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沒出現前,古人上廁所如何清潔?古羅馬:刻有敵人名…


紙沒出現前,古人上廁所如何清潔?古羅馬:刻有敵人名字的石頭的頭圖

紙沒出現前,古人上廁所如何清潔?古羅馬:刻有敵人名字的石頭

病毒初來乍到之時,很多國家曾出現過搶紙風波。不過,這種現像大多發生在歐美、日本、澳洲等國家。實際上,我國使用衛生紙歷史最為悠久,而歐美使用衛生紙不到150年。除此之外,中東、印度等東南亞國家也沒有出現哄搶的情況,因為有些地區方便後衛生紙並非唯一選擇,衛生紙並非人類的必需品。

人類的擦拭偏好

在沒有紙,沒有自來水,沒有馬桶蓋的時期,各地使用的東西不同,但往往都是身邊最容易獲得的東西,其中包括了苔蘚、沙子、石頭、樹葉、水甚至貝殼。

在一些特殊的地方或場景中,我們自己分析一下也可以猜到。例如:因紐特人生活在北極地區,那裡有隨處可用的雪(冰太滑,還易粘);離海邊較近的漁民,有隨處可見的沙石與貝殼。

總之在大部分歷史時期基本上可以概括為兩點:附近的,豐富的,如果要再加上一點,最好是柔軟的。隨著文明的發展,擦拭偏好也在發展,動物皮毛、織物開始登上富人們的舞台,但大部分都會洗一洗,反複利用。

古羅馬的海綿棍

2000年前,富有創造力的古羅馬人就率先使用上了公廁和自來水系統,關鍵他們還將天然海綿綁在棍子上,擦拭完在流水槽中涮一涮,然後浸泡到鹽水或醋池子中。

有些古羅馬人在家可以人手一根,獨自享用,但不太富裕的人或者是在公廁時,只能“共享”,因為你不可能走哪帶哪。這種非常“文明”的做法,讓海綿成了細菌的溫床,在當時引發了大量傳播性疾病。

把敵人的名字刻在石頭上

如果再把時間往前推700年,古羅馬人則用另外一種方式。考古學家曾在古希臘的遺址中發現了一個2700年前的杯子,上面有一副精美的圖畫,它描繪了古希臘另一種擦拭偏好,在遺跡中還出土了一些手感極佳、尺寸大小正好的小圓石和小瓷片。

有趣的是有些圓石上還刻有人名,據史料記載這並不是怕拿錯了,刻的通常是敵人、對手、仇人或討厭的人的名字。

中國用紙早

2016年,科學期刊出現了一篇名為《絲綢之路沿線傳染病的早期證據:2000年曆史的個人衛生棒》的論文,其證據來源於2000年前絲綢之路公廁遺跡上的七根個人衛生棒,我國科學家將上面的殘留物置於顯微鏡下進行了詳細的觀察,發現了大量腸道細菌。

個人衛生棒與古羅馬人的類似,只不過上麵包的是布。其實,個人衛生棒出現時中國就已經有紙了,只是尚未普及。我國最早的造紙術出現於西漢(公元前206年),後來蔡倫改進了造紙術,開始向各地推廣(公元105年)。

圖:千年不朽的麻紙

在漢武帝(公元二世紀)的陵墓中,考古學家也發現了麻紙。研究表明,這種紙太粗糙,無法書寫,因此可能是一種早期的衛生紙。可見蔡倫的造紙術,不到百年內就運用到了日常生活中。

西方沒學到精髓

公元8世紀,一隊阿拉伯人來到我國旅遊,入廁後便在傳記中寫到:

他們太不講究衛生了,方便後不用水洗,只用紙擦。

不久後,石國(烏茲別克斯坦一帶)發動了一場戰役,擄走了唐朝大量能工巧匠,造紙術開始向西傳播。不過,他們似乎沒有用到正道上。

1393年,我國浙江一帶已經開始大規模批量生產“衛生專用”紙。對於部分歐洲人和美洲原住民來說,玉米棒依然是他們的最愛。如果實在沒有,只要不帶刺,任何植物都可以。到了20世紀英美才開始大範圍使用衛生紙,比我們晚了至少450年。

中東和印度

就像上文提到的,中東人愛用水來解決問題。如果你是左撇子去到中東一定要注意,吃飯或者握手一定要用右手。因為在中東和印度的一些地方,他們通常用水輔以左手來解決問題,伸左手打招呼或握手是一種不禮貌的行為。

即使是現在印度等東南亞地區依然會用水來解決問題,但已經升級了。如果你曾在印度旅居過,應該會發現酒店的馬桶邊都掛著噴槍,日本則將噴槍與馬桶蓋進行了結合,甚至會給你吹吹風。

最後

紙的原材料是樹木,根據2014年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的數據:

全球衛生紙生產每天摧毀約27,000 棵樹,每年大約有900 萬棵樹。

所以我們要盡量節約,能省著省,要不然馬桶蓋不是白搶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