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全世界罵了上百年,泰坦尼克號的中國倖存者真的幸運…


被全世界罵了上百年,泰坦尼克號的中國倖存者真的幸運嗎?的頭圖

被全世界罵了上百年,泰坦尼克號的中國倖存者真的幸運嗎?

1912年,泰坦尼克號撞上冰山,在北大西洋沉沒。

船上2224人,倖存者710人,生還率31.7%。

其中共有8名中國人,倖存者6人,生還率75%。

然而本應慶幸劫後餘生的他們,從此背負了整整一百多年的罵名。

因為異於他人的生還率,西方媒體稱他們“貪生怕死”

“不法偷渡者”

“偽裝成女人躲在救生艇”

“無恥搶奪了婦女兒童的生存機會”

“中國佬只會先救男人,不管婦女死活”

“……”

國內一些文人稱他們是“中國人的劣根性”,狠狠貶低這6位倖存者。

最負盛名的報紙《申報》稱他們“偷偷躲在救生艇底”,甚至因疊坐在其他人身上,致人死亡。

圖| 來源於網絡

種種污衊,讓這6位在巨大災難下倖存的中國人備受排擠,一生漂泊。

這8位中國人和電影中的男主傑克一樣,是三等艙船客。

他們也是泰坦尼克號上的鍋爐工,遠赴北美謀生的勞工,整條船上最“低賤”的人。

20世紀初,我國時局混亂,底層生活困苦,尤其以嶺南地區為核心,為了爭奪資源,經常發生大規模的“土客械鬥”,人民苦不堪言。

圖| 來源於網絡

這種情況下,一部分國民在惶恐不安中選擇遠渡重洋,去大肆宣揚“自由獨立”的歐美國家謀生。

當時的歐美各國正處於大變革時期,急需大量工人來進行國家基礎建設。

因此,他們將目標聚焦在正被侵略、被剝削的中國人民身上,開放“華工移民”政策,以此彌補底層勞工的不足。

時代和命運的雙重逼迫之下,這8位中國水手踏上了異國謀生之路。

英國是他們的第一站。

他們受僱於英國唐納德公司,成為了最底層的鍋爐工。

每天做著最髒最累的工作,忍耐著白人的辱罵,遭受著法律的刁難。

當時的唐人街破舊不堪、暴力橫行,是罪惡的深淵。

白人歹徒在唐人街嫖娼、賭博、吸毒,再將這一切罪惡甩給住在唐人街上的中國勞工們。

這讓英國人更加厭惡中國勞工。

時逢一戰前夕,白人種族的優越性和對其他有色人種的剝削,使許多底層民眾無法忍受。

英國爆發了“煤礦工罷工”事件。

海員短缺,英國海運被迫停止,於是這8位中國鍋爐工被派遣到北美去運送水果。

唐納德公司為他們8人買了一張泰坦尼克號三等艙的集體票,票號1601。

圖| 8個人中,最大的37歲,最小的24歲。

1912年4月10號,這是泰坦尼克號的初次航行,金碧輝煌的船艙內充斥著上流社會的紙醉金迷。

與此格格不入的8人則在巨輪下層甲板的三等艙落腳。

一等艙裡,富商大亨給美麗的未婚妻獻上價值連城的海洋之心,男女主站在甲板上暢想愛情;

圖| 泰坦尼克號劇照

三等艙裡,這8個中國派遣工擁擠一處,不知道未來在何處。

四天后的深夜,巨輪撞上冰山。

災難突如其來,巨大的恐慌籠罩著船上的人。

船頭逐漸沉沒,海水灌進船艙,憑著求生的本能反應,所有人蜂擁著往船尾掙扎。

動圖| 泰坦尼克號劇照

救生艇分為左舷艇和右舷艇。

左舷艇是“婦女兒童專屬”,右舷艇是“男女皆可入艇,婦女兒童優先”。

但事實上,“婦孺優先”的原則是建立在“白人優先”和“富人優先”之上的。

因為在倖存的710人中:

頭等艙325人,活下來202人,生還率62.2%;

二等艙285人,活下來118人,生還率41.5%;

