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天堂”的啟示:烏托邦的幻滅,是否預示著人類未…


老鼠“天堂”的啟示:烏托邦的幻滅,是否預示著人類未來走向?的頭圖

老鼠“天堂”的啟示:烏托邦的幻滅,是否預示著人類未來走向?

  • 何為“烏托邦”?

烏托邦是很早以來,人類想像中最美好的社會,在這個社會物質極大豐富,人人平等自由,沒有剝削和壓迫,就像生活在世外桃源一樣。一直以來,人們認為這只是理想社會,就取名為“烏托邦”,“烏”就是沒有,“托”就是寄託,“邦”就是國家,整個意思就是不存在但又令人期盼的社會。

到了17世紀,有一位叫托馬斯·莫爾的英國人將這個“烏托邦”描述出來,寫了一部簡稱《烏托邦》,全稱為《關於最完美的國家製度和烏托邦新島的既有益又有趣的金書》的奇書。他在書中虛構了一位航海家,旅遊偶遇一個“烏托邦”國家。

書中描述:那是一個高度發達的社會,那裡的人們穿統一工作服,快樂而滿足,他們在公共餐廳就餐,官員由公眾選舉產生,一切都是那麼美好。莫爾認為私有製是萬惡之源,消滅了私有製,沒有了剝削和壓迫,烏托邦就會實現。

托馬斯·莫爾一生精彩而富有傳奇色彩,當過律師、國會議員、財政副大臣、國會下院議長、大法官等,1535年,他因反對亨利八世而被送上斷頭台處死,享年57歲。他雖然英年早逝,但他的《烏托邦》一書流傳甚廣,影響極大,而烏托邦至今仍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社會。

那麼這種社會能不能成功呢?在托馬斯·莫爾逝世四百多年後的1968年,有位叫約翰·卡爾宏的生態學、動物行為學家突發奇想,決定做一次實驗,這個實驗就叫“老鼠的烏托邦”。

  • 人類為老鼠們製造了一個“天堂”。

約翰·卡爾宏製作了一個最多可容納3800隻老鼠的建築(上圖),邊長為2.7米,高為1.4米。這個建築有人說是六邊形,但有的圖片又顯示是四邊形,到底咋樣我們今天就不窮究了。

建築內的空間分為16個區域,每個區域設置了4個垂直通道,通往一些老鼠窩。在這個建築裡,設有通風和供暖系統,恆溫恆濕,氣溫控制在20~30℃之間,還設有自動投食和飲水器,每天保證充足的飲食和飲水。

因此,在這個老鼠“天堂”裡,沒有飢餓和天敵,也沒有災害和威脅,甚至隔絕了病菌的侵害,唯一的限制就是老鼠們不得離開這個“天堂”。

一切準備停當後,約翰·卡爾宏將精心挑選的4對健康成年老鼠“夫婦”放入到這個“天堂”,然後觀察它們在這個“天堂”裡過得怎麼樣。

  • 老鼠們在“天堂”幸福嗎?

老鼠的繁殖能力很強的,它們一年四季都可以交配生育,懷孕期約21天,一年可生6~8胎,一胎可生5~10隻小鼠,而小鼠2個月後就可以當爹當媽,這樣一隻雌鼠一年下來,子子孫孫就可以繁殖上千隻。

這是人類給老鼠們繁殖的定義,但它們在這個“天堂”裡實際結果會怎樣呢?俗話說飽暖思淫欲,這些老鼠們吃飽喝足,“幸福”和“性福”的結果,應該就是大量繁殖。

剛開始,這8只這個“天堂”世界的老鼠祖宗有點張皇失措,耗費了104天才完全適應了環境,在一段激烈的爭鬥後,各自劃定了地盤,才開始“性福”的繁衍生活。從它們進去後第104天到315天的211天時間裡,大概是它們最幸福的時光。

這段時間,它們約55天繁殖數量會翻一番,無憂無慮,幸福的冒泡。到了第315天,好日子就似乎到頭了,從這一天開始,生育率開始下降,後來的日子145天才翻一番。這還是其次,更令人不解的是,老鼠“社會”開始變得混亂不堪。

