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年交付一百萬輛比較難


在二季度的會議上預告之後,不出意料地,CEO馬斯克並沒有出席特斯拉三季度財報會議。但這並沒有影響特斯拉的戰績,這家全球電動汽車一哥再一次延續了高增長神話。不僅營收淨利均創下紀錄,單季狂賺的16億美元,已經接近特斯拉2020年全年的利潤。但在供應鏈短缺席捲全球的危機下,已交付近63萬輛的特斯拉還能對年交付一百萬輛的目標保持信心嗎?


重新整理紀錄

伴隨著三季報的密集披露,美東時間週三盤後,特斯拉公佈了2021年第三季度財報。特斯拉官方表示,其2021年Q3重新整理了多項紀錄,獲得有史以來最好的淨利潤、營業利潤和毛利。

按照美國通用會計準則(GAAP)計算,特斯拉2021年三季度共實現營收達到137.57 億美元,同比增長57%。調整後淨利潤為16.18 億美元,同比增長389%,淨利潤幾乎與2020年全年持平。同時,這也是特斯拉連續第二次實現單季度盈利超過10億美元。

銷量與交付量方面,雖然受困於零部件短缺,但特斯拉三季度依舊生產了23.78萬輛電動汽車,交付量則達到24.13萬輛,較上年同期增長約73%。

但也不是所有車型都一如既往地受歡迎,比如Model X和Model S的銷量就在下滑。在整個三季度交付量中,Model X和 Model S合計交付9289輛,同比下降39%,這也造成了特斯拉的平均售價同比下降6%。

雖然特斯拉沒有公佈全球各個市場的交付數字,但很明顯,中國市場仍然是特斯拉的福地。根據乘聯會資料顯示,特斯拉中國第三季度銷量已經達到13.21萬輛,相當於佔據了特斯拉當季交付量的半壁江山。

此外,特斯拉的產能提高也得益於上海工廠。資料顯示,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三季度的總產能為133238輛,其中將近有一半的產能用於出口。特斯拉在電話會議上表示,在整個第三季度,上海超級工廠仍然是特斯拉出口的主要中心。

延伸閱讀  紅遍大江南北,一度成為“吉普車”的代名詞!揭祕新中國第一款軍用越野車

雖然業績再創新高,財報釋出後,特斯拉股價卻不升反跌。特斯拉股價在盤後交易中下跌0.9%,此前在週三的常規交易中收漲約0.1%。標準普爾500指數和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均上漲約0.4%。

賣碳、炒幣不靈了

有賺錢的,但也有沒那麼賺錢的。賣車收入增長的同時,出售新能源積分、炒比特幣在三季度卻並未給特斯拉帶來以往的收益。

出售碳積分曾是推動特斯拉盈利走高的重要力量,過去三年裡,特斯拉出售碳積分的收入總額達到34億美元,就連馬斯克本人也被調侃為“賣碳翁”。

但最新資料顯示,特斯拉第三季度從出售碳積分中獲取的銷售收入為2.79億美元,是2019年第四季度以來的最低水平。

算上這一季度,特斯拉碳積分的收入已經連續兩個季度下滑。汽車專家顏景輝認為,這可能與傳統車企轉型密不可分。這一年,許多傳統車企加大了對新能源車的投資,特斯拉“賣碳翁”的生意確實遇到了衝擊。比如特斯拉“碳積分老客戶”大眾,甚至以20%-25%的市場份額超越特斯拉,成為歐洲銷量最高的電動車品牌。由此來看,特斯拉碳積分收入下滑也在預料之中。

而作為“炒幣大戶”,比特幣曾在今年一季度為特斯拉帶來了1.01億美元的收入。馬斯克曾在2月財報電話會議上透露,已經在比特幣上投資了15億美元。

不過,二季度財報顯示,特斯拉出現2300萬美元的比特幣減值,三季度財報也延續了這一走勢。截至三季度末,特斯拉數字資產總額為12.6億美元,這一數字低於上季度的13.1億美元,相差的5100萬美元被報告為“與比特幣相關的損失”。

特斯拉也在尋找著新的支點,比如賣保險。財報中透露,10月初,特斯拉已經在美國得克薩斯州推出了保險產品。特斯拉在財報中稱,相信其保險產品比其他任何保險產品更準確。此前馬斯克曾表示,特斯拉的這一保險產品,是一種根據實時駕駛行為(real time insurance)設計的真正的UBI車險。

而根據去年三季度財報說明會上馬斯克的說法,保險未來將成為特斯拉的主要產品,保險業務價值將佔到整車業務價值的30%-40%。

求解供應鏈危機

眼下,特斯拉打算乘勝追擊,儘快擴大生產能力。特斯拉稱在未來幾年裡,預計汽車交付量將實現年均50%的增長。

但增長的速度取決於裝置能力、運營效率以及供應鏈的能力和穩定性,供需難題再次成為特斯拉“甜蜜的煩惱”。

延伸閱讀  押寶極氪,吉利新能源的背水一戰

不久前的股東大會上,馬斯克曾表示,目前特斯拉麵臨的供應鏈問題不僅是晶片,多條供應鏈均存在零部件短缺的問題。馬斯克指出,零部件短缺是造成特斯拉產品延遲推出的原因之一。此前,特斯拉將其電動皮卡的推出時間延遲了大約一年,生產可能在2022年底開始。

這個情況在這一季度加劇。財報顯示,特斯拉的全球庫存週轉天數僅有6天,上個季度,特斯拉的這一指標還是9天。 “儘管特斯拉的交付量幾乎翻了一番,但由於半導體短缺、港口擁堵和頻繁停電,工廠仍未滿負荷生產。”特斯拉首席財務官扎奇·柯克霍恩(Zach Kirkhorn)在電話會上表示。

對於供應鏈短缺造成的影響以及如何應對,北京商報記者聯絡了特斯拉方面,但截至發稿還未收到回覆。

投資人士稱,特斯拉能在這種環境下提高汽車毛利率,將是一個巨大的積極因素。

但這並不意味著特斯拉徹底擺脫了供應鏈限制。“我們花在世界各地運送部件上的錢不是很多。”馬斯克表示,零部件短缺和糟糕的物流情況使特斯拉的供應鏈面臨巨大的成本壓力。

值得注意的是,供應鏈短缺不僅影響著汽車生產,還影響著特斯拉工廠的進度。目前,特斯拉在得克薩斯州和柏林的兩家超級工廠在建設中。得州工廠正在除錯裝置並製造第一輛預生產車輛;柏林工廠的生產裝置測試正在進行中,預計在年底之前獲得最終的生產許可批准。

“我們面前還有一段相當長的路要走。” 談及新工廠時,柯克霍恩表示,“鎳、鋁等原材料的價格波動帶來了‘成本結構方面的不確定性’”。

至於下一步路該如何走,柯克霍恩指出,未來特斯拉必須降低產品價格,並進一步優化運營,“我們別無選擇,只能繼續走這條路”。

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趙天舒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