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漲價:平均票價43元撐起國慶檔票房,背後公司誰是贏家?



經過暑期檔和中秋檔的清冷,沉寂許久的電影市場終於在國慶檔升溫。

無疑,《長津湖》成為最大贏家。

國慶檔“馬太效應”明顯,《長津湖》和《我和我的父輩》包攬了大部分票房。其中,《長津湖》截至10月7日累計票房超34億元,這一數字使其直接躋身影史前十。

國慶期間,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走訪北京多家影院看到,萬達影城、博納國際影城門口大多擺著《長津湖》《我和我的父輩》巨幅海報,其餘影片身影難尋。儘管《長津湖》排片率較高,但高峰時段幾乎場場觀眾爆滿。

票房豐收,背後上市公司亦是喜憂參半。國慶節後首個交易日,影視股並未因此走出低迷行情迎來“開門紅”。當天,主控出品《我和我的父輩》,聯合出品《長津湖》的中國電影下跌6%。

《長津湖》連續7天破3億元,票價上漲撐起高票房

受疫情影響,原定於暑假檔的《長津湖》《五個撲水的少年》《皮皮魯與魯西西之罐頭小人》《拯救甜甜圈:時空大營救》等影片選擇國慶檔上映。同時,《我和我的父輩》等多部影片也搶灘國慶檔。

據燈塔專業版資料,10月1日至7日共上映8部影片,產出43.85億元票房(含服務費)。國家電影局資料顯示,這一成績成為中國影史同期第二,僅次於2019年國慶長假44.66億元的票房成績。

相比之下,2017年-2020年國慶檔票房分別為26.56億元、19.08億元、44.66億元和39.67億元。

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除《長津湖》《我和我的父輩》兩部主旋律影片,青春片《五個撲水的少年》,其餘五部均為針對低年齡段兒童的電影。從票房上來看,國慶檔“馬太效應”明顯,《長津湖》以絕對優勢領跑,9月30日首映當天票房達2.06億元,為內地影史國慶檔之最,排片佔比達53.4%。

國慶檔開始後,《長津湖》票房更是直線躥升,連續7天破3億元,成為今年繼《你好,李煥英》《唐人街探案3》《速度與激情9》之後第四部全球票房突破5億美元的電影。

截至10月7日,《長津湖》票房超32.05億元(上映以來累計票房34.1億元),問鼎國慶檔票房冠軍。《我和我的父輩》票房超9.65億元(上映以來累計票房10.56億元)、《皮皮魯與魯西西之罐頭小人》票房達4195萬元(上映以來累計票房4535萬元),分列國慶檔票房二、三名。

“《長津湖》的排片超7成。”博納國際影城一工作人員告訴貝殼財經記者,下午場為高峰時段,幾乎場場坐滿,甚至連午夜場的上座率都可達三分之一,以年輕觀眾居多,也有不少企業單位包場觀影。

該工作人員表示,今年國慶檔平均票價提高也帶動票房上漲。

延伸閱讀  海通證券:基金三季報風格再次偏向成長①21Q3偏股型基金份額和倉位齊升,結構上再次偏向成長。②21Q3基金重倉股中化工、有色和電氣裝置市值佔比明顯上升,分別上升1.9、1.5和0.8個百分點,其中新能源產業鏈上升2.5個百分點,白酒、醫藥和電子市值佔比明顯下降,分別下降2.8、1.5和1.3個百分點。③相對滬深300基準,電氣裝置、化工和醫藥超配力度居前,分別超配6.7、5.2和4.6個百分點,銀行、券商和保險低配力度居前,分別低配8.7、5.8和3.4個百分點。

國盛證券研報顯示,根據藝恩資料,國慶檔期內觀影人次8359.5萬,較去年同期的8390.6萬基本持平;平均票價43.0元,較2020年同期的36.6元上漲17.4%,是拉動檔期票房增長的主要驅動力。

對此,國泰君安指出,2021年國慶檔平均票價提升明顯的原因與核心影片時長較長有關,《長津湖》時長達176分鐘,超過2019年和2020年國慶檔核心影片,從而促使平均票價提高。《長津湖》涉及的出品發行公司以及院線龍頭萬達電影和票務龍頭貓眼娛樂,有望受益於優異的國慶檔票房成績。

節後首日股價集體跳水,影視股為何帶不動?

