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農架深處:為什麼會被列為禁區?有一個神秘現象,至…


神農架深處:為什麼會被列為禁區?有一個神秘現象,至今難以解釋的頭圖

神農架深處:為什麼會被列為禁區?有一個神秘現象,至今難以解釋

神農架是我國最神秘的區域之一,它位於湖北省西北部,面積超過3250平方公里。相傳山穀神農氏曾在此採藥而得名,神農架怪石嶙峋、古木參天、流水潺潺,景色十分優美,但對公眾開放的區域卻僅僅只有一小部分,特別是神農架核心區域基本就是禁區,神農架深處究竟隱藏了什麼,為什麼不允許進入?

神農架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要說神農架國家地質公園在我國的地位,大約相當於黃石國家公園對於美國的重要性,當然熟悉黃石公園來說,火山噴發一直就是巨大的隱患,而神農架則永無火山噴發之虞!

神農架屬於大巴山系,地勢西南高東北地,保護區內有山地、流水以及喀斯特地形與第四紀冰川冰蝕地貌,這裡緯度約31度,雨水非常充沛,常年雲霧籠罩,林海茫茫,河谷深切,溝壑縱橫,層巒疊嶂。

豐富的水汽以及復雜的地質條件下則是大量野生動物和植物,動物有哺乳綱22科75種,鳥類43科308種,爬行綱7科40種,兩棲綱6科23種,魚綱47種,其中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就有金絲猴、華南虎、金錢豹、白鸛、金雕,二級保護動物超過74種。

保護區的高等植物有254科、1008屬、3084種。保護區苔蘚植物約有55科、136屬、245種……佔國內50%以上,無論是動物還是植物,神農架都是物種的天堂。

神農架的傳說到底是真的嗎?

神農架最著名的就是野人傳說,最早從解放前就有野人擄走女性後懷孕生子的傳聞,但一直未能證實過,而在解放後則有多次野人目擊以及調查記錄:

1974年,神農架生產隊副大隊長目擊一名野人並上報,此為第一例被記錄神農架野人目擊案例。

1976年5月14日,神農架林區黨委政府五名幹部與司機一行人目擊到一個紅色毛髮、1.8~1.9米高的野人。

這兩次目擊案例直接導致了1977年開始的最大“野人”調查考察隊,由中科院以及湖北省委的領導下,建國以來最大的野人科考團隊誕生了,隊員都是各科研機構業務頂尖研究人員,還有軍隊的偵察小組支持!考察隊前後耗時40天,足跡遍布1500平方公里,這相當於神農架面積的一半,其中有數個“重大發現”。

重大發現1:

1977年6月19日晚,房縣橋上公社群力大隊女社員龔玉蘭和她的4歲的兒子楊明安遭遇野人,這剛好是考察隊在當地的時間,趕往目擊現場後發現野人出沒地區留下了不少幾十根棕黑色的野人毛髮。

鑑定結果為:與已知的長臂猿、大猩猩、黑猩猩的毛髮有些區別,與人類的毛髮也有些近近似,本以為真相大白,但鑑定結果卻是無法下準確結論。

重大發現2:

考察隊在陰峪河一線發現了一排跨度約在1米左右、足印長25厘米、弧度30度的腳印,其中大腳趾與其它四趾分開幅度比較大,腳掌前寬後窄,與人類的腳印分佈比較相似。另外從步幅上看明顯是一種雙腳直立行走的動物,根據腳印判斷,這種動物身高可能超過2米,體重超過150千克。

之後的考察中也有發現毛髮,還有與猩猩類似的糞便等,但始終沒有野人的直接證據,在1977年的考察後,還有數次零星的考察,但由於始終沒有突破性的發現,最終官方大規模的科考於1980年代後終止。

關於猴娃的說法

早在1915年時就有一獵戶被女野人擄走後生下小野人的傳說,還有則是1938年一位婦女被擄走後生了猴子一樣的兒子,明顯不像是人類,而他長大後的攻擊性很強,最終被鐵鍊鎖住因傷口感染而死。

而在1986年時中國科學探險協會秘書長王辰了解到神農架南部長縣有一個“猴娃”,當時已經33歲,但智商跟嬰兒沒什麼區別,長相也和人類特徵明顯不一致,而鑑定結果更是大失所望,猴娃只是小腦症患者。

1989年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人類學家弗蘭克·波伊里爾在神農架有過一個著名的調查,發現有不少常見物種被當地村民誤認為是野人,包括熊、長臂猿、短尾猴甚至金絲猴,而這個發現還有一個佐證:

一隻直立行走的短尾猴

1956年四月二十四(農曆)下午,下著小雨,一個放牛的小姑娘在回家路上遭遇了一個野人,嚇得她驚聲尖叫,結果野人被趕來的群眾給打死了,不過當地鬆陽中學的生物老師保留了手腳的標本,結果被鑑定為是一種短尾猴。

人類的這種心理比較有趣,在恐懼心理的支配下,往往會將常見現象誤認為是恐懼對象,就像走夜路時疑神疑鬼,見到各種形狀都像看到鬼一樣,這是腦補出來的結果,源於人類大腦強大的想像力!

既然沒有野人,也沒有神秘生物,為什麼不開放進入?

這是一個令人好奇的問題,既然沒啥特別,為什麼還不讓大家進去圍觀一下?其實這只是出於安全考慮,因為神農架不是後花園,而是地形極其複雜的亞熱帶原始森林,貿貿然進入,那是要鬧出人命的。

國內有很多驢友在野外遭遇危險的案例,有的被營救出來,有的呢因為救援導致營救人員也遇難,其中最著名的就有2010年“復旦黃山門”事件,18名上海驢友(主要是復旦學生)黃山遇險,營救的民警張寧海不慎墜亡,但復旦學生脫險後閉口不談哀悼殉職民警,首先考慮的卻是如何搞好危機公關,對民警犧牲冷漠無情、不承認錯誤連連推卸責任的輿論事件。

2019年1月2日,一廣州籍驢友徒步穿越貢嘎山失聯,找到時此驢友已經在帳篷中去世;

2019年1月26日,7人驢友團隊穿越黃水鎮中水溝時,52歲驢友不慎墜崖死亡;

2019年4月9日, 懷化自由基地一驢友在攀登花瑤虎行山的過程中不慎墜入瀑布死亡;

很多驢友遇難的區域,很多都是常見的旅遊景區,但因為準備不足或者缺乏經驗,或者體力不支,或者缺少裝備等等,在遭遇意外時根本就沒有應對能力,但很多驢友對此不以為然,毫不在意風險,但生命在大自然面前非常脆弱,比如一場暴風雨就能讓人在夏天體溫過低凍死!

生命只有一次,你不尊重生命,那么生命也不會尊重你!

延伸閱讀:神農架神秘白化現象

神農架在1950年代發現了白熊,儘管毛色並非北極熊的“白色”,而是有些淡黃色,但這是除北極熊外毛色最淺的一種熊!除了“白熊”外還有白蛇,白猴,白松鼠等白化動物!

因此神農架還得了一個“白色動物之鄉”的稱號,而一直到二十一世紀,這種神秘的白化現象仍然沒有確切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