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busters——鈴xRefrain線淺析和感想


文章會涉及劇透,沒有玩過的不建議看。然後本文主要針對遊戲部分。


本人沒有什麼好的文采,加上如果有分析不對的地方,請見諒。

鈴線

鈴線,一開始以世界的祕密引人入勝。我想知道這個世界的祕密,但是得完成出題者的任務。好那就幹吧。鈴接連線到7個課題。在一週目鈴線,鈴不主動,不親近朋友,逃避問題,還經常使用high kick(對真人寶技),但就算如此,鈴還是和理樹一起出色地完成了前五個。在第六個中,雖說完成了,但不能說是“出色”。在第七個課題“拯救分校”,理樹不希望鈴前去。所以,棗恭介就開始讓世界輪迴。當然,次數是很多次。二週目可以說就是鈴的主場,不過本來就是鈴線~呀哈哈~。

鈴的成長


二週目的鈴,主動負責,親近朋友,也懂事了很多,知道什麼該優先什麼不該。在二週目前面,鈴的一個貓壽命所剩不多,鈴然後單獨就和它玩。鈴在好好的和它分別。理樹把事情告訴棗恭介。棗恭介告訴他鈴和第一個貓分別時哭了很久,然後棗恭介告訴鈴怎麼和老年貓相處。確實這次鈴沒有哭,而且按照了棗恭介說的去做。這是鈴的成長。而且後面日常因鈴而發生變化(士別一週目,當刮目相待)。鈴這次和理樹出色地完成了前面6個課題,然後在“拯救分校”上,理樹也希望鈴去了。

在當晚,理樹出去尋找列儂。然後理樹非常執著,即便教師命令他回去,他也只是假裝回去。恭介不得不出現,然後試探了下理樹所知道的答案。回答0分。在理樹和謙吾的對話中,理樹認為恭介是為了解散little busters而建立起little busters,回答0分。所以謙吾回答就算只有我一個人,也會讓它繼續下去。在第二天早上吃早餐時,理樹回想起真人的話,知曉了真人從很久之前就保持著中立,感覺比自己成熟多了。70分。

逃避的鈴與理樹

鈴出發前一句話沒說,甚至不和貓說一句話。可見她有多不安。然後理樹想盡一切方法想到鈴那邊去,雖然沒成功。但恭介做出了讓步,讓鈴撐了一週就回來。然後理樹把想和鈴逃走的想法告訴了謙吾。


但謙吾說:“等待著你們的只有黑暗。”“時間的話還有”“什麼都沒改變”“去戰鬥,和恭介”。這裡謙吾想表達的話,逃走,在現實世界,等待他們的將是黑暗;時間在LB世界有很多;LB世界將會輪迴重置;去戰勝恭介,就能維持現狀,在LB世界度過最後快樂的時光。


在戰鬥時,恭介為了百分百勝率而整了出現一瞬的古式美雪來干擾謙吾。以恭介勝利為告終。古式美雪是謙吾的心結,現實世界的她沒能得救,謙吾是一直很愧疚的。


在小毬線理樹去墓地拜見拓也時,那時的旁邊的是謙吾,他來看的是古式美雪的墓。

再推進就是鈴和理樹逃跑了。但貓不能和鈴一起逃,鈴很傷心。鈴是貓的朋友,在沒遇到小毬她們時,鈴也是一直在和貓玩,和最初的little busters成員玩。鈴提議要到祖父家去,理樹也不斷回憶起小時候玩耍的事。隨後有一件有趣的事,理樹出去撿了一隻貓回來,回到家時,鈴也撿了一隻貓,這樣就有兩隻貓了(理樹和鈴?)。


然後理樹第二天回家時,家多了三隻貓,變成五隻貓了。這數量太巧合了。這就是little busters最初成員人數。暗示理樹和鈴其實還是很想和大家一起玩吧。當然後面還撿貓但沒標出數量了。隨著生活越來越窘迫,安穩生活也快迎來尾聲。警察找上門來。這應該是棗恭介安排的。他們逃跑後,棗恭介沒能一時間找到他們。恭介是不會預見未來的,就像那些課題一樣,一切都是恭介事先安排好的。

延伸閱讀  曾經 32 億美元市值的雅達利,是怎樣把自己“折騰”死的?


