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沒有確切證據,為什麼我們總是相信怪物的存在?


明明沒有確切證據,為什麼我們總是相信怪物的存在?的頭圖

明明沒有確切證據,為什麼我們總是相信怪物的存在?

1933年8月,那是一個溫暖的夏日,斯派塞先生和太太正沿著尼斯湖附近的公路開車。

突然,遠處一個無法定義的生物,以一種奇特的跳躍動作移動著,蹣跚地穿過馬路。

據斯派塞夫婦描述:“那是我們這輩子中看過的,最接近龍或者史前動物的生物,它有長長的脖子,頭很像小鹿頭,體型很大,移動速度很快。”

這就是眾多“尼斯湖水怪”目擊事件中一起,對尼斯湖水怪的描述很早之前就已經存在了,斯派塞夫婦並不是唯一目擊者。

一直以來,尼斯湖水怪之謎一直都緊緊抓著世界人民的好奇心,水怪是否真實存在,也分成了兩大陣營。

瘋狂的神秘動物學追隨者認為,世界這麼大,絕對有可能存在所謂的怪物,除了尼斯湖水怪,大腳怪、雪人和有翼怪人等神秘生物,也都和人類一起生活在這個世界上。

而堅信科學的人們,則更願意相信科學探索之後的結果,就以尼斯湖水怪而言,在某種程度上,斯派塞的發現是神秘動物學整體的一個縮影。了解的越多,收集和分析的數據越多,就會發現尼斯湖水怪的存在性就越低,那些目擊事件也都能找到合理的解釋。

水怪真的存在嗎?

已經有很多科研團隊對尼斯湖進行了探究,但都沒有獲得令人信服的證據。

幾十年的調查也表明,相當大比例的經典怪物目擊事件,可以解釋為惡作劇,也可能是已知動物或現象的混淆。

就以開頭斯派塞夫婦目擊事件為例,科學家們認為,如果仔細分析周圍的情況,就可以解釋斯派塞的發現。

跳躍的動作,還有那個小“鹿頭”,相遇的地點又是發生在樹林裡的一條小路旁邊,這裡是植被覆蓋的樹林和道路的交匯處,種種跡象推測,他們看到的“怪物”極有可能是一群正在跳躍的鹿群,而看到的脖子和頭,可能就是其中一隻鹿。

最為關鍵的是,從科學上來說,如此大的生物,若真的存在,是不可能不被人類發現的。

尼斯湖不是偏遠的地區,長期以來這裡是軍事活動、交通和定居的重要場所。

這裡是交通要道,經常有船隻經過,如今更是旅遊勝地,不是那種可以讓未知巨型動物生存的地方。

它也是鳥類、多種魚類和小型甲殼類動物的家園。水獺經常會浮出水面,海豹偶爾會來這裡,鹿有時會游過這裡。

雖然湖泊的面積很大,但尼斯湖是一個稀有的、低多樣性的生物群落,有機生產力非常低,

即使是最樂觀的預測,尼斯湖水怪如此龐大的生物,是無法在這裡生存的,更不用說世世代代在這裡生活了。

為什麼人們還在報告目擊事件?

儘管有這麼多的否認,但事實是人們仍然聲稱看到了這些動物。

為什麼?

民俗學家和人類學家認為,現代關於怪物的觀點是古老民間信仰遺留下來的問題。

只要是危險的地方,深湖、黑暗的森林、凶險的山等等,都會與可怕的生物聯繫在一起。這些可怕生物的外形和行為,都會伴隨著故事、趣聞和藝術品被再次加工和強化,代代相傳。

換句話說,在我們的文化中,每當我們看到水下的黑影或森林裡的陰影時,我們就會聯想到怪物,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感性經驗導致的。

事實也證明,當人們“看到”可怕的幽靈時,他們的感知能力是扭曲的,尤其是在昏暗條件下,當他們害怕或困惑時,對大小的感知是存在誤差的。

人其實是一種複雜的,自欺欺人的生物,經常被自己的感受、記憶,甚至是大腦對看到東西時的理解所欺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