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有多少人喝上了南水?


北方有多少人喝上了南水?的頭圖

北方有多少人喝上了南水?

大家都知道,南水北調工程實際上包括了東線、西線和中線這三個不同的線路,而且,每個線路的進展也不一樣,具體來說:

目前還在詳細規劃的西線,目前並沒有正式動工修建;

東線工程的話,暫時完成了一期的修建,已有六千多萬人受益於東線調來的南水;

當然,現如今調水量最大的還是南水北調的中線工程,這些水都是從丹江口水庫引出的,水利部在19號的時候也發布了統計結果,累計調水量已經達到了400億立方米,這是什麼概念呢?西湖大家都知道吧,它的蓄水量平均在1000多萬立方米的樣子,進行一個簡單的換算,那中線工程已經把2800個西湖從南方搬運到了北方,而這個過程也只用了6年多的時間!

那麼,這麼多從南調到北的長江水,涉及到7900萬的直接受益人,主要滋養的到底是哪些地方呢?

如果除開目前水渠裡面還關著的那一部分水,那供水量最大的就是河北和河南這兩個省,這兩個省的供水量分別達到了116億立方米和135億立方米,緊隨其後的就是天津和北京,供水量也分別達到了65億立方米和68億立方米。

當然,如果只是說調了多少億立方米的水量,總感覺還是不太直觀,南水北調中線工程400億的累計調水量,讓二十多個大中城市和一百多個縣都喝上了南水,而京津冀豫沿線大中城市目前的主要水源,同樣也是南水。北方有多少人喝上了南水?說得更具體一點:2400萬的河南居民、3000萬的河北居民、1200萬的天津居民和1300萬的北京居民。而且,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水質也有保障,或比地表水Ⅱ類標準更佳。

南水北調北成為重大戰略工程,它的建造難度和規模,還超過了大家熟知的三峽工程。我國地質本來就是西高東低,要想讓南水自己從南流到北,首先就得讓大壩“長高”才行,不然根本無法實現逆流而上,所以,丹江口大壩原本只有162米的高度,後來直接就提升到了176.6米,這意味它的蓄水高度也提升了13米,從原來的157米上升到如今的170米。

當然,南水北調修建的時候遇到的困難肯定不只有這個,比如怎麼修建隧洞從地下穿過黃河河床,如何確保冰期的輸水量等問題,可以說每一個都讓技術人員傷透腦筋。但是,面對北方缺水的現狀,有的地方別說工農業用水,就連居民的日常飲用水都難以得到保障,再加上華北地​​區的地下水超採問題需要進行補救,不然又發生地陷的可能,所以南水北調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客觀來說,北方缺水的確與一些城市的快速發展,人口數量增加較大有關,但是,從根本上來說,主要還是我國的淡水資源分配本就不均;而且,我們的淡水資源總量本來也不算大,人均兩千多的水資源量,相當於只達到了全球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當然,這與我們十多億的龐大人口數量也有關。但是,在這樣的缺水條件下,我們更應該把珍貴的淡水資源進行更合理的分配,讓所有人都有水可用。

長江和黃河,都是我們的母親河,但如果從水量上來說,長江的水資源就達到了黃河的十多二十倍,一般在17到20倍之間波動,這個與具體的時間段有關。雖然長江流域也有大量人口,平均下來就不到三千立方米的水量,但是相對於北方來說還是多了不少,所以,南水北調其實就是把長江水向北引入,讓水資源得到更合理更有效地利用。

當然,南方除了有洪水的時候,也會出現乾旱的情況,這種極端天氣是難以避免的,只是說南方乾旱相對於北方乾旱來說要少一些。北方有南水補充,南方當然也有相應的措施來抗旱,而三峽大壩就存在這麼一個作用,當下游發生乾旱的時候,三峽水庫就會增加下泄的流量,來彌補自然降雨量的不足。

毫不誇張地說,不管是三峽大壩工程,還是今天的主角南水北調工程,它們的修建意義都是重大的,雖然耗費了巨大的人力物力成本,但凝聚了萬千人員心血的這兩個了不起的工程,的確惠及了千千萬萬的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