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總部搬離加州:被辱罵的馬斯克出了一口惡氣



上週四的特斯拉年度股東大會,馬斯克宣佈了一系列利好訊息,包括第三季度車輛交付同比增長七成,計劃2030年實現銷量2000萬輛等等。受這些利好訊息推動,特斯拉市值再次突破8000億美元,馬斯克個人財富超過2000億美元,一舉超越了亞馬遜創始人貝佐斯。

不過,外界還格外關注另外一個訊息:在此次股東大會上,馬斯克正式宣佈將特斯拉總部從加州矽谷遷到德州奧斯汀。

總部正式搬到德州

這個訊息其實並不令人意外。因為馬斯克早在去年5月就公開宣佈要把特斯拉總部搬到德州去,當時就引發了轟動。去年12月,他又宣佈自己本人已經搬到了德州。而這次特斯拉總部正式搬遷只是他說到做到罷了。實際上,特斯拉此次股東大會就是在德州舉辦的。

特斯拉是美國目前最受矚目的科技企業,更是全球新能源汽車行業的領頭羊,他們的搬遷總部無疑有著轟動效果,尤其是還是離開被譽為科技創新勝地的矽谷,就更具有象徵意義了。


特斯拉在帕洛阿爾託的總部

過去18年,特斯拉都紮根成長於矽谷。這家公司於2003年創辦於矽谷聖卡洛斯(San Carlos),目前總部位於帕羅阿爾託(Palo Alto),2010年又收購了豐田在灣區弗裡蒙特(Fremont)的汽車組裝廠。在2020年初上海超級工廠投產之前,弗裡蒙特工廠都是特斯拉唯一的組裝廠。

值得一提的是,這家工廠也是目前加州唯一的量產汽車組裝廠。隨著加州的環保勞工監管環境日益嚴格,人力和土地成本居高不下,通用、豐田等各大汽車巨頭為了降低運營成本,先後將汽車組裝廠移出了加州。豐田弗裡蒙特工廠原本就是最後一家。

不過,萬向集團旗下電動跑車企業Karma在洛杉磯附近有一家小型跑車組裝廠。賈躍亭的FF於2017年在加州中部漢福德租了一個廢棄輪胎廠房用作組裝工廠。現在FF終於上市了,不知道能否在明年量產2017年就釋出的FF91。

話說回來,馬斯克為什麼要把特斯拉總部從矽谷搬到德州呢?馬斯克在股東大會上給出的總部搬遷理由是,矽谷的增長空間有限。他解釋說,矽谷不斷飆升的房價增加了員工的通勤時間和生活壓力。而特斯拉奧斯汀工廠距離機場和市區都只有五分鐘車程,這一交通便利條件是矽谷所無法比擬的。

這也是大實話。矽谷是美國房價最高的地區。美國亞特蘭大聯儲銀行7月份的統計顯示,美國全國房價的中位數是34萬美元,而加州房價中位數是89萬美元,而矽谷的房價中值則是134萬美元,同比飆升了39%。

近期的一項調查顯示,56%的矽谷居民都在考慮搬家離開,這個比例比去年增加了9個百分點。而在想離開的人中,超過八成的人都是因為生活成本太高以及房價太高。德州則是加州居民搬遷的首選目的地。

特斯拉弗裡蒙特工廠

馬斯克一方面表示未來還會繼續在加州擴大業務,但另一方面又補充說,“我們的目標是將把弗裡蒙特和內華達工廠的產能提升一半。但如果你去我們的弗裡蒙特工廠看看,那裡陷入了增長停滯。”言下之意,矽谷已經滿足不了特斯拉的增長需求了。

更為重要的是,矽谷和德州的勞力成本也相差甚遠。去年夏天,特斯拉在德州奧斯汀投資10億美元興建超級工廠,計劃今年年底開始投產,組裝Model Y和電動皮卡等新車型。特斯拉在奧斯汀工廠的起始年薪甚至只有3.5萬美元,這是矽谷所無法比擬的成本優勢。這個薪水在矽谷甚至都無法生存。

