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汽車晶片被逼火了,車企登門找合作,投資送走一波又來一波


撰文/AI財經社 牛耕

編輯/ 趙豔秋

近日,理想汽車的一份新車交付方案引發熱議。這份交付方案稱,針對本應於10月和11月提車的車主,有兩種方案可供選擇:按時提車但要接受缺少配件的不完整車型,或是推遲到12月可提正常車型。實際上不只理想,幾家國際大廠也提出了先交車後補齊部件的方案。

這背後是汽車行業的全球缺芯潮。不過在這波缺芯潮中,一個群體火了,這就是國產汽車晶片。

國產汽車晶片老總都很忙

自國產汽車晶片誕生以來,從來沒有這麼忙碌過。

芯馳是一家做汽車智慧晶片的企業。AI財經社接通董事長張強的電話時,他剛跟一家車企簽訂完戰略合作,趕回公司。這樣的合作,芯馳最近3個月簽了很多家,相當於過去幾年的總和。“每家公司都開始拼命衝刺了。”張強說。

國內另一家智慧晶片頭部公司地平線,則在7月一口氣宣佈了與上汽、長城、江淮、理想、長安、哪吒、嵐圖等近10家車企的合作。創始人餘凱的朋友圈每隔幾條,就有一張簽約合作的照片。一位車企的副總稱,他跟地平線的領導“現在每個月都要喝頓酒”,合作推進速度快了很多倍。

做汽車訊號調理晶片的久好電子,在過去許多年行事低調,但今年客戶和投資人絡繹不絕。“十一放假一大早,還有客戶在諮詢一款產品。”公司董事長劉衛東說,這一款晶片,每天的出貨目標為數十萬顆。有的時候,他上午送走投資人,下午又來一撥。

劉衛東從去年9月開始在臺積電下單,但產能搶不過手機企業。今年產能更緊,但臺積電給汽車晶片企業傾斜了一部分產能,好讓車企不至於因為缺芯大範圍停工。劉衛東搶到了一些產能,即便這樣,因為幾款熱銷產品,讓負責生產的同事壓力巨大。

而一家國產晶片公司,成立數年都沒能打入車企大廠,只有一些小客戶。但從去年開始,他們如願進入了幾家頭部車企,這下子公司的人從研發到支援,全都撲上去了。這家沉寂已久的企業估值也暴漲,開始大張旗鼓地宣傳。

更多汽車晶片公司,高管則神龍不見尾:要麼在外面簽約車企合作,要麼在找產能。他們偶爾露面,則是各大汽車論壇的座上賓,光是今年接受採訪的內容,就比過去多年加起來還多。

延伸閱讀  1741個!我國建成世界最大的小鼠全腦神經後設資料集


“有沒有國產晶片?我們要開始測試了”

國產汽車晶片火爆早有一些蛛絲馬跡。這其中,車企的選擇至關重要。

劉衛東2011年成立這家公司時,取名“久好”,因為汽車晶片沒法“快好”。結果一語成讖,國產汽車晶片坐了多年冷板凳。“過去我們的業務員去大一點的車企和汽配廠,人家一聽說是國產晶片,門都不讓進。”劉衛東對AI財經社說。

此前多年,車企都在迴避使用國產汽車晶片,因為太多bug(缺陷問題),而車企就怕出事。“很多國產汽車晶片bug百出。合作風險非常大。”上汽一位智慧駕駛工程師說。

他告訴AI財經社,上汽部分車型使用的智慧座艙晶片,曾是一家國產企業提供。其中閘道器裡的乙太網交換晶片,有一個訊號沒有調理好,導致上汽需要自己搭建額外電路,去彌補晶片設計時的缺陷。“我們要是當初跟成熟大廠合作,就能避免這些問題。”

甚至資本也不喜歡投國產汽車晶片,認為它跟消費電子晶片比較,週期太長、技術門檻高,市場卻又小太多。

而2019年,是車企對國產汽車晶片態度的分水嶺。中興、華為先後被美國打壓制裁,車企考慮到供應鏈的安全,或多或少開始測試和採用國產晶片。國家大基金和民間資本也開始投資該領域。華創資本合夥人熊偉銘稱:“前兩年太冷了,兩權相害取其輕,現在汽車晶片領域的情況是寧願通脹也不要滯脹。”


今年兩會期間,多家國內大車企的老總提出汽車晶片國產化這一緊迫問題。如長安汽車董事長朱華榮公開表態:汽車晶片隨時存在斷供風險,並逐漸成為我國汽車工業發展中主要“卡脖子”環節,要推動國產晶片產業化,維護汽車供應鏈安全。

