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区块链是一个不知道要解决什么问题的解决方案


一群程序员坐在折叠椅上,折叠桌上放着他们的笔记本电脑。在这些程序员面前,一个男人出现在紫蓝色点亮的舞台上。

男子向观众大喊:“七百位区块链专家们”。他指着房间里的每一个程序员,然后,他用最洪亮的声音喊道:“能源传输!健康!公共安全与保障!养老金的未来!”

这是在荷兰格罗宁根举行的 Blockchaingers Hackathon 2018 大会上发生的一幕。演讲者说,这里确实发生了一个大事件。大会开始之前,一个电影预告片向在场的人发出了这样的问题:你们是否可以想象,现在,就在这里,就在这个房间里,你们将找到能够改变“数十亿人生活”的解决方案?

然后,荷兰内政大臣 Raymond Knops 来了,身着高科技服装——一件黑色连帽衫。他说:“每个人都意识到区块链将彻底改变政府”。

在过去的几年中,我听到了很多有关区块链的东西。有谁没有听说过?它几乎无处不在。

但我可以确信的是,不只是我一个人会发出这样的疑问:区块链到底是什么?它的革命性体现在哪里?它可以解决什么问题?

于是我写下了这篇文章。我可以提前告诉你,这是一个哪里也去不了的奇异旅程。我从来没有见过有哪项技术会用这么多难以理解的术语来形容这么少的东西。我也从未见过有那么多人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苦苦寻找要解决的问题。

荷兰小镇上的“变革推动者”

在泽伊德霍伦,位于荷兰东北部的一个人口不足 8000 人的小镇,人们对区块链还一无所知。

镇上的一名公务员告诉荷兰每周新闻杂志:“我们只知道它正在向我们走来。我们可以坐着等待,或者选择前进。”

泽伊德霍伦的人们选择了前进。一项针对儿童的市政扶贫计划将被“放到区块链上”。学生和区块链爱好者 Maarten Veldhuijs 在市政当局实习。

他的第一项工作任务是向人们解释什么是区块链。当我问他时,他说这是“一种无法被关闭的系统”,一种“自然之力”,或者说是“去中心化的共识算法”。不过他最后承认这很难解释清楚。“我告诉泽伊德霍伦的人们:‘我给你们开发一个应用,你们就明白了’”。

于是他真的这么做了。

儿童救助计划为贫困家庭提供骑自行车、去剧院和看电影等权利。在过去,这简直就是一个噩梦——官僚主义、收据、文件……但是多亏了 Velthuijs 开发的应用程序,这一切变得非常简单:顾客在商店里扫码就可以拿到自行车,而店主可以拿到钱。

突然间,这个小镇被称为“区块链技术的国际先驱之一”。这引起了全国媒体的关注,甚至荣获了奖项:他们赢得了市政工作先锋奖,甚至获得 IT 项目奖和公务员奖提名。

Velthuijs 和他的“学生”团队正在“塑造”这个新世界。在泽伊德霍伦,有些人更喜欢称他们为“变革推动者”。

探究原理

那么,区块链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们可以把区块链看成是一个美化的电子表格(比如,带有一张表的 Excel)。换句话说,就是一种新的存储数据的方法。在传统的数据库中,通常由一个负责人来决定谁可以访问和输入数据,谁可以编辑和删除数据。区块链就不一样了:没有人负责这些事情,也不能修改或删除任何内容,只能查看和输入数据。

比特币是最广为人知的区块链应用。比特币是一种数字货币,可以让你在不通过银行的情况下将资金从 A 转移到 B。

它的原理是什么?假设 Jesse 要转钱给 James,Jesse 要求银行汇款给 James,银行做一些必要的检查——帐户中是否有足够的钱?帐号是否存在?然后向数据库输入数据:将钱从 Jesse 的账户转到 James 的账户。