三等艙706人,活下來178人,生還率25.2%。

正如數據所表現出來的等級制度,8位中國乘客和三等艙的其他乘客一起,被關進了一個小廳裡。

只有一等艙和二等艙的乘客安全上了救生艇後,他們才有資格逃命。

巨輪逐漸沉沒,求生之門終於打開了。

尖叫、嘶喊,人們如同困獸一般奔跑在長廊裡,尋找生存的機會。

一開始,他們不被允許登上救生艇,因為這是給“一等艙”裡的歐美客人準備的,即使那些救生艇上還有空位。

圖| 泰坦尼克號劇照

被拋棄8位中國水手在逃亡過程中,有3位掉進海裡,2位殞命,只有Fang Lang存活。

掉進海裡的Fang Lang抽出一具浮屍的皮帶,將自己綁在一塊木板上,等待著折返的救生艇。

幸運的是,他最終被唯一返回救援的船隻救起——他也是最後一個被救起的人。

動圖| 源於泰坦尼克號未刪減版電影片段

當時救下Fang Lang的指揮官名叫羅威。

他回憶道,當他第一眼看到Fang Lang時,他趴在木板上一動不動,眾人圍上去給他按摩心臟、溫暖四肢五分鐘左右,他才慢慢恢復意識。

羅威感慨:“他就像個英雄。”

電影導演詹姆斯·卡梅隆也承認,正是這位中國人的求生智慧,給了自己創作靈感,才有了女主在木板上等待救援的情節。

圖| 泰坦尼克號劇照

但在公映的電影中,Fang Lang獲救的片段被刪掉,歷史也隨之被掩蓋。

而剩下的5位中國人憑藉著多年職業水手的航海經驗,向相反的船頭跑去,在最後一刻搭上了並未坐滿的右舷艇。

事實證明,他們並沒有去婦女兒童的左舷艇,更沒有搶占婦女兒童的座位。

但人們往往只想看到自己想看的。

僅僅因為中國人在這場災難中超高的“存活率”,美國民眾便以最大的惡意揣測、污衊他們。

“中國男人利用他們的辮子,裹上女人的衣服,假扮女人逃進救生艇,擠占女性與孩子的逃生艙位。”

“這就是黃種人的卑劣性。”

諸多惡名強加在這6名剛剛死裡逃生的中國人身上。

圖| 來源於網絡

以至於當倖存者乘坐的船隻抵達紐約後,所有人接受了來自民眾的熱情歡迎,唯獨這6個中國勞工無法下船。

因為當時美國剛剛推行了《排華法案》,沒有人歡迎他們。

不能休息,不被救治,拖著精疲力竭的身體,他們被驅逐到一輛運載熱帶水果的貨船上,去古巴從事苦力。

古巴不是個謀生的好去處,於是,他們開始在全世界漂泊。

有人去了加拿大,開過咖啡廳;

有人繼續在海上漂泊做船員,最後被遣送回香港;

有人去了印度,隨後下落不明;

有人輾轉英國,不久重疾纏身而亡;

有人至今無法確認其身份;

還有人被迫改名換姓,一生沉默。

Fang Lang是這6人中記錄最完整的一位。

他的遭遇,也代表了那個時代下華人在西方國家的悲慘血淚史。

從泰坦尼克號上活下來的中國人,這個身份使他被西方國家的民眾所唾棄。

圖| 在救生艇上的泰坦尼克號倖存者

被迫成為水果貨船上的船員後,他開始了8年隱姓埋名的漂泊。

1920年,Fang Lang終於進入美國。

後來的35年裡,因為沒有身份證明,被當作非法移民的Fang Lang在芝加哥經營過很多小生意,每次都失敗了。

研究員羅飛說:“每一次生意失敗後,他就回去繼續做餐廳服務員。當時很多中國人和他的遭遇一樣,他們不得不使用各種各樣虛假的身份證明為自己尋找工作。”

給餐廳打工的微薄薪資成了Fang Lang唯一穩定的收入。

從1911年開始,Fang Lang前後換了8個名字。

直到1955年,他才拿到新身份證明,也有了合法的名字——方榮山。

當時的方榮山已經六十多歲,因為有了公民身份,他終於可以結婚生子,組建家庭。

圖| 來源於網絡

方國民(方榮山的兒子)說,他出生時,父親已經65歲,而且他和母親從未聽父親講過關於泰坦尼克號上的一切。

圖| 方國民

直到方榮山70歲那年,在租房的時候,被房東羞辱。

“我怎麼可能租房給你們’黃種狗’?”

