氾濫的風滾草在美國入侵公路,淹沒房屋,為什麼在我國…

氾濫的風滾草在美國入侵公路,淹沒房屋,為什麼在我國很難長大? 提到最令美國人頭痛的植物,風滾草可能會名列其中。事實上風滾草並不是一種草,而是許多種不同的物種,不過在美國氾濫的風滾草叫做刺沙蓬,又被稱為俄羅斯薊。 風滾草並不是美國本土植物,而是一種入侵物種。最早,它可能是混在從俄羅斯進口的亞麻種子中,並隨著這些亞麻種植播種到了美國的南達科他州。 風滾草在剛發芽時,長勢並不出眾,看起來和其他小草一樣人畜無害,然而當它長大之後,身上會長有許多尖刺,保護它們不被其他食草動物取食。另一方面,風滾草不需要蜜蜂授粉,它們會直接將花粉播撒到空氣中,隨著空氣的流動而授粉,這就使得對花粉過敏的人,或者有哮喘的人感到不適。 風滾草的種子位於刺中央,而且種子沒有任何營養物質,以至於鳥類和獸族都不願意幫助它們傳播。不過它們有自己的辦法,那就是它們的植株底部是由特殊的細胞層構成,使得它們非常容易斷裂,當風輕輕吹過的時候,它們根係就會斷在土壤中,而整個植株會隨著風兒四處滾動,因此得名“風滾草”。 風滾草在滾動的過程中,會不斷將種子播撒到沿途經過的地方,平均1株風滾草能夠攜帶25萬枚種子,這些種子長滿了密密麻麻的絨毛,使得種子自身難以調出來。但當它們不斷滾動時,碰撞產生的力就會使這些種子掉落在沿途。就這樣,1株風滾草滾過之後,來年不僅會有大量風滾草幼株,而且這些幼株的分佈距離非常遠。 再加上當地沒有風滾草的天敵,牛、羊等牲畜又無法徹底消滅它們,因此在短短幾年之後風滾草就在當地氾濫成災。以至於如果當地夜裡刮起一陣大風,那麼白天時小鎮上的居民都無法出門,因為風滾草已經將門口堵得嚴嚴實實。 風滾草的危害 在過去,我們會認為風滾草的危害是危害農業,阻塞交通,以及將小鎮淹沒等直接危害。但近些年來發現,風滾草從生長到死亡的過程,都對當地生產有危害。 首先,風滾草喜歡生活在道路兩旁,耕地以及自然植被稀疏的地方。但這也帶來新的問題,那就是風滾草在滾動時,會揚起沙塵,使得土壤之下的水分蒸發更為迅速,因此美國西部開始變得乾旱起來。 除此之外,乾燥的風滾草在滾動過程中,如果遇到一點兒火源,將可能使它們化身為火球,火球在滾動時有可能點燃周圍的其他風滾草,以至於釀成大型火災。 風滾草的存在,還會導致當地其他有害昆蟲的極速擴張。一些昆蟲會將卵產在風滾草上,或者它們本身就搭乘風滾草快車,跟隨風滾草迅速移動到世界各地,而這也非常不利於美國的農業生產。 消滅風滾草 儘管風滾草有如此多的危害,但當地人們卻很難將其斬草除根。因為風滾草在當地不僅沒有天敵,而且繁衍非常容易。 風滾草雖然是有性生殖,但它們可以自花授粉,也就是說只要有一棵風滾草沒有消滅乾淨,來年就有可能會冒出25萬棵風滾草小苗。 為了消滅它們,美國農業部曾經希望引進能夠感染風滾草的病毒,不過這些病毒還沒有被應用,原因是因為無法確保這些病毒會不會感染當地本土其他植物,所以這些病毒在被隔離的情況下,被送往了美國農業部實驗室。 在實驗室中,專家們會測試這些病毒是否只感染風滾草,而不會危害其他植物,尤其是當地其他植物。如果能研製出這種病毒,當地就可抑制風滾草的數量,減少由風滾草氾濫成災對當地造成的危害和負面影響。 總結 提到風滾草,很多人認為之所以風滾草在我國無法氾濫是因為“吃貨”。其實這種說法太不科學,美國當地也開發了風滾草的吃法,但依舊無法控制風滾草的氾濫。 之所以我國的風滾草沒有氾濫成災,原因是因為當地有它們的天敵,一些真菌和昆蟲會以它們為食,能夠控制它們的數量。 其實我國也是一個飽受外來生物入侵的國家,比如:小龍蝦在我國雲南也氾濫成災,但由於野生小龍蝦肉質較少,生活環境不固定,容易富集重金屬,再加上捕撈小龍蝦成本較大,因此我國的小龍蝦依舊以養殖為主。 由此可以看出,在製止生物入侵的方法中,“吃貨”們的力量非常有限。