比特币就不一样了。你以聊天的方式发起付款请求:Jesse 向 James 转一个比特币!然后一些用户(所谓的矿工)开始以区块的方式收集各种交易。

为了将这些区块添加到公共区块链分类账中,矿工们必须解决一个复杂的难题(实际上,他们必须从非常长的数字列表中猜测出一个非常大的数字)。解决难题大约需要 10 分钟,而且如果解决速度越快(例如,由于人们使用了更多的硬件来解决难题),难题会自动变得越来越难。

在难题解决了之后,矿工将交易添加到他们在本地保存的最新版本的区块链分类帐中。他们在聊天中发布公告:难题解决了!每个人都可以验证解决方案是否正确,每个人都可以更新自己的区块链分类帐。然后,交易完成了。为了奖励他们的工作,矿工可以获得少量的比特币。

这些难题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有难题?如果每个人的行为都光明磊落,那就不需要难题了。但想象一下,如果有人想将同一笔钱花上两次会怎样?我告诉 James 和 John:我把这个比特币转给你们俩。那么就会有人检查这是否可行。矿工做了银行的工作:他们决定可以进行哪些交易。

当然,一个矿工可以和我一起作弊,以此来骗过系统。但其他人可以立即看到我是否花了同一笔钱两次,他们可以拒绝更新区块链。因此,恶意矿工将一无所获。因为这个数字很难被猜出来,因此遵守规则自然就变得很有必要了。

不过,这样的效率相当低。如果你信任某人来管理你的数据(例如,银行),那么事情就会变得简单得多,但中本聪(比特币发明者)不是这么想的。他认为银行不好,银行会让钱从你的帐户中消失,因此,他发明了比特币。

根据最新统计,除了比特币,还有将近 1855 种其他类似比特币的货币。

但是,比特币并没有取得全面成功。很少有商店接受数字货币。它速度慢(有时候一个交易需要花 9 分钟,有时甚至是 9 天)、很麻烦,而且非常不稳定(价格上涨到 17000 欧元,又跌至 3000 欧元,后又回升至现在的 10000 欧元)。

不仅如此,中本田梦想的去中心化乌托邦,即避免信任第三方,仍然遥不可及。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现在有三个矿池——在阿拉斯加和北极圈建造满是服务器的房间的公司——负责着新比特币的一半以上的量(还用于检查付款请求)。

目前来看,比特币在投机方面是成功的。有人在早期购买了价值 20 欧元的比特币,现在就已经有足够的钱来进行几次环球旅行。

这把我们带入了区块链领域,因为这种能够带来暴富机会的技术是久经考验的炒作公式。议员、管理层员和顾问们在报纸上看到这种神秘的货币让人们变成了百万富翁,他们认为需要对此有所了解。你用比特币做不了太多事情,但区块链——比特币背后的技术——却让它变得很酷。

区块链想要摆脱很多东西:银行、土地登记处、投票机、保险公司、Facebook、Uber、亚马逊、肺脏基金会、色情行业以及政府和企业。有了区块链,它们就是多余的。

价值 7 亿美元的产业

彭博社估计全球区块链产业价值约为 7 亿美元(超过 6 亿欧元)。像 IBM、微软和埃森哲这样的大公司都成立了专门部门。在荷兰,有各种各样的机构为区块链创新提供各种补贴。

唯一的问题是,在承诺与现实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区块链似乎是一种“PPT”技术。彭博社的一份清单显示,大多数区块链项目都只停留在新闻里。洪都拉斯土地注册处打算使用区块链,但该计划已被搁置。纳斯达克也打算用区块链做些事情,但最终并没有发生。荷兰中央银行呢?也没有。咨询公司德勤的一组数据显示,截至 2017 年底,在已启动的超过 8.6 万个区块链项目中,有 92%被放弃了。

他们为什么决定停止项目?区块链开发者 Mark van Cuijk 解释说:“你可以用叉车把六罐装的啤酒放到在厨房的柜台上,但这显然不是最有效的方式”。

我将列出一些问题。首先:区块链技术与欧洲隐私立法(特别是被遗忘权)处于对立状态。一旦有东西进入区块链,就无法将其删除。例如,恶意用户将数百个虐待儿童的材料和色情链接放在比特币区块链中,删除这些东西是不可能的。

