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為什麼民用電都停?全國用電地圖:這15省市存在缺口


摘要:前8月全國用電整體存在一點小缺口(歡迎關注槓桿遊戲)


撰文|張銀銀&編輯|欣欣然

9月23日以來,東北多地釋出限電通知,通知稱,若電力緊張情況沒有緩解,限電工作可能會持續。


近期我們發現,其實不獨東北地區,廣東、浙江、安徽、四川、青海、寧夏、雲南、廣西、河南、重慶、內蒙古等省份(自治區、直轄市),都出臺了限電減產措施。

當然,東北三省最受關注,是因為對居民用電也到了不得不停的地步。

這到底是為什麼?同時,槓桿遊戲藉此用資料談談我國各地的發電量、用電量,從中我們也能看到區域經濟的脈動。

1、全球煤炭飆漲、雙控疊加之下的不得不停電,東北為什麼民用電都停?

煤價高位執行、電煤緊缺,這是我們都知道的。

為什麼煤炭價格高?又要分兩個層面來說:

首先2020年疫情黑天鵝事件以來,全球央行放水,資源品價格飆升,包括煤炭在內,煤炭價格漲幅驚人。

而我國多數電,是用煤發的。

比如槓桿遊戲看了一下我國統計局最新的資料,1-8月我國發電53894.0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1.30%;其中火力發電38723.00億千瓦時,增長12.60%,佔比為71.85%。如下圖。

當然,我們不能說這都是煤炭發的電,少量也有天然氣等,但這都是微乎其微的。

按照中電聯9月6日、9月16日連續釋出的兩期“中國電煤採購價格指數(CECI)分析週報”顯示,今年7、8月,5500大卡、5000大卡電煤離岸綜合價分別達到924元/噸、786元/噸和1053元/噸和829元/噸。

截至9月9日,5500大卡、5000大卡電煤離岸綜合價為1060.57元/噸、845.13元/噸,分別比8月月度綜合價上漲7.57元/噸和16.13元/噸。

如果算上運費,一噸假設增加兩三百塊(不同地區遠近運價當然不同),到了發電廠煤炭怎麼都在1000元+/噸。貴的地方,可以貴到驚人。

根據最新9月24日中電聯“中國沿海電煤採購價格指數(CECI沿海指數)第175期”,5500大卡、5000大卡電煤離岸價格分別為1086元/噸、971元/噸。如下圖。

2019年煤炭價格是多少?槓桿遊戲查閱了ICE紐卡斯爾期貨合約中的煤炭價格,當年1、2、3、4季度起伏很大,1月時紐卡斯爾動力煤價格最高在100美元/噸以上,為2019年最高點,而8月末該價格已下降至接近60美元/噸。

換算成人民幣,也就是說2019年的動力煤價格在400多-600多元/噸。也就是說,如今漲幅動輒50%。

專業人士計算過,按照當前35萬千瓦超臨界機組供電煤耗300克/千瓦時計算,當下燃料成本為0.3元/千瓦時。

電煤上網價格雖然是幅動的,但最高也就2、3毛錢。那麼,如果算上其他成本,包括貸款利息等,“發一度電,賠一毛錢”。

很多人會說,國內煤炭價格高,為什麼不多搞點便宜的進口煤炭?這其實是想多了。

最新9月24日中電聯“中國電煤採購價格指數(CECI進口指數)第106期”顯示,到港價格為1283元/噸,環比漲了73元。上期價格為1210元/噸,再上期為1182元/噸。

是的,又漲了、又漲了……且還不一定能搶到。

中國煤炭工業協會9月3日釋出的《2021年上半年煤炭經濟執行情況通報》顯示,上半年煤價始終高位執行,6月末,全國煤企存煤約5000萬噸,同比降26%;

全國主要港口合計存煤6298萬噸,同比降8.3%;全國火電廠存煤約1.1億噸,同比減少2100萬噸,可用約18天。

說完放水導致的全球煤炭價格漲幅驚人後,其次,具體到我國,還有一個因素,我國能源消費總量和強度雙控制度,即能耗“雙控”制度,也是重要原因。

延伸閱讀  會員服務朝前看 愛奇藝率先取消超前點播

不止今年,過去一年,關停並轉了很多小煤炭企業,這也推升煤炭價格。

9月16日,我國發改委印發《完善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雙控制度方案》。通知指出,要堅決管控高耗能高排放專案。並且能耗雙控的結果經國務院審定後,將作為對省級人民政府考核的重要依據。

如上圖,青海、寧夏、廣西、廣東、福建、新疆、雲南、陝西、江蘇9地上半年能耗強度同比不降反升!

