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誰將從央行數字貨幣中獲利?


誰將從央行數字貨幣中獲利? 1

最近幾個月,央行數字貨幣的競爭步伐不斷加快。關於央行數字貨幣的官方新聞,最近的一次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公開聲明。習近平表示,中國要積極投資區塊鏈,因為區塊鍊是未來的技術核心。有了政府的支持,中國市場的區塊鏈發展之路會好走很多,但同時也讓西方的企業家擔憂。他們紛紛覺得,在數字貨幣發展上,自己要被中國赶超了。其中Facebook的總裁扎克伯格就是典型代表,尤其是最近,因為Libra項目,他感受到來自西方政府和監管機構的強大阻力。

所謂央行數字貨幣,是一種全新的法定貨幣,普通用戶能獲得央行賬戶的數字權限,不過這裡指的“央行”僅限於今天的商業銀行。央行數字貨幣結合了銀行賬戶的數字特性和傳統現金的典型優點。但還有一個關鍵問題需要認真考慮:這種情況多大程度上可以實現?新型貨幣會採取個人銀行賬戶的形式嗎?它能像銀行賬戶那樣支付貸款利息嗎?還是說,跟所有典型的加密貨幣一樣,會成為一種無利率的匿名數字代幣呢?

最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一項研究探討了新出台的央行數字貨幣應具備哪些適宜的貨幣和技術特徵,並指出貨幣的特徵取決於其流通的經濟環境和銀行系統。事實上,支付方式如果出現突然變化,可能會對經濟造成乾擾,甚至有可能產生非常嚴重的副作用。最終,隨著數字貨幣的“成功”引入,其他支付方式的使用頻率可能會降低到某個臨界點,然後逐漸消失。例如,當現金的使用量越來越少,銀行的自動取款機也逐漸減少,企業也逐漸拒絕接收現金支付。這種趨勢在瑞典已經基本顯現。

要匿名還是要安全?

一般來說,不同的經濟運營模式對匿名性和支付的安全性也存在不同的側重。現金基本能保證交易的匿名性,但銀行賬戶能滿足用戶對安全的需求。匿名性的意義在於,即使交易方有非常明顯的偷稅漏稅跡象,也不一定能引發監管機構的懷疑。

最近,歐洲央行行長Christine Lagarde表示,目前不可追踪的支付方式在市場上出現一種難以遏制的需求。通過這種方式,消費者能避免個人的交易數據未經許可被金融詐騙集團盜用,從而影響本人的信用評分。

數字貨幣的設計不同,相應的匿名性和安全性比例也能自由調節。例如,央行能保證用戶與用戶之間的匿名性,但根據法院指令甚至某種交易限令,必須保留政府對用戶信息的監管。

如果現金只以代幣的形式出現,比如,作為一種標準的加密貨幣,未經身份驗證的用戶能使用,也能在商店或網上通過匿名支付卡購買,那這種央行數字貨幣確實可以追踪,但也只能追踪,最終仍然會像真正的現金和加密貨幣一樣,有丟失或被盜的風險:要么就是卡丟了,要么就是數字密鑰被改了。

但是央行數字貨幣和以上的代幣設計不同。每個用戶都要開通央行賬戶,並通過身份實名認證,這種情況下,數字貨幣賬戶幾乎完美復制了(甚至是超越了)銀行賬戶具備的安全水平和可追踪性能。

存貸利率變化會引發一系列問題

數字貨幣會干擾金融系統,最終導致人們不再需要現金和存款。這種情況一旦形成,首先面臨的是現金的消失。一種類似銀行存款的央行數字貨幣會促使銀行提高存款利率,以便保住其市場地位。然後更嚴重的是,貸款的利率也相應變高,從而導致企業的貸款信用自主收縮。在經濟(或多或少會嚴重)依賴銀行信貸的情況下,個人或企業貸款信用的收縮會降低銀行的市場參與度,進而引發投資減少、生產降低、失業率增高等連鎖反應,即使家庭在存款的高利率中能獲益。

如果銀行發行的數字貨幣有一定的利率,銀行的中介作用會進一步削弱。雖然,一定的利率對於儲蓄賬戶是好事,但帶來的弊端似乎更大,數字貨幣價值被侵蝕的速度將大大超過法定貨幣的通脹率,這樣確實不會有囤積貨幣的投機現象,消費者發現手裡的數字貨幣不值錢,也會趕緊花出去。

