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被秘密监控的亚马逊员工


9月2日,有消息称亚马逊曾计划聘请情报分析师协助识别公司内部的劳工活动组织者。虽然亚马逊方面坚称消息有误,但通过内部文档、报告以及发布在公共互联网上的信息来看,亚马逊多年以来确实拥有一支神秘而复杂的专项团队,用以监控Facebook群组内的员工活动。

一举一动都被专门团队监视

此次发现的社交媒体监控工具以及相关报告保存在www.sharkandink.com域上。虽然该域与亚马逊并没有明确联系,该工具也未使用亚马逊传统基础设施,但此次公开的文件及报告在内容上与亚马逊高度相关。

文件显示,亚马逊公司组织一批员工通过在私人页面上定期提取 “AmazonFlex”应用上配送服务司机的社交媒体帖子,并使用相关报告发现并监控各类潜在的劳资问题,例如“规划罢工”或者“抗议亚马逊”等。报告中包含活动策划者的姓名与职务,任何人一旦在内部群组中发布这类消息,将马上被亚马逊“盯上”。

该监控团队名为“Advocacy Operations Social Listening Team”,成员们负责“捕捉”司机们(在文档中被称为“配送伙伴”或“DP”)发表的帖子,对其进行分类、调查(标记)并添加至报告当中。

被秘密监控的亚马逊员工 1

文件相关截图,来源:vice

据悉,该监控团队的大部分成员为亚马逊西雅图总部的现任员工,也有一部分来自亚马逊印度分部。监控团队成员可以使用实时工具进行实时监控,并将帖子划分为数十种不同类别,包括“应用问题”、“媒体报道”、“营销”、“DP反馈”等等。每一个大类之下又分为多个更具体的子类,涉及司机们可能遇到的具体问题,包括客户不配合、支持工作不够到位的亚马逊咨询客服、应用程序与GPS问题,以及司机们经常遇到的其他现实问题。

有一个名为“social media monitoring”,即社交媒体监控的文档,其中列出了全球范围内已被关闭的AmazonFlex Driver Facebook群组与网站、司机们在Reddit子版块中的发言以及Twitter关键字“AmazonFlex”。受到监控的包括“洛杉矶AmazonFlex司机”、“AmazonFlex司机”、“亚马逊离职司机群”等数十个Facebook群组。

AmazonFlex上的司机属于独立承包商,他们在全美50多个城市为亚马逊以及Whole Foods提供打包与食品杂货配送服务。这些工人使用自有车辆运送货品,但由于属于独立承包商,他们得不到任何医疗福利、病假工资、加班费、补偿金或者其他与亚马逊正式员工相对等的待遇。另外,亚马逊还会通过配送服务合作伙伴雇用合同工进行包裹配送。

被秘密监控的亚马逊员工 2

文件相关截图,来源:vice

司机们的情况及问题会被汇总至报告当中,然后交由亚马逊企业员工加以应对,特别严重的帖子还会被上交至各团队甚至亚马逊公司的领导层进行研究。

根据网上公开报告,亚马逊似乎有能力跟进大部分问题,了解应用端或者AmazonFlex服务内部的情况,并随时出手干预。例如,某位Flex司机曾发表一条消息,抱怨有一单快递要求其把包裹运送到另一个洲去。亚马逊的工具很快捕捉到相关内容,并上交到了Flex领导层面前。

也有一部分跟踪记录源自Flex司机在媒体上发布的负面文章,包括“投诉”以及表达负面情绪等。

亚马逊希望了解这类帖子的具体倾向,例如“库管员工抱怨工作条件恶劣”、“罢工/抗议:亚马逊司机们行动起来”以及“监控中的司机——司机的一举一动都在研究人员的注视下”等等。也有一些帖子抱怨“亚马逊夺走了司机的生存技能”,称亚马逊会想尽一切办法用自动化机器人替代人类员工,借此降低成本。

监控工具由亚马逊官方开发

亚马逊已经根据监测得出了一些关于司机们的研究结论。比如,一份报告指出,“司机们反复提到他们对于大宗商品价格及物价爆涨的不满。”另有一份报告表示,司机们对配送单量的下滑感到不满。也有报告指出,“司机们乐于分享自己在首单配送中的愉快经历”,但也有报告强调,“司机们对于亚马逊提供的GPS/地图服务不太满意。”

被秘密监控的亚马逊员工 3

报告相关截图,来源:vice

亚马逊似乎要求员工对这项监控计划严格保密。文件中包含的登录页面显示,“来自各种社交论坛的帖子均已进行信息分类,未经确认,请勿共享。站点中的大部分帖子/评论截屏皆来自私有Facebook群组,因此一旦被泄露给配送合作伙伴,可能会产生不利影响。未经确认,请勿共享。”