具體到東北,通過國家資料網站,槓桿遊戲看到,1-8月,遼寧、吉林、黑龍江累計發電1437.0億千瓦時、645.7億千瓦時、754.8億千瓦時。

同比分別增長6.4%、2.8%、3.9%,均顯著低於全國11.30%的增速。

如下圖。

1-8月,遼寧、吉林、黑龍江火力發電量分別為1014.3億千瓦時、483.5億千瓦時、625.9億千瓦時,和全國一樣佔比很高。

同比增速分別為3.0%、-3.6%、0.9%,更是均低於全國12.60%的增速。

何以至此?

一般來說可以從需求角度考慮,需求增長不快,所以發電增速不需要那麼高。但是我們近期看到的情況是,拉閘限電,不僅工商業企業,連民用都限了。

所以能解釋的,大概是電煤太貴、電廠虧損。同時,碳達峰碳中和背景下“雙控”可能也有影響。

不過槓桿遊戲注意到,各地限電優先肯定是工商企業,如下圖,希望工業企業不要滿負荷用電,以保證民用。

為何東北限制居民用電?

東北某地電網工作人員對媒體表示,由於東北整體上工業型別、數量相對少,大部分變電站和電廠都是民用多一些,和南方的情況有區別。

國家電網客服工作人員確認了這一說法,她表示:

這次確實限制了居民用電,主要是因為東北地區已經首先對非居民執行有序用電,但是在執行後仍存在電力缺口,目前整個電網有崩潰的危險。為了不擴大停電範圍,造成大面積停電,才採取了對居民限電的措施。她表示,電力供需緊張情況緩解後,會優先恢復居民用電。

2、4直轄市,河北、遼寧、江蘇、浙江、江西、山東、河南、湖南、廣東、廣西、海南存電力缺口,前8月全國用電整體存在一點小缺口

說完全球煤炭飆漲、雙控疊加之下的不得不停電,東北為什麼民用電都停,接著談談各地的發電量、消費電量情況。

根據我國統計局資料,2020年,我國發電量77790.60億千瓦時。

下圖是槓桿遊戲通過國家資料網站製作的,從發電量角度看,近些年我國發電總量是逐年攀升。

且無論水電,還是火電,生產總量都是增長的。

按照國家能源局釋出的資料,2020年,全社會用電量7511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3.1%,較2019年4.5%的增速,有一些放緩。

不考慮實際裝機產能,僅僅從發電量角度,2020年供需是平衡的,供還略大於求。需要說明一點,大批量電不好儲蓄,所以電必然是需要多少,發多少,適當多一點。

值得一說的是,2021年1-8月,全社會用電量累計54704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3.8%。如上文槓桿遊戲所述,1-8月我國發電53894.0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1.30%。

圖表來源|國家能源局

也就是說,前8月,全國用電存在一點缺口。

接著,我們看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份發電量具體資料。如下圖,槓桿遊戲使用的,也是國統局資料。前8月,發電量最高的是廣東,4073.6億千瓦時。

延伸閱讀  19家系統重要性銀行名單釋出:都分在哪組,哪些銀行資本壓力大?

其他超過3000億千瓦時的,還有內蒙古3928.3億千瓦時、江蘇3906.6億千瓦時、山東3858.8億千瓦時、新疆3053.0億千瓦時。

如果看2020全年,我國發電量第一強省(自治區、直轄市)是內蒙古,5810.97億千瓦,略高於山東的5806.43億千瓦時。

山東2019年發電量為5897.22億千瓦時,全國第一,過去一些年,都是全國第一。

如上圖,我把發電高於3000億千瓦時的省份勾了出來。

從排序看,廣東第三,5225.91億千瓦時;江蘇第四,5217.54億千瓦時。這是我國2020年發電量超過5000億千瓦時的省份。

接下來超過3000億千瓦時年發電量的省份,5-11位分別是四川、新疆、雲南、浙江、山西、河北、湖北。他們發電量3000億-4000多千瓦時量級。

上述資料,槓桿遊戲發現,發電量前4的省份,除了內蒙古全部是我國經濟強省,且都位於沿海。

而5-11位的省份,除了浙江,要麼水資源豐富,要麼煤炭資源豐富。

發電量最少的是西藏,僅有88.90億千瓦時;倒數第二海南,345.53億千瓦時。

接下來,倒數3-6位,全是直轄市:北京457.47億千瓦時、天津771.61億千瓦時、重慶840.52億千瓦時、上海861.74億千瓦時。

這是正常的,直轄市都小,最大的重慶,在省級行政區面積中也是倒數,且上述直轄市產煤能力都很弱。

比較有趣的是,上海發電量還略高於重慶,這得益於煤炭的海運價格較低;有長江也沒用,何況不少煤炭還得靠火車、公路運輸,並不完全靠長江水運,通過煤炭發電的成本就更高了,重慶自己發電沒有價效比。

