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誼兄弟“缺錢”,王忠磊再減持股份,股價累計下跌近九成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影視第一股”華誼兄弟“缺錢”已非新鮮事。

10月12日晚間,華誼兄弟公告,實控人之一王忠磊計劃減持不超5558.5萬股,即不超過公司總股本的2%。減持所得資金主要用於償還股票質押融資,降低質押風險,更好地保障控制權穩定性。此前披露的資料顯示,王忠磊所持公司股份近8成被質押,其哥哥王忠軍所持公司股份的95%被質押。

2009年,華誼兄弟通過證監會創業板稽覈,成為了國內首家上市發行的影視行業股票。上市當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為6.04億元、淨利潤0.85億元,到2015年,營業收入和淨利潤分別達到38.74億元、9.76億元,6年間分別增長了5.41倍、10.48倍,市值一度飆升至900億元人民幣。


然而,從2016年開始,華誼兄弟經營業績顯著下滑,2018年至2020年連續三年鉅額虧損,合計虧損61.95億元。股價持續下跌,自2015年6月曆史最高點32.13元/股以來,累計下跌近九成,截止10月13日收盤價為3.4元/股,如今市值已不足95億元。

華誼兄弟經歷了什麼,落得如此田地?

“去電影單一化”的決定到底是對、是錯?

只做電影並不能滿足王忠軍的夢想,他想打造一箇中國的。

華誼命運的轉折要從2014年說起。在2014年成立20年慶典上,王忠磊提出華誼兄弟要“去電影單一化”,馮小剛跟著起鬨:“我決定不當導演了,跟著忠軍去搞房地產。”

此前華誼兄弟的定位是“影視娛樂”公司,2014年之後,影視娛樂、網際網路娛樂、品牌授權成為了華誼兄弟新的“三駕馬車”。與之相對應的是,電影及衍生、電視劇及衍生、藝人經紀、電影院成為“影視娛樂”的子項,不再單獨披露營收和成本。

同年,華誼兄弟斥資55億元打造的首個實景娛樂專案“馮小剛電影公社”投入運營,該專案佔地1400畝,公司間接持有18.9%股份,景區以馮小剛導演的經典電影場景為建築規劃元素,致力於打造綜合娛樂商業街區。此後,公司開始大規模股權質押操作,並通過資本運作大肆併購其他企業、建造電影小鎮。

這一年是華誼兄弟影視板塊走“下坡路”的開始。2014年,華誼兄弟失去了電影票房冠軍的寶座,在電影發行領域也從傳統前三跌落第八,電視劇收入開始低於遊戲。2015年到2017年的三年淨利潤開始整體下降,但實景娛樂專案的大手筆投資仍在繼續。

2018年8月,華誼兄弟電影世界(蘇州)開業,投資總額35億元;2018年12月,華誼兄弟電影小鎮(長沙)也對外開放,專案總投資超30億元。

延伸閱讀  ST寶德擬終止收購名品世家控股權

從財務資料上看,2018年公司品牌授權及實景娛樂部分營收僅為1.5億元,佔收入比重3.84%,同比減少42%。對於華誼兄弟的基本盤而言巨資投入換來的確是杯水車薪,王忠軍發公開信表示,自己將會參與公司所有的電影專案,全面強化對電影業務的管控,以此宣告華誼兄弟將重新迴歸電影主業。

然而,這一年“黑天鵝”降臨了,《手機2》引發崔永元對馮小剛、范冰冰“陰陽合同”的質疑,稅務風暴席捲整個影視圈,《手機2》主控方華誼兄弟更是處於風暴中心,華誼兄弟迎來上市十年首虧。

在訪談節目中,王忠軍坦承,這是華誼兄弟的一個重要轉折點,對於“去電影單一化”投資實景娛樂專案的決定也並不後悔。

三年合計虧損近62億元,債臺高築

財報資料顯示,近幾年,華誼兄弟經營陷入困境,2018年至2020年,華誼兄弟分別虧損11.69億元,39.78億元、10.48億元,三年合計虧損61.95億元。這三年,公司的營收同比分別下降3.34%、41.18%及33.14%。2021年上半年,華誼兄弟的歸母淨利為1.06億元,看起來扭虧為盈了,但是扣非後淨利仍虧損2.27億元。

截至今年二季末,華誼兄弟的短期借款仍高達15.85億元,而貨幣資金僅有9.1億元,償債壓力依舊較大。除了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華誼兄弟的債務問題,還與此前的一系列高溢價併購有關。

據不完全統計,上市以來,華誼兄弟累計耗資近49億元收購資產。2013年,華誼兄弟花了2.52億元收購了張國立實際控制的浙江東昇,溢價率高達36倍。2015年10月,華誼兄弟以7.56億的高溢價收購了僅成立了一天的東陽浩瀚影視,溢價超出一百倍;2015年11月,公司又斥資10.5億元收購了馮小剛旗下東陽美拉70%股權。

高溢價收購,形成了鉅額的商譽,至2015年底,華誼兄弟商譽達35.70億元,其中,收購銀漢科技、浙江常升、東陽浩瀚、東陽美拉形成的商譽分別為5.36億元、2.45億元、7.49億元、10.47億元。而標的公司業績頻頻爽約,也給上市公司帶來了鉅額的資產減值。

