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緩稽覈半年後悄撤申請終止上市,揭晶雲藥物IPO斬戟科創板之謎



導讀:在晶雲藥物IPO於今年3月15日首次接受上市委稽覈之時,《科創屬性評價指引(試行)》相關規定尚未公佈實施,其因引發的核心技術先進性爭議被“暫緩”。此後,隨著《指引》規定的出臺,加之晶雲藥物自身最新財務資料的更新,使得原本尚有爭議空間的科創屬性問題按規定被“一錘定音”。

本文由叩叩財訊(ID:koukounews)獨家原創首發

作者:雷 都@北京

編輯:翟 睿@北京

在被暫緩審議六個多月後,蘇州晶雲藥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晶雲藥物”)終究沒能等來重啟IPO上市委會議的機會。

9月30日,國慶節前的最後一個交易日,上交所更以“主動撤回申請”為由正式宣佈晶雲藥物此次科創板IPO之旅的終結。

公開資料顯示,晶雲藥物為一家專注於藥物晶型研發服務和晶型技術產業化的企業,總部位於蘇州,並在北京、美國新 澤西和加拿大多倫多分別設立研發中心。

此次申請科創板上市,擬發行不超過1046.317萬股以募集6億資金投向“晶型技術研發服務平臺建設”、“創新晶型技術及產品開發平臺建設”兩大專案及補充流動資金。

自2020年6月19日正式向上交所遞交科創板上市申請後,近一年多時間裡,縱然晶雲藥物此番IPO罕見地經歷了來自監管層的4輪問詢,但依然未能叩開資本市場的大門。

“請發行人進一步說明其符合科創屬性要求的合理性”,這是在半年多前的那場決定晶雲藥物上市命運的上市委會議上,科創板上市委委員們給出的“暫緩審議”其上市申請的理由。

斯時,在上市委會議現場,上市委委員共對晶雲藥物提出兩大方面的問詢,其中首當其衝的便是要求其結合核心技術、持續研發能力以及可比公司的技術優劣勢說明其有關科創屬性的資訊披露是否符合相關資訊披露要求。

事實上,在上交所此前對晶雲藥物的數次問詢中,有關其科創屬性和核心技術的先進性便多次遭問詰。

在每次回覆中,晶雲藥物及其保薦機構皆堅稱“發行人核心技術具有先進性,在境內外晶型研發領域中屬於領先水平”、“發行人依靠核心技術開展的晶型研發業務具備科創屬性”、“發行人符合科創板科創屬性定位要求”。

即便如此,晶雲藥物的IPO還是倒在了其是否符合科創屬性的爭議之中。

“晶雲藥物最終選擇終止IPO,最主要原因是其最新的財務資料使得其不能滿足監管層對科創屬性界定的硬性規定。”在晶雲藥物撤回其科創板IPO申請的第一時間,一位接近於監管層的機構人士向叩叩財訊透露,對於核心技術是否具有先進性的爭議,在一定程度上有些許主觀色彩,科創板上市企業的科創屬性是自開板以來一直備受市場爭議的話題,此前亦有部分企業通過各種各樣的包裝手段“美化”、“虛構”其科創技術含量以期上市,並由此引發了熱議,也正是源於此,證監會在2021年3月20日正式頒佈《科創屬性評價指引(試行)》(下稱《指引》),並在一個月後的4月中旬對《指引》進行了進一步修訂,由此進一步明確了科創屬性的企業的內涵和外延。

晶雲藥物IPO於今年3月15日首次接受上市委稽覈之時,《指引》相關規定尚未公佈實施,其因引發的核心技術先進性爭議被“暫緩”。此後,隨著《指引》規定的出臺,加之晶雲藥物自身最新財務資料的更新,使得原本尚有爭議空間的科創屬性問題按規定“一錘定音”。

1)無法滿足的科創屬性硬性規定


對於核心技術是否具有先進性,表面看,晶雲藥物似乎有著豐富的論據來向監管層解釋。

延伸閱讀  稜鏡|被特斯拉天價索賠的車主:“想證明沒給河南人丟人”

早在上交所對其此次IPO下發的第一輪問詢中,便要求晶雲藥物將現有核心技術中能夠衡量其核心競爭力或技術實力的關鍵指標、具體表徵及與同行業公司的比較情況等,使用易於投資者理解的語言及資料充分分析其核心技術是否具有先進性,在境內與境外發展水平中所處的位置。