如果看電力消耗量,我們發現4直轄市,發電量都低於消費量。其次,河北、遼寧、江蘇、浙江、江西、山東、河南、湖南、廣東、廣西、海南也都存在不等的電力缺口,需要外部供電。

3、各大城市用電量排名背後的祕密

根據國家能源局釋出的2020年全社會用電量等資料,2020年,全社會用電量7511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3.1%。城鄉居民生活用電量10949億千瓦時,同比增長6.9%。

簡單計算一下,居民用電只佔14.58%。

分產業看,第一產業用電量859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0.2%;

第二產業用電量51215億千瓦時,同比增長2.5%;

第三產業用電量12087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9%。

於此我們可以知道,下文槓桿遊戲要寫的內容,凡是工業佔比高、工業結構中能耗較大產業佔比高的城市,用電量總體處於前列。

同時,城市體量也是重要因素,較大的城市,各類用電往往都高。

《國家電網報》(自媒體“電網頭條”)製作了2020年GDP百強市全社會用電量圖表,特此感謝。

圖表來源|《國家電網報》“電網頭條”(特此感謝)

部分資料欠缺,初步判斷,上海、蘇州、重慶、北京、廣州、深圳、天津、東莞、唐山、鄂爾多斯,2020年全國城市用電量全國前10。

其中,上海、蘇州、重慶、北京全社會用電量超過1000億千瓦時,分別為1575.96、1523、1186.5、1140億千瓦時。

圖表來源|城市進化論(特此感謝)

4直轄市、廣深都在前10,蘇州、東莞都是經濟和工業強市,唐山、鄂爾多斯(估計也有挖幣因素)高耗能產業佔比高。

延伸閱讀  中紀委靈魂拷問“拉閘限電”!發改委火線迴應,風向悄然生變?

另外值得一說的是,如下《國家電網報》“電網頭條”製作的圖,基本上第二產業強,用電量絕對量及佔比,基本就會高於其貢獻的GDP佔比。

三產用電佔比則相對低一些。


圖表來源|《國家電網報》“電網頭條”(特此感謝)

城市進化論統計發現,2020年,23座萬億GDP城市用全國近23%的電量,貢獻了全國37.7%的GDP。這些城市中,絕大多數第三產業比重都超過GDP的“半壁江山”。

部分也有一些偏差。

比如,剛剛邁入萬億俱樂部的泉州、南通、福州、西安、合肥、濟南六座城市,GDP最高的泉州是最低的福州1.01倍,但用電量最高的泉州,卻是最低的濟南1.76倍。

蘇州、上海用電量差不多,GDP有明顯差距,背後也是各自產業的構成不同所致。

2020年末,槓桿遊戲根據2020上半年資料,寫了《全國用電地圖:前10強城市上海居首、蘇州亮了》

當時按照2020年上半年資料,蘇州的二產用電最高,超過500億千瓦時。總的用電量,蘇州也是僅次於上海,比北京、重慶、深圳都高。

接下來上海、重慶的二產用電量也都超過300億千瓦時;深圳、天津二產用電量超過200億千瓦時。

另外,主要城市中,無錫、寧波的二產用電量也都超過200億千瓦時。

圖表來源|《國家電網報》“電網頭條”(特此感謝)

同時,槓桿遊戲注意到,經濟體量大、城市綜合實力強的城市,三產用電量也非常高。

比如北京,2020上半年三產用電超過260億千瓦時,超過200億千瓦時的還有上海。深圳、重慶三產用電量超100億千瓦時。廣州沒有資料,三產用電量應該也是超100億千瓦時的。

其他成都、杭州三產用電量快接近100億千瓦時;蘇州、南京、天津三產用電量也都80億千瓦時。

武漢相關資料當時也沒有,但肯定不低。

小結一下,城市體量大、經濟體量大、工業體量大、能耗高產業體量大的城市,用電量肯定高。

在碳達峰、碳中和,能耗“雙控”背景下,GDP的單位能耗總體趨勢肯定是往下的,如何在降低單位能耗的背景下又好又快發展經濟,是每個城市都無法迴避的課題。

版權及免責宣告:本文系槓桿遊戲創作,未經授權,禁止轉載!如需轉載,請獲取授權。另,授權轉載時還請在文初註明出處和作者,謝謝!槓桿遊戲任何文章之觀點,皆為學習交流探討用,非投資建議。使用者據此進行的一切投資,請自負責任。文章如有疏漏、錯誤歡迎批評指正。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