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特斯拉上海工廠停產


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車公司同樣面臨缺芯困擾,特斯拉老闆馬斯克推特發聲抱怨,年是特斯拉“供應鏈短缺超級瘋狂”的一年,其中國工廠更是被爆出因“缺芯“而短時停產。


馬斯克9月2日在推特上發文表示: “年是供應鏈短缺超級瘋狂的一年,所以即使我們有17種新產品也沒用,因為沒有一種會上市。“

“如果2022年不像這樣糟糕,Roadster應在2023年出貨。“馬斯克發文是為了迴應推特上關於新款跑車何時釋出的問題。

這款起步價人民幣價格高達130萬元的高階跑車,早在2017年就作為概念車首次亮相,該車原計劃於2020年推出,但發行日期卻一再被推遲。


不僅新車釋出計劃被打亂

甚至量產車的生產都一度中斷

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稱,由於缺乏關鍵晶片,特斯拉中國工廠的部分生產線在8月份停產了大約4天。


特斯拉上海工廠(圖片:特斯拉)

該知情人士還表示,短缺的主要是電子控制單元(ECU)所需晶片,ECU是一種控制汽車上一個或幾個電子系統的小裝置,這一問題導致了特斯拉Model Y車型的生產延遲。不過,現在生產已經恢復正常。

特斯拉中國代表暫未迴應該置評請求。

延伸閱讀  蔚來聯手聯盛新能源,打造分散式光伏綠色電源鏈

今年早些時候,馬斯克表示,供應鏈問題和全球晶片短缺已經導致特斯拉陷入“瘋狂的困境”。在4月份的一次季報電話會上,他表示自公司成立以來,經歷了最困難的供應鏈挑戰。

一方面,海運緊張一櫃難求,港口的延誤使得特斯拉難以運送物資。今年2月,特斯拉在加利福尼亞州的汽車組裝工廠暫停了 Model 3的生產,原因是港口積壓和嚴重的暴風雪影響了交貨,導致供應鏈中斷。

更為重要的是晶片短缺的影響,一塊小小的晶片不僅打亂了全球汽車供應鏈的生產節奏,部分晶片價格大幅上漲卻一芯難求。根據德勤會計師事務所的一份報告,電腦晶片用於車輛導航、藍芽和碰撞檢測系統等,單車成本已經從2013年的約312美元漲到約475美元,整車的電子系統成本已經佔到全車成本40%。


據乘聯會資料顯示,年7月特斯拉中國批發銷量為32,968輛(包括出口24,347輛),也就是說7月特斯拉在華零售量僅為8,621輛,其中Model 3為6,477輛,Model Y僅為2,144輛。

相比之下,6月特斯拉的總銷量達到33,155輛,其中國內零售量為28,138輛,出口量為5,017輛。也就是說,特斯拉在國內的銷量,7月環比暴跌近70%。

隨後,特斯拉CEO馬斯克在微博用中文寫道“特斯拉在本季度上半段生產的新車主要用於出口了,下半段則會更多投放在本土市場。”

馬來西亞工廠停產成關鍵因素

日前,有著汽車晶片封裝測試“重鎮”之稱的馬來西亞,遭遇了新冠疫情影響,不少企業被迫停工停產,而這也進一步加劇了全球汽車產業的“晶片荒”。

延伸閱讀  豐田bZ4X細節公佈:給純電SUV一種全新的可能這臺車搭載了多項豐田首次採用的新技術,是其邁向碳中和願景的里程碑式產品。

據瞭解,東南亞佔據全球晶片封測市場份額的27%,其中50%的產能集中於馬來西亞,多家跨國晶片巨頭在馬來西亞設立了50餘家晶片封測工廠。馬來西亞去年的電器和電子元器件出口總額為920億美元,佔馬來西亞出口總額的39.4% 。

全球不少大廠都因為“缺芯“減產:從8月中旬開始,全球各大車企陸續宣佈停產部分車型:

8月16日,日產關閉了美國田納西州工廠,該工廠生產6款車型,包括暢銷車型奇駿;8月19日,通用汽車宣佈,由於晶片短缺影響,雪佛蘭Bolt電動汽車暫時停產;8月19日,豐田汽車宣佈,受馬來西亞晶片短缺等零部件供應問題影響,9月豐田全球產量將削減40%;8月30日,沃爾沃暫停其瑞典哥德堡工廠的生產,等待晶片供應到位。這些全球汽車大廠被迫關閉部分製造工廠,停產部分晶片不到位車型,優先生產利潤更高車型。

國內的新能源汽車三強也面臨同樣的窘境。小鵬汽車董事長、CEO何小鵬在二季度財報電話會中表示,一旦某個地區因疫情原因被封鎖,而這個區域恰好有晶片產業,那麼就會給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

甚至一個國家的汽車產量都因疫情以來的“缺芯“陷入低谷:英國7月汽車產量同比下降37.6%,至5.3萬輛,創下自1956年以來同期新低。而6月產量是英國1953年以來的第二低。整個2020年,英國汽車產量不到100萬輛,下降29.3%,創下了1984年以來的最低水平。

AutoForecast Solutions預計,隨著新冠疫情持續蔓延和晶片產能緊縮,年全球汽車產量將減少765.1萬輛。很多汽車公司預計,晶片短缺可能會持續到2022年上半年。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