另外,在区块链中,用户不是匿名的,而是“假名”:你的身份被链接到一个数字上,如果有人可以将你的名字与这个数字链接在一起,那么你就有可能会有麻烦。每个人都可以看到你在区块链上的所作所为。

例如,希拉里·克林顿电子邮件的假定黑客之所以被捕,是因为他们的身份与比特币交易关联到了一起。卡塔尔大学的研究人员可以通过社交网站轻易识别成千上万个比特币用户的身份。一些研究人员展示了如何通过购物网站上的跟踪器让更多的人“浮出水面”。

无人负责也无法修改,这也意味着错误无法得到纠正。银行可以撤销付款请求,而对于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而言,这是不可能的。因此,任何被盗的东西都会保持被盗状态。黑客把目标转向了比特币交易所和用户,一些欺诈者推出了“金字塔组合”诈骗工具。据估计,将近 15%的比特币被盗。

比特币和以太坊用掉了相当于整个澳大利亚的能源

然后是环境问题。环境问题?我们不是在谈论数字货币吗?解决复杂难题需要大量的能源,以至于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区块链(比特币和以太坊)正在消耗与整个奥地利相当的电量。使用 Visa 进行付款大约需要 0.002 千瓦时,而用比特币支付相同的费用将耗用 906 千瓦时,相差一百万倍,这足以为两个人的家庭供电约三个月。

环境问题只会越来越严重。随着矿工投入更多的精力来解决难题(在阿拉斯加建造更多的服务器洞穴),难题会自动变得越来越难,需要更多的算力。这是一场无休止、毫无意义的军备竞赛,使用消耗越来越多的能源来完成相同数量的交易。

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实际上,这是最为重要的一个问题:区块链到底解决了什么问题?因为使用了比特币,银行不能单凭自己的意愿从客户的帐户中把钱取出来。但银行真的有这么做吗?我从未听说过银行会自己从某人的帐户中把钱取出钱。如果有哪一家银行做了这样的事情,他们会立即被告上法庭,丢掉执照。从技术上讲,这是可能的,但从法律上讲,这无异于死刑。

当然,骗子到处都有,人类总是会撒谎和作弊。这里最大的问题是数据供应商(例如有人偷偷将马肉标注成牛肉),而不是数据管理员(例如银行让钱消失了)。

有人建议将土地注册放到区块链上,这将解决一些行政管理腐败的国家的各种问题。以希腊为例,希腊有五分之一的建筑物没有注册。

除非区块链对此无能为力。区块链是一个数据库——它不是一个可以自己检查数据正确性的系统,更不用说会阻止未经授权的建筑了。区块链与其他任何一种数据库都适用相同的规则:如果人们将垃圾放进去,那么出来的也是垃圾。

就像彭博专栏作家 Matt Levine 所写的那样:“不可伪造的区块链记录可以证明我的仓库里有 10000 磅铝,但这对银行来说没有多大用处,因为我有可能从后门偷偷将铝运走”。

数据应该要反映现实,但有时现实会发生变化,而数据却保持不变。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公证人、主管、律师——所有这些区块链认为可以不需要的无聊角色。

几乎没有区块链什么事 那么,那个开创性的小镇泽伊德霍伦,区块链在哪里取得成功了吗?

不完全是。我看了一下 GitHub,在儿童救助计划应用里几乎没有与区块链有关的东西,只有一个单独的矿工部署在服务器上,而且没有连接到互联网,只是作为内部研究。那些贫困家庭和店主使用的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应用程序,应用程序的代码也很简单,使用的数据库也很简单。

我联系了 Maarten Velthuijs。

我说:“我发现你的应用程序实际上根本不需要区块链”。

Velthuijs 说:“是的”。

你实际上并没有使用区块链,却也赢得了所有这些奖项,这不奇怪吗?

他说:“是的,很奇怪”。

这怎么可能呢?

他说:“我也不知道。我们一直试着告诉人们,但似乎不管用,而你现在又打电话过来问……”

那么区块链去哪儿了?