一塊瀝青滴了快100年,熬死了兩位教授,該實驗想要證明…

一塊瀝青滴了快100年,熬死了兩位教授,該實驗想要證明什麼? 親眼看到瀝青滴落有多難?這個實驗熬死了兩代科學家,至今已經進行了93年,尚未有人親眼見證瀝青滴落過程。在2005年獲得了“搞笑諾貝爾獎”,是目前吉尼斯世界紀錄,實驗時間持續最長的“保持者”。 瀝青是液體,還是固體? 液體,比如水俱有流動性是柔和的。固體,比如石頭表面堅硬,使勁扔地上會碎成兩半。常溫下的瀝青,外表是堅硬的,且易碎,那麼瀝青是固體嗎? 瀝青可從焦煤、石油中人工提取以及天然形成。公元前5000年,古人已經開始利用天然瀝青進行防水與粘合用途。古埃及木乃伊利用瀝青防腐、古印度用來製作菜籃子防水內襯、古巴比倫城牆石頭之間的粘合,華夏文明用其製造雕像,劍鞘,覆蓋需要防水的物體。 如今瀝青用於鋪裝馬路,防水塗料,塑料等等,這源於瀝青具有比水高千億倍的黏性,它是一種生物體在地下深埋上億年產生的有機液體,由於它的黏性極高,所以也稱為半固體。 瀝青滴漏實驗共落下九滴都被人類錯過了 在19世紀中期,很多人基於瀝青常溫下堅硬的表面認為它是固體。 1927年,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的托馬斯·帕內爾教授想要用實驗證明瀝青實際上是液體,便創建了“瀝青滴漏”實驗,測試瀝青的粘度和常溫下的流動速度,誰知這實驗一做就是一個世紀,到目前為止僅僅滴落9滴。 實驗並不復雜,先把瀝青加熱到流動性較高的狀態,然後倒入一個下口封閉的漏斗中,用支架將其支起來,並用鐘罩把整個裝置罩起來,起到封閉的作用。 實驗先要等待瀝青沉澱並冷卻凝固下來,這一等就是三年。凝固後拿起鐘罩,切開漏斗下的管口。如果瀝青是固體,這就像在漏斗上放一塊石頭,不會有任何變化。如果瀝青是液體,則具有流動性,那麼它將無法保持住自己的形狀,會隨著容器變化,沿著漏斗向下流動到下面的燒杯中,最終漏斗中的瀝青將一點不剩,全部流走。 如果時間是金錢,那瀝青滴漏無疑是世界上最昂貴的實驗 瀝青流速慢到“天荒地老”,第一滴瀝青一等就是8年。 1938年,第一滴瀝青終於“切斷”了它與本體的連接落入燒杯中。 雖然瀝青滴落的過程緩慢,但是與本體切斷聯繫掉落到燒杯中只有一瞬間,意味著它如同固體冰溜子一樣看似要落,但是你在它面前睜著眼睛,不吃不睡盯上好幾天都未必會落下,也很有可能在你轉身瞬間就落下來了。想要在8年中等待那一秒並不容易,帕內爾教授並沒有觀察到第一滴瀝青滴落的過程。 1947年,第二滴落下,而帕內爾教授已經60歲,沒有精力與體力時刻盯在裝置前,他在第二年就離開了人世。 昆士蘭大學的約翰·梅因斯通教授於1961年接任了這個工作,一干就是50年,於2013年去世,終其一生也沒有看到瀝青滴漏的瞬間。 約翰·梅因斯通上任後的第二年,第四滴滴落,而他剛好在結婚度蜜月。 1970年,眼看要落下守了好幾天的約翰·梅因斯通因為家裡有事,並且他認為應該還需要一兩天才會落下,便回家了,結果回來之後第五滴已經落下,之後的幾次同樣由於各種因素錯過了。 2000年到來,隨著科技的進步,約翰·梅因斯通利用科技“守株待兔”,發現瀝青有要滴漏的跡象時就用全天候相機盯緊實驗裝置,然後高高興興地出差去了,回來發現第八滴成功落下,但悲劇的是相機的存儲設備出現了問題,並沒有保存到滴落的瞬間畫面。 約翰·梅因斯通長了教訓,直接弄來3台相機“圍攻”實驗裝置,可惜他在第9滴落下之前的前一年就逝世了,兩代物理學家都帶著遺憾離去,實驗迎來了第三位接任者。 瀝青滴落瞬間 在1944年,都柏林的聖三一學院也進行了同樣的實驗,作為後來者,他們成功利用高速攝像機在2013年捕捉到了瀝青滴落瞬間。 2014年,昆士蘭大學將迎來第九滴,眼看著可以成功記錄了,第三代接任者卻發現下面的燒杯快裝滿了。在換燒杯的過程中,由於實驗裝置“歷史悠久”,玻璃罩與底座的密封膠已經失效,提起玻璃罩時底座由於重力掉落了下來扯斷了即將掉落的第九滴,地下的兩位前任要是能知道,再死一次的心都有了。

社區團購火了,還需要菜市場嗎?