德州沒有個人所得稅的州稅部分,生活成本和薪酬水平更是遠低於加州;德州的企業所得稅和土地成本也低於加州。企業搬遷專家弗蘭尼奇(Joe Vranich)2019年統計認為,過去八年總計有1.3萬家企業離開了加州,從加州搬到德州可以節省30%的運營成本。

近年來有不少矽谷科技巨頭要麼將總部搬遷到德州,要麼在德州開設新園區進行大舉投資。德州奧斯汀有著矽山(Silicon Hills)的稱號,這裡已經有了相當規模的科技園區,吸引了蘋果、英特爾、AMD、Facebook、甲骨文等諸多科技巨頭投資。

延伸閱讀  王健林換紅旗,王思聰開勞斯萊斯還合適嗎?

在特斯拉宣佈搬遷總部之前,企業IT巨頭甲骨文去年已經將總部從矽谷搬到了奧斯汀,原惠普企業業務的慧與公司(Hewlett Package Enterprise)搬到了德州休斯頓,嘉信理財則搬到了德州達拉斯。

威脅政府強行復工

當然,談到馬斯克搬遷特斯拉總部,就不得不提去年5月的那場工廠復工風波。正是在那個時候,馬斯克第一次說出要把特斯拉總部從加州搬走。這也是馬斯克和加州地方政府矛盾衝突的一個縮影。

隨著新冠疫情在美國大面積爆發,去年3月16日加州在全美率先宣佈居家令,大批商家、企業和工廠被迫關閉,其中也包括了特斯拉的弗裡蒙特工廠。加州也是美國防疫措施最為嚴格的州。今年上百萬加州居民簽名發起公投,要求罷免州長紐森,不滿防疫措施是一個主要原因。

馬斯克顯然不願接受工廠關閉,甚至公開怒斥居家停工令是“法西斯行為”。因為工廠停產會影響新車交付,消耗特斯拉寶貴的現金流,影響到公司股價市值。特斯拉最初還試圖偷偷繼續生產,直到當地執法部門發出警告之後,才在一週後被迫停工關閉。

馬斯克本來就覺得新冠不是什麼大病,表示對新冠恐慌“很愚蠢”,鼓勵員工和自己一樣堅持上班。直到全美到處疫情爆發,死亡人數急劇增長之後,他才暫時不再公開和防疫唱反調。多提一句,馬斯克承諾捐給加州的1000多臺呼吸機,後來被證實是普通的家用呼吸機,而不是醫院急救新冠重症患者所需要的呼吸機。

弗裡蒙特工廠被迫停工一個多月後,去年5月初,加州政府開始允許企業在接受衛生部門評估之後有條件復工。但是,阿拉米達郡衛生部門的主管官員卻認為特斯拉工廠的防疫措施並不到位,要求這家工廠進行相關整改,等待一週之後再申請復工。

馬斯克卻早已不願等待,工廠每停工一天,就是數億美元的現金流損失。即便當地政府衛生部門沒有批准,他直接下令特斯拉工廠強行復工。馬斯克還在推特上高調錶示,“如果要抓人,那就抓我一個人好了。”正是在那個時候,他公開宣佈要將特斯拉總部搬離加州。

在馬斯克的強硬威脅下,最終加州各級政府還是默許了特斯拉工廠強行開工。從州政府到阿拉米達郡政府到弗裡蒙特市政府,都沒有對馬斯克公開對抗防疫措施的行為進行任何處罰。畢竟馬斯克是美國企業家領袖,而特斯拉又是電動車行業明星,弗裡蒙特工廠更是僱傭了上萬名員工,是當地的就業納稅大戶。

