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產業資本退潮 “未來所有影視公司都將給BAT打工”?


https://kknews.xyz/wp-content/uploads/2019/09/1000.png

但另一方面,互聯網公司在影視領域的佈局卻越發活躍,“未來所有影視公司都將給BAT打工”的戲言似乎有望成真。

影視公司市值平均下跌72%

“去年開始的影視行業倒閉潮愈演愈烈,一直持續到現在,一場場風暴刮過來,行業已經跌入谷底。”光線傳媒(300251.SZ)董事長王長田表示。

去年一系列風波,讓影視行業泡沫不斷被擠出的同時,也導致了行業和相關投資大滑坡。

如今的橫店劇組數斷崖式下跌,從橫店影視基地的冷清也可以看出影視行業的滑坡現狀。 2018年全國通過備案公示的劇目繼續下滑,總數共1061部,41887集,相比2017年分別下降了9.7%和10.3%。而短視頻則開始大量充斥人們的生活,碎片化的時間逐漸被塞滿,影視劇市場空間被進一步壓縮。

這一狀況在今年上半年也沒有好轉跡象,國家廣電總局公佈的今年6月全國電視劇拍攝製作備案公示的劇目共58部,2002集。這是今年電視劇月備案數量首次降到60部以下,創備案數新低。

影視劇投拍下滑背後是資本大退潮。

Wind數據顯示,2015年5月~2019年5月四年間,電影與娛樂行業投資明顯存在2016年及今年兩個低點。 2015年行業投資金額為130.91億元,次年陡降為64.52億,腰斬過半;隨後行業又進入上揚快車道,在2018年投資金額達到537.77億元,今年前五個月投資金額僅為2.62億元。

王長田表示,去年以來行業資本大退潮,業內上市公司市值大衰退是重要原因。從2016年影視行業上市公司市值高峰到現在,整個影視行業上市公司市值平均下跌72%,現在影視公司市值只有過去的1/3不到,一家上市公司市值跌80%是正常跌幅,這種情況下資本是無法進入的,多重因素交織在一起,導致大量影片找不到資金拍攝,今年無論是申報電影備案還是電影開機數量都在嚴重下滑,大家都在觀望、等待、猶豫不前。

在這種情況下,電影產業日子也不好過。國家電影專資辦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總票房為311.7億元(去年同期為320.35億元,同比減少2.7%);總人次為8.08億(去年同期為9.01億,同比減少10.3%);國產影片票房為157.54億元(去年同期為189.67億元,同比減少16.94%)。

博納影業總裁於冬表示,去年票房609億元,平均到每一天就是1.68億元,而今年僅上半年,就有40多天每天平均票房只有三四千萬,足見市場的冷淡。去年電影觀影人次為17.3億,今年僅前五個月就同比減少了1億人次,要維持票房繼續增長困難重重,需要產出大批優秀影片,也需要政策加大扶持力度。

多家公司退市風險加大

近期面臨退市風險的印紀傳媒,很可能不會是影視行業唯一一家面臨退市的上市公司,在宏觀大趨勢和微觀基本面都不樂觀的情況下,一批影視上市公司將處於非常尷尬的境地。

從2019年中報來看,有幾家上市影視公司的業績並不樂觀。華誼兄弟(300027.SZ)、唐德影視(300426.SZ)、長城影視(002071.SZ)的一些核心財務數據顯示,除了面臨較大虧損外,資產負債率都非常高。其中,長城影視和唐德影視的資產負債率分別高達83.53%和93.32%,華誼兄弟也是在不斷進行資產騰挪後,資產負債率才有所好轉。不僅如此,幾家公司的流動比率都處在較低水平,只有唐德影視流動比率大於1,為1.16,華誼兄弟和長城影視分別只有0.99和0.53,一般認為合理的最低流動比率為2,可見幾家影視公司資產變現和短期償債能力都很弱。

長城影視極低的流動比率也迅速體現在現實運營中。繼控股股東持有的長城影視部分股份被輪候凍結後,長城影視又被一金融機構告上法庭。近日,長城影視發佈公告稱,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已經受理交銀國際信託有限公司(下稱“交銀信託”)與公司及公司控股股東長城影視文化企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長城集團”)的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一案,事涉3年前交銀信託發放給長城影視的1億元信託借款。