社區團購火了,還需要菜市場嗎? 前一陣,社區團購買菜火了。不需要出門,在家用手機便能買菜,而且更便宜。 關於此事,卻有不少爭議。 有人說,現在只有老人才去菜市場,這樣的方式好。有人說,長此以往,小攤販們會不會失業?甚至斷言,菜市場終將會消失。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是商業模式的變化,也是生活方式的變化。 身處瞬息萬變的當下,彷彿也沒什麼是可以準確預知的。不禁也想問:你認為菜市場會消失嗎?沒有菜市場,我們的生活會改變什麼嗎? 圖|宋又青 菜市場,連接人與生活 或許,在回答問題前先要想明白,之於我們,菜市場意味著什麼? 有位網友說,父母把房子買在了菜市場的樓上,每天四五點就開始喧嘩。他聽得心煩,父母卻甘之如飴:“多好,下樓就可以買菜。”菜市場,對他們來說,是每日必須去的地方,方便省時、新鮮食材和街坊鄰里。 美食家陳曉卿說:“了解一個城市的最好方法,是去看它的菜市場。”名勝古蹟是門面,菜市場卻是一座城市的里子,藏著當地人真實的生活。三教九流,民風習俗,皆在其中。 圖1|wensongmao 圖2|風一樣的嬸子 古龍曾說,絕對沒有人會在菜市場自殺的。 “因為,這些氣味,這些聲音,都是鮮明而生動的,充滿了生命的活力!”對有的人來說,菜市場意味著治愈孤獨的力量。 菜市場裡,混淆著青菜的泥土味兒、海鮮的腥味,燒臘滷味的香氣;響徹著人們的方言,各種攀談聲、砍價聲、吆喝聲…… 圖2|哈哈的犀牛jio 但是,當我們用手機app、小程序下單時,是沒有辦法有嗅覺、味覺、聽覺、特別是觸覺。 古語有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身處的環境,你喜歡的一切,塑造了你。家鄉的菜市場,有舌尖眷戀的味道。常去的菜市場,有我們熟悉的檔口和氣味。 菜市場,連接的是我們與人、與真實的環境、與活潑潑的生活之間的關係。 圖|成不少少少少少 菜市場之所以迷人,是因為人 《城市社會學》裡說,人有一種本性叫做“人往人處走”,哪兒人越多,越會吸引別的人來,即使什麼都不幫,也很願意在一個空間裡看別人在做些什麼。簡單點講,便是人氣。 梁文道說:“在很多地方的菜市,我能碰到這個社會所有階層的人。” 菜市場之於我們,有無數個理由,但歸根到底,是那裡有人,那裡的人。 圖|成不少少少少少 在他鄉的日子,如果買菜時聽見鄉音,我就會習慣去那一家買。有時候是因為會有家鄉風物賣,有時候只是為了找個機會說兩句家鄉話。 在菜市場裡閒逛,也有一種樂趣。聽著討價還價聲,天南海北的人各有各的方式,比起手機裡的網絡語言,菜市場的話語更為簡單與生猛。 但是,今天我們越來越不擅長與人打交道,尤其是年輕一代,有時候面對面還要用微信聊天。 菜市場的漸漸沒落,也隱約透露出,我們越來越不會與人打交道的真相。 菜市場可以消失熱愛生活的能力不能丟失 豆瓣上有一個小組,名為“菜市場愛好者”。網友們會在上面分享自己拍到的菜市場照片。 有人喜歡家裡附近的菜市場,蔬菜擠在一起,紅薯摞成小山,鮮活的海魚,人們挨挨擠擠地搶購。有人每到一處旅行地,便要拍菜市場,櫻桃紅、紫西蘭花,黃南瓜……每一張都活色生香。 今年疫情期間,都不能出門了。不少人就在上面雲逛市場,看以前的照片解饞。有人說心情不好時,“逛”了一下就餓了,心卻滿了。 汪曾祺說:“我寧可去逛逛菜市場,看著生雞活鴨,鮮魚菜,碧綠的黃瓜,彤紅的辣椒,熱熱鬧鬧,挨挨擠擠,讓人感到一種生之樂趣。 ” 這種生之樂趣,何嘗不是一種熱愛生活的能力?無論什麼時候,永遠有一顆擁抱和嚮往那些美好的、熱烈的、煙火氣的心。 未必要逛菜市場,也可以是做一頓好吃的飯,逛逛街頭小巷,坐在樹下曬曬冬日的太陽……都飽含對生活的熱愛。 菜市場會不會消失,只有時間能告訴我們。但對生活的熱愛與否,卻是每個人的選擇。 菜市場,或許終有一天會淡化成一個記憶。 然而,生活永遠向前,日子流轉不息,只要熱愛的心不變,我們就不會喪失好好生活的能力。 參考文獻: 1.《父母的菜市場人格,我繼承不來》,悅食Epicure,2019 2.《了解一個城市的最好方式,去看它的菜市場》,看理想,2020 3.《願你有一顆浸透人間煙火的心》,物道,2020 文字為物道原創,轉載請聯繫作者。

黑洞不冷!黑洞也可以成為生命的家園?

黑洞不冷!黑洞也可以成為生命的家園? 一個充滿水分、大氣、陸地的世界,外加一個像太陽一樣穩定的恆星,是宇宙中理想的生命家園。 隨著人類對宇宙天體的了解,生命可能的棲息地也越來越多,生命不僅僅可以在類似太陽的黃矮星附近生存,還可以在紅巨星附近、白矮星附近生存。 而宇宙中還有一個潛在的生命棲息地——黑洞附近! 黑洞雖然“黑”,但是黑洞並不“冷”! 黑洞對於生命來說完全沒有吸引力,作為一個巨大的引力怪物,任何靠近黑洞視界的物體都會被拉成意大利面,如果被黑洞吞噬,或許到了宇宙毀滅那一天,才能從黑洞中逃離。 宇宙中的一切物體都無法逃離黑洞,甚至是光,這也讓黑洞沒有任何光亮。相比恆星,黑洞非常自私,連一絲光也不願意分享,但另一方面,黑洞的引力卻提供了額外的驚喜。 宇宙中最強大的輻射,就是宇宙微波背景(CMB),CMB幾乎滲透了整個宇宙,可以輕鬆淹沒恆星甚至是星系的輻射。 作為輻射,CMB存在溫度,絕對零度是-273.15℃,CMB的溫度大約為-270℃,這對於生命來說過於寒冷,但是當這些輻射進入黑洞,強大的引力會讓這些輻射碰撞到大量能量,微波頻率會逐漸發生紅移,黑洞附近將出現紅外線甚至是紫外線。 CMB越接近黑洞,溫度就會越高,在到達黑洞視界之前,會達到非常高的溫度。 黑洞是宇宙生命潛在的家園! 如果我們掉進黑洞,在靠近黑洞時,我們不會被凍成冰塊,反而會感覺非常溫暖;如果是一顆行星靠近黑洞,那麼行星上的冰會逐漸融化成液態水,成為一個生命的家園。 更重要的是,黑洞的自轉速度非常快,強大的引力和快速的旋轉,會讓CMB轉換的紅外線和紫外線聚集成光束,整體效果非常像恆星。 靠近黑洞的行星,會受到引力的影響擴大視界,由CMB轉換的紅外線雖然是一道光束,卻可以覆蓋非常廣闊的區域,地球大小的行星靠近黑洞,大約40%的表面會被照亮,如果行星會自轉,那麼這顆行星也可以獲得完整的白天和夜晚。 但是在足夠溫暖的黑洞軌道,行星的處境會非常危險,或許某一天醒來,就會發現整顆星球都掉進黑洞之中,為了讓黑洞和行星保持平衡,行星的公轉速度需要接近光速! 黑洞附近的行星,享受不一樣的時間! 越大的黑洞,提供的​​可居住空間越大,越小的黑洞對生命來說越危險,但是行星過於接近黑洞,並且公轉速度接近光速,這就會導致行星的時間系統出現膨脹。 黑洞附近的行星經過1秒鐘,外界可能已經經歷了數天甚至數年;黑洞附近的行星誕生出第一代生命,外界可能都坐著航天器開始到處旅行~ 黑洞,確實可以成為生命潛在的家園,但也會對生命造成嚴重的影響。 如果說地球是宇宙的監獄,那麼黑洞可以稱之為宇宙的“死牢”,由於時間的膨脹,生命的發展速度相對於外界會非常緩慢,星球的任何變化,都有可能造成平衡崩潰,直接被黑洞吞噬。 黑洞附近的生命想要探索外太空,基本是不可能的事,除非可以利用黑洞開發出超光速飛行器,否則很難逃離黑洞的引力範圍;其他生命就算發現了黑洞附近的生命,也不可能冒險靠近黑洞,如果在黑洞附近浪費太多時間,就可能永遠回不去原本的世界(黑洞附近時間膨脹,1小時可能等於外界數年)。 人類現在生活在黃矮星附近;未來太陽死亡膨脹成紅巨星,人類也可以生活在紅巨星附近;紅巨星坍塌為白矮星後,只要非常接近白矮星,人類也可以獲得足夠的能量。 當宇宙中所有的恆星死亡,進入黑洞期,生命或許只能冒險生活在超大質量黑洞附近。在黑洞附近生活,宇宙留給我們的時間會大大延長,或許生命可以齊心協力,進入其他適合生活的平行宇宙中!