理樹和鈴不是LB世界的構成者,這是理樹和鈴記憶受輪迴影響原因。其她線女主是有以前記憶的,特別是二木和小葉子(不愧是姐妹,走漏訊息也是你們最在行)。小葉子線小葉子視角有句“一次又一次的重複著失敗的我,今天終於等到了。”這裡表明葉留佳像這種邀請理樹的經歷隨著世界輪迴已經很多次了。還有句更離譜的,美魚對小葉子冷淡,然後小葉子說了句我去找那個活潑的美魚玩。二木則經常說:“一次一次沒完沒了的。”

Refrain

日常
開始時,介面會出現三個點,然後有波紋。這三個點應該就是LB世界的三大頭目了。世界再次輪迴。然後在吃早餐時,謙吾在試探理樹。至於像放下什麼重負一樣,在謙吾視角,這裡是裝的。在這次輪迴裡,鈴很膽小,很內向。雖說輪迴理樹和鈴的記憶是會重置的,但是之前那件事給鈴留下了很大心裡陰影。鈴在和小孩子上學,雖然鈴已經是高中。這時的鈴就和小時候一樣:認為這個世界上就只有可怕的事情,把自己封閉了起來。鈴這回連真人謙吾恭介他們都不敢靠近了,卻能一直和理樹在一起。鈴喜歡理樹。隨後理樹和鈴找到新遊戲玩——投球。理樹要請恭介也去,奈何恭介已經擺爛了。雖然棗恭介擺爛了,但他逃脫不了他還繼續通過列儂監視眾人的懸疑,在遊戲後面中,有一小段棗鈴找列儂的劇情。通過這個遊戲,鈴也開朗了起來。但第二天謙吾看到理樹要打棒球時,不參與遊戲了。原因就是理樹重複著恭介做的事。之後真人也退出。理樹想結成little busters,這樣就能知道[發生了什麼]。


理樹邀請真人加入,但真人拒絕了。真人一直保持著中立,對誰都這樣,他不會隨便就支援理樹。不久真人就不正常了。制止暴動的真人,並且也要像小時候那樣,那就是去戰鬥了。真人的暴動是恭介的意志,後面恭介視角恭介在心裡自爆了。經過一番精彩的戰鬥。就來到了真人視角。


真人視角可以將一些疑惑解決。在真人被邀請去宿舍時,真人看到鈴的精神狀態很好其實是很高興的,拒絕加入lb是想鍛鍊下理樹和鈴。理樹叫給理由,他就糊了個答案“老子是最強的。”其實真人不知道該幹什麼。這些對話棗恭介可能通過列儂知道了,然後推了真人一把。幾天後真人眼中全是真人,支援著他是真·真人的一點就是[老子是最強的]。在這裡我們可以知道真人小時候的事。他只是想找朋友和他一起玩,但別人一直嘲笑,他就鍛鍊,變強後忘記了自己為什麼要變強。恭介和他戰鬥後,瞭解了真人的想法。並且告訴真人自己的心意。真人也得到了歸宿。真人經過了那麼多次輪迴,肯定也見過很多be,但還能一直保持著中立,演回“肌肉笨蛋”這一角色。真人也不容易。真人成熟穩重、忍耐力SR+。謙吾和恭介目的是不同的,真人不知道哪方是最好的方案,保持中立最好。謙吾,是真人的對手,但是關係是十分好的,最瞭解謙吾的,也就真人了吧。



真人的事結束後,理樹詢問起真人和鈴關於謙吾的事,但是理樹摸不清恭介為什麼要挑戰謙吾父親,就去謙吾家裡問,但他父親不在,大概一個月才有書信回來。理樹覺得要等那麼長時間,那思考方向錯了。然後理樹和眾人去見了恭介,覺得擺爛的恭介和以前的他一樣,但不知道誰讓恭介變成這樣子的。這裡後面再揣測。理樹覺得謙吾也發生什麼,就去問他。謙吾心意已決,繼續下去恢復little busters的話,可以又會走向終結。然後理樹睡覺前單獨見了恭介,恭介給了個提示“謙吾說了個謊”。他手沒有受傷。後來理樹和眾人就去揭穿他。在揭穿的對話中,理樹認為謙吾受傷是為了放棄練習劍道,想回歸little busters。當聽到謙吾要讓他放棄little busters,所以理樹就覺得很矛盾。謙吾還是固執己見。在理樹和眾人決定和謙吾比棒球后。然後就到了謙吾視角。


謙吾在之前一直試探著理樹,“理樹,你這樣還想追上恭介嗎?”①謙吾希望理樹追上恭介,但又要阻止理樹重複恭介的行為。謙吾認為這是模仿而不是超越,重複著恭介的行為可能又會迎來be。②謙吾想玩。在比棒球時,謙吾輸了,流下後悔的淚水。他後悔什麼?謙吾以前就不喜歡劍道,然後恭介、真人和鈴一起打敗他父親,應該做了什麼約定之類的,他父親不會要求他練習劍道。雖然和恭介他們能出去玩了,但他還是有堅持練習劍道,並且他是常勝的(現實)。輸了這一次棒球,他就覺得[一切]都沒了。現實的他很可能會死亡,他的練習沒有得到回報了。LB世界的他,想要維持著那小小的日常,但他輸了。他覺得他一直以來做的一切都沒有意義了,還不如一直和他們玩。(勝利才是一切,我只尊重勝利)