据悉,www.sharkandink.com的注册人还为一家印度企业注册过域名。目前无法确定该域名何时开始用于存储亚马逊监控信息,是误用还是亚马逊刻意为之。但在媒体与亚马逊方面接触之后,sharkandink网站上的文件随即转为离线状态。

但目前,亚马逊已经承认监控工具确实是由其官方开发。这款工具中包含一个“owners”(所有者)页面,监控团队成员就是在这里使用内部Amazon聊天句柄进行信息捕捉的。其中还列出了监控团队的照片及成员姓名。有部分文档包含指向内部Amazon URL的超链接。

亚马逊方面表示:“我们通过多种方式收集司机反馈。团队辛勤工作以保证改善司机们的工作体验,特别是直接听取他们的反馈意见。在接到通知之后,我们发现配送团队中的一个群组正在整理其他司机的上报信息,这种方法显然不符合我们提出的司机支持与管理标准。现在相关行为已经停止,我们提供其他方法帮助司机表达自己的意见。”

此前有报道称,亚马逊正聘请两位情报分析师来跟踪公司内部的组织工作。其中一份招聘信息提到,亚马逊公司需要一位能够密切关注敏感与机密内容的分析师,“包括(监测)可能对公司构成威胁的员工”。虽然两份招聘内容也涵盖了一些其他威胁,但都将关注重点放在了“有组织的劳工活动”上。

亚马逊员工门户网站显示,其中一份招聘信息已经在今年1月发布上线。但在媒体报道后,亚马逊迅速删除了该招聘信息。一位发言人表示,“该信息对职务描述不够准确,存在错误,现已得到纠正。”

被秘密监控的亚马逊员工 4
亚马逊删除的招聘信息页面

“亚马逊想要的根本不是人,而是机器人”

亚马逊对员工的监视一直没有停止过。在亚马逊物流中心内工作的十几万名员工,他们的一切行为也都要接受数字化跟踪与评估。

去年,据外媒报道称,亚马逊内部已经构建了一套 AI 系统,可以追踪每一名物流仓储部门员工的工作效率,统计每一名员工的“摸鱼”时间(Time Off Task,简称 TOT),然后自动生成解雇的指令。当时的曝光文件内容多达几十页,有近 900 名员工因为被该套系统判定为“工作效率低”而被解雇。

很多员工随身带着手持扫描仪,这些扫描仪包含固定的指令流,例如倒数时钟,其中列出了从货架上取下商品之间的硬性时间间隔。工人们每天需要行走超过 15 英里,他们的休息时间,包括去洗手间的时间,都有着非常严格的规定。

亚马逊的系统会跟踪每一位员工的生产率,并自动生成关于生产率及生产质量的警告或终止信息。数据实时流向管理人员,然后由称为ADAPT的专门软件系统处理。如果员工一旦年纪大了或某天因情绪不振没有达到目标就会被记录下来,如果没有此后没有进步就会被解雇。

强大的工作压力给很多员工留下了不可恢复的身体伤害。通过对来自亚马逊23个仓库的文件分析发现,2018年几乎10%的全职工人受到严重伤害,是全国同类工作平均水平的两倍以上。

“亚马逊想要的根本不是人,他们要的是机器人。我一生都带着他们给我留下的伤痛,但他们对此毫不在乎。”从亚马逊离开的员工表示。

随着今年美国科技股市场暴涨,亚马逊市值已经超过微软,达到1.7万亿美元。8月26日,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的身家突破 2000 亿美元,成为全球首个身家突破 2000 亿美元的富豪。但亚马逊的员工却似乎过的并不“富裕”。

此前,前贝索斯的技术助理弗里德在接受媒体时透露,亚马逊坚持节俭为先:打印材料时不要只用单面、出差的时候不要买商务舱,亚马逊搬到新的办公室时,贝索斯会为员工们选择价格低廉的木质书桌,亚马逊的休息室准备的只有咖啡和香蕉。对此,亚马逊会强调:我们省下的,就是替客户省下的。

同时,高管们也面临着绩效量化指标与竞争压力。亚马逊公司的内部流程以“机制”为核心,例如采取怎样的机制接受新闻采访等。亚马逊的员工会认真研究公司发布的领导原则,并以严谨的态度加以对待。

“这里的节奏很快,并不适合每个人,也不适合每一个生活阶段。”有高管表示。亚马逊认为,公司不需要考虑怎样在工作与生活之间取得平衡,这是员工自己该操心的问题,亚马逊不是给员工当保姆。

延伸阅读:

https://www.vice.com/en_us/article/3azegw/amazon-is-spying-on-its-workers-in-closed-facebook-groups-internal-reports-show

https://www.infoq.cn/article/QGSftahJJZMmod0k20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