根據晶雲藥物IPO申報檔案,其的核心技術在於綜合實力較強的藥物晶型技術平臺,為製藥企業提供高效、專業且根據藥物特點設計的藥物晶型研發服務。

在回覆監管層對核心技術質疑的首次問詢中,晶雲藥物從“藥物晶型研究領域的行業影響力”、“晶型研發服務客戶覆蓋面”、“晶型專利申請數量”、“創新晶型突破成功率”、“創新晶型技術產業化能力”等五個方面一直重申自己“在晶型研發領域領先的技術實力”。

經過了第一輪迴復的詳細辯解之後,有關其核心技術的先進性問題似乎暫時獲得了監管層的認可,在隨後的第二輪和第三輪問詢中,上交所便並未對其技術先進性和科創屬性進行過多質疑。

但令人意外的是,2021年3月初,已經經過三輪問詢的晶雲藥物突然遭受到了上交所的第四輪問詢。

而在第四輪問詢中,有關晶雲藥物核心技術的先進性和競爭的優劣勢再次被質疑,並被監管層要求客觀修改招股說明書中的有關內容的相關披露,並被質疑“選擇性披露”。

“在大部分科創板擬上市企業中,被問詢四輪的情況是少之又少的,也就是經過了前三輪補充,企業還有未能說清楚的問題,當然其中也可能包括一些突發的狀況。”滬上一家大型券商的投行保薦人代表告訴叩叩財訊,如果在問詢中,監管層多次集中問詢同一類問題,那麼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認為監管層對該問題存在較大的爭議。

在第四輪問詢中,監管層就晶雲藥物在申報材料中所提到“2016 年至 2019 年期間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受理的晶型專利 PCT 國際申請中,發行人晶型專利申請數量排名全球第一”的表述進行了質疑,並要求其披露目前的主要客戶構成,是否主要為仿製藥企業;若其報告期內主要為仿製藥企業服務,要求在招股說明書業務與技術章節中補充披露該情況。

晶雲藥物又用了近五千字的洋洋灑灑的文字回覆了監管層再一次對其核心技術先進性的質疑。

作為晶雲藥物此次IPO的保薦機構,華泰聯合則也表示“經核查,發行人在招股說明書中的相關表述,能客觀反映發行人在晶型研發領域的技術情況和市場地位。”

但在2021年3月15日召開的科創板上市委2021年第20次審議會議上,有關晶雲藥物核心技術、持續研發能力以及與可比公司的技術優劣勢,是否符合科創屬性要求的合理性問題,還是成為讓監管層其尚存疑慮之處。

在因科創屬性合理性問題被判“緩刑”之後,晶雲藥物並未放棄IPO的推進,在此後的幾個月中,其也曾多次向監管層補充材料以期儘快獲得重新上會的機會,直到其2020年最新經審計的財務資料出爐,這也澆滅了其IPO的最後一點希望之火。

如果說此前監管層對於晶雲藥物核心技術是否具有先進性的質疑還有一定的可解釋空間,那麼晶雲藥物財務資料所透露出來的基本面上的“硬傷”,則使得其此次IPO幾無迴旋餘地。

據晶雲藥物最新出爐的2020年財務資料顯示,其2020年全年營業收入僅為15044.22萬元,而在此前的兩年中,即2018年和2019年間,其分別錄得營業收入為12869.22萬元和11503.29萬元。

這也意味著在其最近三年內,即2018年至2020年間,其營業收入的複合增長率僅8.1%。

據證監會在2021年3月20日正式頒佈並在4月中旬進行修訂後的《科創屬性評價指引(試行)》中,就擬科創板上市的企業科創屬性評價指標給出了包括4項常規和5項“例外”條款,即企業需同時滿足4項常規指標,可認為具有科創屬性;如不同時滿足4項常規指標,若滿足5項例外條款中的任意1項,也可認為具有科創屬性。

延伸閱讀  貝萊德基金又上報公募產品了!投向這裡…

“最近三年營業收入複合增長率達到20%,或最近一年營業收入金額達到3億元”則為判定企業科創屬性是否符合要求的四項常規指標之一。

顯然,按照此規定,在最近三年內營業收入複合增長率僅8.1%的晶雲藥物,其科創屬性並不符合科創屬性評價指引的硬性指標。

在硬性的“客觀”指標面前,似乎所有的解釋和爭議都顯得蒼白。

2)科創屬性成最大“路障”


