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8年南極哥斯拉事件,到底怎麼回事?科學家解釋很難…


1958年南極哥斯拉事件,到底怎麼回事?科學家解釋很難信服?的頭圖

1958年南極哥斯拉事件,到底怎麼回事?科學家解釋很難信服?

1958年2月13日下午17:00左右,載有日本南極考察隊的“宗谷”正在南極近海的呂佐夫-霍爾姆灣航行,突然有船員大喊“哥斯拉”,因為1954年時日本東寶株式會社製作的怪獸電影《哥斯拉》已經聞名於世,對不明大型怪物喊出“哥斯拉”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這個不明物體大約在距離300米外的海中,當大家轉頭過去圍觀時被其他船員嘲笑了,大家紛紛說那不過是伯頓島美國考察隊一個廢棄的油桶而已,那邊曾經是美國考察隊的營地,有一個油桶不是很正常麼?

瞭望值班的船員習慣性地拿出望遠鏡對這個不明物體仔細觀察,結果驚訝地大叫起來,因為他看到了這個不明物體有眼睛、嘴巴和耳朵,很明顯油桶不會是這個樣子,當船長拿著相機到艦橋時,這個不明物體已經消失,前後留在人們的視線中大約就30秒!

南極哥斯拉:到底是什么生物?

根據目擊者的描述,這個生物看起來像只站立的大蜥蜴,有一雙大眼睛,頭部長約70-80厘米,當時只有部分身體從水中露出,無法確定整個身體的形狀與大小,但體表看起來並沒有毛髮,而背鰭似乎像鋸齒狀的山脊,就像曾經出現過的某些帶背甲的恐龍!

船長松本無極在《Antarctic Transport》(南極運輸)這本書中詳細記錄了這次目擊事件,這也是此次事件唯一的書面記錄,書中有一副目擊動物的插圖,看起來就是一隻活脫脫的東寶株式會社電影中的哥斯拉。不過有一點要指出的是,在繪製這副草圖時,船長已經去世,由他的兒子代筆,他兒子稱父親已經多次說明這個動物的長相,所以他對這只動物了然於胸。

大型海怪真的存在嗎?

南極哥斯拉事件並非第一次大型怪物的目擊,尼斯湖水怪當時早有耳聞,還有剛果河流域的恐龍傳聞等等,在此後的八十年代會達到一個高峰期,此後全球各地的水怪傳聞都露出了水面,還有肯偉島水怪、歐肯納根水怪,甚至我國的長白山天池和新疆喀納斯湖也傳出了水怪。

其中最著名的還是尼斯湖水怪和剛果河沼澤的水怪,因為前者甚至驚動全球生物學家關注,而後者則有數次著名的考察:

尼斯湖水怪

最早出現在1934年,那模糊的照片一眼就能認出是一隻蛇頸龍,但目擊者在後來描述時候卻出現了多個版本,甚至出現了波浪形的背鰭,而英國數名專家曾多次調查,並剪輯製作了紀錄片,但一直沒有結果。

上世紀九十年代時,DNA檢測技術已經非常完善,曾有科學團隊在尼斯湖多個位置取樣,對湖水中的有機物進行DNA驗證,也沒有發現有未知生物DNA。而在1994年3月14日,加拿大出版的《環球郵報》中突然爆出了一個驚天消息,一位名叫克里斯蒂安·斯堡林在臨終前承認是他用玩具潛艇與軟木製成了酷似史前蛇頸龍的形象。

儘管有人申明尼斯湖水怪造假,但此事並沒有了結,反而越傳越誇張,2007年商業大片《尼斯湖水怪》上映,情懷非常不錯,各位可以看看。

2019年9月,來自南安普敦的一個叫史蒂夫·查里斯2019年9月在尼斯湖旁度假時拍攝了一張照片,一個巨大的生物游過湖面,似乎是一條巨型不明魚類,照片發布後引起了軒然大波。

但有眼尖的朋友立即指出,這和2018年在意大利捕獲的鯰魚花紋非常雷同,因此被指責是偽造!儘管各種證據都表明尼斯湖水怪可能並不存在,但這個傳聞卻永遠都不會消散。

剛果河沼澤的恐龍

在剛果的烏班吉河和桑加河流域之間有一個泰萊湖,當地居民間一直有個傳聞,泰萊湖中有一種叫做“莫凱朗邦貝”的動物,據說它的體型有四隻大像那麼大,蛇頭、大寬背、長尾,爪印長達90cm,步幅2.4米以上!

這引起了美國動物學家麥卡爾的注意,他分別在1981年和1982年兩次考察泰萊湖,但沒有任何與怪物相關的有價值信息,他們曾請當地人辨認這種傳說中的動物時,對方毫不遲疑地指向了早已滅絕的雷龍。

但沒有任何一支考察隊能在剛果湖流域發現過恐龍或者類似恐龍的生物,當然去也不是沒有收穫,至少對非洲剛果河流域的生物考察還是進展不少。

曾經有進化生物學家指出,假如確實存在孤立的生物,那麼它們將很難延續,比如我國的華南虎臨近滅絕之際在野外捕捉了最後的種群5只,進行人工繁殖,從而保證在養殖狀態下不滅絕,但華南虎早已被確定為功能性滅絕,也就是在野外自然狀態下已經不可能擴大種群了,老死算數。

雷龍

像這種一隻兩隻的目擊案例,即使真的存在,它們也不可能跨越千萬年留存於世,除非有一條時空隧道讓它們穿越到現代。

哥斯拉的目擊又是什麼說法?

明明這種動物不可能存在,畢竟類似於恐龍這種陸生的大型動物並不適合在極地生存,但日本科學考察船“宗谷”號卻目擊了,這些船員至少也是從事科學事業的,還會有假嗎?

關於這種事件其實出現也不是第一次了,著名的1917年的“法蒂瑪事件”被認定為群體性幻覺事件,這個事件發生於葡萄牙法蒂瑪小鎮,數万人目睹了聖母降臨,對於這種無數人目擊卻不可能存在的事件解釋也挺有趣:

群體心理學的創始人古斯塔夫·勒龐(Gustave Le Pen)在他的《人群》一書中說:“邏輯告訴我們,具有一致自白的多個人是最有力的證據,可以確保事實的準確性,但是團體心理學知識告訴我們,邏輯此時需要重新編寫,見證人最多的東西反而是最可疑的。”

這是慣性的從眾心理所主導下的一個事件,比較有意思,而參與人卻會因為自我說服而確認看到了所謂的“事實”,甚至這事實能經受住測謊儀的驗證,可見群體性幻覺的威力。

延伸閱讀:瑞洋丸事件,日本船長為2億元,將“國寶”丟入太平洋

1977年,日本“瑞洋丸號”拖網漁船卻在南太平洋撈起了一具高度疑似“蛇頸龍”的屍體,由於已經腐敗發出惡臭,被船長以污染價值2億日元的魚獲為由被丟回了大海。

回到國內後被科學界一致指責,不過好在船上有一名實習生矢野道彥將當時的場景都記錄了下來,並且還採集了一塊樣品,使得日本動物學界可以介入調查,但最終結果卻發現,這頭看起來像是蛇頸龍的生物,只是一條普通的姥鯊,而且生物學特性和姥鯊非常相似。

在事實證據下,這個海怪事件最終以科學性認定完結,假如沒有帶回樣品,那麼可能又將成為一樁無頭懸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