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被加密货币“毒害”的 Haskell 社区


本文最初发表于原作者 Stephen Diehl 个人网站,经原作者授权,InfoQ 中文站翻译并分享。

对 Haskell 加密的曲解

有很多关于 Haskell 的博文经常讨论我们编译器的最新进展、类型系统的研究以及巧妙的新想法,正是有了这些,Haskell 语言才能成为如此有趣和鼓舞人心的工具。然而,如果你解开我们作为函数式程序员所做的许多事情的帷幕,你会看到塑造我们所做的一切的经济机制,并揭示了我们选择将生命周期花在那些问题的原因。虽然在过去的几年来,Haskell 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和令人兴奋的成果,但是,有一个巨大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而我们却集体决定不去讨论这个问题。

一段时间以来,Haskell 生态系统已经成为一个公开的秘密,作为资金开发的主要机制之一,Haskell 生态系统已经越来越多地卷入了加密货币领域的一种不正当的品种。这是一把双刃剑,因为它创造了就业机会,并允许许多来源不明的可疑 ICO 资金和基金流入语言生态系统,而人们却没有提出太多的问题。现在,是时候正视这个问题了。与魔鬼的交易,会不会代价太高了?

发生什么事了?

从任何意义上讲,加密货币都不是一项传统业务。企业的基本经济结构是一群人用自己的商品或服务换取货币。例如,你的传统软件咨询业务向客户出售你的时间和专业知识,以便为他们编写软件。你的电子商务网站提供了一个销售实体商品的市场。你当地的咖啡店以喝咖啡的名义向你出售 WiFi 服务。然而,加密货币公司并不生产任何东西,而是提供合成金融产品,作为投资品对普通大众进行营销。这些“投资”与经济活动并没有直接联系,这些都是经济学家所说的非生产性资产。这些资产的价值只取决于其他人愿意为其支付的价格。这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生态系统,在这个生态系统中,产品不是以任何投资的基本面来交易的,而是希望将它们出售给“更大的傻瓜”。

这并不是什么新现象。在现代市场经济发展的早期历史中,我们就已经见过这种结构的市场了。我们在 19 世纪初的野猫银行(Wildcat Banking)中就看到过这种情况。当时,前沿银行会发行大量的新货币,但都没有价值,据说这些货币有其他证劵作后盾。另一个变化发生在 20 世纪 20 年代,庞氏骗局盛行,新投资者的资金被用来支付早期投资者。同样是在 80 年代,电话交易所的兴起,大量的细价股和市政债劵向公众发售,这些都有着虚高的回报承诺。金融的历史充满了骗局,而加密货币只不过是一长串欺诈案中最新一例。

通常情况下,这些欺诈行为很快就会被识别出来,法院和监管机构可以收拾残局,纠正那些被误导者的损失。但是,这种新型的骗局特别邪恶,因为它找到了一种将业务分散并将交易业务转移到离岸实体的方法。如果追踪这些公司的资金的话,就会发现这些遍布列支敦士登公国(Lichtenstein)、曼恩岛(Isle of Mann)和开曼群岛(Cayman Islands)的这些由空壳实体组成的深度网络,这些网络的设立,是为了免于起诉,同时还能在给这些司法管辖区的信誉较差的公司输送资金。

怎么发生的?

这些公司是不可能在设有金融监管机构的国家设立的,因为它们向公众提供的东西明显是非法的。但现实情况是,我们看到这种情况在世界各地蔓延开来,形成了事实上的数字赌博网站,在这些网站上,不成熟的投资者在市场上交易不受监管的产品,而这些市场直接受到交易所的操纵,没有监管。这些网站的大部分交易量都是由交易所本身直接操纵的,没有透明度,也没有市场行情的保证。如果这些狡猾的交易所窃取了你的资金,那么你绝对没有法律追索权。毫不奇怪,这吸引了全球犯罪分子的极大兴趣,市场操纵被放任自流,从毫无戒心的用户那里大量攫取财富。

在纯粹的技术层面上,这些金融产品奸诈的故事吸引了很多软件工程师。金融体系中确实存在大量效率低下的问题,可以通过使用更好的技术加以解决。即便是在最先进的国家中,也不可否认存在一定程度的腐败和欺诈,这尤其伤害了在金融危机中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然而,加密货币并不能为低效率提供任何技术性的答案,因为它的存在完全是以作为投机性投资的吸引力为前提的,而不是以其传递价值的功效为前提的。隐藏在加密技术内部的潜在机制是,作为投资,加密技术的预期收益为负。在这场负和游戏中,每个早期投资者都需要更多的投资者,否则就会抬高资产价格。这种机制已经上升到这样的高度:它实际上创造了一个新的宗教运动,与边缘经济理论和右翼阴谋深深地纠缠在一起,其目的就是吸引新的追随者。

新的宗教运动,比如加密崇拜(cryptocult),提供了一个心理学和哲学框架,为这个似乎充满敌意、无法控制的世界提供了意义。加密运动符合所有教科书的标准,它提供了一种机制,用于确定内部人群和外部人群(无币者与持比特币者)。它提供了一个框架,基于其他追随者对事业的信仰来评估他们的美德。它为经济学和货币政策中的复杂问题提供了简单的答案。它给出了“终结思想的陈思滥调”和缩略语的语言框架,以平息异议。它提供了一种社会控制机制,在这种机制中,人们可以通过交换来获得影响力和地位,从而使更多的追随者购买代币。它对财富作出奇迹般的承诺,不是源于努力,而是源于信念。它呈现了一种关于全球金融体系终结时代的末世应报理论,在这个叙事中,真正的信徒将在无政府资本主义的乌托邦中获得新生。最重要的是,它给人们一种社区、希望和归属感,这是一种强大的力量,可以被有魅力的领导者利用。David Golumbia 的优秀著作《比特币政治:软件与右翼极端主义》(The Politics of Bitcoin: Software as Right-Wing Extremism),概述了这个生态系统对软件工程师造成的兔子洞效应,他们被迫陷入更深层次的右翼极端主义。

现在怎么办?

每天,散户投资者都被这种不劳而获的轻松回报的承诺所吸引。他们被这个庞大的行业所蒙蔽,这个行业不再由油头粉面的“华尔街之狼”角色经营,而是像你我这样的软件工程师来经营。如果你去 Zurihac 或 ICFP,只需环顾四周,你就会发现那些人都正在实施金融诈骗。令人痛苦的是,Haskell 本身的一些创始贡献者正是这个圈子中最深入的参与者。

在这个新时代,Haskell 社区本身已经成为一种工具,用来购买合法性和注入代币价值。我们社区的声誉现在被用来欺骗公众,并使非技术用户相信一项完全不健全的投资是可靠的。

我在本文中回避了名字,因为我真心希望相信许多工程师的意图是好的,可以改变方向。然而,Haskell 的核心公司,如 Well-Typed、tweg 和 FP Complete,多年来一直在这个加密行业的建设上沆瀣一气。

不惜一切代价避免成功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向江湖骗子出卖自己来实现我们的雄心壮志。我曾经关心的 Haskell 社区应该将目标定得更高,而不是让我们自己卷入这种完全不诚实的交易中,因为有时候成功的代价太高了。而这正是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避免的。

作者介绍

Stephen Diehl 是英国伦敦的一名软件工程师。

原文链接:

https://www.stephendiehl.com/posts/crypto.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