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卡脖子”的科技可以彎道超車嗎?


被“卡脖子”的科技可以彎道超車嗎?的頭圖

被“卡脖子”的科技可以彎道超車嗎?

科技日報曾發表系列文章報導制約我國工業發展的35項“卡脖子技術”,在社會上引起了廣泛的關注與討論。這些被卡脖子的技術有的是急需要解決的,有的則是心腹之患。面對這些問題該怎麼辦?能不能夠彎道超車?對於彎道超車這個問題,其實很多人的看法是這樣的:一些先進的技術已經發展了幾十年,經過了很多次的迭代與更新,這些技術的原理大家都是知道的,只是在經驗積累與迭代上落後了,而這個差距又不是短時間之內可以彌補的,因為這需要基礎科研的進步以及技術經驗的積累。

我們拿幾個問題來說吧,比如像科技日報列舉的35項卡脖子技術中,例如芯片、光刻機、工業軟件、醫學影像設備原器件等等,這些都不是能夠在短時間之內超車的領域,對於這些高精尖的領域,國產的與這些在設計原理上並沒有多少差異,主要是在“代差”方面的差異,比如像光刻機,我國生產的光刻機加工精度是90納米,但是這只相當於21世紀初奔騰四處理器的水準,在臨床醫學中,過去手術室裡的設備一直被飛利浦、西門子、通用電氣、德爾格等外國品牌壟斷,現在雖然國產的精密儀器已經開始進入到手術室中,但是在精密外科的顯微鏡上還存在不小的差距。

芯片、光刻機

眾所周知,CPU芯片是計算機領域最基礎的核心技術,我們在這方面是受制於人的。雖然我們有國產的芯片,但是市場佔有率太低,性能也比不上。從現在世界範圍來看,芯片行業已形成壟斷局面,但這並不代表我們沒有機會。芯片行業,一口是吃不成一個胖子的,搞芯片就離不開大量的芯片技術人才以及資金投入,我國現在的芯片行業人才缺口還是太大。比方說2018年全國本碩博畢業生數量超過800萬人,其中在集成電路領域的畢業生就達到了20萬,但是能夠在本專業繼續工作的只有3萬,超過8成以上都轉行了,如果沒有人才,那麼研究芯片是無法進行的,人才才是最關鍵的,說到底其實就是資金的投入。

再來說一說光刻機,我國最牛的光刻機生產商是上海微電子裝備公司,它的加工製程是90納米,雖然只有90納米,但這已經足夠我國基礎的國防與工業需要,而且還有一個重大好消息是,上海微電子裝備公司有可能在今年交付國產第1台製程28納米的光刻機。綜合來看,我國的光刻機製造工藝與世界先進水平還相差10~15年左右。

核心工業軟件

工業軟件是智能製造的必需品,比如芯片的設計與生產必須要EDA工業軟件, EDA軟件水平就代表了一個國家電子產品的設計能力水平。什麼是EDA?EDA就是電子設計自動化,在現代高精尖的製造領域,當一個設備複雜到一定程度,就需要以計算機輔助的工業軟件來替代人腦計算與設計,沒有先進的EDA軟件來做產品設計,就算是再先進的機械設備與工藝也無法完成製造。人們常說工業軟件三巨頭是EDA、CAE與CAD,這些工業軟件是在自然科學與技術的基礎上構建起來的,它的基礎就是物理、數學、工業與計算機技術,想要在這一領域上更上一層樓是需要時間的。

可以看到至少在這些領域,想要在短時間之內彎道超車基本上是不大可能的,但是我們也不能把這些核心技術給神秘化了,到處鼓吹“卡脖子卡脖子”。雖然在這些領域我們的技術水平比不上別人,但是我們都已經在做了,隨著技術經驗的積累,產品的迭代更新,相信達到世界先進水平不會太久,即將交付的製程工藝28納米的光刻機就足以證明這個問題。

你們的看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