儘管馬斯克成功挑戰了加州各級政府強行開工,但是這種公開對抗防疫措施的行為也在加州引發了諸多爭議與批評,尤其是在加州佔據主流的民主黨左派人士。

加州州眾議員勞倫娜·岡薩雷斯(Lorena Gonzalez)在推特上痛斥特斯拉從加州政府就拿到了10億美元補貼,卻為了自己私利公開違反政府法令和無視工人安全。她還在推特上直接爆粗口,“Fxxk Elon Musk”。馬斯克特意回覆了這條推文,“收到”。

克林頓政府的美國勞工部長、加州伯克利大學教授裡奇(Robert Reich)也在推特上批評,“特斯拉停發了數以千計的工廠工人工資,馬斯克卻拿到了7億美元獎金。現在因為沒有獲准開工,他就要威脅關閉弗裡蒙特工廠。”馬斯克隨後就把他拉黑了。

就在宣佈搬遷到德州之後,馬斯克還轉發了一條自己因為被加州女議員辱罵而決定搬遷的新聞,評論“的確如此”。看得出來,他依然對自己被辱罵一事耿耿於懷。在馬斯克看來,這位女議員代表著加州政壇對自己的層層敵意。現在自己把特斯拉搬到了德州,算是出了一口惡氣。

搬到德州收益頗豐

延伸閱讀  電動雙雄正式交鋒:相位元斯拉的5萬銷量,比亞迪的7萬到底強不強?

這一風波只是馬斯克對加州諸多不滿的一個縮影。儘管特斯拉的成長壯大過程中,得到了加州政府扶持新能源的諸多補助,加州也是特斯拉在美國銷量最大的市場,但近年來馬斯克卻對加州有著太多不滿。

去年12月,馬斯克宣佈自己已經搬到了德州居住。當時他吐槽說,加州政府就像是一支常勝球隊,對成功有些自滿,覺得理所當然,遲早會輸掉冠軍。顯然,馬斯克覺得加州的經商環境對企業和企業家不夠友好。

馬斯克對加州的不滿主要在兩個方面:民主黨政府的高額稅收,以及在監管中明顯傾向勞方與環保。他並不避諱這一點,馬斯克在解釋為何自己搬去德州的原因時公開表示,德州沒有州所得稅,而加州則有美國最高的州所得稅率(最高13.3%,面向年收入100萬美元以上人群,而且還在考慮提升最高稅率到16.8%)。

馬斯克還沒有提到更為重要的資本利得稅。因為如今身家財富超過2000億美元的馬斯克幾乎所有的資產都是特斯拉和SpaceX的持股。一旦他打算出售股票套現的話,那麼除了20%的聯邦資本利得稅,還要向加州繳納13.3%的資本利得稅(同樣是美國最高)。

德州不僅沒有州個人所得稅,還沒有資本利得稅。單是從加州搬到德州這個簡單舉措,就可以讓馬斯克免除數十億甚至百億美元級別的稅金(取決於他套現規模)。單是合法避稅這一想就足以吸引馬斯克離開已經居住了25年的加州。

建設中的特斯拉奧斯汀工廠

而且,現在馬斯克的確工作重心開始轉向德州。他忙著德州奧斯汀超級工廠的建設工作,忙著SpaceX在德州基地的發射工作。因為長期呆在德州,他自曝和女友Grimes已經處於實際分居狀態。加拿大歌手Grimes的演藝事業集中在洛杉磯。兩人育有一個男孩,但並沒有結婚。

不僅是馬斯克,特斯拉也從德州政府這裡收益頗豐。去年7月,馬斯克決定將特斯拉的第五座超級工廠選在德州奧斯汀。為了吸引這個投資10億美元的大專案,當地Travis郡政府同意給予了特斯拉接近5000萬美元的稅務減免。而這在目前的加州幾乎是不太可能享受的待遇。

