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如果朋友圈沒有點贊功能,你還會發朋友圈嗎


題圖:來自Unsplash

前幾天看到孟岩老師的一篇文章《「黑客帝國」和「楚門世界」》,看到裡面推薦了一部紀錄片《監視資本主義:智能陷阱The Social Dilemma又名: 社交困境》,講述的是互聯網算法&科技巨頭對人們和真實世界的影響。

這部紀錄片中有不少精彩的觀點,列舉一二:

如果你沒有花錢買東西,那你就是被賣的產品。我們從心理學上弄清楚什麼最能操縱你,然後返回給你讓你興奮的事物,我們在Facebook 做得非常出色。如今,我們生活在一個樹死了比樹活著更值錢的世界,生活在一個鯨魚死了比鯨魚活著更值錢的世界。但是,現在要注意了,人類就是下一棵樹、下一條鯨魚,我們的注意力正被開採、漁利。最終這樣下去,我們只會變成成天盯著屏幕看、把注意力都貢獻成廣告商的殭屍,從而錯過自己本可以擁有的美好人生。

我們從未有過一個時代,可以享受到如此便利的東西——足不出戶,僅靠一個5.5 英寸的屏幕,不與現實中的人交流,就能了解到世界各地正在發生的事情。

但有時真的要問下自己,我們看到的都是事實嗎?還只是別人輸出的一種觀點?我們看到現實的全貌了嗎?還只是算法或者某些人想讓我們看的某個局部?

用著手機的人,可能會覺得是我們在操控手機,但事實可能是,其實是手機在操控著我們,影響著我們的喜怒哀樂。

如果你覺得這比較難以理解,試著想一下游戲。我們玩遊戲最初的目的可能是放鬆,但後來它變成了一個會激起人們好勝心的東西,它驅使著我們想要在遊戲中戰勝別人,贏了我們就很開心,為了獲得更多這種短暫的快樂,我們會傾向於開始新的下一局;輸了就變得脾氣暴躁,有時還要爆粗口、咒罵一下對方。

同理,把遊戲換成社交媒體,我覺得也是說得通的,我們可能會因為社交媒體上的點贊數變少而變得鬱悶,會因為看到一些人的好消息或精彩動態而變得焦慮或情緒低落(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看到那些精彩的動態,你可能會在心裡反問自己,為什麼別人的生活就那麼精彩,而自己的生活卻似乎一成不變、暗淡無光)。

點贊在今天各種互聯網產品中隨處可見,但我仍覺得它是一個「偉大」的發明,它起初用來對別人表示認同,它是現實中的肯定或認同在互聯網產品上的投射,基於人們內心渴望受到肯定的訴求,我們也會想在社交產品上得到更多的讚,因為那些贊就是對大腦的一種獎賞。

相比讀書學習這類反饋嚴重滯後的活動,發朋友圈收穫點贊這種獎賞反饋來得更快更及時,這種短平快的獎賞似乎更符合大腦的喜好,一條發完還能再發一條。

寫到這裡,我想起之前用過的一個應用「即刻」,它曾經有這麼一個時期——動態不能點贊(因為沒有點贊按鈕),只能評論。即刻沒了點贊功能的那段時間,我沒了發動態以及和別人互動的慾望,那時候我把即刻稱為「低慾望」的即刻。

不發動態,是因為不會有人給我點贊,少了獎賞;不和別人互動,是因為相比點贊,評論是一個門檻更高的行為,它需要動腦子、打字,有時候評論寫得不好還會給人拉黑,典型屬於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對了,突然想起一個事:朋友圈可以刪除別人的評論了,所以你也可以在朋友圈「控評」了。。。)

如果朋友圈沒有點贊功能,你還會發朋友圈嗎 1

正是從即刻得到的靈感,我對朋友圈也有個不成熟的想法:如果朋友圈沒有點贊功能,它會變成怎麼樣呢?更重要的可能是,少了點贊功能,你還會發朋友圈嗎?還會保持原先的發布頻率嗎?

曾經我也討厭朋友圈,因為我覺得那是一個被過度美化&虛假的存在,人們發圖片前要花上比拍照更多的時間去修圖,別人買了保時捷要昭告天下(不然就成了衣錦夜行),深夜加班或者假期工作也要發一條試圖讓老闆知道自己有多努力的動態……種種讓我一度覺得,朋友圈就像是一個娛樂圈,就是一個名利場,每個人都在表演,每個人都在試圖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每個人都在爭搶別人的注意力。

後來想了想,問題其實不在別人身上或朋友圈本身,而在於自己對朋友圈的看法——我是將朋友圈當成一本關於自己的書,還是把它當成一個通知欄或佈告欄?

朋友圈發得越多,當我能夠接受「點贊數變少」、「想與你互動的人真沒那麼多」的事實時,我會覺得自己反而「脫敏」了——點贊數的多少,越來越不會影響到我的心情,發布的動態可能只是一個記錄,發完該干啥還乾啥。

或許,當我真正擺脫內心的種種「障礙」,不在意別人點贊與否,不在意別人的看法,發出來的東西,才是我真正想留下來的。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