國慶檔火爆上映,並未帶領低迷許久的影視股走出一波行情。

國慶假期後第一個交易日,影視股表現不佳,主控出品《我和我的父輩》,聯合出品《長津湖》的中國電影下跌6%。此外,上海電影下跌3.04%,光線傳媒下跌3.63%。當天,僅華誼兄弟、萬達電影、金逸影視等股價出現小幅上漲,漲幅分別為1.15%、2.92%、0.42%。

這樣的行情並不陌生。2020年國慶節後首個交易日,諸多影視上市公司股價紛紛上演跳水。其中《姜子牙》以13.84億元票房位居國慶檔第二,但出品方光線傳媒跌13.57%,此外,北京文化下跌4.31%,萬達電影跌2.19%。

爆款電影為何拉不動電影股上漲?多名影視圈分析人士稱,近兩年資本或提前感知利好出盡,導致影視類上市公司股價下跌。

溫莎資本傳媒分析師餘武信告訴貝殼財經記者,從交易層面看,股價表現更多的是預期,國慶檔作為主要假期,每年都能集中釋放觀眾的觀影需求,今年國慶檔與往年相比不是很突出。目前,影視行業的話語權仍主要掌握在演員、導演等主要人員手上,影視公司的話語權並不突出。雖然國家已經出臺了相關限薪政策,但由於行業特性,前者仍然會分走核心利潤,同時部分影視公司存在管理人失控現象,或多或少波及股東利潤。

記者梳理看到,今年以來影視概念股漲跌不一。截至10月9日,中國電影和上海電影分別微漲1.77%、0.55%,萬達電影、光線傳媒、橫店影視股價持續遇冷,跌幅達20.02%、20.73%、31.03%。

不過,行業受創並非無贏家,中國電影悄然收穫了一波熱度。其在今年8月的半年報中就預告稱,公司參與出品電影《長津湖》《我和我的父輩》以及國產災難電影《峰爆》、親情題材電影《媽媽的神奇小子》《關於我媽的一切》等。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中國電影的股價開始一波上揚,從8月初的低點到9月30日,實現累計上漲近20%。

山西證券認為,從前三季度電影市場執行情況來看,仍處於疫情後恢復的階段,優質的內容供給會對觀影人數及觀影次數的拉動起到重要作用,進而對大盤票房表現產生影響。四季度在國慶檔的帶動下,院線及電影板塊有望迎來回暖,業績進一步改善。

中國電影或成國慶贏家,光線傳媒遇“滑鐵盧”

國慶檔影片火爆,背後出品方也被推至臺前。

貓眼專業版顯示,《長津湖》出品方包括北京博納影業集團有限公司、中國人民解放軍八一電影製片廠、華夏電影發行有限責任公司、中國電影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電影(集團)有限公司、阿里巴巴影業、北京登峰國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延伸閱讀  10月16日十大利好公告:新鳳鳴前三季度淨利預增632%-655%

相比之下,《我和我的父輩》涉及多家上市公司,出品方及聯合出品方多達35家。其中,中國電影、開心麻花影業為主要出品方;上海電影、阿里巴巴影業、新麗傳媒、萬達影視、華誼兄弟等均為聯合出品方。

國慶檔的高票房仍是影視上市公司的利潤來源,下半年業績都將與國慶檔深度繫結。

博納集團行政總裁蔣德富曾在採訪中表示,《長津湖》從2019年10月24日立項,投資規模達到2億美元。而根據貓眼專業版資料顯示,截至10月8日上午9時,《長津湖》累計分賬票房超過32億元,其中,影院分賬佔比52.27%,為16.74億元,片方分賬佔比39.13%,即12.53億元。按照票房三倍於成本才能盈虧平衡的一般規律,《長津湖》票房需要達到40億元以上才能真正回本。

不過,《長津湖》票房仍然有上漲空間,貓眼專業版預測,內地總票房將達到55.01億元。

中國電影連續兩年參與了國慶熱門影片《我和我的家鄉》《我和我的父輩》《長津湖》的出品。中國電影2021年半年報顯示,公司主導或參與出品並投放市場的電影共8部,累計實現票房123.34億元,佔全國同期國產電影票房總額的55.99%;發行影片353部,實現票房212.69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並非所有公司都能分到國慶檔大蛋糕。10月8日,歡瑞世紀釋出公告稱,全資孫公司新疆歡瑞世紀影視傳媒有限公司參與投資《長津湖》的收益約為180萬元,影片的收益對公司整體經營狀況影響較小。同日晚間,華誼兄弟也釋出公告表示,《我和我的父輩》的營收約150萬元-190萬元。此外,華誼兄弟投資的動畫電影《拯救甜甜圈:時空大營救》表現不佳,國慶檔累計票房僅2559萬元。

去年憑藉《姜子牙》拿下16億元票房的光線傳媒,今年主控影片《五個撲水的少年》雖成為國慶檔口碑黑馬,但票房不佳,上映8天票房尚未達到4000萬元。此外,光線傳媒原定國慶黃金檔的影片《十年一品溫如言》在9月22日宣佈改檔。

10月9日,光線傳媒董祕在投資者交易平臺回覆稱,《十年一品溫如言》《衝出地球》具體上映檔期暫未確定。

中金公司研報分析,2015年以來國慶檔top3影片佔檔期影片總票房比例多在75%~90%區間,2019年更是達到96.5%,影片頭部效應明顯。而從今年國慶檔表現看,類似情況或將延續。電影市場將繼續依靠優質內容驅動高質量成長,同時影院經營效率將繼續分化,具有優質內容產出能力的製作公司、以產業鏈一體化整合為目標的影投龍頭公司有望受益。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趙方園 編輯 王進雨 校對 劉軍

延伸閱讀  連跌6個季度,永輝超市因何被冷落?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