現金流方面,除了長城影視,另外兩家公司現金流也都極不樂觀。華誼兄弟為-2.05億元,唐德影視為-1.41億元。這也就不難理解華誼兄弟會將放映設備開展售後回租融資租賃、董事長王中軍要賣畫的行為了。

此外,唐德影視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吳宏亮將其持有的唐德影視股份總數的99.82%質押,幾乎質押了所持有的全部股票。

所有影視公司都將給BAT打工?

短期來看,如果投資的某家影視上市公司出了爆款,往往可以帶來豐厚的收益,例如這兩年屢屢押中爆款的北京文化(000802.SZ),以及近日出品《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光線傳媒。但從長遠來看,目前影視板塊並不是一個特別值得長線投資的領域,影視劇投資直到今天依舊存在極高的風險,影視公司要壓中一個爆款作品極其困難,投資者要壓中一個影視股難度和不確定性更大。

北大文化產業研究院副院長陳少峰表示,影視公司需要文化產業集團化,如光線傳媒最近註冊哪吒商標,之前投資貓眼等。要自己做一部分,併購做一部分,只靠票房或者某個節目是不行的,得有一魚永吃的可持續收入知識產權和產業鏈。

此外,如今視頻網站大舉進入上游製作領域,憑藉其資金、渠道、平台優勢,必然會加速推動影視行業各方資源向幾大視頻網站聚攏,而給單純的影視製作公司帶來巨大壓力,於冬預言的“未來所有影視公司都將給BAT打工”並非一句戲言,而是正在成為現實。一部作品好了,影視公司能過幾天好日子,一旦作品搞砸了,影視公司立即會面臨捉襟見肘的局面,而且還要面臨政策風險,對投資者而言無疑需要慎之又慎。

而風險高這一難題恐怕只有大的平台公司才能化解,對於平台化公司而言,一旦達到美國迪士尼這樣的體量,作品產量足夠多,平衡風險能力強,只要靠自己的專業能力保証投資成功概率即可,但這方面目前國內沒有一家影視公司能夠做到,而BAT旗下的三大視頻網站倒是顯示出了這樣的發展趨勢。

雖然寒冬之下很多影視製作公司都暫時“歇業”,互聯網公司卻越發活躍,近日中概股上市公司愛奇藝(IQ.O)一連發布了多項娛樂產業扶持計劃,涉及電影、影視劇、遊戲、動漫、網文、藝人經紀等,儼然是在娛樂業寒冬中放了一把火。

娛樂產業增長中,很大一部分來自內容付費市場規模的增長,對視頻網站來說是一大利好。 2018年全球流媒體的訂閱數超過有線電視,中國在線視頻會員數超過有線電視,愛奇藝標誌性的付費收入也在2018年成為其第一大收入來源,視頻網站的影響力正在不斷擴大。

視頻網站的優勢何在?愛奇藝創始人、CEO龔宇表示,視頻網站擁有三大法寶,一魚多吃模式、內容原創能力、技術能力支持。內容原創能力是視頻網站可以融合內外資源打造優質內容的基礎;技術能力支持則是通過人工智能、大數據,甚至最新影視技術諸如互動視頻技術,來不斷降低影視投資的風險和提升打造爆款的能力;一魚多吃模式則是幫助娛樂內容實現價值最大化。能做到這三點的目前來看也只有幾大視頻網站才具備這樣的勢力。

隨著85後新興一代消費觀和財富觀不同以往的群體,和90後的互聯網原住民發生疊加效應,給娛樂行業提出了更高要求,而在線視頻行業或將是娛樂行業的變革者。愛奇藝首席內容官王曉暉表示,用戶對優質內容和個性化內容的需求越來越旺盛,80後可以為遊戲買單,90後可以為《复聯》買單,這個行業的火車頭是互聯網,互聯網讓所有的行業發生了徹底的變革,包括文娛影視行業。

.

Leave a Comment