家基礎電信企業完成固定增值業務收入為599億元,同比增長29%,拉動電信業務收入增長2.41個百分點。

這裡的固定增值及其他收入包含了以ICT為代表的數據中心、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新業務。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的一季度財報也顯示了新興業務的巨大潛力。

五、進入加速期的5G亟需資金支持

預期的5G將於2020年年中發牌,最快也是2019年年底或者2020年年初,但是現在5G發牌已經提前了至少半年。運營商年初的各種規劃亟需調整以​​便更是形勢的變化。 5G發牌當天,三大運營商就表達將試點城市擴大到40個。

在上海舉辦的世界移動大會上,大家都在講述有關5G的各種戰略、戰術和計劃。然而5G的美好前景與5G建設所需的天量資金之間的矛盾越來越被廣泛提及。缺少5G建設資金已經成為通信行業的共識。

5G的建設投資需求有多大,這裡給大家提供一個行業分析說明。有行業專家認為,300多億元可以購買4G基站40萬站,同樣價錢只能購買5G基站10多萬站。通信行業研究專家張云勇預測5G基站數量約是4G基站數量的1.5倍-2倍,照此推測5G投資大約是4G基站的4倍。

從最近包括中國廣電在內的四大5G運營商各種部署操作看,有人已經擼起袖子加油幹,有人還在大談詩和遠方。 5G發牌之後,行動最為積極的非中國移動莫屬。

在獲牌之後的不到一個月內,中國移動連續開出了三個大單。這三大訂單包括核心網升級5G、5G終端(測試版)以及5G一期無線工程。涉及預算資金額度超過400億元。

運營商雖然缺少5G建設資金,或者說其建設資金不足,但是我國整個社會並不缺錢。雖然運營商也至少有四中方式聚焦5G建設資金,但是別人的錢來得再容易,終歸不如自己的錢用著方便。

除了SA的技術成熟度外,這或許已經成為影響某些運營商大規模建設5G的重要因素。現在坐等已經成為其明顯操作思路。

5G雖然給大家提供了大量創新發展的機會,但是在5G建成之前,運營商必須通過不斷努力克服當前及未來建設過程中的種種困難。或許運營商現在就處於是5G建成之前所謂的“黎明前的黑暗”中。遭遇困境,運營商也要看到希望,畢竟“病樹前頭萬木春”。

訪問:

中國移動官方旗艦店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