人喝水到身體恢復缺水需要十分鐘,為何剛喝水就能止渴…

人喝水到身體恢復缺水需要十分鐘,為何剛喝水就能止渴? 人在口渴後喝水,水分被身體吸收需要一定時間,大約10~15分鐘才能恢復身體的缺水狀態;然而我們剛喝下水就會消除口渴感,這是因為身體對口渴與飲水的反饋機制相當完善,飲水動作就能直接抑制口渴的興奮信號。 成年人身體的大約70%重量是水分,水分控制著人體內的滲透壓力,當我們身體開始缺水時,大腦就會發出口渴信號,告訴我們需要飲水,如果缺水嚴重還會導致脫水,甚至死亡。 美國加州理工大學生物學教授的一項研究,揭示了口渴和飲水的調節機制,研究人員用最新的技術標記了小白鼠的特定神經元,然後研究小白鼠口渴與喝水時神經元的變化情況。 在小白鼠的大腦中,有三個區域參與了口渴調節機制,分別為SFO,MnPO和OVLT,三個區域都有刺激喝水的神經元,其中SFO和OVLT與血液相連,能感知血液中鈉濃度水平的變化,而血液中鈉濃度含量與身體水分密切相關。 研究發現,MnPO區域能接收來自SFO的口渴信號,然後再把信號傳輸給上級大腦,如果MnPO區域作用失效,那麼無論如何刺激SFO和OVLT區域,都不會引起小白鼠的飲水行為;如果單獨刺激小白鼠的MnPO區域,無論是否真的缺水,都會引發小白鼠的飲水行為。 從飲水到血液含水量恢復正常水平需要大約十分鐘,為了解決這期間的時間差,當飲水行為產生時,MnPO區域的抑制神經會被激活,暫時抑制來自於SFO的口渴信號,於是大腦就不會覺得口渴了! 研究還發現,抑制迴路可能與口腔的吞嚥活動有關,口腔吞嚥液體和固體時的動作是有區別的,而且飲水過程中產生的抑制信號,讓大腦感到的滿足感時間最長,該研究不排除還有其他方式產生抑制口渴的信號,比如視覺信號也能一定程度上抑制口渴感,才有了“望梅止渴”的說法,但滿足感的持續時間不長。 所以我們口渴後的飲水行為,能直接抑制大腦中的口渴信號,而不是靠血液中的滲透壓來解除口渴信號。

外星人是騙局嗎?為什麼至今沒有抓到一隻外星人?

