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影響著男人的演化方向,是真的嗎?


女人影響著男人的演化方向,是真的嗎?的頭圖

女人影響著男人的演化方向,是真的嗎?

是什麼讓我們演化成如今的樣子呢?

如果你信奉的是神創論,你或許會認為是神讓我們成為現在的樣子;如果你信奉的是進化論,你會認為是自然選擇讓我們演化成瞭如今的樣子。但你有沒有想過,男人和女人明明是同一種生物,可為什麼他們的身體有微弱的區別呢?

性選擇

關於人類是怎麼來的,達爾文在寫《物種起源》時就已經有了答案,他認為人類和其他動物一樣,也是從不同的生物一點點演化而來的。但這並沒有解釋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明明是同一種生物,為什麼有些雌性和雄性的身體區別較大。對此,達爾文在《人類的由來與性選擇》中給出了答案,他認為之所以有些雌雄雙方有明顯的差異,其實是因為雌性的性選擇。

我們知道,同樣是繁殖後代,雌性和雄性投入的時間、精力、成本等是不同的,許多雄性只投入遺傳細胞,交配成功之後就會離開,不會參與到撫育後代的任務中。對於雄性而言,生育後代投入的成本較小,所以大多數雄性更傾向於尋找更多的配偶。

雌性則相反,在繁衍後代時不僅需要投入生殖細胞,還要忍受懷胎之苦,而且幼崽出生之後生存能力弱,為了照顧幼崽,雌性又需要花費較大的精力。因此雌性在選擇配偶時會比較慎重,會對配偶的要求極高,不僅要求對方健康,而且還要求對方的基因較好。

然而基因看不​​到摸不著,即使是雌性也無法透過雄性的外表看透它的基因。但是雌性有自己的辦法,看雄性的外表。不同的生物對於雄性的外表要求並不同,比如:雌孔雀鍾愛尾巴華麗的雄孔雀,這是因為尾巴華麗非但不能幫助雄孔雀生存,反而會導致對方更容易暴露在天敵的視野之下,增加死亡率。而擁有華麗的尾巴,卻又沒被天敵捕獵,說明它有自己的過人之處,所以雌性才會格外青睞它們。

除了孔雀的尾巴之外,梅花鹿的鹿角、園丁鳥的涼亭等都是因為擁有累贅的東西,反而沒有被天敵吃掉,所以獲得了雌性的青睞,因此可以將自己的基因傳遞下去。

而那些沒有擁有累贅器官的雄性,比如:羽毛較為黯淡的雄孔雀,儘管它們可以生存下去,但由於沒有雌性願意和它們交配,以至於它們的基因無法繼續傳遞,從而導致該特徵無法被傳遞下去。

在這樣的挑選機制之下,滿足了雌性性選擇的雄性個體的基因才能被傳遞下去,久而久之雄性就會按照雌性的意願演化著。

女人決定了男人的演化路線嗎

性選擇雖然能夠解釋孔雀的尾巴,但它也有自己的適用範圍,那就是在一夫多妻制的動物中,性選擇能夠導致雌雄雙方產生明顯的差異。但是在一夫一妻制的動物中,性選擇往往難以起作用,而人類恰恰就是一夫一妻制的動物。

我們知道,在動物世界中,大多數雌性都有明顯的發情期,雄性可以通過霸占雌性發情期的方式,使得雌性生育的後代都是自己的。

但是女人卻沒有明顯的發情期,即使是在科技高度發達的如今,想要算準女性的排卵期都是一件困難的事情,這也意味著男人無法霸占多個女性的發情期或者排卵期來讓女人生育後代。相反,只有經常陪伴在女性身邊的男人,才有機會留下自己的後代。

在這種情況下,人類的婚姻制度變成了大多數一夫一妻制,少部分一夫多妻制,比如:首領,強壯的人可以擁有多個妻子。

由於婚姻制度的改變,使得大多數男人都能留下後代,也就是說無論它們長成什麼樣子,都有機會留下自己的後代,因此在一夫一妻制的生物中,兩性之間的體型非常接近,比如:企鵝、麻雀等。

只不過為了維持一夫一妻制的穩定關係,人類也演化出了其他的特徵,比如:動物只有在哺乳期時乳房才會膨大,而人類女性在青春期之後就會發育;相比於其他靈長類,人類男性的生殖器官最顯眼;掌握更多生存資料的男人更容易獲得交配權,更容易留下後代。比如:相比於乞丐,國王能夠留下更多的後代。

也就是說,人類的演化路線不僅僅受到自然選擇的作用,男人和女人的身體特徵還分別受到對方的喜好演化,只是由於人類屬於一夫一妻制,所以人類兩性間的身體特徵沒有像孔雀一樣具備明顯又誇張的性二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