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水北調,到底給北方引了多少長江水?


南水北調,到底給北方引了多少長江水?的頭圖

南水北調,到底給北方引了多少長江水?

南水北調工程,中國人的又一偉大壯舉!

有一個因為南水北調誕生的移民村莊,我記得名叫鄒莊,雖然這個存在的歷史只有10年時間。

如今這裡住著的人,也都是從河南省南陽市淅川縣九重鎮油坊崗村搬過來的,他們已經搬離的故土剛好就是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取水的地方。但村民們表示這些年日子過得比以前好多了,永遠告別了“外面下大雨,屋裡小下雨”的土坯房,村里的大學生也多了起來!

是啊!南水北調工程,並不是把長江水引入黃河、淮河和海河,讓北京、天津、山東等省有更多水用這麼簡單。南水北調除了涉及到長江生態、大量移民、耗資巨大、影響航運等問題之外,還有技術實現上需要攻克的多重難題。那麼,南水北調工程的意義是什麼,它又是如何將長江水引入地勢較高的北方的呢?

南水北調,到底給北方引了多少長江水?

到目前為止,南水北調的中線和東線工程的供水範圍,已經讓1.46億人受益,分別為東線6735萬人、中線7900萬人。具體以南水北調中線工程來說:

在2021年5月13之前,全線入渠水量共計達到380億立方米,最後提供給地方的供水量有363.9億立方米,其中包括62.6億立方米供水給天津、107.8億立方米供水到河北、64.9億立方米供水給北京和128.7億立方米供水到河南,像河南的平頂山和河北的石家莊,也都在供水範圍以內。

讓大壩“長高” 自然清水自流:

的確,我國地勢具有西高東低的典型特徵,而水資源分佈又表現出南多北少的特點,兒南水北調有些區域就像是“讓水逆流而上”一般的難度。所以,真的要實現將南邊的水往北方調用,那麼,必然會涉及到需要攻克諸多技術難題,穿越黃河、全線自流和冰期輸水,無一不是具有巨大技術難點的問題。

首先,我們可以從調水自流北上說起,在河南與湖北交界處的丹江口庫區,正是南水北調的中線工程水源地,由於大壩需要同時肩負起通航、發電、防洪和讓清水北上的多個重任,所以,丹江口大壩壩頂高程就必須由以前的162米,提升到如今的176.6米,正常的蓄水位也從之前的157米升高到了170米。

要知道,當時的丹江口大壩已經使用了幾十年時間,所以,直接在原始大壩上加高的難度,相當於是在新建一座大壩,畢竟多年前的混泥土和新的混泥土要完全貼合就是個技術難點。

在決定要價高大壩之後,研究人員就進行了多次實驗,然後藉鑑了一些國外的經驗,然後在2005年的時候開始動工,終於在8年後完成對丹江口大壩的改造升級工程,170米的正常蓄水位可以實現與北京形成近百米的高度落差,從而確保了南水而已自流北上。

南水北調,除了要克服高度落差,還要開鑿幾千米的隧洞穿過黃河,還需要在結冰的情況下讓疏水進程不受到明顯影響。

在南水北調經過黃河鄭州段的時候,為了讓往北調的水不會受到水質影響,所以,最後選擇了在黃河底下開鑿隧道的方案,兩條4250米的穿黃隧洞是平行的位置關係,隧洞的開挖直徑有9.2米,然後才做到了7米的隧洞內直徑,這兩條隧洞就在黃河河床下二三十米深的地方。

與此同時,在黃河以北的部分地區,每年都會有結冰期、冰封期和化冰期,在冰期正常疏水就成了當時南水北調遇到的又一難題。為了確保渠道的疏水能力,然後將渠道的運行水位進行了抬高,從而實現蓄水保溫的目的,再加上後來冰情觀測信息化平台的應用,南水北調工程在冰期疏水的正常進行又多了一重保障。

大家都知道,華北地區有多年地下水超采的問題,如果不及時進行治理,除了地下水資源愈加稀少以外,還有地陷的風險。

所以,近年來,華北地區也在積極採取諸多措施進行治理,兒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在往北大量輸水的同時,同時也向沿線的三十多條河流進行了生態補水,這個措施對華北地區地下水超採治理也起到了積極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