憋屈了一生的他忽然一拳將白人房東揍趴在地上。

當時,美國已經廢除了《排華法案》十幾年,但白人對華人的歧視仍舊強烈。

步入晚年後,方榮山仍舊在餐廳打工,也經常給遠在江門的親人寄錢。

也許是想向故鄉的親人訴說曾經的苦難,方榮山給侄孫寄了首打油詩:

天高海闊浪波波,

一條棍子救生我。

兄弟一起有幾個,

抹乾眼淚笑呵呵。

圖| 《六人-泰坦尼克上的中國倖存者》

方榮山的一生,正是那個時代下“移民華工”命運的縮影。

從他們踏上駛向大洋彼岸輪船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們顛沛流離的一生。

甚至,要背負著“低廉的中國勞工”的劣名。

在《美國種族簡史》一書中,對於20世紀初從江門台山去北美的第一代華人移民,作者托馬斯·索威爾指出:

19世紀末,美國有一條法律禁止中國人在法庭上提供不利於白人的證詞,這實際上等於公開宣布可以任意凌辱華人,華人遭到搶劫、傷害和攻擊時,法律是不管的。

而且,中國人體形雖然比美國人瘦小,但在農業、鐵路修建和其他繁重的體力勞動方面很能吃苦。

而且,他們對薪水的要求低,生活儉樸,能從美國人認為是微薄的收入中省下錢來。

正是這些品質,使得中國人被白人視為競爭對手,對其又恨又怕。

●事實上的確如此。

這批華工先成為英國航船上的鍋爐工,每天工作十四五個小時,卻只能拿到白人同行的五分之一;

繼而種族矛盾接連爆發了工人罷工事件,他們被派遣到世界各地;

緊接著被囚禁在美國天使島;

遭遇了史詩級的船難,萬倖存活,卻背負了一百多年的罵名;

美國的《排華法案》給他們扣上“黃禍”的帽子;

一戰爆發給了他們水手的工作機會,英國金融危機的爆發又將他們驅逐出境;

一戰結束後,他們被視為不安定因素,禁止入境;

二戰爆發,又是他們災難的一個輪迴。

……

時代洪流下,作為西方國家最底層的有色人種,他們經歷著命運的重擊。

被驅逐、被關押、被辱罵、被忘記……

圖| 來源於網絡

就像研究員施·萬克所說:“泰坦尼克號沉船事件未必是他們人生中遭受的最大苦難,而只是他們一生中必鬚麵對的其中的一個困厄時刻而已。”

而他們,只是為了在亂世下謀求一條生路,哪怕是夾縫生存。

在與命運做掙扎的這一生,他們勤勞、頑強,隱忍。

如今,一個多世紀過去了,很多事情已成定局,我們無法改變。

但泰坦尼克號上6位中國倖存者沉寂了一百多年的冤屈,我們可以澄清。

被污名化的那段歷史,我們可以修正。

隨著《六人-泰坦尼克號上的中國倖存者》紀錄片的公映,會有更多的人了解到那段被刻意刪除、刻意抹黑了的過去。

西方國家,至今欠他們一句道歉。

欠那個時代的“中國佬”們一句道歉。

如今的中國,繁榮富強,雄起在世界東方。

中國人再也不會因為他國的歧視忍辱負重;

不會因為他國的詆毀敢怒不敢言;

不會因為他國的欺辱無動於衷。

如今的中國人,無論是在美國紐約、還是在英國倫敦,都能挺直腰板,昂首闊步。

我們痛心100多年前的那段歷史和那些人。

我們也幸運生長在100多年後的中國。

文字為極物原創,轉載請聯繫作者。

/

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有問題請聯繫後台

/

本文編輯:橙子味的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