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真的沒天敵嗎?它們曾捕食人類,現在其“後代”成…


我們真的沒天敵嗎?它們曾捕食人類,現在其“後代”成為人類萌寵的頭圖

我們真的沒天敵嗎?它們曾捕食人類,現在其“後代”成為人類萌寵

貓捉老鼠、蛇捉老鼠以及猛禽類捉鼠都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因為這些物種之間有著明確的製約關係。像老鼠這樣種群數量基數比較大,繁殖效率比較高的物種,在食物鏈中最適合充當一級消費者,它們通過吃植物或者糧食補充能量,之後再被天敵吃掉,這些能量繼續向上層轉移。

在自然環境中野生動物的吃與被吃貌似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除了那些頂級掠食者,誰還沒有兩三種天敵存在?

目前來看人類就比較特殊,我們算不上頂級獵食者,但卻沒有天敵的存在,人類在食物鏈裡充當一級消費者的角色,但是在我們的上一級卻不存在其它物種。所謂的天敵關係,就是一個物種專門以另外一個物種為食物,簡單設想一下,如果自然界中真的存在專門以人類為食物的野生動物,那它們一定生活的非常慘,必然會天天餓肚子。

人類曾經的天敵

只要是地球上的生物那就無可避免都處在食物鏈之中,既要吃其它物種同時也要被人吃。就像達爾文所闡述的那樣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弱肉強食的世界強調的就是優勝劣汰。

人類的崛起之路從大的時間角度來看轉瞬即逝,畢竟僅僅經歷過數百萬年,和46億年的地球歷史以及38億年的生命史相比較微不足道,其實也就是彈指一揮間度過。但是人類卻發展出智慧文明,直接跳躍到食物鏈頂端,擺脫了其它物種對於人類的限制與克制。

但是在人類的進化史上我們曾經存在過天敵,它們就是恐貓,專門以人類的老祖宗為食物,科學家通過研究發現恐貓特別喜歡捕獵靈長類,而南方古猿是它的最愛,恰巧它們也算是人類的先祖。

恐貓-人類進化中直面的猛獸

人類起源於非洲,從古猿開始一路發展進化成為今天無所不能的人類,是因為人類進化了大腦,解放了雙手發明工具和製造工具,這才得以讓我們在自然界立足,尤其是猛獸橫行的非洲大草原。

要知道人類曾經也是非洲草原上瑟瑟發抖的小可憐,沒有什麼食物的時候只能靠著撿食野果填飽肚子,有的時候能撿到其它動物捕獵剩下的殘羹改善一下伙食,夜晚大家聚集到一起生活在隱蔽的小角落裡,這樣可以避免大型野生動物的襲擊。

但仍無法避免恐貓的惦記,恐貓是貓科動物-劍齒虎亞科-恐貓屬下的成員,曾經主要分佈在亞歐非以及北美地區,目前已經滅絕,恐貓活躍的年代是500- 150萬年前,和人類的祖先在時間空間上都有交集。和現代貓科動物比較類似,但靈敏性要比豹類弱一些,主要靠夜間潛伏進行捕獵。

它們偏愛靈長類動物,因為靈長類跑不快又沒有攻擊性,同時和狒狒等相比較,人類的祖先要更加弱一點,因此成為恐貓的主要攻擊對象。

人類現在還有天敵?

隨著人類的發展進化,我們解放了雙手,並且學會製造工具同時使用工具,我們已經不懼怕自然界中大部分的野生動物,當然這裡指的是它們很難再直接對人類造成威脅,但我們仍然會懼怕一些獵食者,因為直面物理對抗人類的戰鬥力非常弱。像是頂級獵食者豺狼虎豹等等獵食人類還是輕而易舉的,但是它們已經難成人類的天敵。

如果必須要找出人類的天敵,目前來看就是一些微生物對我們有威脅,例如可以使人致病的一些病毒以及細菌等,尤其是病毒類,它們是特殊的生命,只有依靠其它生物才能生存,有一部分病毒的宿主就是人類。但是隨著人類醫療技術的發展,面對這些病原體的威脅,我們並非束手無策。

總結

曾經的捕食人類先祖的猛獸,現如今早都已經滅絕,它們的近親有些目前仍站在食物鏈的頂端,是所處生活區域內的頂級獵食者,例如非洲大草原上的獅子以及生活於叢林中的老虎,還有些逐漸的萌化,靠近人類聚集區生活,最後變成了人類的萌寵。

隨著發展是否會出現某些物種威脅到人類的生存,讓我們拭目以待!

文/科學黑洞,圖片來源網絡侵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