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學子看宜昌(宜昌,一座“心尖上的城市”)


在我人生的前18年裡,我在北方長大。在我的印象中,南方有小橋流水,北方有大漠孤煙;南方有碧海藍天,北方有金戈鐵馬;南方有密修茂竹,北方有雪鋪梨園;南方有山清水秀,北方有山高水長;南國有佳人,容華若桃李;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你在南方的豔陽裡大雪紛飛;我在北方的寒夜裡四季如春。我熱愛著北方,但我更向往著南方。所以在填報大學志願時,我全部選擇了南方的院校,最終我被錄到了三峽大學,一所位於湖北宜昌的高校。曾經的我對宜昌並不熟悉,對於它的瞭解來自於三峽大壩——這座21世紀以來最偉大的人類建築之一。提到三峽,我便會想到李白的那首《早發白帝城》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住,孤舟已過萬重山。”這首詩是李白在前緣二年流放途中遇赦返回時創作的一首詩,也是他詩作中流傳最廣的名篇之一。該詩把李白遇赦後愉快的心情和江山的壯麗多姿、順水行舟的流暢輕快融為一體,運用誇張和奇想,寫的流利飄逸,驚世駭俗,又不假雕飾,隨心所欲,自然天成。這是我在來到宜昌前對它的印象,在來到宜昌後,我才慢慢感受到宜昌的確不負其“文明城市”與“旅遊城市”的稱號,這裡空氣清新,道路整潔,過往車輛會禮讓行人,這裡或許比不上武漢那麼繁華,它是一座慢節奏的城市,還記得剛來的時候,我會與爸媽在吃晚飯的晚上到處逛逛,街邊的小店時不時飄出食物的香氣,一桌桌擺起的路邊火鍋,老闆的吆喝聲此起彼伏,我感受到了這座城市的煙火氣息,宜昌的確是一座宜居的城市。


宜昌,她或許比不上重慶的震撼、武漢的遼闊,南京的厚重,但絕色的宜昌,一半山水,一半城,自有一番蕩氣迴腸的錚錚風骨。宜昌宜昌,髙峽出平湖,世人萬代殊。城市不怕小,只怕不美好。昔日夷陵,今日宜昌,“夷陵”是宜昌的舊稱。“水至此而夷,山至此而陵”,意思是——山到了這裡就變成了小的丘陵了,水到了這裡就化險為夷了,宜昌地扼渝鄂咽喉,上控巴夔,下引荊襄,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就像一位宜昌人說的那樣:“宜昌人就是含蓄溫婉的,不張揚不浮誇,不管你愛不愛,她就靜靜的在那裡,當年的昭君與屈原,也是這般的有風骨。”宜昌是一座有歷史的城市:這裡有屈子離騷、昭君出塞、三國烽火、宜昌大撤退;宜昌是一座有文韻的城市:這裡有白居易前三遊、蘇東坡後三遊,多少文人墨客來此揮毫;宜昌是“世界水電之都”:有葛洲壩的磅礴,有三峽工程的偉大。山水塑造了宜昌:宜昌的山中有峽江漁女綻放的春色,宜昌的水中有龍舟召回的楚國魂魄,巴風楚韻的奇絕,夷陵之水的靈動,時至今日仍在訴說這座城昔日的波瀾壯闊以三峽之名。坐一趟三峽客輪,低頭想了想心事,再抬頭時,輕舟已過萬重山。儘管三峽大壩建好後,已是高峽出平湖,昔日灘深流急的景觀沒有了,縴夫拉船逆水而上過險灘的場景也不再。然而秋冬之際,高峰清流,石壁交輝,山川自相映發,還有汽笛聲聲……

這就是宜昌,一座“心尖上的城市”。(李心悅 寧夏銀川)

延伸閱讀  “萬壽宮商管公司全員紅碼”系謠言 目前當地商戶仍照常開放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