外星人是騙局嗎?為什麼至今沒有抓到一隻外星人? 尋找系外文明,一直是科學家們正在做的事情,就連我國天眼Fast的任務之一,就是尋找到外星文明,然而時至今日我們依舊沒有探知到任何外星人的踪跡,那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宇宙中有外星人嗎? 在尋找外星人之前,我們要先了解宇宙中究竟是否有外星人。對此,科學家們都認為,宇宙中存在著系外文明,人類並不是宇宙中唯一的文明。 根據目前對宇宙的了解,我們知道宇宙是有邊界的,但站在人類的角度來看,宇宙是無限大的,這意味著即使外星人存在的概率非常小,乘以無限大的數字也屬於必然會發生事件。 其次,孕育出人類文明的地球,在宇宙中並不罕見。從它的位置來看,地球位於星系宜居帶上,位於宜居帶意味著水能夠以液態的形式存在,而且星球上能夠接收到足夠的太陽光線照射。 從組成地球的成分來看,儘管許多成分在宇宙中比較罕見,這是因為宇宙中90%的物質是氫元素。但是在超新星爆炸,或者中子星合併過的地方,就能夠形成大量的組成地球的元素。也就是說,地球在宇宙中並不是獨一無二的,儘管比較少見,但宇宙無限大,必定存在許多地球這樣的天體。 從生命的起源來看,地球生命起源對環境的要求並不高,只要有液態水以及海底火山口,生命就有可能形成。科學家們甚至認為土衛二與木衛二上也同樣存在生命,因為這兩個星球上都發現了液態水以及海底火山口,只是受限於技術手段,目前還無法驗證這兩個星球上是否存在著生命。 從以上可以看出,地球在宇宙中其實並不特殊,而且地球的位置在宇宙中也不特殊,既然地球並不特殊,那這就意味著不僅僅只有地球能夠孕育文明,其他星球也能誕生文明。 為什麼至今沒有發現外星人? 既然地球並不特殊,外星人的存在概率也較高,那為什麼我們一直沒有發現外星人的存在痕跡呢? 這其實很容易理解,那就是:宇宙實在是太大了,而文明出現的概率又太低了。以地球為例,地球生命早在38億年前左右就已經有了原始生命,然而直到最近1萬年來才出現人類文明。 由於文明的誕生相對而言過於偶然,因此有些星球即使演化出生命,也不一定會演化出文明,就像木衛二與土衛二。 除此之外,宇宙過於空曠,阻礙了人們尋找外星文明的步伐。目前為止人類發射的飛行最遠的探測器是旅行者1號,它在1977年發射,至今為止已經在太空中飛行了40多年,然而至今為止它才剛剛離開太陽系。 距離人類最近的恆星係是比鄰星系,距離地球約4.2光年,這意味著如果我們發射一個信息,即使以光速傳播,也需要4.2年傳遞到對方的星球;又至少需要8.4年才能收到對方的回信。 在小說《三體》中,三體星人的科學技術非常發達,然而儘管如此,它們的飛船至少也需要飛行400多年才能到達地球上。三體星系還是距離地球最近的星系,如果距離地球再遠一些的星系,將會花費幾千年,甚至幾萬年時間才能來到地球上。 即使它們來到地球上,由於時間的錯位,人類也不一定能發現它們,比如:如果它們早在恐龍時期就來過地球上,隨後又離開,那我們是無法得知的。 由此可見,人類能夠發現外星人的概率實在是太低了。 總結 對於宇宙而言,演化出文明並不罕見,但由於星系之間距離過於遙遠,以至於不同星球的文明很難有機會發現別的文明存在。 除此之外,文明的演化程度有高有低,不過受限於信息傳播的速度,再加上宇宙無限大,使得即使是高級文明,想要搜索其他星球文明也有一定難度。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我們才沒有找到系外文明的踪跡。 但是,為了更好的研究宇宙,也為了找到人類未來的出路,現如今的科學家們仍舊會繼續努力尋找系外文明。

一言不合就數十萬人干仗,戰國時期的戰爭規模真有那麼…

一言不合就數十萬人干仗,戰國時期的戰爭規模真有那麼大嗎? 公元前260年,秦國和趙國圍繞著上黨郡的歸屬權問題展開決戰,雙方累計投入兵力超過百萬,這便是歷史上大名鼎鼎的“長平之戰”;公元前259至公元前257年,秦國出動25萬大軍攻打趙國國都邯鄲,趙、魏、楚三國出動30萬聯軍合力抗秦,並成功擊敗秦軍;公元前224年,秦將王翦、蒙武率60萬大軍攻打楚國,最終攻滅了楚國。從上述幾個例子中可以看出,戰國時期的戰爭規模非常龐大,動不動就是數十萬人開戰。與之相比,同時期歐洲那些著名戰役的規模就如同村戰一般,完全不是一個量級。按理說,古代人口遠不如近現代,可戰爭投入的兵力規模與近現代戰爭相比卻有過之而無不及,這不禁不使人產生這樣的疑問:戰國時期的戰爭規模真有那麼大嗎? 有一種觀點認為,戰國時期各諸侯國實行的是全民皆兵的徵兵制度,每次干仗都是全民總動員,戰爭規模自然很大。乍聽這種說法挺有道理,可仔細分析卻又不是這麼一回事。 大規模戰爭的前提是國內必須要有足夠人數的成年男子。根據一些史料中所提供不太確切的數字,戰國中期齊國人口約500餘萬,秦國人口約600至700萬,趙國人口將近300萬……所有諸侯國加起來總人口約2500萬至3000萬左右。按照這些數字再結合全民徵兵制度,各國擁有數十萬人的軍隊似乎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可問題是,當時這些諸侯國有沒有這麼多人呢? 以齊國為例,《戰國策》中提到齊國國都臨淄有七萬戶,以至於臨淄的人們“摩肩接踵”、“揮汗如雨”。按照一戶五人的算法,臨淄總人口約為35萬。這個人數對現代城市來說毫不起眼,可在戰國時期卻是難以想像的數字。以當時的生產力、運輸條件,要長期供養一個擁有35萬人口規模的城市是一件難度很高的事情。要知道即便到了將近一千年後的唐朝極盛時期,唐長安城人口也只有100餘萬。而且由於長安人口承載過重,唐朝皇帝不得不在長安和洛陽之間來回奔波,以減輕長安的糧食供給壓力(也有一部分是出於政治原因)。唐長安城是整個帝國的國都,而戰國時期的臨淄僅僅是諸侯國的國都,不斷面臨戰爭壓力的齊國臨淄人口規模能達到極盛時期唐長安城的三分之一?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由此可見,戰國時期的人口數據存在很大水分,實際人口應遠低於2500萬至3000萬這個數字。 退一步說,即便戰國時期人口真有那麼多,各國能出動那麼龐大的軍隊嗎?答案是也不可能。 以秦國為例。假設秦國總人口為650萬,男女比例1:1,男性人數就是325萬。如果十五歲到六十歲之間的男性佔當時男性總人數的75%,那符合參軍年齡的還有227.5萬。宗室、官吏、裡正、伍老、特殊工種、殘疾人(戰爭時期殘疾人數較多)等群體無需服兵役,扣除掉這些人之後,剩下符合標準的頂多180萬。但這些人並非一股腦兒全部要被徵召去打仗,古代也沒那麼不人道。一般情況下,每家每戶只需要一名成年男性去服役,其餘的在家鄉從事生產。因此,這180萬人中需服役的最多三分之一,也就是60萬。 如果秦國常備軍為60萬,那麼“長平之戰”中秦國出動60萬人可能嗎?所有士兵都派上一線,地方上難道不需要軍隊鎮守嗎?更何況60萬大軍在前線對糧食、物資的消耗根本不是區區幾百萬人能供養起的。所以即便是粗略計算也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戰國時期的戰爭規模被嚴重誇大了。 事實上,誇大人數的情況在當時的歷史資料中隨處可見。比如根據《史記》中的數據,秦國從公元前364年至公元前234年期間,共參加大型戰役15次,其中有14次殺敵數超過2萬,有4次超過10萬,最多的是“長平之戰”坑殺40萬趙軍。按照這些數字統計,秦國在長達130年的時間里共殺傷敵人將近150萬。那麼秦國自己在這130年裡又該損失多少人呢? “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就算秦軍特別能打,傷亡100萬怎麼都得要。可是越到後期,秦國出動的軍隊人數就越多,這顯然不符合人口規律。 类似情况还有西汉初年的“白登之围”。根据《史记》记载:“冒顿纵精兵四十万骑围高帝於白登,七日,汉兵中外不得相救饷。”这段是说匈奴冒顿单于率40万精兵将汉高祖刘邦围困在白登山。可问题是,以当时北方地区的生产力和生存环境,匈奴可能凑出40万大军吗?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讀史可以明智”,但並非史書中所寫材料都是金科玉律。受政治環境以及史官個人好惡等因素影響,即便正史也會出現一些偏坡之處,所以我們讀歷史不是毫無辨別地全盤接受,而是要加以分析辨別。歷史是前人智慧的結晶,歷史上出現過的各類場景很多時候在我們現實生活中還會重現。從歷史事件中尋找答案,“以史為鑑”往往能讓我們的人生受益無窮。 參考文獻:《史記》、《戰國策》、《漢書》