謙吾很強,正如他自己所說的百戰無敗,之前2v2既然敢帶理樹去挑戰恭介,有自信,有膽量,有力量。

這場比賽結束後,理樹帶著大夥就去找恭介了。

棗恭介擺爛,確實難以想象。LB世界是能輪迴的,be多多少少恭介都應該見識過。而且後面恭介視角,恭介說,就算只有他自己一個人,他也會戰鬥下去。


那現在來分析下。

①像這種理樹和鈴逃跑的還沒見到過,這次他們逃跑,也像之前理樹所說的[退出也意味著退出了little busters],而逃跑也意味著逃出little busters,意味著他們不信任夥伴。恭介做這麼多是為了他們,而他們不信任我。

②謙吾和理樹挑戰恭介。謙吾知道世界的祕密,恭介知道謙吾不太支援他做法的。little busters棒球練習他一開始沒加入就是原因。但這次謙吾是正面挑戰他,已經發展到了“內戰”了。明明是多年來的好友,如今卻要和他戰鬥。而且恭介下了個大賭注。

延伸閱讀  《歐陸戰爭5:帝國》更新預告


棒球塞弄古式美雪幻象欺騙他。這是謙吾絕不允許他人觸碰的心結。結果鈴和理樹沒堅強起來,還和昔日好友撕破臉皮了。雙輸(我們要堅信合作雙贏)。
③棗恭介在現實世界也快到極限了。

④棗恭介這回徹底不想關心理樹和鈴,怕他不夠堅強(山窮水盡放手一搏了嗎)。
關於棗恭介、LB世界和現實世界的關係
首先棗恭介每次回到LB世界,那麼現實棗恭介就會出現在“起點”。這裡放一下恭介心理獨白來理解。[不管在這個世界前進了多遠,只要回到那邊一次的話,所有的東西都會重置]
棗恭介每次輪迴之後,都會爬去漏油口。然後談到棗恭介找到一個門通往外面的洞穴,但這個世界依然是停止的,那樣不就矛盾了嗎。

這個門可能指校門。世界停止指的應該就是時間停止了。謙吾也說過,這裡沒有過去而言。外面的時間是流逝的。


[周圍充滿著油的味道,比以前要濃厚得多]。這裡恭介想指通過這個矛盾,這裡LB世界快崩壞了。棗恭介爬到漏油口後,堵住了。回去會重置,但又要回去。(這是一個動畫沒有的虐點)所以他得出了“起點”就是“死點”,然後拿玻璃片自殺來保持位置不變。關於這個,其實和存讀檔差不多吧。我玩個遊戲,但是隻有一個存檔位置。我改個存檔,代價就得是佔用空間。恭介就是重現死亡的一瞬。
恭介的目的只有一個,讓鈴和理樹成長,然後將他們送出去。恭介一直忍受著許多,然後理樹也堅強起來。帶著眾人將棗恭介拉了出來。然後,在棒球場上理樹見到真人消失,棗恭介便向理樹解釋世界的祕密。然後出現一道波紋,接下來三道波紋,再接下來6道波紋。多了道,不過也不是重點。恭介要讓鈴和理樹繼續前進。這裡談到了理樹的誓言,其實前面謙吾也說過這個。關於理樹那個誓言就是鈴二週目be後那個選項[從此堅強的活下去]。之後謙吾消失——リトルバスターズは不滅だ。接著就輪到棗恭介了,他催促鈴和理樹走。世界開始運轉。永遠的一學期結束。這裡打棒球這段場景非常有感染力。


回到現實世界後,理樹帶著鈴走,然後嗜睡症向理樹襲來。理樹堅強了,這回輪到鈴了。鈴的思緒便也來到另一個世界。鈴在這個“世界”記起了她的朋友。她之前太過於恐懼而把這些記憶捨棄了。在天台,鈴遇到了她在校第一個交的朋友——小毬。小毬任性地留在LB世界,據說這也是一週目可以反覆推的角色,具體我沒試過。這時的鈴很任性。小毬給鈴許了個願望——希望鈴也能好好地笑著。最後鈴和理樹活了下來——不甘心。ed後,鈴再次在那個“世界”,但這次的鈴接受了一切,悲傷的事,快樂的事。隨後理樹也克服了嗜睡症,和鈴救回了大家。
リトルバスターズは不滅だ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