最近幾個月,大規模的數字貨幣籌備風潮表明,各國央行發行的數字貨幣並沒有現金的利率,原因就是為了保護銀行系統不遭遇這種潛在影響。這種政策的選擇勢必會讓現金與數字貨幣之間爆發激烈的競爭。人們普遍的觀念認為無現金參與的社會更方便,但最終的事實可能未必如此。消除現金會付出明顯的代價,對於發展中國家尤其如此,儘管這種代價跟銀行系統的經濟參與度降低相比要小得多。

全球銀行賬戶遠未普及

近期的數據顯示,在支付方式的機會分佈上,世界各地還存在巨大的鴻溝。

誰將從央行數字貨幣中獲利? 2

目前,全球與金融系統隔絕的人口中,有一半分佈在南亞、東亞和太平洋等地。其中,中國的無銀行賬戶人口占12%,印度佔21%,印度尼西亞佔6%。這三個國家加起來共佔40%的比例。根據世界銀行全球Findex的2017年數據顯示,中東和北非地區的人口與標準的金融機構隔絕最深,銀行賬戶在這些地區的普及率只有14%。目前只有丹麥實現了銀行賬戶的全人口普及,高居世界第一。

獲取銀行賬戶需要很多必備條件,比如,擁有一定的財產、有國家發行的身份信息和居住證明。但對於發展中國家或地區的邊緣群體而言,這些必備條件無異於一種遙不可及的夢想。 Findex報告表明,全球有15億人口沒有身份信息,其中大多數分佈在亞洲和非洲地區。金融隔絕現像還有其他原因,比如人們對金融知識的缺乏、農村地區的金融服務水平低下等等。另外,全球還有超過2億的中小微企業缺乏最基本的銀行資質,也缺乏足夠的資金支持。

##現金仍會存在

在很多大型的發展中國家,現金支付仍然佔據交易活動的主導地位,包括薪酬支付等。
誰將從央行數字貨幣中獲利? 3

在印度,政府一直在嘗試加強銀行的中介角色,從2006年到2015年,銀行發行的紙幣和硬幣流通價值每年仍以14%的速率增長。

在肯尼亞,現金在所有交易價值中佔比高達98%。雖然75%的成年人通過手機支付,但對低收入的家庭調查顯示,數字支付在所有開支中僅佔1%,在所有交易額中僅佔3%。

因此,政府加速數字支付代替現金的舉措正在不斷拉大貨幣支付鴻溝,可能會讓情況極端化,無銀行賬戶的群體面臨更加嚴重的社會和經濟問題。

事實上,當某種數字貨幣引入全球貨幣基金組織,低收入家庭等待銀行賬戶普及的時間更長。與銀行存款產生的利息不同,手裡的現金沒有任何利息,因此當央行數字貨幣引發的銀行貸款數量下降時,低收入家庭經受的資產損失比富裕家庭更大。

另外,如果數字貨幣導致現金最終被排擠出市場,比如出現類似瑞典那樣的情況,那無銀行賬戶的低收入家庭因為缺乏更好的支付方式,享受到的生活便利也會進一步下降。

因此,從全球貨幣基金組織的體系看,銀行儲戶會成為最大受益者,而非銀行儲戶的現金使用者最終會淪為徹底的“赤貧群體”。這對於全球的收入分佈幾乎是一種倒退,各國央行和政府對此必須加以權衡。

銀行儲蓄有很多高級功能,比如實時轉賬;新型的數字貨幣能增加儲蓄、消費和投資,從而產生更多的技術創新,創造更多的工作機會,刺激經濟的增長。另外,數字貨幣還能從根本上杜絕偷稅漏稅的現象。但同樣也要考慮到,數字貨幣作為一項新技術也可能擾亂金融市場,從而引發金融地震,造成長期的不利影響。

誰將從央行數字貨幣中獲利? 4

因此,減輕消極影響最好的解決方案可能不是消除現金,或者排除銀行的中間作用,而是創建一套綜合的金融系統,允許不同的支付方式平衡共存,滿足全球不同經濟群體的需要。

原文鏈接:

The Financial System of The Future – Who Benefits From CBD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