“過去一直覺得汽車晶片用的晶片製造工藝技術不高,不會被卡脖子。”某國內車企人士告訴AI財經社,“但這次德州儀器晶片這麼緊缺,你說是不是有意為之?至少他們是優先供應北美車企。”而部分汽車智慧晶片,已經用到16nm製程,進入可能被禁運的風險範圍之列。

一系列原因為國產晶片營造了友好的環境氛圍。此前,車企選擇國產晶片,相關人員需要揹負很大的壓力。“如果出了問題,負責人會有大麻煩。但現在大環境變了,試錯也不用承擔那麼大的責任。”一家車企人士說。

在這種背景下,國產晶片開始成為座上賓。“車企到處問有沒有國產晶片,要開始測試了。”有晶片從業者透露。

而從2020年下半年開始,火災、罷工和疫情不斷侵蝕晶片產能,汽車晶片又上演全球缺貨潮。尤其是今年8月,馬來西亞麻坡工廠因為疫情部分關閉,而這裡承接了全球13%的晶片封測,讓汽車晶片大廠恩智浦、英飛凌和博世都跟著遭殃。

小鵬汽車的創始人何小鵬轉發了這則新聞,配上一句“抽芯斷供供更苦,舉杯消愁愁更愁”,以及三個哭臉。有媒體報道稱,小鵬P7的提車週期長了10倍,蔚來開始賣展車,理想則因為缺芯跌出新造車前三。

汽車晶片已經成為電子“黃金”。有媒體報道說,理想汽車近日在黑市高價採購電子駐車晶片,採購了數千片,每片價格5000元,超正常價格800餘倍。這一訊息迅速被理想汽車否認。但車企到處找芯確有其事。有晶片人士說,恨不得每次出差都扛幾包晶片回來。

延伸閱讀  韓國半導體9月出口額增長28.2%,創今年單月之最、歷年第二高

這一形勢進一步給國產汽車晶片熱加了一把柴。

缺芯潮過後,方知誰在裸泳


這波熱潮也造成一大波追風者湧入。據企查查統計,僅2020年中國就新增2.28萬家晶片企業,同比增長195%。零跑、奇瑞、一汽、比亞迪、東風、北汽、上汽等車企,相繼與晶片公司成立聯合實驗室,或直接成立合資公司。也有國產汽車晶片,改名換姓搖身變成進口商標,價格就能飆漲4倍。

這次缺芯中,汽車MCU(微控制單元)是重災區,也是新公司扎堆的領域。“一下子遇到如此多的國產MCU,其實我是拒絕的,不知道效果怎麼樣。但傳統汽車晶片大廠意法半導體的晶片搶不到貨,老闆逼著換。”有車企從業者稱。

這些瘋狂也帶出了行業亂象。“在缺芯潮中,一些‘爛’晶片,有產能就能先生產一把,反正客戶拿不到好的,無論好壞都要使用。反而是一些好公司,產能緊張的時候,不一定能生存。”晶片人士魏徵稱。

但行業人士認為,國產汽車晶片只有大約兩三年的時間視窗。

而在這段時間中,國產汽車晶片需要加緊做好兩件事:打磨優質的產品和本地化技術支援能力。

芯馳董事長張強告訴AI財經社:“過去,行業裡認為國產晶片就是低端替代,價格比別人便宜一半,把低端國外產品替換掉。”這種做法在現在已有改變。“要用一顆晶片替代國外原有方案三顆晶片,不僅提高效能,還降低成本。”

而本地化支援則是國產晶片需要做好的另一方面。外國晶片雖然硬體更成熟,但生態也更封閉,這造成國內車企無法開發定製化功能。而國產晶片,從產品定義起就與車企溝通,後續更留下很多可供車企開發的空間。

“我們天天跟這些客戶喝酒交流,形成共情。人家車企是把身家性命交給你的,晶片不是簡單的零部件,要雙方去構建這種信任關係。”地平線創始人餘凱告訴AI財經社。

據上汽人士透露,苦心經營的結果是,地平線確實為車企所接納,“它的產品都是交鑰匙的,無論演算法還是功能,產品很務實。”他透露,未來上汽打算把更多車型的自動駕駛晶片,從英偉達和德州儀器替換成地平線。

一些國產晶片正在爬坡。“等到幾年後,晶片產能擴產好了以後,大家生產恢復正常,又開始新一階段的競爭。那時候,全球晶片領頭羊恩智浦的產品會從現在被爆炒的500元一顆,降回正常的20元一顆,國產晶片還能不能贏?能不能它是20元,我是18元,效能還比它好?這是我們生存的根基。等潮水退去了,才知道誰在裸泳。”劉衛東說。

本文由《財經天下》週刊旗下賬號AI財經社原創出品,未經許可,任何渠道、平臺請勿轉載。違者必究。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