佔宇宙恆星數量3/4的紅矮星,為什麼周圍不能誕生生命?

佔宇宙恆星數量3/4的紅矮星,為什麼周圍不能誕生生命? 發表在《arXiv》上的一篇論文顯示,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台的一個研究小組和法國天文學家合作,利用興隆天文台的地基廣角相機(GWAC); 在距離地球471光年的位置發現了一顆超冷矮星超強的耀斑爆發,這顆恆星被稱為SDSS J013333.08+003223.7,這次新發現的事件被命名為GWAC 181229A。 恆星耀斑指的是在短時間內恆星大氣局部區域大量釋放能量的現象,引起局部溫度升高,輻射增強,並伴隨著超強的帶電粒子輻射。 這次事件是有史以來人類在超冷恆星中探測到的最大爆發。超級耀斑爆發後輻射的能量介於(5.56?9.25)×10^27 焦耳之間,相當於數十顆原子彈同時爆炸。 ‘這次發現的爆發可以讓我們更加地了解超冷矮星表面和磁場之間的相互作用。對我們研究這類恆星有很大的幫助。 超冷矮星其實就是們常說的M型恆星,也就是紅矮星,它們是宇宙中質量最低、顏色最暗、溫度最低的一類恆星。 因為它們的質量介於太陽質量的8%到40%之間,而SDSS J013333.08+003223.7的質量只有太陽的0.3倍,表面溫度2430°C以下,相比之下太陽的表面溫度為5500攝氏度。 以往我們認為這類恆星非常溫和,燃燒速度緩慢,不會出現像這麼高強度的能量釋放,是生命誕生最理想的母恆星,但是現在的發現告訴我們,紅矮星已經不適合生命生存了。 為什麼我們之前認為紅矮星是生命誕生的主要恆星?也是地外生命大量存在的主要場所? 有兩個原因,一是紅矮星的數量非常龐大;二是紅矮星的壽命非常長,長到不可思議。 先說第一點,恆星這種核聚變的天體,它的顏色、光度和壽命只與質量相關。因此根據質量和光譜的不同我們將宇宙中所有的恆星分為了以下的種類。 但是你知道嗎? M型恆星的數量占到了宇宙恆星數量的3/4,可以說宇宙中有4顆恆星,其中三顆就是質量很少、溫度很低的紅矮星。 剩下的1/4的恆星中有99.5%屬於K、G、F、A、B(一部分)型恆星,而質量最大、最藍、溫度最高的0型恆星、以及部分B型恆星只占到了5%。 這類恆星死亡後會發生超新星爆發,有些核心會變成中子星有些會變成黑洞,其餘的都會經歷行星狀星雲,核心收縮成白矮星。 所以說按照M型恆星在宇宙中的數量,我們會認為這裡的地外生命會更加豐富。 第二點,M型恆星的壽命長到不可思議,質量最小的紅矮星它的壽命能達到20萬億年,這是啥概念?這個時間相當於宇宙年齡的一千五百倍。 像SDSS J013333.08+003223.7這樣的紅矮星壽命至少在數万億年,這樣的母恆星壽命對於生命來說,簡直太完美了。 因為我們知道,地球上的生命從最簡單的單細胞,到現在的人類花費了至少45億年,這個時間相當漫長,而我們的太陽現在已經年過中旬,壽命只剩下60億年了; 更為嚴重的是,在10年後,由於太陽核心溫度的升高核聚變的加劇,它的光度會比現在強10%,到時就會造成地球氣溫過高,無法生存,所以就算我們把地球環境保護的好好的,最多也只有10億年的時間。 但是紅矮星並沒有這樣的困擾,它的壽命動輒萬億年,所以如果有生命出現、進化在紅矮星系統中,那麼它們的就會有絕對的優勢。 再加上我們以前認為,紅矮星的有害輻射更低,也有利於生命的誕生進化。 但是現在的發現,讓我們開始思考,紅矮星並不像我們以前認為的是生命的伊甸園。 因為在紅矮星的周圍想要讓一顆行星上有液態水和合適的溫度,那麼這顆行星和紅矮星的距離必須非常近,甚至比水星和太陽的距離還要近。 在如此近的距離上這顆行星才能獲得足夠的溫度。但是如果紅矮星也會像我們太陽一樣爆發超強的能量輻射,那麼這樣的爆發時間會殺死宜居帶上可能存在的任何生命。 所以紅矮星就這樣被排除在了可能存在生命的母恆星行列,這對科學家來說是一件壞消息,這意味著佔了宇宙恆星數量3/4的紅矮星,並沒有地外生命,大大減小了宇宙誕生生命的可能。 所以在未來尋找地外生命的過程中,我們會將更多的目光停留在類太陽恆星上。 2020年的一篇論文也證實了這樣的觀點,這篇論文的研究對像也是一個紅矮星,而且你非常熟悉這顆恆星,它就是距離地球只有4.1光年的比鄰星。雖然離地球很近,但它的亮度很低,所以在地球上我們用肉眼看不到這顆恆星。 2016年的時候,我們在比鄰星的宜居帶發現了一顆行星,這顆行星是一顆岩石行星,質量是地球的1.5倍,可以說這顆行星非常適合生命的誕生和進化。 因此一直以來科學家認為,系外生命可能就在我們家門口,但是2020年的時候,我們在比鄰星上同樣也觀察到了超強的能量爆發事件(恆星耀斑),論文作者認為這樣的短時間的強輻射足以殺死比鄰星B上的任何生命。 所以排除了系外生命就在家門口的觀點,也讓一直以來被認為是生命伊甸園的紅矮星變成了生命的地獄。 這次中國科學家又在SDSS J013333.08+003223.7上發現更強的耀斑事件,所以宇宙中的生命並沒有我們之前想像的那麼普遍。 論文: SVOM / GWAC系統檢測到的超冷恆星的ΔR?9.5 mag超耀斑 arxiv.org/abs/2012.14126

