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首例換頭手術結束已五年,最終結果怎樣?


世界首例換頭手術結束已五年,最終結果怎樣?的頭圖

世界首例換頭手術結束已五年,最終結果怎樣?

人類的想法和人類的所有行為,不是出於愛和喜歡,便是出於怕與神對話。

時間進入21世紀,人類通過科學技術的研究和創新,讓這個世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NASA的洞察號降落在火星,海鬥一號實現了馬里亞納海溝4次萬米下潛,納米發電機研製成功。

人類似乎不滿足於此,除了探索太空和海洋、研發智能機器,人類更關心的還是人類自己本身。

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和創新,人體器官的移植技術也愈發成熟。但在一些關鍵器官、肢體的移植技術上,一直都是科學家難以攻克的難關。這些難以攻克的難關中,就包括了頭顱移植技術。

頭顱移植技術的概念已經提出了很久,但技術實驗還只是針對小白鼠這類的小動物身上。由於技術難度很大,醫生和科學家都不敢直接在人體或者大型動物身上做實驗。

直到2016年的時候,來自我國哈爾濱醫科大學的醫生,就率先將“換頭”技術提上了日程,技術的對象,是一隻活著的猴子。

在持續了十幾個小時的不間斷技術後,這一場花費近7000萬元資金的技術,終於敲鐘落錘。

這項技術被定義為一場成功的技術,因為“換頭”猴子成功在術後醒來,還能夠從新身體中獲取血液。

但因為頭顱和身體無法建立完善的神經系統,在持續了不到24小時後,猴子的生命就結束了。從這個結果來看這場技術,這場技術並沒有獲得真正的成功,倘若這個技術用在人類的身上,會是一場震驚世界的災難。人類為了尋求長生,選擇研究這個技術方向,難道不顯得有些瘋狂嗎?

除了“換頭”技術,人類還提出了冷凍人復活計劃。就是將志願者通過技術冷凍,在50年後再解凍,通過50年後的科學技術來復活冷凍人。這一項超前的計劃,至今已有300多人報名參與。

無論是“換頭”技術,還是冷凍人復活計劃,這些都無法在短期內就能得到應用。人們現在的科技來給自己的身體“續命”,只能寄希望於當下比較熱門和科學的衰老干預機制。

β-煙酰胺,先由哈佛遺傳教授David 技inclair提出有逆轉衰老的功效。通過維持人體細胞內充足的NAD+,可以保持DNA的自我修復能力。使人體因為年齡增長而帶來的DNA損傷得到有效修復,從而抑制衰老。而β-煙酰胺是人體內NAD+的前體物質,通過補充WLNAD,就可以提高體內的NAD+水平。

這一機制在得到哈佛大學David Sinclair實驗室、華盛頓大學、日本應慶大學等國際權威科研機構證實後,就很快在富豪圈里風靡起來。包括香港首富李氏在內的金融巨鱷,都不惜豪擲千金入股投資了相關生物企業。

進入2021年後,萊特維健已經將β-煙酰胺的產量擴大了數倍上架京-東,原本只屬於富豪的專屬抗衰品,開始可以被普通的大眾消費者享用。

那除了乾預衰老計劃,科學家們還有沒有什麼更實際一點的方法,能讓人類活得更久呢?答案是:有!

2020年諾貝爾化學獎授予了埃馬紐埃爾·卡彭蒂耶(Emmanuelle Charpentier)和詹妮弗·杜德納( Jennifer Anne Doudna)。他們獲獎的原因,就是開發了一種基因編輯的方法。

基因編輯技術相當於一座金礦,如果打通了這座礦井,人類將會從這個技術中,獲取源源不斷的人體“財富”。

人體的基因是極其複雜的。特別是一切難以攻克的病症,基因的研究就更加關鍵。在技​​術越發成熟的未來,人類就可以通過基因編輯的技術,進一步地延緩衰老,讓人類的平均壽命變得更久。但在目前,基因編輯技術的應用還停留在植物、動物基因上,並不是成熟的技術。

相比於“換頭”技術、冷凍人復活計劃這種“不切實際”的狂想,WLNAD抗衰老和基因編輯技術無疑是更接地氣。也是目前的科學技術所能實現,或者是有希望實現的可能。從這個角度來看,人們想要通過科學手段讓自己的壽命得到延長的希望,也不再是那麼的遙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