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品牌重新瓜分明星代言人,奧運會後運動健兒受寵 奧運、全運密集的雙週期,提供了空前的曝光機會。



北京時間2021年9月23日,專業運動品牌迪桑特官宣陳偉霆為全新品牌代言人。在陳偉霆之前,迪桑特在中國市場已有吳彥祖和辛芷蕾兩名明星代言人。

無獨有偶,義大利時尚運動品牌FILA在23日晚舉辦的110週年大秀上,除了2018年起就成為FILA時尚運動代言人的黃景瑜,演員劉嘉玲在秀場以“FILA奢雅大使”身份現身。此外,選秀出道的甘望星、李汶翰、許佳琪等年輕藝人也亮相秀場。

從今年上半年至今,運動品牌對明星代言人的分割洗牌仍在進行中。

實際上,陳偉霆今年年初剛剛代言美國休閒品牌Tommy Hilfiger,但隨著該品牌母公司捲入“新疆棉”風波,陳偉霆與其終止了合作。

今年3月,以阿迪達斯、耐克等為代表的多個國際知名運動鞋服品牌涉抵制新疆棉,中國區代言人紛紛解約,運動品牌代言市場遭遇震盪。


由此,與涉事品牌解約的藝人,連同尚未簽約運動代言合同的明星一道,在市場上成為被其他運動品牌重點爭取的物件。

2021年3月下旬,李寧官宣肖戰為品牌運動潮流產品全球代言人;4月底,曾與耐克合作的王一博,官宣成為安踏全球首席代言人,國內兩大頂流男星拉響這場“分割戰”。

今年8月,迪麗熱巴簽約國產運動品牌特步,成為其全新品牌代言人。

不過,易烊千璽、楊冪等其他一些國民度較高的明星,目前的運動代言依然處於空缺狀態。


與此同時,在東京奧運會之後,中國運動健兒迎來一波個人代言簽約熱。

延伸閱讀  足球售票媛?世預賽越南吸引球迷有訣竅,啦啦隊專程送票上門

和明星代言人有所不同,運動員或教練代言人儘管也能在短期內憑藉賽事熱度創造一定流量,但隨著訓練、比賽迴歸日常化,運動員們大多數時候並不能穩定活躍在臺前。

因此,選擇體育營銷的品牌往往與運動員代言人合作的時間線更長,也需謹慎判斷代言人職業生涯週期和運動表現。

東京奧運會之前的奧運週期,中國女排是體育界最頂級的IP,但東京奧運戰績不佳,也讓中國女排無緣此次奧運之後的贊助代言“收割期”。

不過,已經卸任的功勳主教練郎平,倒是繼續收穫代言。

9月23日,中國手錶品牌海鷗宣佈簽約郎平代言,據介紹,郎平成為該品牌振興計劃啟動後首位品牌代言人。


而在奧運賽場創造佳績的運動員,更是成為這輪代言熱的“香餑餑”。

例如,奧運首金獲得者、“00後”射擊運動員楊倩拿下服裝代言,她在9月8日通過微博宣佈成為其家鄉品牌太平鳥女裝SUPERCHINA代言人。此前,她還成為吉利汽車亞運推廣大使。

在東京收穫兩金兩銀的“蝶後”張雨霏於7月29日成為國產美妝品牌韓束代言人,該品牌同時與中國游泳隊達成合作。

百米飛人蘇炳添在東京奧運男子100米半決賽以9秒83的成績打破亞洲紀錄,代言合同也迅速向他湧來。

8月10日,東京奧運會剛剛閉幕兩天,小米集團即官宣蘇炳添為品牌代言人。8月16日,蘇炳添官宣代言孕產護膚品牌袋鼠媽媽。8月18日,蘇炳添簽約代言中國男裝品牌七匹狼。8月23日,運動營養品牌康位元中國宣佈蘇炳添成為品牌代言人。9月,他又代言了速凍食品品牌安井。

近期舉行的全運會上,蘇炳添在男子100米決賽中再次跑進10秒,獲得個人首枚全運會金牌的同時也創下新的全運會紀錄。

延伸閱讀  泰國奧委會向東京奧組委申請更換“脫皮”奧運金牌


在東京奧運會,顏值出挑的擊劍運動員孫一文奪得女子重劍個人賽冠軍,實現中國女子重劍個人專案的金牌突破。

隨後,各行各業的代言合同紛至沓來:8月11日,顧家床墊官宣孫一文為代言人;8月16日,義大利運動品牌Kappa宣佈簽約;8月23日,護膚品牌OLAY宣佈孫一文成為品牌大使;幾天後,她又成為燕窩品牌燕之屋品質鑑證官;9月24日,養生茶飲品牌壽全齋官宣孫一文為品牌形象大使。

“軍神”呂小軍是東京奧運會男子81公斤級舉重冠軍,他以抓舉170公斤、挺舉204公斤、總成績374公斤奪冠,打破奧運紀錄。在賽場外,他還是歐美健身圈的頂流。

8月27日,茶飲品牌益禾堂官宣呂小軍代言,利用“軍神也喝奶茶”的反差感營銷。9月15日,汽車品牌雪佛蘭宣佈其成為雪佛蘭開拓者首席開拓官。

後奧運時期,運動員代言的品牌涉及領域較廣,甚至多數在運動以外,汽車、食品、服飾配件類代言較為常見。

間隔不到兩個月的奧運、全運雙週期,為有意體育營銷的各類品牌創造了紅利。目前,不少東京歸來的運動員在全運賽場繼續發光,也為代言品牌持續提供曝光機會。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