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可能分泌有毒的唾液,比毒蛇的毒液還毒?


人類可能分泌有毒的唾液,比毒蛇的毒液還毒?的頭圖

人類可能分泌有毒的唾液,比毒蛇的毒液還毒?

每年端午節來臨的時候,南方部分地方民俗會有“避五毒”的習俗,而這五毒指的就是毒蛇、壁虎、蟾蜍、蝎子和蜈蚣,但實際上,壁虎本身是無毒的,這與古代人們缺乏對各種動物有足夠了解有關。毒蛇大家應該聽過不少,甚至還認得出一些,但是,如果有人告訴你,人類也可以分泌出有毒的唾液,你會相信嗎?

近日,日本研究人員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發表了新成果,與人類進化有關。主要闡明了:人類的確具備產生毒液的能力,並且,這是所有哺乳動物和爬行動物都具備的一個基本功能。但是,正如大家現在知道的這樣,我們的唾液並不會對什么生物構成威脅,而人類以後會不會變成有毒的人,則主要取決於進化。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聳人聽聞的研究結論,但研究人員表示這是一個十分複雜的研究,雖然侏儒懶猴是目前已知的唯一有毒靈長類動物,但口腔液體有毒在動物界中並不罕見,比如蜘蛛。生物學家表示,哪怕是不一樣的毒素,也經常在不同物種的身體中被發現,比如,毒蛇的部分毒液成分,其實與蜈蚣的毒液構成存在部分重疊。

實際上,毒素也會因為發展而發生些微變化,而毒素自身又是多種化合物混合的產物,正如同一條毒蛇在一天的不同時間、以及一年的不同季節種分泌出的毒液都可能存在差別。而新的研究,主要是確定毒液系統構成的基礎主要是由哪些調節基因,但這些與毒液有關的基因,並不會直接產生所謂的毒素。

這個研究主題要是放在多年以前,無疑是天方夜譚,但時至今日,人類對動物基因已有一定程度的認知,現在,我們已經對動物體內各種基因的基本功能有所了解,所以,到底哪些基因是如毒液基因有關的,也是可以通過研究找出來的。

在研究物種分泌毒液的基因時,研究人員將所有羊膜動物(四足脊椎動物,產卵方式不限於胎生和產卵,但胚胎都是通過多層膜來進行保護。)都納入了範圍,包括哺乳動物、爬行動物和鳥類動物。並且,在對這些動物的基因篩查過程中也的確發現了,原來有不少基因都和折疊蛋白質有關,蛋白質的質量也比較高,而哪些有毒的動物都是將大量蛋白質製造成毒素。

既然這項研究和人類有關,當然也會對人類的唾液腺進行研究,而結果顯示,我們人類的唾液腺裡也有不少種類已知的基因,同樣會產生大量消化其他蛋白質的一種蛋白質(激肽釋放酶),這意味著人類是具備進化出毒液的基礎和可能性的。從目前的研究情況來看,不管是小鼠,還是我們人類,都產生了一種關鍵蛋白質,正是這種蛋白質在許多有毒動物的毒液系統中被頻繁使用。

要知道激肽釋放酶是一種十分穩定的蛋白質類型,即便發生突變也不會輕易停止工作,所以,一旦激肽釋放酶有益突變,那麼釋放出的毒液就會更加致命,而中毒的生物也會更加痛苦,而人類理論上可能進化為有毒生物的自然基礎就是這種激肽釋放酶。不過,研究人員人類,人類並不大可能進化為有毒生物,除非有一天我們需要這種毒液才能繼續生存,那麼久有可能發生激肽釋放酶增加的情況。

道理也很簡單,當我觀察哪些有毒動物的時候會發現,他們之所以要使用毒液,主要也是為了獵捕自己的食物,又或是為了自保,這些動物會用毒也是生活必須,而人類則完全不是如此。

因為,我們已經通過自己的智慧創造了很多工具和武器,以及相對穩定的社會結構,這些就足以滿足我們的生活所需,並不需要使用毒牙,正如有的海蛇雖然還殘留這毒腺,但它們從吃魚卵開始就不需要再用毒咬的方式吃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