另一方面,特斯拉因為加州政府被迫停工,已經讓馬斯克對加州政府滿腹牢騷。近年來特斯拉又在環保評估、勞工權益、工會組織以及工作環境等諸多方面,遭到加州政府和法院的不斷施壓,更讓馬斯克下定決心離開加州。

就在上週,舊金山的聯邦地區法院判決特斯拉需要向弗裡蒙特工廠一位非裔前員工賠償1.4億美元,因為特斯拉沒有采取有效措施,消除他在工作環境遭遇的種族歧視待遇。這1.4億美元包括了690萬美元的精神損失費以及1.3億美元的懲罰性罰金。

加州德州明爭暗鬥

需要強調的是,特斯拉並不是就此告別矽谷。馬斯克只是將特斯拉的總部註冊地從矽谷帕洛阿爾託改成了德州奧斯汀,並不會關閉帕洛阿爾託的園區以及弗裡蒙特的工廠。他們依然需要為在加州的業務和僱員繳納各種稅款。而且特斯拉在加州中央谷地的電池工廠也會繼續施工建設。

德州州長歡迎馬斯克投資建廠

但即便只是總部註冊地搬遷,以特斯拉目前在美國科技行業的明星地位,這一舉動依然具有很大的影響力。去年5月,馬斯克公開威脅要把特斯拉總部搬離矽谷的時候,德州州長阿伯特(Greg Abbott)和聯邦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就曾經公開向馬斯克示好。兩個月後,阿伯特笑容滿面地和馬斯克出席了奧斯汀工廠的動工儀式。

對多年以來一直在和加州明爭暗鬥的德州來說,特斯拉從加州投入自己的懷抱,無疑是雙重勝利:既證明了自己的招商引資能力,又打擊了老對手加州政府。在馬斯克宣佈特斯拉總部搬到德州之後,德州州長阿伯特也在推特上欣喜地表示,歡迎特斯拉來到德州,孤星之州是充滿機遇與創新的土地。

另一方面,對於美國最推崇新能源和科技創新的加州來說,特斯拉總部搬離矽谷,無疑是對自己鼓勵創新形象的巨大打擊。在被問到特斯拉搬遷一事時,加州州長紐森只能試圖努力挽回顏面。“我認識馬斯克已經二十年了,我很欣賞他的投資和創新精神,他是一個傑出的人才。我對馬斯克個人有著很深的敬意,但我對加州也有著很深的敬意。”他當然清楚馬斯克離開加州的原因。

加州和德州不僅是美國人口最多的兩個州(分別為4000萬和3000萬人),也是美國經濟總量最大的兩個州(2019年GDP分別為3.14萬億美元和1.89億美元)。這兩個州幾乎在每一個領域都在展開爭鬥,招商引資當然是最重要的競爭目標。

在經濟政策和價值觀方面,加州和德州更是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兩大核心陣營,分別高舉自由主義和保守主義的大旗,在諸多政策上都完全對立。加州政府主張大政府高稅收,推崇社會平等與扶持弱勢群體,加強企業監管;而德州政府主張小城市低稅收、放鬆監管。

今年德州頒佈的限制投票法案和禁止墮胎法案更是成為了美國社會兩大陣營衝突的直接導火索。諸多企業巨頭都站在了自由派一邊,對這兩項法案表示了明確反對。特斯拉在這個時候高調搬到德州,也是變相給德州政府送去了支援。

延伸閱讀  自動駕駛還有多遠商用車進展更快,乘用車仍需法規規制

不過,馬斯克並不希望捲入美國左右兩派的政治爭鬥。當德州州長阿伯特公開宣稱馬斯克等商業領袖都支援德州的政策時,馬斯克卻表示“自己希望遠離政治”。

或許馬斯克唯一在乎的就是怎麼為特斯拉和自己爭取到最有利的運營環境和最大的經濟利益。當加州無法繼續推動特斯拉繼續增長,而德州送來橄欖枝和現實收益的時候,馬斯克也就毫不猶豫地倒向了德州。

來源:新浪科技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