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奘筆下真實的“女兒國”,到底是怎樣


玄奘筆下真實的“女兒國”,到底是怎樣的頭圖

玄奘筆下真實的“女兒國”,到底是怎樣

在世界範圍內,無論中西都有大致相似的女兒國傳說,譬如亞馬遜部落、摩梭家族、希臘女兒國等等。中國人最為熟悉的,無疑就是西遊記中的“女兒國”。

略顯專業的來說,類似的故事學名應該是“古代單性生殖神話”。

那麼,女兒國究竟是一個虛無縹緲的傳說呢?還是確有其事呢?

俄國文藝理論家車爾尼雪夫斯基有一個非常出名的文藝創作理論,叫做“藝術來源於生活,但又高於生活”。從這個角度思考,凡是文學創作,必然不能完全的無中生有,而是有所原型。

女兒國的原型是什麼呢?

一、 子母河

在女兒國的篇章裡,有一個故事細節說女兒國境內,有一條神奇的“子母河”,無論男性女性,只要飲用了子母河之水,馬上就會肚子腫脹,面臨生產。

女兒國內還有兩條河,一是照胎河,懷孕之人在河邊照影,即可知曉腹中胎兒是男孩還是女孩,按當地規矩,若是女兒就生下來。若是男兒,就得去飲用解陽上落胎河之水,將孩子墮掉。

唐僧和八戒不明就裡,誤飲了子母河之水,最終的解決之法就是孫悟空取來的落胎河水。

子母河可謂十分神奇,但不為大部分人所知的是,子母河是有原型的。

這就是我國的額爾齊斯河,此河位於新疆北部,當地的冰雪融化,為河流帶來了大量的重氫,長時間飲用含有重氫的河水會使女性的內分泌紊亂,以至於排卵量增加。

但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對於因排卵量較少而不易懷孕的女性來說,額爾齊斯河恰恰可以讓這些女性成功懷孕。

因此,這條河就被稱為送子河,也就是子母河的原型。西遊記裡的子母河,“澄澄清清,湛湛寒波”,其實這就是額爾齊斯河的樣子。這正是北方內地高山溶水形成的河流的特徵。

二、 女兒國的原型

1,西女人

唐僧的原型是在貞觀三年從長安出發,經姑臧,出敦煌,過新疆,略中亞,輾轉到達印度摩揭陀國王舍城求經的玄奘法師。

這位玄奘法師將數年艱苦卓絕的奔波輾轉過程中的所見所聞都寫成了一本書——《大唐西域記》。

在書中有這麼一段記載“拂驚國(即東羅馬帝國)西南海島有西女國,皆是女人,略無男子,多諸珍寶貨,附拂逢國,故拂凜王歲遣丈夫配焉,其俗產男皆不舉也。唐貞觀八年,朝貢使至。——《大唐西域記》”

這段話的意思是,東羅馬帝國西南邊上的海島上,有一個“西女國”,島上都是女子,幾乎沒有男人,當地有很多寶物,是東羅馬帝國的附庸。

因此,東羅馬帝國每年派遣男人上島與西女國的女子相結合,這個西女國可能是風水不佳,在此地出生的男性都“不舉”,在貞觀八年的時候,向大唐朝貢。

2、東女國

還是玄奘法師的《大唐西域記》,還記載了一個東女國。

“此国境北大雪山中,有苏伐剌拏瞿呾罗国,出上黄金,故以名焉。东西长,南北狭,即东女国也。世以女为王,因以女称国。夫亦为王,不知政事。丈夫唯征伐田种而已。——《大唐西域记》”

雪山之中,有一個產出很多黃金的國家,叫做東女國,這個國家世世代代都以女子為王,男人並不參與政事,只負責上戰場打仗和種地。女國王的王后也是“王”,但只負責指揮耕戰。

這其實就是一個非常經典的“雙王制”管理體系,這套政體最為出名的自然是斯巴達。但是西域各國中偶爾也有採用類似政體的國家,譬如高昌回鶻王國。

從《唐會要》中的記載來看女王姓蘇毘,和皇帝一樣,居住在有九層高的深宮大院之中,宮中有數百侍女,五日一聽政;

在繼承方式上,當女王去世之後,從皇室內部挑選兩名候選人來繼承王位,都是賢良淑德的女子,分別叫做大王和小王。

在這個國家中官職都由女性壟斷,女子中出身高貴的人甚至可以豢養男寵,從國到家,都透露著以女為尊的規則,即使出身貧賤,該國的女子也能一妻多夫。實際上,至今仍有塞內加爾、烏干達、利比亞、斯威士蘭等國家實行著一妻多夫制。

這個東女國並不是完全沒有男人,只是以女為尊而已。西女國則是純粹沒有男性。

西遊記中的女兒國,更像是以東女國和西女國為原型,混雜創作而來。

女兒國同時具有兩者的部分特性——多金銀、女國王,來自東女國。完全沒有男性則是西女國的特點。

哦對了,有一個有趣的歷史小細節是“非印度之國,路次附見。”這話是玄奘法師寫在書裡的,俏皮的翻譯一下就是“這些都是我在路上聽說的,我真沒去過這地方。”

3、其他史書記載

早在三國誌中,時任玄菟(今撫順)太守的王頎受命攻打高句麗,路過沃沮(今朝鮮鹹鏡道)時和一位老人打聽當地情況,老頭上嘴唇下嘴唇一碰就說胡話:“沃沮東邊的大海裡有一個小國,國中全是女子沒有男子。”

“又言有一國亦在海中,純女無男,其域皆沃沮東大海中。——《三國志·東夷傳》”

這就是有關女兒國最早的記載。

隨後的《梁書》中也有關於女兒國的記載。

“扶桑東千餘里有女國,容貌端正,色甚潔白,身體有毛,髮長委地。至二三月競入水則妊娠,六七月產子。女人胸前無乳,項後生毛,根白,毛中有汁,以乳子,一百日能行,三四年則成人矣。——《梁書·東夷傳》”

很顯然,梁書中的女兒國更加接近西遊記中的形象,女子容貌端正,而且在二三月份進入河水中就會懷孕。

至於女國的下場,在大唐的貞觀八年,女國甚至還派遣使者來大唐朝貢,但隨後數十年女國始終音訊全無。

基本上可以確定它被吐蕃所吞併,因此滅亡。具體時間不會晚於咸亨元年。這一年的吐蕃攻陷了安西四鎮,氣勢正盛。

綜合來看,有關東女國和西女國的記載,其實可以稱得上是“弔詭”。

在地理位置上,記載中的兩個國家相距極遠,但卻在各個方面上表現出奇怪的“相似性”,這顯然是不合理的,因為地緣對於政治形態有重要的影響。

何況,在早期是史書記載中,只有一個女國,並沒有東西的說法。

很有可能,東西女國其實是在信息傳遞極為困難的年代中,史書記載人員無意導致的“張冠李戴”“偷龍轉鳳”的結果。

有關女國的記載,其可信度確實需要打個折扣,譬如說梁書裡的入河則孕就透露著一股子不合理的氣息。

真實情況如何,還要指望我們的考古工作者的工作。

作者:未定君校正/編輯:莉莉絲

參考資料:

【1】《走進神秘的女兒國》 徐盈盈

【2】《社會結構國防力量經濟來源東西方女兒國的立國之道》 劉勃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