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中和背景下,如何實現「零碳」NFT 模式?


前段時間,一篇名為《NFT 藝術品要結束了》的文章引起不少人關注,它向大家解釋了為什麼看空 NFT 藝術品,也提到了 NFT 藝術家們的困境:他們越來越難從中盈利。

另外,法國藝術家 JoanieLemercier 抨擊 NFT 拍賣過程產生了非常高的碳排放(POW 機制)……市面上充斥著看空 NFT 的聲音,全球碳中和大背景下,在未來它又將何去何從?本文對相關內容做了一些梳理。

NFT 是「綠色地球」的頭號敵人?

質疑 NFT 不「綠色」的聲音不絕於耳。「任何一個 NFT 都比一筆以太坊普通兌換成本高得多,因為 NFT 在區塊鏈上要被多次鑄造和交換。」數字藝術家和工程師 Memo Atken 指出。

《紐約時報》批評:「建立一枚普通 NFT 會產生非常鉅額的碳排放,會帶來超過 200 公斤的碳,相當於一架普通美國汽油動力車行駛 500 英里產生的碳足跡,這些排放將會導致地球變暖。」

碳排放嚴重、碳足跡最多


Carbon.fyi 專門對區塊鏈的碳足跡進行了統計:「比特幣網路累計總功耗超過了 45.8 TWh (太瓦時),是 125 座大亞灣核電站全年產出的總量,每年排放約 4580 萬噸二氧化碳,以太坊則是 9.62TWh,創造了大約 26 座大亞灣核電站的年產出。」

基本上,基於 POW 的應用都是碳排放大戶,NFT 就是其中的代表。根據 Carbon.fyi 網站的統計,截止到 4 月 29 日,OpenSea 累計排放達到 8283 萬 kg 的二氧化碳,相當於開曼群島 2016 年全年排放的 20%。

如何實現「零碳」NFT 模式?

能耗更低的共識機制

NFT 消耗鉅額的資源,根據 Ultrasound.money 統計,24 小時內 OpenSea 就燃燒了 369 枚 ETH,罪魁禍首是以太坊網路使用的 POW 共識演算法,因為耗能巨大。

延伸閱讀  以太坊開發者會議:信標鏈將於 10 月底進行 Altair 升級

實際上,大多數的 NFT 挖掘和兌換是基於 POW 的區塊鏈上進行的,鑄造和兌換需耗費大量能量,這不是可持續的。長遠來說,最終能立足的肯定是燃料費用更低和碳足跡更少的 NFT。

使用綠色電代替不環保電

在共識機制上面進行優化其實不是最好的方式,不確定性是重要原因:以太坊從 2018 開始提出切換到 POS,樂觀預計在今年或明年實現切換。

由於生態太大,以太坊如此多相節點的博弈讓共識機制的切換沒那麼容易。其實,實現綠色 NFT 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使用綠色電,代替煤電、火電等高排放的傳統電。

以歐盟為例,接近一半以上的電力供應都是清潔能源,分佈在歐盟的節點可以承接 NFT 在鑄造和兌換的各環節的主要驗證工作,已經能夠大幅降低排放。當然,由於節點的分散,這實施起來有難度,這需要將他們有序的組織起來。

在加密市場引入綠色投資

綠色資本將有助於推動 NFT 專案以「低碳」甚至「零碳」的方式運作。

投資機構或者債權人對於各環節的碳排放有具體的要求,在鑄造、發行、和競拍等環節需要限制碳排放,除此之外,專案也需要盡披露義務,提供可追蹤的碳排放足跡,定期釋出碳排放資料。

也就是說 NFT 專案除了需要達成財務業績,還需要滿足綠色指標,否則需要接受投資人的資本回撤或者視為債權違約。要推動這個程序並不難,因為區塊鏈技術在推動綠色投資方面已經有很廣泛的影響力。

國際上,不少機構組織一直在積極推動將區塊鏈技術應用在可持續金融領域,Green Digital Finance Alliance 預測到 2025 年全球 10% 的 GDP 都會儲存在區塊鏈中。


倫敦大學可持續金融的經濟系教授 Ulrich 撰寫了《Scaling up sustainable investment through blockchain -based project bonds》,論文詳細論述了運用區塊鏈技術助力可持續型投資能夠規模化實施的具體步驟和方式。

毫無疑問,零碳 NFT 將是一個不可逆的趨勢。

低碳 NFT 的優等生們

Algorand 公鏈:權益證明共識下的 NFT 生態鏈

解決方案架構師 Cosimo Bassi 計算過,在 Algorand 上每鑄造一枚 NFT,大約只產 0.0000004kg 的二氧化碳,對比大多數區塊鏈產生的 200kg 來說,Algorand 的產生碳足跡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Algorand 使用的共識演算法是純粹權益證明(PPoS),使用者通過質押 ALGO,成為區塊驗證者,系統隨機地祕密地挑選每期的驗證人,即實現與 POW 相同程度的去中心化,能確保極高的安全性。

延伸閱讀  去中心化資本市場生態系統 Clearpool 完成 300 萬美元融資

WAX: 打造低碳 NFT

「WAX 鏈已累積抵消了 211 噸二氧化碳排放量,計劃打造一個全球範圍的,提供新型碳影響 NFT 數字收藏品的市場。」WAX 官網報道。


WAX 協議摒棄了 POW,採用 WAX 公會(WAX GUILDS)制度 , GUILDS 負責驗證兌換,產生新的區塊,由於完全基於質押和投票的共識機制,與比特幣和以太坊相比,WAX 鏈能把能耗耗低 22 萬倍。