業績持續疲軟之下,華誼兄弟債臺高築,為了緩解公司現金流壓力,華誼兄弟不得不走上了變賣資產的道路。

王忠軍、王忠磊被強制執行3億元,變賣資產還債

5月10日,一則王忠軍、王忠磊被強制執行3億元的訊息廣泛傳播。

中國執行資訊公開網顯示,5月7日,王忠軍、王忠磊及其控制的華誼兄弟(天津)投資有限公司被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執行標的為3.04億元。

5月11日,華誼兄弟釋出風險提示進展公告稱:經實際控制人與相關方溝通協商,截至本公告日,雙方已簽署和解協議並已向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交備案。乙方王忠軍、王忠磊、華誼兄弟(天津)投資有限公司確認並自願承諾按雙方約定的還款計劃向甲方中國民生信託有限公司支付款項,並且增加提供增信措施。若乙方未能依照協議約定支付全部款項,則甲方除有權要求乙方承擔違約責任外,有權繼續恢復法院的執行。

延伸閱讀  建材再掀漲價潮:調價通知滿天飛,經銷商稱“一天一個價”

王忠軍、王忠磊兩兄弟3億欠款暫時和解並不能掩蓋華誼兄弟的債務危機的事實,他們早已開始暗自變賣資產了。

2021年上半年,華誼兄弟完成對華誼騰訊娛樂有限公司13.17%股權的處置,產生投資收益1.24億元;另外,公司還處置了騰訊音樂、貓眼娛樂等金融資產,產生收益3324萬元。此外,2021年4月,公司控股子公司實景娛樂完成轉讓河南建業華誼兄弟文化旅遊產業有限公司10%的股權,形成投資收益5000萬元。

2021年8月份,華誼兄弟公告,公司擬將持有的控股子公司華誼兄弟(天津)實景娛樂有限公司15%的股權,轉讓給西藏景源,轉讓價款為2.25億元。交易完成後,公司不再是天津實景實際控制方,持股降至39%,也不再納入公司合併報表範圍。

9月24日晚間,華誼兄弟又披露,公司擬轉讓英雄互娛15%股權給陳琛或其指定第三方,全部轉讓對價為86953萬元,即每股目標股份的價格為4.04元,相比持股成本(6.56元/股)折價了38.41%。本次交易前,公司持有英雄互娛20.17%股份(約2.89億股)。本次交易後,公司持有目標公司5.17%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華誼兄弟此前曾推出的定增計劃也已宣告結束。2020年4月份,華誼兄弟曾推出定增預案,擬以每股2.78元的價格,發行合計不超過8.24億股,募集不超過22.9億元資金,用於補充流動資金及償還借款。不過,這份定增方案經過一次修訂和多次監管問詢,今年5月份,華誼兄弟公告稱已向深交所提交申請,中止稽覈此前的定增方案。

華誼兄弟:不存在無法償還即將到期且難以展期的借款

今年9月16日,深交所向華誼兄弟下發問詢函,半年報顯示,報告期末,公司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為8.22億元,短期借款為15.85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為5.9億元,長期借款為8.08億元。深交所要求結合公司的現金流情況,尤其是經營性現金流情況及債務到期明細,說明公司是否存在短期或長期償債風險。

對此,華誼兄弟9月22日晚間回覆稱,2021年初至回覆日,公司通過經營活動及資產處置產生的現金迴流償還有息負債累計6.28億元,同時累計完成 14.65億元借款的續貸合約簽署,截至回覆日,公司一年以內有息債務餘額 16.5億元,公司計劃通過經營現金流以及資產處置實現的現金迴流重點償還一年以內到期的有息債務,同時借款的續貸工作正在積極溝通協商中,部分貸款的展期工作已經取得了關鍵性進展,相關續貸情況以銀行最終批覆或雙方簽訂的相關協議約定為準。公司不存在無法償還即將到期且難以展期的借款。

此外,對於公司實際控制人是否存在履約能力和追加擔保能力,是否存在平倉風險這一問題,華誼兄弟回覆深交所稱,截至問詢函回覆日,公司實際控制人王忠軍、王忠磊質押的股份不存在被平倉處置的情形。

經公司與實際控制人溝通獲悉,截至目前,關於部分股票質押合約處於到期或存在可能觸發質押股票被處置的情形,實際控制人已與相關質權人進行良好溝通,並正在協商制定還款或展期等相應解決方案。

華誼兄弟稱,根據公司實際控制人說明,除持有公司股票外,其還擁有房產、其他長期投資、藝術品等多項資產,且該等資產財務狀況良好。公司實際控制人表示將以自有及自籌資金全力履行股票質押合約,具備相應的履約能力和追加擔保的能力,目前其質押股份實際被平倉處置的風險相對較低。公司實際控制人計劃採取其他資產置換、出售、提供其他增信措施、與融資方協商延期或協商達成新的還款計劃、分期償還款項等應對措施。此外,未來12個月內不排除根據情況減持其所持股份,所得資金用於償還質押融資,進一步降低質押風險,更好地保障控制權穩定性。

延伸閱讀  煤價創新高:動力煤供需偏緊格局短期難解,多方備戰越冬能源供應

(鈦媒體APP編輯郭虹妘綜合自券商中國、21世紀經濟報道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