晶雲藥物並不是倒在“科創屬性”問題上的第一家企業,也不會是最後一家。

事實上,科創屬性問題已成為了擬闖關科創板上市企業的最大“路障”。

據叩叩財訊統計,自科創板開板以來,截至2021年9月底,共有12家企業的科創板IPO申請被科創板上市委否決,其中有8家公司便是因科創屬性、核心技術先進性論證不足而遭遇斬戟。

2021年9月,僅一個月內,3家企業的科創板上市申請遭到上市委的否決,也是科創板開板以來出現最多遭否案例的單月,而這三家接連被否的企業,衝擊上市失敗的主因,有兩家皆指向了監管層對其科創屬性和技術先進性的質疑。

9月22日,上海吉凱基因醫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吉凱基因)闖關科創板未能通過上市委會議稽覈。

“發行人未能充分披露其核心技術是否具有先進性、相關業務的成長性和潛在市場空間及對持續經營能力的影響,因而不符合科創板上市要求。”上交所在上市委會議結束後,如此公告吉凱基因IPO遭否之由。

9月3日被否決的浙江天地環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天地環保”),上市委則認為其未能充分、合理說明在報告期內固廢處理、脫硫特許經營、與施工分包和船廠改裝相關的船舶脫硫系統和大氣汙染治理綜合解決方案等業務和經營環節所涉技術是否具有先進性。

因科創屬性不符要求的質疑,不僅讓多家擬科創板上市企業在上市委會議上遭否,更讓多家即使僥倖通過上市委會議稽覈的企業,也最終難逃監管層法眼,在註冊環節紛紛鎩羽。

2021年9月10日,在焦灼半年時間後,杭州安傑思醫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安傑思”)終於在上市希望渺茫的情況下主動按下了IPO終止鍵,而此時,距離其IPO申請成功通過科創板上市委稽覈已足足過去了十月有餘。

據叩叩財訊獲悉,安傑思IPO之所以在註冊環節不得不主動撤回申請,與晶雲藥物所面臨的情況幾乎如出一轍:其2020年財務資料顯示,其最近三年內,即2018年至2020年間的複合增長率未能達到20%以上的科創屬性界定標準。

安傑思是2021年以來第四家在註冊階段“主動撤回申請材料”而上市失敗的科創板擬IPO企業。

值得注意的是,這4家主動撤回上市申請的科創板IPO已過會專案中,包括安傑思在內,有三家便是因為與科創屬性評價指標與《指引》規定不符而飲恨IPO註冊階段。

2021年8月4日晚間宣佈上市失敗撤回註冊材料的固安信通,和與其一道在同一日終止註冊的佛山市藍箭電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藍箭電子”),便皆與安傑思同為“難兄難弟”。

隨著規定科創評價指標的《指引》正式實施,一大批“偽”科創企業正在遭遇著“大浪淘沙”的洗禮,哪怕是如固安信通之類早前已然過會的企業,也同樣難逃“淘汰”的命運。

類似固安信通、安傑思等準科創板上市企業止步於註冊前的故事可能還會在今後不久的時間內繼續上演。

據叩叩財訊獲悉,在已經通過科創板上市委稽覈並已經提交註冊申請的企業中,除了固安信通、藍箭電子、安傑思外,還有數家在《指引》頒佈前過會的企業“踩”中了《指引》紅線,已經不滿足科創屬性的定性。

如過會九個多月至今未獲得證監會註冊的南京森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森根科技”)IPO,其與固安信通、安傑思一樣,由於2020年業績的下滑,使得其不滿足最近三年複合增長率20%以上的硬性條款。

延伸閱讀  央行連續開展千億級逆回購——流動性平穩跨節無憂

而早在2020年11月27日便成功通過科創板上市委稽覈的北京中數智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數智匯”)IPO,即便在經過了近9個月的等待後,至今還是未能盼來其期望已久的獲准證監會註冊的訊息。

阻礙中數智匯的則是其在最初申報材料中以一家“金融科技”公司自居。

而據修訂《指引》中明確規定,“限制金融科技、模式創新企業在科創板上市。禁止房地產和主要從事金融、投資類業務的企業在科創板上市。”

隨後,在申報材料中大量抹去“金融科技”字眼後,中數智匯搖身一變稱自己為“信用科技與大資料服務提供商”。

這前後矛盾的描述明顯是為了規避《指引》中的有關硬性規定。這也使得中數智匯的上市前景“命懸一線”。

(完)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