泽伊德霍伦也没有例外。如果仔细一点,你会发现现在有各种各样的区块链实验,它们都只包含了有关区块链的建议。

My Care Log 是另一项屡获殊荣的实验项目,主要针对产妇护理。所有家里有新生婴儿的荷兰人都可以得到一定数量的产妇护理服务。就像泽伊德霍伦的儿童救助计划一样,这是一场官僚的噩梦,但现在只要在智能手机上安装一个应用程序,就可以用它记录所接受的护理服务和剩余的护理服务。

最终报告显示,My Care Log 并没有使用任何足以让区块链看起来很特别的功能。他们事先安排了很多第三方矿工:换句话说,他们有权否决所记录的孕产保健数据。不是说区块链就是在没有受信任第三方的情况下完成很多事情吗?那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如果你问我,我会说他们正在建立一个效率极低的常规数据库。等你把所有术语都看一遍,你会发现剩下的就是无聊的数据库架构——分布式分类帐(也就是共享数据库)、智能合约(也就是算法)以及授权证明(也就是对数据库输入内容进行否决的权利)。

Merkle 树(从数据检查中断开数据链接的一种方法)是唯一值得我们关注的区块链元素。这是一项非常好的技术,但 Merkle 树从 1979 年以来就已经存在,并且已经被使用了很多年,例如在版本控制系统 Git 中(世界上几乎所有软件开发人员都在使用它)。它并不是区块链独有的。

魔术总是有市场,而且很大

我之前已经说过:这是一个哪里也去不了的奇异旅程。

在写这篇时,我决定与我们的一位开发人员聊聊。当时有真正的开发人员在我们的编辑室里游荡。这位开发人员叫 Tim Strijdhorst,他对区块链了解不多,但还是告诉我其他一些事情。

他自豪地说道:“我会写代码,人们我视为魔术师”。在他看来,魔术师总是会给人惊喜。很多年前,他有一半时间是对着电脑屏幕,沮丧地大喊大叫,因为他写了很多代码来修复令人讨厌的 PHP 脚本错误。

Tim 的意思是,信息通信技术和世界其他地方一样——一片混乱。

而这恰恰是我们——局外人、外行、非技术怪胎——拒绝接受的东西。议员和管理人员认为,只要有那些精美的 PPT 上所呈现的技术,一切问题(无论问题有多大多严重)都会立即消失。这怎么可能?但是谁又在乎呢!

魔术是有市场的,而且这个市场很大,无论是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还是其他的流行词。

不过,有时候这种魔术思维还是有点用处的。以产妇护理项目为例,或许区块链在这个项目中没有用武之地,但参加该项目研究的保险公司 VGZ 的 Hugo de Kaat 说:“我们的实验牵动了 Facet 公司——孕产保健领域最大的软件提供商”。他们将要开发一个类似的应用程序,不过毫无疑问的是,他们使用的是传统技术。

那么,如果不扯上区块链,Maarten Velthuijs 能开发出出色的儿童救助计划应用程序吗?不,他承认。Velthuijs 说:“在我们能飞之前,问题也不总是能够得到解决。在 YouTube 上,有人拿着自制的降落伞从埃菲尔铁塔跳下!是的,他肯定是死了,但这个世界也需要这样的人。”

如果 Maarten 能够用上区块链,那就太好了!但如果不能,那也很好。至少他会知道什么东西是有效的以及什么东西是无效的。

也许这是区块链最大的一个优点:这是一种宣传,尽管代价很高。在董事会会议上,“后台管理”不是一个议程项目,但“区块链”和“创新”却是。

多亏了这些炒作,Maarten 才得以开发儿童救助计划应用程序,孕产保健提供商们才开始展开沟通洽谈,很多企业和地方当局也逐渐意识到他们的数据管理不善。

区块链做了一些未兑现的承诺,结果是管理者们现在开始对那些有助于让世界运行得更有效率——不是什么革命性的,只是更好一点而已——的东西感兴趣了。

Matt Levine 写道,区块链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世界其他地方开始被迫“关注那些后台技术升级,并认为它们可能是革命性的”。

英文原文

Blockchain, the amazing solution for almost no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