為什麼風扇的葉片基本都是奇數,而偶數很少使用?

為什麼風扇的葉片基本都是奇數,而偶數很少使用? 由於材料本身質量不均,加上安裝存在誤差,葉片在高速轉動時會發生顫動,如果葉片設計成偶數,由於對稱性,一邊葉片的抖動會往相對葉片傳導,容易引起共振,導致噪聲增加,整體抖動增加;如果葉片設計成奇數,雖然葉片顫動同樣存在,但是沒有了相對葉片產生共振,所以能有效降低噪音和整體抖動。 如果你善於觀察,會發現很多風扇的葉片都是奇數,比如常見落地扇的扇葉一般為3片和5片,吊扇一般為3片,台式轉頁靜音風扇的葉片一般為5片或者7片,筆記本散熱底座的風扇一般為9片或者11片。 當然這也不是絕對的,部分工業軸流風機採用4片風葉的設計,直升機有2葉、也有3葉、還有4葉的,有些小電風扇也採用4風葉設計。 不同產品和廠家採用奇數和偶數,當然有各自的考慮,偶數葉片由於對稱,只要精確控制好各葉片的質量,調整好動平衡不讓共振出現,那麼偶數葉片的風扇會更穩定,但是對各零件的精度要求較高,製造成本上升。 而奇數葉片就無需擔心高速轉動時的共振,對葉片的精度、電機的質量要求降低,於是奇數葉片用了很小的成本,就實現了偶數葉片較高成本才能達到的效果。 就以吊扇為例,假設吊扇設計成2葉,當兩片扇葉精確平衡時,葉片轉動就很穩定,但是安裝製造總存在誤差,尤其是安裝間隙的存在,會導致一片扇葉稍微向下傾斜,在槓桿作用下把另外一片扇葉往上翹,當風扇轉動起來時,兩葉片就會一上一下形成諧振效應。 如果吊扇設計成3葉,雖然安裝誤差和間隙同樣存在,但是轉動起來時不容易形成諧振效應,降低了對零件的精度要求,而且葉片越多,在產生同樣風力的情況下,降低噪音和振動的效果越好,但是葉片增多又會增加製造成本。 所以對於單個葉片較大且獨立安裝的風機來說,葉片一般從3~7片不等,而對於小型一體式葉片的風扇,並且對靜音效果有要求,就會採用更多的葉片,比如筆記本外置散熱底座的風扇,就用到了9片或者11片。

乾隆下江南,都吃了什麼呢?