  • 老鼠在“幸福”中走向滅絕。

315天后的“天堂”,公鼠開始專注於搶奪地盤,不再對“性福”和傳宗接代感興趣,戰敗的公鼠失去“社會”地位而開始逃避社交,母鼠從此不再專注照顧小鼠,充當了暴力捍衛“窩權”的主角,甚至將未斷奶的小鼠逐出門戶。這些小鼠被“爹媽”遺棄,根本不知道如何成為一隻正常老鼠,最終被鼠“社會”所拋棄。

這以後的日子老鼠們越來越變得怪異和混亂,出生率開始急劇下降,到了第560天,“天堂”中的老鼠達到峰值2200只後,死亡率開始大於出生率,幼鼠的死亡率達到了96%,公鼠開始不搭理母鼠,而是更樂意與同性成為斷袖之交,母鼠憤怒兇殘開始“無差別攻擊”,甚至吃掉自己誕下的小鼠。

許多老鼠成為逃避“社會”的“宅鼠”,從不參與活動,也沒有求偶需求和交配能力,它們除了偶爾相互攻擊一下,就孤獨的躲在偏僻一隅痴癡呆呆不知所想。而新一代老鼠則將所有時間用於進食、睡覺、梳理毛髮,從來不關心外界發生了什麼。

到了第920天,“天堂”最後一隻老鼠幼崽生下後,再也沒有新的老鼠誕生,只有死亡。到了第1780天,老鼠“天堂”的最後一隻公鼠“壽終正寢”,這個“老鼠烏托邦”社會就徹底滅亡了。

  • 這似乎是一個恐怖的結果,人類也會如此嗎?

據最新資料統計,全球人口已經達到了75.85億,根據聯合國人口署和美國人口普查局不久前發布的一項預測認為,世界人口將在2025年達到80億,2050年則將突破94億。

現在整個世界似乎已經充斥著糧食問題、土地問題、資源問題、能源問題,還有各類意識形態的交鋒與爭鬥,這些矛盾正在成為人類之間或者說國與國之間的爆發點,戰爭與和平的選擇常常擺在統治者決策者們的面前。

新新人類也越來越多地出現一些怪異趨勢,男女界限越來越模糊,小鮮肉錐子臉的追求日益成為時尚,啃老族、宅族、不婚族、家庭虛無現像日益成為常態,這是不是預示著“老鼠烏托邦”實驗結果,正在人類身上重演呢?

人類在一個不算太久的未來,也會像這群“幸福的老鼠”一樣,走向毀滅嗎?

  • 我想不會的,因為人類畢竟不是老鼠。

首先,人類社會是一個有意識能夠自律的社會。在“老鼠的烏托邦”試驗中,老鼠的“社會”是無序的,其發展過程只能是自身本能和自然選擇,它們沒有自我意識和智慧去解決出現的問題;而人類是這個世界唯一具有強烈自我意識和智慧的動物,已經經歷了數万年的生存競爭和發展,有足夠的智慧應對發展道路上出現的問題,而做出適當的改變。

其次,人類與“天堂”鼠輩們的生存空間是不一樣的。人們為鼠輩們提供了一個“天堂”,但設置了限制,讓它們只能生活在一個封閉的空間;而人類擁有開放而廣闊的空間,隨著人類科技和文明的發展,當地球難以容納人類生存時,還有廣闊的宇宙空間,讓人類去探索和開發,在遙遠的未來,人類一定會移民深空。

再次,烏托邦社會模式只是一個幻想,在人類社會是不可能存在的,人類扮演上帝角色為老鼠們提供了一個“天堂”,人類沒有這種幸運得到這種“天堂”,只能依靠自己的智慧去創造,因此人類沒有機會被“天堂”的幸福滅絕。

雖然如此,人類發展過程一定會有這樣或者那樣的問題出現,我們必須有思想準備和包容之心,來對待未來人類一定會“異化”成不像我們今天的樣子,甚至最終會不以現在的形象而存在。對此,我們完全不必驚慌,而是要以平常心去接受和期待。

個人觀點,歡迎討論。碼字不易,如果喜歡就給個點贊和關注吧,謝謝閱讀。

時空通訊原創版權,侵權抄襲是不道德的行為,敬請理解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