碳中和背景下的 NFT

今年 7 月 16 日,中國碳市場正式啟動上線兌換。在中國之前,美國是最早踐行排放權兌換的國家,雖然沒形成像歐盟 EST 那樣的體系和規模,但有的企業已經產生了「驚人」的效益。

2020 年,特斯拉首次實現盈利,主要原因是向其他車企出售碳排放指標,一共 15.8 億美元。

在這個資本和數字融合時代,我們可以大膽預測「碳元」時代也許即將到來,碳排放指標有望成為下一代具有全球支付功能的硬通貨。在這個巨大的市場裡,隱藏著屬於 NFT 的商機。

碳信用 NFT

首先,碳信用 NFT 的流通量有限,碳信用 NFT 具有稀缺性,且逐年加速通縮。

基於《巴黎協定》的大框架,各國需要設定一個年度碳排放上限,這個上限會作為額度分配到指定行業,並且這個額度是逐年遞減的。以歐盟為例,從 2021 年起,排放上限每年減少 2.2%,相當於每年減少 4300 萬噸二氧化碳。

換句話說,公開市場將有 4300 萬噸的碳排放信用可供兌換,對於那些短期內不能做不到減排的國家或者公司,這將是必需品,最新碳指標現貨買價約為 54.11 歐元(CFD),意味著每年一級市場成交額大約是 23 億歐元。加之,碳排放指標不能滾動到下一年使用,形成了一個有限供應市場。

其次,碳信用 NFT 的硬通貨屬性。市場有持續的需求,因為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特定行業和未完成工業化的國家無法減少排放,他們因此需要購買指標,這也是為什麼特斯拉能夠通過出售碳信用獲得如此鉅額收益。

將來在公司的財務報表裡面,碳信用有可能成為重要資產類別,並且以 NFT 的形式儲存,因為基於區塊鏈的 NFT 具有不可篡改和可追溯性,非常適合管理和跟蹤碳信用足跡。

碳信用實現全球跨國界兌換可能只是時間的問題,但需要更完善的加密資產基礎設施,和更多可連線供需兩側需求的服務商。

基於 NFT 的碳追蹤行業

碳排放額度的購買和消耗是需要追蹤的,基於區塊鏈的 NFT,具有可溯源的特性,可以有效對碳指標的身份進行標識,並記錄碳指標的流向。

其實,運用區塊鏈對關鍵資訊進行標籤,並且實現動態跟蹤,國內已有比較成熟的應用,比如國網青海省電力公司(簡稱「國網青海」)。

國網青海與儲能電站專案合作,在青海部署分散式供電儲能傳輸一體化專案。

利用區塊鏈可追蹤以及不可篡改的特點,國網青海在分散式系統中對發、儲、配、用每個環節的量和價等進行標籤並且記錄。

各個主體以及電的流通一目瞭然:使用者(居民或者企業)根據預算和用電時間需求,通過競價的方式選擇電力供應商,各家風電或光伏發電企業通過競價拍賣的方式出售電力。

綠色電供能的 NFT 鑄造行業

NFT 市場是被廣泛看好的,它的唯一痛點是高排放。也就是說,NFT 在各環節都要解決排放問題,只要達到零碳,它就具備了良好投資標的的條件。這將會有兩個潛在的商機:

延伸閱讀  多鏈競爭格局一覽:以太坊仍是王者,DeFi 份額成市場焦點

服務 NFT 產業鏈的綠色供電

在 NFT 流通的各環節使用純綠色電,綠色電指的是在生產電力的過程中,它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為 0 或趨近於 0,相較於其他方式(如火力發電)所生產之電力,對於環境衝擊影響較低。

綠電的主要來源是太陽能、風力、水力、生質能、地熱、核電等。目前,NFT 主要使用當地電力,碳排放的程度取決於當地的發電構成,比如歐盟國家,核電和可再生能源都是 20%,中國大約 60% 是煤電。

由於各平臺和對兌換進行驗證的節點是分散的,控制用電型別是困難的,市場上需要專業服務商將他們根據用電型別進行分類,一方面藝術家們可以選擇更「綠色」的鑄造方式和拍賣方,另一方面有利於統計 NFT 行業的整體碳排放情況。

碳吸收補償服務

這種方式的目的是通過技術手段,主動吸收碳排放的服務,對 NFT 的碳排放進行有償式的吸收捕捉,也就是通過人工的方式對排放進行碳吸收,達到平衡。藝術家和平臺維持現有的業務模式,但是需要採購第三方的碳吸收服務。

假如鑄造和拍賣一件 NFT 藝術品,累計排放 400kg 二氧化碳,則需要採購對等碳吸收量,實現碳的總和為零的目的。

但這種方式存在一些爭議,比如自由插畫家 Bleached Rainbows 在推特上指出:這相當於放火燒房子(釋放大量的碳),然後在廢墟旁邊放一顆盆栽進行「補償」。

可是實施起來未必可行,因為這會增加 NFT 的兌換成本和流通難度。

小結

轉型是區塊鏈和加密行業走向成熟的必經之路。

在全球碳中和的背景下,環保已經成為各個行業發展必須解決的問題,但這恰好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機會:一方面催生了新的產業機會,另一方面讓加密行業可以通過證明自己的價值提升影響力。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