乾隆下江南,都吃了什麼呢? 以前有段時間,很多地方的飯店都推出來一些菜,冠名“乾隆御膳”,號稱是乾隆皇帝下江南時所食御膳。從商家的角度來說,這事其實無可厚非。只不過有的商家所推出的“乾隆御膳”,和真正的乾隆御膳相去甚遠,這就讓人有些啼笑皆非了。 乾隆下江南,究竟都吃了些什麼呢? (注:本文配圖為乾隆帝南巡圖) 我們怎麼知道乾隆下江南吃了什麼? 根據不完全統計,我國目前掛名乾隆御膳的美食,已經高達四位數。簡單思慮一下,這裡面肯定有很多菜都是在強行蹭乾隆的熱度。 哪些菜是乾隆吃過的?哪些是乾隆沒吃過的呢? 肯定有人會問,你怎麼知道乾隆都吃了什麼沒吃什麼,難不成書裡還寫了乾隆每頓飯吃啥嗎? 您可真說對了,乾隆時期的內務府招募了一批筆帖式(抄寫文書的官吏),專門記載乾隆每日的飲食,寫完之後封存立檔,在這些檔案裡,事無鉅細的記載了乾隆爺吃了什麼、飯菜是哪位大廚的手筆、在哪裡用膳、和誰一起吃等等問題。 這些檔案包括《乾隆三十年江南節次膳底檔》、《乾隆四十五年節次膳底檔》、《乾隆四十九年節次膳底檔》等等。 它們原本都藏在深宮內苑,不見天日。 1924年,也就是辛亥革命十年二年之後,溥儀被逐出清宮,大量明清宮廷檔案被公開。如今,這些檔案被保存在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早已影印出版,這也是本文的主要史料來源。 那麼,乾隆爺南下江南,都吃了什麼呢? 乾隆曾經六下江南,這可不是《還珠格格》瞎編的,分別是乾隆十六年(1751)、乾隆二十二年(1757)、乾隆二十七年(1762)、乾隆三十年(1765)、乾隆四十五年(1780)和乾隆四十九年(1784)。 我們來重點說一說乾隆三十年的御膳,因為這一年的資料比較豐富。 這一年乾隆爺從正月十六啟程,二月十五抵達揚州,住在蹕天寧寺行宮。 十五日的卯時一刻,也就是早上5:15,乾隆爺起床,一旁的奴才趕忙端來一碗冰糖燉燕窩給乾隆爺開開胃。隨後正式吃早膳,菜譜如下: “炒雞家常菜雜燴熱鍋一份、燕窩鴨絲一份、羊肉片一份、清蒸鴨子糊豬肉攢盤一份、匙子餑餑紅糕、竹節卷小饅首、春筍炒肉一份— —《乾隆三十年江南節次膳底檔》” 此外蘇州織造普福送瞭如下美食: 鴨子一份、萬年青燉肉一份、燕窩雞絲一份、青筍糟雞一份、鴨子熏餡煎粘團一份、銀葵花盒小菜一份、 銀碟小菜四份。 ——《乾隆三十年江南節次膳底檔》 乾隆吃完龍心大悅,賞織造普服家廚張元、宋元、張東官,每人一兩重銀裸二個。 顯然,這是一頓“樸實無華”的早餐,只有區區十四道美食。 再順便一提,此時的乾隆爺還沒到江南,此次早膳的地點是——船上。 在船上的飲食就已經如此“樸實無華”了,等乾隆爺正式開始游江南,又能享受到何種美食呢? 這無疑讓人頗感好奇。 乾隆爺一路舟車勞頓,在二月十五下午抵達揚州,於崇家灣大營碼頭用晚膳,晚上住在蹕天寧寺行宮。 二月十七號,可以算是乾隆爺在揚州生活的正式開始,這一天早上,乾隆爺在四點四十五起床(寅時三刻),其實倒也不是乾隆不想睡個懶覺,實在是老祖宗有規矩。 旁邊的奴才一看皇帝爺起床,又送上一碗冰糖燉燕窩開胃。乾隆對這一道冰糖燉燕窩情有獨鍾,幾乎每天都要吃。 隨後,七點(辰時初),乾隆移駕九峰園用早膳。食譜如下: “鴨子火熏汆豆腐熱鍋一份、燕窩火熏肥雞絲一份、羊烏叉燒羊肝攢盤一份、竹節卷小饅首一份.——《乾隆三十年江南節次膳底檔》” 此外有高恆送來美食如下 “酥雞一品燕窩掖豆腐一品、水晶肘子一品、糟鴨子一隻、雞蛋糕一品,卷澄沙包子一品、銀葵花盒小菜一品、銀碟小菜四品。——《乾隆三十年江南節次膳底檔》” 這麼一看,乾隆爺一頓飯加甜品也就12個菜,雖然有一道烤全羊,但其實也沒那麼誇張。 另外還有五種小菜,只是小菜是被單獨記在《進小菜底檔》之中。 乾隆爺用完早膳,賞了皇后一份汆豆腐,令貴妃一隻肥雞,慶妃一隻糟鴨子,容嬪一盤攢盤肉。 乾隆每次用完膳,都會賞賜廚子或者身邊人,這一點也被記錄在底檔中。 有意思的是,乾隆三十年閏二月十八日這一日的底檔原件上,賞令貴妃三字有明顯的塗改痕跡。這一處塗改痕跡被廣大網友發現後,開始了瘋狂的頭腦風暴,后宮風雲。 但實際情況是,這一天皇后給乾隆惹生氣了,於是乾隆大手一揮把皇后給送回去了。但是負責記錄的抄書人寫順手了,於是先寫了一個皇后,又塗改成令貴妃。 眾多電視劇裡對這一天都大書特書,比如說《還珠》裡這一天皇后就被乾隆打入了冷宮。 說回乾隆的飲食,未正一刻(下午兩點十五),乾隆到天寧寺行宮花園用晚膳,先是福隆安(駙馬兼兵部、工部尚書)進獻奶茶,之後到花園開晚膳,當晚菜單如下: 鸭羹一品、燕笋炖棋盘肉一品、蒲菜炒肉丝一品、春笋爆炒鸡一品、苏造鸡肘子肉攒盘一品、白面丝糕糜子米面糕一品、象眼棋饼小馒首一品、鸭子火熏煎粘团一品、高恒进鸡肉丸子一品、莲子英(櫻)桃肉一品、鸭腰苏脍一品、燕窝脍肥鸭子一品、银葵花盒小菜一品、银碟小菜四品、随送粳米膳进一品、燕窝攒汤一品 乾隆:又是忙碌而吃撐的一天 從這份御膳底檔,我們能看出來什麼呢? 首先,由於乾隆爺每天吃過的菜品很多,因此今天有那麼多菜都打著乾隆御膳的名頭並非空穴來風。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其一,乾隆並沒有吃過街邊小吃。其二,乾隆作為北方人似乎並不喜歡海鮮水產。 因此,這兩種美食打著乾隆御膳的名頭多半是來蹭熱度的。 另外,我們還能了解一些清宮知識,比如說乾隆一天其實是只吃兩頓飯的,早膳在卯時(六七點),晚膳在未時(下午兩點),晚上腹中飢餓則隨意吃些吃食,並不會專門開席。 而且,清宮是分餐製,乾隆吃乾隆的,皇后吃皇后的,等乾隆吃完了會把剩下的賞賜給皇后等人。 總的來說,本文最大的收穫還是當有人和你灌“乞丐不知道皇帝的生活,覺得皇帝是捧金碗乞討”的雞湯的時候,你就可以擲地有聲的回答。 “我知道皇帝吃啥!” 作者:未定君校正/編輯:莉莉絲 參考資料:… Continue reading 乾隆下江南,都吃了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