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兩起高價值包裹被誤送丟失 德邦:存過失 將賠償


澎湃新聞記者 喻琰 實習生 汪萌菲

“畢業證被寄丟”

據荔枝新聞8月20日報導,江蘇宿遷趙先生的女兒從廣州辭職回到宿遷工作,於3月24日把畢業證、學位證書、筆記本等物品放到一個粉色行李箱內和其他兩個包裹一起,從廣州寄到宿遷。 3月27日,趙先生仍未收到裝有重要文件的粉色行李箱,隨後德邦快遞向其表示可能是因為誤貼面單,行李箱疑似已經送至廣州一家舊衣回收廠,最終趙先生的女兒的畢業證和學位證書無法找回。時隔近5個月,趙先生對荔枝新聞表示,行李箱內物品價值上萬,而德邦快遞方面向其表示只能賠償1088元(含278元快遞費)。

針對趙先生的經歷,8月21日下午3時許,德邦快遞公司公關處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目前已經有專門的工作人員介入協調此事,“會給她一個合適的解決方案。”該名工作人員稱。

對於趙先生的女兒因丟失畢業證、學位證造成的損失,該名工作人員表示,因為德邦工作失誤造成的精神損失和包裹損失一定會給他們提供賠償方案。此外趙先生的女兒在工作中因丟失雙證造成的影響德邦方面也會配合出具證明。

同日下午,趙先生向澎湃新聞表示,目前事情已經差不多解決了,具體細節不願過多透露。

都被送回收廠?德邦:編織袋外形高度相似

據澎湃新聞此前報導,來自遼寧李女生的畢業包裹因德邦快遞員個人工作疏忽,將其價值上十萬的包裹誤送至舊衣回收廠後被銷毀。李女士表示,事發後在警方的調解下,由於包裹在寄送前未保價,雙方並未就當時的理賠方案達成一致。

8月19日,德邦快遞發聲明稱此事系一起嚴重的投遞失誤事件。並強調,對於李女士的損失,德邦一定負責到底,待收到損失清單後,將合情、合理、合法進行理賠。

德邦快遞表示由於事發網點目前與當地一家舊衣回收機構合作,李女士的包裹與是因為該包裹與回收舊衣的包裹相似,快遞員在分揀時因人為操作錯誤導致誤投遞。

兩個裝了貴重物品的包裹,一個被快遞員誤分揀配送後送往舊衣回收廠,一個疑似被誤貼了收件地址,後被送至廣州的舊衣回收廠,為何兩起事件中被誤送的包裹都疑似被送至舊衣回收廠?對此,德邦快遞公司公關處工作人員向澎湃新聞表示,因為德邦快遞專門做大件包裹的運輸服務,有一部分客戶的包裹需要送往舊衣回收廠。在這兩個事件中,私人包裹之所以會被誤送至舊衣回收廠,是因為兩個包裹用了與舊衣回收包裹高度相似的編織袋,“(幾乎)一模一樣”。

他透露,8月7日,遼寧李女士的包裹到達德邦長沙暮雲鎮南托嶺營業部,同日還有60多個舊衣回收包裹到達該站點,涉事快遞員在收到包裹後省略工作流程,“沒有把所有的件掃碼裝件,直接裝車,一次性發往舊車回收廠”,這才發生了包裹被誤送至舊衣回收廠一事。

針對該名工作人員所稱因為包裹編織袋相似導致包裹被誤投遞一事,8月21日晚,李女士告訴澎湃新聞,在寄件時德邦快遞對自己的包裹進行了二次包裝,使用了與舊衣回收廠包裹相似的麻皮袋。

前述德邦公關處工作人員稱,發生這兩起事件並不是因為舊衣回收流程存在問題,而是“大家共同的、小小的工作失誤上出現的問題”,目前德邦公司在私人包裹和舊衣回收包裹上使用的面單類型完全相同,辨識度不高,接下來,德邦可能會在寄送面單上,對特殊的物品類型做明確的分類標記。

快遞託付如何不被辜負?

澎湃新聞在此前的採訪發現,寄送物品被損毀或丟失成為快遞行業投訴糾紛的主要誘因之一。為此,中國快遞協會法務部主任、北京嘉潤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丁紅濤律師認為,快件出現丟失、損毀的情況是必然的,快遞用戶寄件、快遞企業運輸快件,都面臨著一定的風險。

丁紅濤指出,一個快件從寄出到收件,需要經過多個環節,每一個環節都有可能出現問題,為了盡可能降低快件丟失、損毀率,現在快遞企業投入了大量的資金和人力,運用高科技手段,對每一個快件的軌跡進行監控。從技術角度來看,這類情況不應該發生,也比較少見。

丁紅濤表示,在快遞理賠方面,各個快遞企業存在賠償標準不一、缺乏維權憑證等問題,成為一道道令消費者和快遞企業“頭疼”的“難題”。

丁紅濤建議,快遞用戶在寄送貴重物品時,應當按照我國《快遞暫行條例》的規定,向快遞公司聲明包裹內含有貴重物品,並在快遞面單內明確標註,必要時選擇保價服務。在寄送畢業證、學位證書等重要文件時,應當選擇更加值得信任,在寄送重要文件領域有經驗的快遞公司,“德邦送行李、大件是它的優勢,寄合同、寄封信不是它的專長。”

訪問:

京東商城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